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奇迹

第六十八章 鸡尾酒(上)

第六十八章 鸡尾酒(上)

雷雨成长到十八岁还是第一次进赌场,所以他很快就被这人山人海的赌场内部搞得晕头转向。各种各样的吆喝声和碰撞声刺激着他的耳膜,胜利者的欢呼和失败者哀号影响了他的思考。这里不愧是人性暴露的最佳舞台,与几个赌徒的简单照面就让雷雨深刻的理解到了什么叫赌徒心态。

“先到高一点的地方,看看这个朱古力弟弟在哪里。”虽然觉得目标在一楼的希望不大,不过出于慎重心理的雷雨还是对身边的莉珂这样说道。莉珂现在是隐身状态,好在周围环境嘈杂,也不用担心被人看出什么蹊跷。

“恩。”莉珂是不会反对雷雨的任何意见的,她轻轻的点点头,然后继续警惕的看着四周。自从进入赌场后她就一直和雷雨紧贴在一起,这倒不是什么亲密接触的原因,而是因为赌场拥挤的人流很有可能把两人冲散。而且隐身只代表看不见,不代表摸不着,如果碰到了什么人,雷雨也好在旁边打掩护。

雷雨他们来到通往上层的楼梯前,意外的发现这里有保安守护。仔细的考虑了一下,雷雨先让小塔洛跳到了一个较高的储物柜上仔细的全场搜索。

“主人,哪里都没有这个人。”小塔洛轻巧的跳回雷雨脖子上。雷雨看了看二楼,立刻明白这个朱古力弟弟应该是在VIP包厢,至于要怎么进入,他眼珠一转后想了个简单的办法。

牌九,梭哈,老虎机什么的雷雨自然不会玩,不过俄罗斯轮盘可就不一样了。只要一个‘法师之手’用出来,球就一定会按照自己的意愿落到合适的位置。按照电影和小说里的情节来看,只要雷雨赢的一多,那就肯定会引起赌场的注意,进入VIP包房也会变成顺理成章的事情。

“都给我让开!”

雷雨换了一万港币的筹码,态度嚣张的抱着猫来到了轮盘面前。操盘手只看了一眼这个阔少一样的家伙,然后低头开始要求下注。雷雨看了看赌注的上限是一次一千港币,所以直接压了一千。第一把他没有做手脚,一千港币输掉了。第二把他偷偷施展了‘法师之手’,让红色的小球反常的停顿后落入了他想要的格子中。操盘手面色古怪的皱了皱眉头,然后把这样的结果归为意外。

雷雨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那一下确实有些太突兀,不过稍微改变了一下手法球就落的很自然了。当他连赢三把后,周围的赌徒开始欢呼和跟风,让这个操盘手又惊又疑的看着他。这个操盘手不是刚出道的菜鸟,一手操盘功夫也说的过去。尽管他看不出来雷雨究竟有没有搞鬼,不过连续四次失手的他也意识到了眼前的这个阔少有问题。

“看什么看!还不快开始!?”雷雨故做凶悍的看了这个操盘手一眼,然后继续压了一千。周围的赌徒立刻跟着雷雨压上,然后一起起哄起来。操盘手满头大汗的把手放在桌子边,用小拇指按下了藏在桌子底的后台开关。这样的开关就是为了预防这种情况而出现的,这个操盘手现在完全的落入了雷雨的控制之中。

又赢了几把之后,雷雨面前的筹码已经堆了一大堆。他很快就留意到操盘手后面来了个面色阴沉的中年人,知道自己差不多该收手了。

“来人,换钱,妈的,这么小有屁的意思,不玩了。”雷雨一边态度嚣张的叫过服务生兑筹码一边偷偷打量着中年人的神色。果然他的筹码没换完,这个中年人就向他走了过来。

“这位先生想玩大的吗?”他站在雷雨的身边悄悄问道,雷雨露出惊讶的神色,然后狠狠的点头。

“废话,要玩就要玩痛快。”

“那请跟我来吧。”中年人做了个请的手势,雷雨换了筹码跟着他上了楼。莉珂紧跟在雷雨后面,把小提琴盒改成双手握持的方式,以方便她随时取用武器。

赌场装修时明显加重了对隔音效果的处理,下层的吵闹声被很好的隔绝了。中年人带着他们走在二楼一条走廊里,随口和雷雨搭着话套情报。

“先生不是香港本地人吧?”

“恩,咱是来办事的,在香港有点资产。”雷雨只想快点找到朱古力弟弟,所以暗暗的开始准备一个一级法术‘魅惑人类’

“那先生可是年轻有为啊,和我们这些给人打工的可不一样。”

“承你贵言。”

“对了,不知道先生是怎么知道这个赌场的呢?”中年人死死的盯着雷雨的眼睛问道,雷雨怕言多有失,所以当下故做不耐烦的瞪着他叫道:“朋友介绍的,我说大叔你很烦啊!?”

“真是非常抱歉,请问先生要玩多大的呢?您说个准,我好给您安排。”中年人得到想要的情报也不再多问,当下殷勤的笑着说。这时雷雨的法术已经准备完成,他看了一眼前面的中年人,然后拿出自己瑞士银行的银行卡。

“那你看看这个算多大呢?”雷雨笑着亮了亮银行卡,这个银行卡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这个中年人既然是混赌场的,那就自然不可能不明白雷雨的身价,虽然现在的雷雨其实并没有多少钱。

“这个……!”中年人看了一眼银行卡就变了脸色,他自然知道这个银行卡所代表的信息,那绝对是财神爷的身份证,这小子是个肥羊!

趁着中年人呆楞的一瞬间,雷雨立刻施展了法术。中年人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变的格外热情。

“先生您真是贵客!我马上吩咐人给您办理贵宾卡!请稍待片刻。”

“不用了,你看看这个人在不在这里?”雷雨拿出朱古力弟弟的相片问,中年人一愣,然后点点头。

“在,这个在的,您找朱先生有事?”

“他是我朋友,麻烦你带我去见他。”

“好的。”中年人在法术的作用下完全把雷雨当成知己,当下忙不迭的在前面开路。终于看到希望的雷雨满心欢喜的跟上去,却没有发现走廊后面的一扇小门开了个小小的缝隙。

……

……

中年人带着雷雨他们来到一个装潢精美的包厢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门很快打开,一个象保镖摸样的人探出头来。

“庞叔?有什么事情吗?”

“我带来一位贵客,他想和几位老板玩几把。”被叫成庞叔的中年人说着,让出了后面一脸不爽的雷雨。雷雨大刺刺的顶着那个保镖走进去,然后在围绕着圆桌的几个赌客中找到了抱着个艳女的朱古力弟弟。

终于找到了……

“这位先生是……”

赌客中有一半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其他的也全是些脑满肠肥的家伙。见一脸败家相的雷雨走进来,这些人都神色好奇的看着他。一个相貌富态的人笑着向雷雨问话,雷雨没理他,径直走向了搂着艳女的朱古力弟弟旁边。他在朱古力弟弟的旁边坐下,笑眯眯的看着他。

“您是朱逢春先生吧?久仰久仰!”雷雨一边摸着小塔洛的头,一边拿腔使调的说道。隐身的莉珂抽出战术刀,准备随时制服朱逢春。

朱逢春做的是盗卖国宝的生意,心中自然警钟长鸣。乍一听见雷雨这么问,他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是条子。不过他随后又有些疑惑的看着神态恣意的雷雨,觉得对方的形象和条子实在不搭调。

“这位先生认识我?”吃不准雷雨来路的朱逢春警惕的松开艳女,不动声色的问。

“认识呀,怎么不认识,我老叔前一镇子向您买过一件宝贝呢。”雷雨笑了起来,连自己都惊讶自己有这样的演戏天赋:“我找您好几天了,也想着从您手中弄个宝贝玩玩。您可别告诉我您没货!”

“这个……”朱逢春不想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冒险,当下有些犹豫。周围的人看着这古怪的一幕,低声交谈着。

“这位先生,如果谈生意的话我们有专门的雅间。”被雷雨彻底无视的富态老头强压怒火,脸带笑意的问。他是个相当有身份的人,自从发家后还没人敢在他面前目中无人到这样呢,雷雨的举动无疑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扇他的耳光,他怎么能不恼?

“那呆会结束后,我们找个地方详谈如何?”雷雨和朱逢春搭上话的目标已经完成,所以别人生不生气已经和他没什么关系了。朱逢春看了一眼富态老头,然后低声答应道。

“好的,既然小兄弟有意思,中午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小兄弟!做人要厚道!要懂规矩!”富态老头终于被雷雨激怒了,阴阳怪气的看着雷雨说道,雷雨打了个哈哈,大大咧咧的说道。

“老人家别生气,不就是赌钱吗?来吧。”

雷雨的话音还没落下,包厢的门又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色大衣,手中握着一根用黑布缠绕着的条形物品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目光直接看向了雷雨,然后大步向他走来。站在门口的保镖想拦他,这个面色阴沉的男人挥手一拳砸过去,直接将保镖砸飞在了赌桌上,包厢里登时乱成一片,赌客们都被这个异变惊的目瞪口呆。

雷雨一见对方的眼神就知道他是来找自己的,他迅速的跳起来准备施法。莉珂则直接抛出了手中的战术刀,闪电般的激射向这个男人。

“当!”空气中划过一道半月形的阴影,清脆的碰撞声响了起来。莉珂的战术刀被弹飞了出去,这个男人手中出现了一把凶像毕露的武士刀。

“莉珂!离开这儿!”

雷雨知道这个包厢不适合他进行战斗,所以一边退向窗口一边叫道。他迅速启动了冲撞戒指,猛的向对方打出一个公羊状的半透明力场。男子被公羊力场冲撞的后退几步,趁着这个机会,莉珂左拳猛的砸碎窗户,然后抱住雷雨向楼下跳去。

————竟然有人攻击老虎的电脑……这个……这个……我得罪谁了吗?

收藏喽~~~

香港的剧情将全面铺开,中西方的华丽决即将展开,这是一个**的情节,所以需要一点点的铺垫。因为老虎想认真的写好这本书,所以慢了请别见怪。不过一天两更是能保证的,真的。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