造物奇迹

第十五章 强人与很囧的雷雨(下)

第十五章 强人与很囧的雷雨(下)

收藏终于上00了,新书榜也杀到了20名,大家伙儿努力一下,将老虎送到首页啊!

——————

雷雨坐在椅子上,努力不去看布帘那边。惨叫声断断续续的响起,不时传来派拉萨斯的叫骂。这个没有丝毫医者良心的家伙用蛮横的手法进行着手术,几乎把可怜的患者折磨的痛不欲生。而坐在雷雨一边的艾娜则若无其事的咬着一个棒棒糖,无聊的皱着眉头。

手术大概进行了十五分钟,而患者在手术后半段就没有了反应。随着布帘内一道道白光的不断的闪耀,过了一会,用毛巾擦着手的派拉萨斯走了出来。

“安妮,手术完了,通知对方来领人。”派拉萨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接着空气中传来一个充满甜腻和媚惑的女声,正是这里的系统智能。

“是的,派拉萨斯先生。”

“派拉萨斯先生,为什么你的手术不用麻醉药呢?”雷雨疑惑的站起来问道。

“坐下。”派拉萨斯没有说话,艾娜却抢先制止了雷雨。她用责备的眼神看着雷雨,冷漠的说道:“用不用麻醉药,是医生和患者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不要忘记我和你说的话。”

“……我知道了。”雷雨咬咬牙,最后也没有找到反驳的借口,只好悻悻的坐下了。艾娜的话虽然不近人情,但从来都很正确的,这一点雷雨早就知道的很清楚了。

“别这么严厉嘛,艾娜,毕竟是新人。”

派拉萨斯脱下沾满鲜血的手术服,递给旁边的叶子,随后用叶子递过的湿毛巾擦掉了手上的血液。在做这些举动的时候,他一直笑眯眯的看着雷雨,似乎在审视他一般。雷雨仰头与他对视,忽然发现派拉萨斯的瞳孔竟然散发着灼亮的红色光芒。在两人目光对视的那一刹那,雷雨立刻感觉浑身发冷,心中一阵没来由的害怕。他惟恐对方的眼睛有什么古怪,急忙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你很有精神嘛,看来恢复的不错,怎么样?我的手艺很赞吧?”派拉萨斯笑呵呵的看着雷雨问。他是一个身材欣长的金发白种人,但一口中国话说的很地道。

“恩,谢谢你帮我治疗。”雷雨点点头说道,他觉得今天见到的外国人真多,而且各个都会说中文。

“什么啊,艾娜没和你说吗?不用谢我。怎么样?习惯这里吗?”

“恩……还行吧……”

“呵呵呵呵,一点都不干脆,男人这样可不行。”他笑着说道,语气正常的很。雷雨看他行事干练,不禁想他那些轻佻的话语,想必也只是对女性使用。果然,派拉萨斯把目光转向艾娜,语气立刻变的**荡起来。

“哦!我的艾娜,今天的你也很漂亮,简直让月亮都黯然失色。难道你终于想通了,决定把贞操交给我吗?”

“你已经可以去死了!”艾娜似乎已经不想摆出生气的表情,她一把从雷雨手中夺过装有手术工具的盒子,嘭的一声砸在了派拉萨斯的脸上。

“这是你要的东西,验收之后我们就两清了。以后别在把贞操挂在嘴上,很低级啊。”

“……怎么这样,你还真是无情……叶子。”派拉萨斯若无其事的把盒子从脸上取下,一边打开查看一边嘴里发着牢骚。听见他的吩咐,那个一脸认真的小LOLI护士迅速的走了过来,抱着箱子进了旁边的房间。

“雷雨,你过来一下。”看着叶子走进别的房间,叼着香烟的派拉萨斯突然招手让雷雨过去。雷雨疑惑的走上前,派拉萨斯一把抱住了他的肩膀,拖着他走到墙角。

“喂,你现在是不是和艾娜住在一起啊?”他眯着眼睛笑道,不知道在考虑着些什么。

“你怎么知道!?”雷雨吓了一跳。

“我们认识好几十年了,一猜就猜到了。”派拉萨斯得意的笑了起来:“这女人是不是很麻烦?是不是一天到晚指挥着你瞎折腾?你也真是倒霉啊。”

知音啊!绝对的知音啊!听到有人这么理解自己,雷雨那小小的心肠一软,几乎就要热泪盈眶。他每天被艾娜大魔女折腾,现在可找到组织了!

“派拉萨斯大哥,你说的太对了。哎呀……这女人,不但强占了我的人生,还强占了我的财产。你知道吗?我每天得给她洗衣做饭,伺候她吃好穿好,稍微怠慢点都不行!而且还要随叫随到!她傲慢!任性!挑剔!狡猾!懒惰!暴力!麻烦!无情!完完全全的没人性!我怎么这么倒霉就遇见了这种人呢……”

雷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控诉魔女的暴行,派拉萨斯一边听一边点头,轻轻拍打雷雨的背表示安慰。

“我理解,谁叫她就是这种人呢?”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念叨什么呢?派拉萨斯?你又打什么歪主意?”艾娜的声音在两人身边响起,声音更是冷漠的吓人。雷雨吓了一跳,急忙把所有的可怜相收起来。

“我什么也没做啊?我只是倾听被压迫的声音而已。”派拉萨斯笑眯眯的说道,口气又恢复了那种轻佻。

“少废话!你手里拿着什么?拿出来!”艾娜恶狠狠的盯着派拉萨斯问。

“什么都没有。”派拉萨斯无辜的耸耸肩,但艾娜却不依不饶。

“拿出来!”

“果然眼力出众,被看见就没办法了。”派拉萨斯认命似的举起手,一个充满血液的小型注射器出现在他手中。他笑呵呵的转头看着雷雨,举着注射器问:“我想借你点血看看,没意见吧?”

雷雨吓了一跳,急忙离开派拉萨斯。他一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抽的血,更不要说疼痛了。如果派拉萨斯刚才想要对他做点别的,他不就危险了?

“你抽他的血做什么?”艾娜疑惑的问。

“研究而已,上次急着治疗,结果后来才发现他的血有些不同寻常。别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而且这对雷雨有好处,以后万一他出现希奇古怪的症状,我也好多了解他一点。”派拉萨斯微笑着说。

“最好如你所言,真是无聊的家伙。”艾娜叹了口气,随即转身,她和从里面房间出来的叶子打了个招呼,向外走去。

“走了雷雨,这个地方已经来过了。叶子,再见啊。”

“再见。”

雷雨紧张的看了看派拉萨斯和他手中的注射器,又看了看疑惑的叶子,礼貌的告别后走了出去。

“雷雨,下次过来玩啊!我这里有很好的治疗药剂,我给你算便宜点!”派拉萨斯看着两人的背影在后面叫道,雷雨转身挥挥手,很快追上了艾娜。

……

“没事吧?”雷雨担忧的问前面的艾娜,艾娜疑惑的看着他。

“什么?”

“我的血,为什么他想要啊?”

“还说呢,没扁你已经很客气了。被人抽了血都不知道,你这个反映迟钝兼IQ80的猩猩。”艾娜瞪了他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他说了什么,就是有事情也是你活该。”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个普通人,而且我说的也是事实。”雷雨不高兴的说道。

“我说你呀,也是时候摆正你的心态了。你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呢?你看看这里!看看这里的人!”艾娜口气强硬的说道:“你和这里的人一样,你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话都是你说的!我有做出什么选择吗?”雷雨年轻气盛,被艾娜这么奚落了一番,顿时恼了起来。他冲动之下什么也不顾了,大喊大叫的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是你强行把这些塞给我的!我又没有求过你!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没道理要负担这些!”

“小子!”艾娜的眼睛仿佛在一瞬间变的更红了,她整个人散发着迫人的气势逼近雷雨,让雷雨情不自禁的带着畏惧心理后退了两步。这是雷雨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艾娜的杀气,原来隐藏在她平常那些笑脸下的,竟然是如此恐怖的气息。被这种气息压迫的他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说话要考虑清楚!你以为你能站在这里和我大喊大叫是谁的功劳?没有我的话你早就一命呜呼了!没有我!你除了死亡没别的选择!如果你只懂得抱怨,不如现在给我去死怎么样?”

“……”雷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今天就到这里,我们回去吧。”艾娜淡漠的说道,然后收敛了气息,转身向上层走去。雷雨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最后失魂落魄的跟了上去。

……

冲突爆发后,艾娜消失了两天。雷雨照常去学校上课,恶补落下的功课。他把耳朵上的耳环用胶布贴了起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房子的窗户自从那一天就再也没有关上过。

……

“晚上好!”

这天的夜里,雷雨正坐在电脑前看东西。突然,熟悉的声音在窗台上响起。艾娜一如往常的站在窗户上,笑眯眯的看着他。

“晚上好。”雷雨微微一笑,认真的回应道。

“我肚子饿了。”艾娜跳下窗台,扮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他。

“我这就去做,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火锅,有没有啤酒?”

“晚上喝酒明天会头疼的。”

“我喝少一点也没关系吧?”

“好吧,如你所愿。”雷雨站了起来,向厨房走去。

“太好了!”

艾娜欢呼着坐到雷雨让出的电脑桌旁,好奇的挪动鼠标。

“诶?你终于决定认真学法术啦?”她看着电脑上打开的《初等法术理论与入门》,惊讶的问。

“既然无法反抗,那么就去接受,这就是我的选择。”雷雨淡淡的说道。

“是么,看来你很有决心嘛。”艾娜笑道。

“你能笑的时候只有现在了,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的。”

“呵呵,真是那样的话也不坏啊,我会很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