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奇迹

第一百零一章 战斗与尾声

第一百零一章 战斗与尾声机舱清洁室内,雷雨正抱着莉珂开心的转圈。

虽然法很简单,可他阻止了原子弹爆炸,这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先不说这是一千条人命,单说这象美国大片的情节就让雷雨那小小的虚荣心就自我满足的不行。

“轰!轰~!”连续两三声闷雷似的爆炸声响起,把仍然沉浸在自我满足中的雷雨震醒了过来。

他和莉珂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都笑了出来。

“果然没找干净,大乱子来了。”

雷雨笑着捏了一下莉珂的鼻子,莉珂突然主动吻了雷雨一下,也笑着说。

“雷,我们走吧。”

莉珂发自内心的微笑可真是千金难买,雷雨和她相处了这么久也还是第一次见。

他呆了一呆,情不自禁的夸赞道。

“莉珂,你笑起来真好看。”

“?”莉珂疑惑的看了雷雨一眼,显然不太理解雷雨话中的含义。

雷雨一阵沮丧,突然又发觉自己真的很蠢,现在怎么也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啊!雷雨和莉珂撒腿奔出了邮轮底舱,邮轮外面果然一片混乱。

雷雨在甲板上看见了一块被炸下来的钢板,抬头一看发现一个炸点在六层的侧舷。

到处都有人在喊叫,水手和船上的保安在维持秩序。

还好炸弹只响了三个,目前还没有发生集体奔逃和跳海事件。

暴风雨还在继续,雷雨和莉珂顶着骚乱的人群向船的主控室跑去。

船的主控室在四层和五层之间,这里没有安排客房和娱乐场所,所以没什么人。

雷雨和莉珂小心谨慎。

很快就来到了控制室外。

控制室里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吓了两人一跳,雷雨透过玻璃窗向里面一看,发现两个黑衣人正在瞄准地上被捆起来地船员,而他们脚边已经有两个一动不动了,鲜血浸润了地板,眼看是活不成了。

“混蛋!”鸡尾酒会帕敢的部下大部分都是参加了东南亚动乱的老兵,杀人和吃饭没什么区别。

但在雷雨眼里。

这些人简直都是畜生。

他暗骂一声撞开了门,然后和莉珂一人一枪撂到了这两个混蛋。

“我们是警察!”雷雨收好枪,随口对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们的船员们瞎掰道。

莉珂一掀裙子抽出短刀,几下割开了捆着这些人的绳索。

船员们都站慢慢起来活动身体,不少人都哭了出来。

雷雨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咬牙对他们喊道。

“别哭了!快去操船,莉珂,我们走。”

…………此时的拍卖会场除了死人之外只剩下艾娜他们与黑影。

实力比较弱地李灵飞把会场中的人全赶出去后,缩在师兄背后偷眼观察黑影。

金发小箩莉和小塔洛则被管家高森罩着,一脸若无其事的在旁边观战。

黑影攻破了李德的力墙术,闪电般的向离它最近的艾娜冲去。

“我来牵制它!你们准备!”艾娜一边退后一边向李德他们喊道。

面对来势汹汹的黑影。

她不但面带微笑,还精神非常亢奋舔了舔嘴唇。

“嘿!这种程度的对手可好久没见了!”艾娜地手中出现了一把顶端镶着红宝石的细剑,另一只手则撑开五指,细细的丝线反射着灯光。

黑影冲了过来,挥剑便砍,速度快若闪电。

艾娜轻巧的纵身起跳,象体操运动员一样翻过黑影地头顶,五条丝线笼罩在了黑影身上。

她伸手一拉,没想到丝线竟然穿过了黑影的身体。

只有在青铜古剑上缠绕的那根受力。

黑影曾是身经百战的齐国悍将,战力惊人。

它用力一扯,丝线应声而断,然后转身挥剑向艾娜砍来。

“嘁!”艾娜见丝线失手黑影攻来,顿时放弃丝线挥剑迎上。

双方一个是以一敌万的战国猛将,一个是狡诈如狐的艾娜魔女。

这一交手立刻动了真章,黑影与红影顿时缠斗在一起。

艾娜不是大力士,所以招式以轻巧灵活一击得手为主。

她一边如幻影般移位一边寻找机会攻击,手中的细剑如灵蛇吐信招招瞄向的都是那把寄宿着黑影的青铜短剑。

而黑影则浑身散发着冰冷地寒气,招式大开大合,不时凶悍绝伦的高速扑击着艾娜。

一人一影交手没几回合,半个拍卖会场都被黑影弄的稀烂。

“你们来还是我来?”在艾娜和黑影纠缠的时候,李德转头问李家的二把手老李。

作为道家流派,这方面专精的人才自然不少。

李德晓得规矩,这个时候也知道不好专美于前。

“我们身为东道主。

自然当仁不让。

请李先生协助那位小姐拖延片刻,我速速准备。

慕阳,还不快去帮忙?”关键时刻,老李说话依然是那么文绉绉地。

他先让李慕阳去协助艾娜,然后从袖子中取出四个手机大小的翠绿玉符。

这四个玉符看上去温润精美,而且散发着淡淡的荧光,显然不是凡物。

老李伸手拂过玉面,那四个玉符顿时散发出了淡淡的蓝白色光茫,然后缓缓按照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方向悬浮在老李面前。

老李双手迅速的做出手势,口中同时念念有词准备施法。

旁边的李慕阳从袖子从抽出一把棕色的桃木剑,一言不发的向黑影攻去。

此时艾娜身形闪烁间移动到拍卖台上,躲过了黑影的又一次扑击。

黑影象被激怒一般大吼大叫,弥漫地黑气看起来恐怖无比。

艾娜挥手一甩,一个火球砸向了黑影。

黑影挥剑一劈,火球被一分为二,完全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李慕阳也举着桃木长剑冲了上来,他挥剑一劈,一道弧形闪电从剑身甩出,在靠近黑影时爆成四散的强烈电弧。

电弧环绕着黑影,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但同样没有手到任何效果。

黑影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

这次把目标转向李慕阳。

“哦,法术免疫?”在一边观战地李德饶有兴趣的看着在法术中毫发无伤的黑影,然后挥手之间施放了一个三级法术昼明术。

整个会场突然亮如白昼,黑影的攻势顿时一缓。

“果然……”李德象个研究员一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似乎在肯定着什么。

黑影显然对强烈的光线非常畏惧,先前强大的气势顿时消了大半。

艾娜闪电般的出现在黑影身边,身体轻转之间连续在黑影身上连击两次。

她这两剑击地极准,青铜古剑登时从黑影手中脱出。

凝聚的黑影瞬间消散一空。

青铜古剑‘虎噬’并没有落地,而是缓缓的悬浮在会场之中。

荧荧的黑光从剑身透出,剑尖正对准了艾娜等人,整个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这东西……不太妙啊。”

艾娜转着手中的细剑,全古剑的剑尖笑道。

在毫无征兆之间,古剑‘虎噬’突然转向李慕阳,一道黑光从剑尖激射而出,与李慕阳地阴阳八卦金光镜护盾猛的撞在一起。

黑光和金光镜护盾一起溃散。

李慕阳还没有反应过来,古剑‘虎噬’就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吓……!”李慕阳从来没有想过金光镜护盾竟然能被一击而碎,登时大吃一惊。

眼看古剑‘虎噬’当胸刺来,竟然无法反应。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

艾娜突然出现在古剑旁边,一剑荡开了古剑。

古剑飞向空中,剑尖对准艾娜不断游移。

“谢谢……”即使是一向冷静的李慕阳,这次也被吓地满头大汗,他向艾娜道了声谢,没想到人家根本不稀罕。

“罗嗦。”

艾娜一面警惕这把剑随时可能发起的攻击,一面对李德喊道:“喂,这是你找来的任务吧?自己来怎么样?”可惜她的话音还没落,古剑上再次荡漾起一道黑光。

艾娜迅速向左一闪。

没想到古剑接着射出了第二道黑光,然后象扎猛子一样刺向了艾娜。

黑光是纯粹的负能量射线,被击中的话不死也得脱层皮。

艾娜敏捷的连闪两下,第三下因为位置问题有些迟滞,顿时身险陷境之中。

“砰!砰!”—尖锐的枪声响起,正在冲刺的古剑被两道透明地力场猛的撞飞出去。

斜斜的扎进了墙壁中。

艾娜转头一看,发现李德手里正握着一把银色的左轮手枪,枪口上还在缓缓的冒着青烟。

“你欠我个人情。”

艾娜回头对李德喊道,然后迅速跳到安全有利的位置。

李德耸耸肩,静观古剑地变化。

此时昼明术的效果开始减弱,一道道的阴影再次会聚到剑身周围。

片刻之后,黑影再次出现,只是这次它的轮廓更加清晰。

这个黑影凝聚的人形轮廓身披战袍铠甲,头戴战盔,有眉有眼。

那架势和气势分明就是个齐国将军模样!“哦~~~真酷!”艾娜对着黑影吹了声口哨,样子简直象个女流氓。

这时一直在念咒的老李停下了手势,在他面前悬浮的四块玉符中间早已凝聚了一个蓝白的光球。

光球上的能量波动十分惊人,连周围的空气都被荡漾地力场波动排开了。

黑影也觉察到了这个光球对自己的威胁,它大吼一声,青铜古剑的周围荡漾出大量的黑色阴影。

这些阴影不断翻滚凝聚,最后竟然变成了几十个古代铠甲战士的模样。

黑影把剑一挥,这些阴影一起向老李冲了过去。

…………雷雨和莉珂从主控室出来,一路向拍卖场冲去。

他们刚到了四层转了个弯,意外的看见了惊人的一幕。

鸡尾酒会的会长帕敢浑身插满手术器械倒在地上,而一个扎着马尾戴着眼镜,看起来象医生的年轻人站在他的面前。

“不许动!你是谁!?”帕敢竟然就这么挂了,这确实让雷雨吃惊不小。

但是这个年轻人目前却敌我不明,雷雨和莉珂警惕的看着他,迅速的做好了攻击准备。

“别紧张,造物奇迹的两位,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青年转过头看着雷雨和莉珂,然后拿出一张证件亮了亮:“国安局第九科特殊部门香港特区分处张威。

行动代号罗医生。”

“你是卧底?”雷雨见过童亮的证件,对方又知道自己是造物奇迹地人,所以也并不怎么怀疑的。

帕敢这样的疯子身手定然不错,可他死时的表情十分吃惊,看来八成是被自己人偷袭干掉的,而造成这种情况只有可能是卧底或者窝里反了。

“是的,好了,我有重要的情况要处理。

先走一步。”

青年打了个响指,插在帕敢身上的手术工具突然一起飞了起来,自动跳入青年打开地盒子中。

青年向雷雨和莉珂笑了笑,然后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雷雨被他隔空摄物的手段吓了一跳,直到青年走了才想起自己身上还揣着个核弹,现在想和他商量怎么处理却找不到人了。

这个青年这么着急,估计也是冲着原子地雷去的。

莉珂在帕敢身上一阵翻找,然后站起来仔细的打量着四周。

雷雨奇怪的看着她的举动。

疑惑的问。

“你在找什么?”“SADM地起爆器,不在这里。”

“也许被刚才那人拿走了吧,反正炸不了,别找了!”时间紧迫。

雷雨想了想莉珂她说,他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帕敢,心中一阵感叹。

这疯子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也算是一号人物了,没想到最后却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卧底手中,他心里肯定很不服气吧,不过这也许就是所谓地报应也说不定。

感叹了一下人生无常,雷雨拉着莉珂继续向拍卖场跑去。

恐慌已经从拍卖会成员身上蔓延到了全船,到处都有人在大呼小叫。

此时暴风雨还没有平息。

整条船现在混乱不堪。

顺着舷梯一路跑来,雷雨和莉珂很快就看见了拍卖会的木制大门。

会场的大门是敞开的,李灵飞正在门口张望着什么。

两人跑过来刚要和她打招呼,会场里突然亮起了多彩的虹光。

雷雨吃惊的闯了进去,正好看见李德的指间射出一道多彩的光束。

光束所指之处,一些黑色的人影被笼罩在其中。

…………变成齐国将军模样地黑影唤出了大量士兵模样的黑影一起向老李冲去。

企图在老李法术却没有完成之际攻击他。

李德这时才终于认真起来,他的身上突然荡漾出强大的力量波动,然后将一个早已用法术定发技巧准备好的七级法术‘虹光喷射’瞬间发出。

三道闪烁不定,互相混杂的多彩光束携带着火焰,冰冷和电击等几种不同地能量瞬间笼罩了所有的黑影,薄弱的士兵阴影如摧枯拉朽般瞬间在光束中湮灭,只有古剑直接凝聚的黑影包裹了一层黑色的光幕抵挡住了攻击。

“东宫星宿!名为青龙!西宫星宿!名为白虎!南宫星宿!名为朱雀!北宫星宿!名为玄武!四象星宿!退百鬼!灭凶祸!急急如律令!”就在李德的虹光喷射结束后,老李的法术已经完成。

随着他念出最后一句咒文,面前的蓝色光球一瞬间膨胀了数倍,一道巨大的蓝白色光柱象激光束一般狠狠的命中了古剑阴影。

黑色地光幕如泡沫般瞬间破碎。

接着古剑的阴影也被强大的力量瞬间湮灭了。

拍卖会场的天花板被轰出了一个大洞,蓝白色的光束远远的射入了阴霾的天空!厉害……!”一头冲进来的雷雨目睹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目瞪口呆的的低喃着。

这种强横无匹的力量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灵,让他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光束消失了,色泽褪变到暗淡无光的古剑啪嗒一声掉在地上,看起来象丧失了灵性一般。

而刚刚施放了这种强力法术的老李很没风度的向后就倒,吓的李灵飞尖叫一声蹦过去托住了他老人家。

“我没事,没事,用力过度而已。”

面色苍白乏力的老李笑着对紧张的李灵飞说道。

老李这一击的威力巨大,让一直从头到尾都在观战的冷面管家高森和与黑影几度交手的艾娜都甚为动容。

李德走到老李面前,神态恭敬的赞到。

“老前辈修为精湛,实在叫晚辈钦佩不已。”

“哪里哪里,李德先生太谦虚了。”

老李在李灵飞的帮助下站直了身体,苦笑着对李德说。

事实上他自己最清楚不过。

这个‘大四象破凶法’已经将他的法力全部掏空,现在的他贫弱地连个孩子也比不过。

而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一身的修为恐怕早已超过了自己。

“结束……了吗?”终于回过神的雷雨谨慎的问道,老李转头看着落地的古剑,缓缓的摇摇头。

“不,这只是暂时的压制住了他,这种千年凶灵心志顽固,不是这么简单就化解地了的。”

“不过看来暂时是没问题了。”

李德走到古剑前。

从戒指中取出一个木匣子把剑放了进去,然后收回到了空间戒指。

“欠我的人情别忘了啊。”

艾娜斤斤计较的提醒着李德,今天她出了不少力,所以不讨回点利息是不会甘心的。

“这次真是谢谢你们了,以后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尽管说。”

任务表面上仍然是雷雨接的,所以他当下对帮了大忙地老李等人谢道。

不过和受了传统师门教育的李德不同,他这几句话说的十分的白。

“不,这种事情即使你不说我们也绝对不能袖手旁观。

反倒是累你们卷入香港势力争斗。

让我们很过意不去。”

老李笑呵呵地说着,这时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应该是被刚才的破洞声吸引过来的。

雷雨他们不想让人们骚扰,所以马上从侧门离开了。

…………古剑找到了。

怨灵也被打击了,帕敢死了,红功爵也吃亏了,原子地雷也没有爆炸,任务终于结束了,雷雨他们忙了一天,现在都各自去休息,有什么事情约好了明天再说。

船上的人们还在疑神疑鬼的一片惊慌,雷雨和莉珂领着变成猫形的小塔洛回到准备舱。

困乏的相拥而眠。

“莉珂。”

在睡前,雷雨拥着莉珂小声说话。

莉珂象猫儿缩在雷雨怀里,静静的倾听着。

“恩?”“原来人类能变的那么强,我以前地想象力还是狭隘了。”

联想到刚才看到的景象,雷雨感慨的说到。

莉珂也认同的点点头,看来被那种力量征服的并不只是雷雨一个人。

“莉珂。

总有一天我也会变的那么强地。”

雷雨嗅着莉珂的发香说:“我会保护你的。”

“恩!”莉珂一怔,接着孩子气的点点头,紧紧的抱住了他。

“我也会变强,我也会保护雷的。”

莉珂小声的说道,雷雨笑着吻吻她的额头,轻声说道:“呵呵,睡吧。”

窗外的暴风雨交织成一道奇特的催眠曲,订立了志愿地雷雨和莉珂互相拥抱着沉沉睡去。

…………“主人!主人!不好啦!不好啦!”第二天清晨,正在沉睡的雷雨被小塔洛尖锐的声音惊醒了,他迷糊着爬起来。

疑惑的嘟囔着。

“怎么了小塔洛?”“主人,船到了地上喵。

船不动了喵!”小塔洛变成了猫形,拉着雷雨往窗户边走,莉珂也醒过来疑惑的跟着他们。

“船到地上了?”雷雨被小塔洛的话搞的一头雾水,他疑惑的走到窗户边向下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

太平公主号邮轮搁浅了!雷雨这个时候才完全醒了过来,也发现地板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倾斜着。

迅速的船好衣服整理了一下卫生,他和莉珂带着小塔洛上了甲板。

甲板上的人很多,乱糟糟的吵成一片,而且他们一个个双眼通红,显然压根没有休息。

雷雨他们跑到船边,发现船果然卡在了一处露出海面的暗礁上,也不知道漏水了没有。

“主人!是李德先生!”小塔洛突然回头说道,雷雨转头一看,发现李德,艾娜和金发小萝莉他们正站在船头处。

“师傅早,大家早。”

“你们早。”

互相打了招呼后,李德发现与金发小萝莉存步不离的管家高森不在这里。

“高森先生呢?”雷雨疑惑的问。

“高森在下面。”

金发小箩莉趴在船头看着下方说,雷雨疑惑的低头一看,发现高森正悬浮在船头下的海面上。

“他要干什么?”雷雨疑惑的问,艾娜笑眯眯的看了金发小萝莉一眼,然后说道:“你马上就知道了。”

说话间,雷雨突然感觉船体晃动了一下,他吃了一惊,本能的低下头一看,愕然发现管家高森正伸出双掌推着船体。

“难道说……”雷雨想到了一个简直难以置信的可能,目不转睛的看着高森的动作。

船体又动了一下,礁石与钢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噶吱’声。

雷雨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高森一步步将这个排水量四万五千吨的大家伙一步一步的推回水中,瞠目结舌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他真的是人吗!?”雷雨下巴都快惊掉了,结结巴巴的转头问李德他们。

“你说呢?”艾娜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反问道。

金发小萝莉不满的看了雷雨一眼,撅着嘴巴说道。

“你在说些什么,高森就是高森啊。”

“……”雷雨发现自己的想象力还是太狭隘。

船体终于回到了水中,甲板上发出了不明所以的欢呼。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所以邮轮准备返航,接下来的一切风平浪静,雷雨他们安全的返回了香港,然后踏上了回家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