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奇迹

第一百零八章 喧嚣的舞台

第一百零八章 喧嚣的舞台十多岁的查良是个黑不溜秋的瘦小越南人,在希奇镇贩卖水产的小店,过着勉强能够糊口的生活。

其实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能有一口安稳饭吃已经算相当不错,但是查良并不满足现状,因为他三十多岁还没有讨到老婆。

查良最近相中一个姑娘,姑娘十七岁,很漂亮。

托人去说媒,姑娘家表示同意,但要很重的一份彩礼。

这份彩礼的价值对平时毫无积蓄的查良来说无异于压在他头顶的一座大山,逼的他每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迟,吃是比猪差干的比牛多。

时间一长,强大的压力逼的他几次打算铤而走险去打劫。

最近姑娘家说又有人上门想他们提亲了,而且是现给彩礼。

查良很明白这是对方的催促,但是他眼下并没有那么多钱。

想到姑娘母亲那副充满鄙视的嘴脸,查良恶狠狠的拍了拍方向盘。

“可恶的老太婆!”他恶狠狠的骂了一声。

老旧的日产皮卡连喇叭都坏掉了,查良泄愤似的踩着油门,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两个人拦车。

“恩?”查良疑惑的放慢速度,仔细的打量着出现在这种地方的两个人。

他们看起来年纪都不大,约莫不过十八九岁,其中那个白人女孩大概连十八岁都不到。

两人都穿的很好,肤色也很好,一看就不是本地人,倒有些象他在首都打工时见过的外国游客。

外国游客!?查良的心突然剧烈的跳了起来。

两个一看就有钱地外国游客,等待着自己去娶的漂亮姑娘,这两者突然之间慢慢的被他划上了等号。

他把手伸到座位底下,那里藏着一把他用来防身的老式霰弹枪。

抢了他们。

杀了他们,谁也不会知道。

我会变的有钱,会娶到那个姑娘……不,不娶了!去顺化!去绥合!去邦美蜀!那里有很多卖女孩子的人,只要有钱的话,买几个也不是问题!去你的吧死老太婆!谁要看你地脸色!查良的喉结不停的耸动,额头上爆起血红的青筋。

他慢慢的停下车,然后把枪对准了那个男青年。

…………“喂喂。

这就是这个国家的待客方式吗?”看着瞄准自己的枪口,雷雨一面启动防护装备一面想道。

持枪的人从破旧地日产皮卡里下来了,那是一个和这辆车一样品相的东南亚人。

他拿着枪管生锈的老式霰弹枪,神色激动又警惕的瞄准着雷雨,大声地叫唤着。

“不许动!动就打死你们!把钱交出来,美圆!欧圆!RMB!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对方神色激动,握枪的手还在轻轻颤抖着。

雷雨疑惑的打量着他,能感觉到他是一个没干几次的菜鸟。

他转头看了一眼莉珂。

发现她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只要对方露出一点抠动扳机的意思,她就会立刻让他永远的躺下。

查良拿枪指着青年,慢慢的发现一丝不对。

被枪瞄准的他一点也不显得害怕,反而用一种奇怪地眼光盯着他。

这种眼光让他想起了酒吧里的那些佣兵。

他们总是用这种充满不屑和蔑视的目光看着他。

“啊?”青年突然转头看了一眼别处,惊讶的叫了一声。

神经紧张的查良下意识的跟着转头,结果什么都没有看见。

等查良明白过来时,枪已经被青年抓住,一把夺过去了。

雷雨用声东击西地方式抢到了查良的枪,然后抡圆了照查良的脑袋上拍了一下。

查良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巨大的力道直接把他砸倒在地。

热乎乎的血顺着脑袋流了下来,查良想叫,结果发现自己的下巴被打脱臼了。

雷雨拿起霰弹枪看了看。

发现这把枪做工很粗糙,显然是把土造的烂枪。

查良痛的在地上滚来滚去,下巴一张一合的象个吐气的金鱼。

雷雨嫌恶地看了他一眼,使劲的踢了几脚让老实下来,然后把霰弹枪上了膛。

“砰!喀!砰!喀!砰!喀!砰!喀喀!”完蛋了完蛋了!看到雷雨把枪瞄准了他,查良万念俱灰的闭目等死。

可是枪声全部过后,想象中的痛苦并没有降临。

他疑惑的睁开眼睛,发现冒着烟的霰弹枪被扔在一边,青年和少女已经转头向自己的车走去。

从车上传来的浓重鱼腥味让雷雨想吐,但这种情况下也没的讲究了。

莉珂坐上驾驶位挂了档,车子缓缓的向前开去。

雷雨摇下窗户,微笑的看着呆楞的查良。

“拜拜~~傻瓜抢匪先生。

着对查良说,日产破皮卡在破烂的马路上绝尘而去,飞溅的尘土盖了查良一头一脸。

“呜!!!!!!!!”查良瞪着远去的车子,捶胸顿足的吐着气。

但他到底想些什么却没有人会关心了。

…………雷雨和莉珂在傍晚时分造访了这个典型的东南亚一个个炎热而充满喧嚣的地方。

低矮老旧的商店街,坑坑洼洼的路面,川流不息的自行车,人力车,三轮摩托,还有大大小小的超载小货车,简陋的看起来象八十年代的中国。

一些军用车辆夹杂在这些车流之间,上面的机关枪堂而皇之的暴露出来。

雷雨他们在马路边弃了车,随便在街道上溜达着寻找旅店。

这里没有造物奇迹的情报支援,所以一切都需要他们自己来。

而目标现在却象被狼群追逐的猎物,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撕成碎片。

想到这里,雷雨不禁有些焦急起来。

“主人,有人跟踪喵,三个人。”

小塔洛突然从莉珂的背包里露出脑袋对雷雨说,雷雨一愣,顿时苦笑起来。

“又来?莉珂,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抢眼啊?”—“恩,与周围比较的话。”

莉珂看了看街道上的行人说。

“雷,怎么办?”她问雷雨,处理的问题自然是后面尾随的人。

“别管他们了,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然后赶快开工的好。”

雷雨看了看街道上,发现这里几乎没有看起来象旅馆的地方。

“不行,他们准备动手了,这里。”

莉珂突然说了一声,拉着雷雨向路边的一个小巷疾步走去。

后面的三个人果然快步跟了上来。

“哎呦!”雷雨和莉珂刚进小巷,迎面一个瘦小的人影突然撞上了他们。

“没长眼睛啊!?怎么走路的!?”瘦小的人影抬起头叫骂着,原来是个脏兮兮的小鬼。

雷雨发现他在撞向自己的一瞬间身手摸向了自己的口袋,显然是个老练的小偷。

雷雨口袋里什么都没装,加上后面又有人,所以没顾得上理他。

他和莉珂向前跑了几步,然后等着后面的三人跟上来。

真理真不愧是热带,三个晒的和查良一样黑瘦的年轻人从小巷口堵了过来。

其中两人摸出了匕首,一人摸出了一把左轮手枪。

“两只白薯,竟然专门跑进这种地方。”

拿枪的年轻人向地上吐了口口水,对显得‘惊恐和慌乱’的雷雨和莉珂说道。

旁边的两个拿刀的都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发黄的牙齿。

“废话少说,喂,你们两个,把钱交出来,首饰,手机,外币,什么都要。”

拿枪的年轻人对雷雨和莉珂说着,大拇指和食指中指磋了磋,做了个国际通用的手势。

为了让雷雨看到他的决心,他把枪上了膛瞄准了他们。

“把钱留下,把女人留下,不然宰了你。”

旁边拿刀的年轻人恶狠狠的威胁着雷雨,还极其恶心的用舌头舔了舔刀。

雷雨注意到他的刀竟然是把威尔逊战术刀,他很替这把刀感到伤心。

“没钱。”

雷雨对三人耸耸肩,他觉得这地方真不愧是无法无天的三不管地带,抢劫这种行业都这么红火。

“没钱!?你骗谁啊?老实点拿钱出来!”另一个拿刀的对雷雨怒叫道。

“好吧。”

雷雨耸耸肩,然后看着中间拿枪的那个劫匪说道。

“你,给我揍他们两个。”

雷雨的话让两个拿刀的劫匪都有些莫名其妙,没等他们觉得好笑,中间拿枪的劫匪突然用手枪握把砸中了左边持刀的劫匪,这个劫匪直接头破血流的昏倒在地。

另一个劫匪大吃一惊的看着他,拿枪的劫匪转过身,一枪打中了他的胸口,劫匪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向后倒去。

一个次等指使术,雷雨满意的看着这样的结果,然后拿出了一张照片问持枪的劫匪。

“认识照片中的这两个女人吗?一个法国人,一个美国人。”

其实这些混混对雷雨和莉珂来说毫无威胁,他之所以这么大费周章,自然是有目的的。

这些人既然专门对游客下手,那么自然有机会碰上这两个目标人物。

“不认识。”

神情呆滞的持枪劫匪摇摇头回答到,他这个状态下是无法说谎的,看来他们确实没见过。

雷雨失望的叹了气,对他下了个命令。

“带着这两个人滚吧,别让我再看见你。”

“是。”

混混噩噩的持枪抢匪回答了一声,拖着两个伙伴向巷子深处走去。

“看来我们需要找个地头蛇。”

雷雨对莉珂说,通过艾娜的培训,现在他们很擅长应付这类情况。

“恩。”

莉珂点点头,然后对巷子口叫道:“出来吧。”

一个瘦小的身影从墙角挪了出来,吃惊的看着雷雨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