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奇迹

第一百四十四章 逃婚

第一百四十四章 逃婚修豪华的房间内,火红的喜喜字反射着刺眼的灯光。

着散发余热的茶点,一个女孩身着华丽的红色礼服端坐在豪华的大**。

在她的旁边,一个面目和善的贵气妇女小声的对她说着话。

“……燕儿啊,妈知道你不想这样结婚。

你从小骨子里就有股傲气,好胜心强,从来不肯让人摆布,连你爸爸都说如果你要是个男孩就必成大用。

可你到底是个女孩啊,生在这样的家,就应该明白这种事情。

我和你爸爸不也都是这么过来的吗?汉生年纪轻轻就执掌了司徒家的永生集团,人品也是没话说,你们也挺般配的嘛。”

“好了妈!你别说了!我知道了!”贵气妇女的劝说似乎起到了反效果,身穿红色礼服的女孩烦躁的站了起来:“这种时候说这些干什么?”女孩一边说着一边向窗边走去,贵气妇人露出了欣慰和愧疚间杂的苦涩笑容。

接着她也站了起来,走到女孩后边帮她拂平礼服的褶皱。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

贵气妇女拍拍女孩的肩膀:“今天来了好多人,都是各家的大人物,呆会你记得要开心一点,过了今晚你们就算正式的夫妻了,凡事要多多体谅对方……”“好了好了!您别说了!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女孩显得更加烦躁了,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贵气妇女苦笑着摇摇头,然后抬头看着两人面前的玻璃窗。

玻璃窗象镜子一样映照出了女孩的面容,即使昏暗的光线也难掩其惊人地美貌。

这是一个典型的东方美人,柳眉如烟。

明眸皓齿,窈窕玲珑的身材在裁剪得体的红色礼服衬托下越显婀娜多姿。

即使因为心情不佳而皱起眉头,也自有一种别样的情调。

“我的女儿长大了呢。”

贵气妇人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这才转身离开了房间。

接着两个年轻的女仆走了进来,一左一右地站在门的两边。

“出去!”女孩心情烦躁,只觉得两个女仆十分碍眼。

她大声的驱赶着他们,但两个女仆就象雕塑一般不为所动。

“我叫你们出去没听见吗!?”女孩气的大叫,抓起**的枕头丢向她们。

左边的女仆被枕头砸中。

继续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但另一个女仆却突然伸手抓住了枕头,然后笑着上前一步。

“真是不得了的大小姐脾气。”

这个女仆说着,突然闪电般地出现在另一个女仆身后,一记手刀砍晕了她。

“你!?”女孩有些呆楞的看着这个女仆抱着昏倒的另一个女仆走到她面前。

“李飞燕小姐,按照你的请求,我来帮助你了。

快换衣服吧,时间就是机会。”

这个女仆笑眯眯地说着,开始脱下昏倒女仆的衣服。

新娘李飞燕从呆楞中反应过来。

万分惊喜的看着她。

“你是艾娜小姐!?”“请快点换衣服?”艾娜眨眨眼睛说道,将手中的女仆装扔给她。

“哦,我知道了。”

李飞燕急忙开始脱身上的大红礼服。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人声鼎沸,雷雨和他们缩在一个角落里愉快的交谈着。

小塔洛亲昵的坐在他的怀里。

不停地用脑袋蹭啊蹭啊……“真是受不了,一吃饱就喜欢这样。

小心点啊,耳朵让人去怎么办?”雷雨嘴上说的挺严厉,手却宠溺的摸摸小塔洛的头。

小塔洛急忙正了正帽子,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主任……对不起喵。”

“瞧瞧,都沾上油了,这是我今天才买的啊,花了好几万呢。”

崭新地阿玛尼沾上了小塔洛嘴上的油渍,雷雨故意板起了脸。

他看了四周一眼。

然后挥手在衣服上抹过,油渍瞬间消失了。

这是零级法术就能做到的事情,所以根本不会被人察觉。

“啊,真是欠扁的家伙,太让人羡慕了。”

小胖子楚炎眼巴巴的看着小塔洛,气哼哼的说雷雨说。

自从刚才被小塔洛说成怪叔叔。

他就一直陷在这种低迷的情绪里。

“你是LOLI控几分孔乙己的风采。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欣赏和喜爱怎么能和控扯上关系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学家的事情,能算控么?……美和可爱是对这个物体和生物本质的赞赏,和年龄是没什么关系地,西方的著名美学家黑格尔………………………………………………总之你的思想真龌龊!”洋洋洒洒一顿长篇大论后,小胖子最终给雷雨定了罪。

雷雨替小塔洛擦干净嘴巴,漫不经心的回应道。

“好吧好吧,我龌龊你崇高。

行了吧?”“那是。”

小胖子点点头,接着突然看着小塔洛叹了口气:“……唉,我也想有这可爱的小家伙啊……”“嘿嘿,那可有些麻烦。”

雷雨得意的笑了起来。

“雷。”

正在小胖妒火中烧时,莉珂突然出声提醒雷雨。

雷雨抬头一看,发现一个胸口挂着‘新郎’礼花的英俊青年正在几个人的环绕下向他们走来。

“三叔公,您怎么在这?大家都在前面等着你呢。”

新郎恭敬的问小胖,这种偌大的称呼让雷雨大吃一惊。

小胖处之泰然的受了这个称呼,笑眯眯的说。

“我不太喜欢吵闹,在这里就好。

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恭喜你啊。”

—“多谢三叔公。

这几位是三叔公的朋友吗?”新郎转头看着雷雨他们问,小胖点点头。

“是我大学的同学,他是和他上司一起过来的。”

“哦,是吗?那请三位一定要玩的开心,有什么需要请一定要说。

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三叔公和您的朋友一定要给点面子。”

“好说,没问题。”

新郎官亲自倒上酒,雷雨他们客气一番都喝了。

说了几句客套话后,新郎继续向下一个宾客走去。

“你好辈儿大呀。”

新郎走后,雷雨笑着调侃小胖。

小胖挠挠头,苦笑着耸耸肩。

“没办法啊,家族大了,相互之间又总有牵扯,亲戚越来越多,好多我都不认识了。”

“话说今天结婚的是什么人啊?我怎么瞧的有点面熟?”雷雨看着在不远处应酬的新郎官问,小胖瞪大眼睛瞧着他,那眼神活象在看深山野人。

“你看我干什么!?”“你连谁结婚都不知道都来参加婚礼了!?”小胖盯着雷雨,一只眼睛写着不信一只眼睛写着鄙视。

“没办法啊,我那上司,咳,算了,不说了……”想到艾娜的飞扬跋扈,雷雨觉得实在有些难以启齿。

“I服了YOU!”说。

“新郎名字叫司徒汉生,三十岁,是司徒家一个重要旁支的年轻当家。

五年前从法国留学回来后参与家族事务,现在国内首屈一指的永生建材集团董事长就是他。”

“哦,难怪我觉得他眼熟,真厉害啊,这么年轻就当懂事长。

那新娘呢?”“新娘也差不多,是李家一个重要旁支的独女,听说也是‘海龟’,好象还很有才华。

名字叫李飞燕吧?今年二十六岁,黛玉姿容知道吗?那是她自己一手独立创建的品牌。”

“哦!这个更厉害!”听到当今国内如日中天的女装品牌创立者竟然是一个二十六岁的年轻女人,雷雨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虽然他不是完全相信什么鬼扯的‘独立创建’,但一个女孩有这种本事还是值得称赞的。

“厉害又怎么样?反正终究还是有这样的一天,生在这样的家族,未必有普通的女孩那么快乐。”

小胖突然老成的叹了口气,眯着眼睛看着新郎说:“司马汉生在做生意方面确实很有才华,但是他似乎把法国人泡马子的那套也一并学过来了,现在外面的女朋友至少有一打……”“为你谈奏削邦的乐曲……”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段了雷雨的话,他向胖子笑了笑,然后掏出手机接了起来。

“喂?”“雷雨么?现在来停车场,立刻!”艾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但内容只有简单而急促的一句。

雷雨疑惑的想了想,迅速的收起了手机。

“有事情,莉珂,小塔洛,我们走。”

他又转头看向小胖:“我的上司叫我,先走一步。”

两人一‘猫’迅速的向大厅口走去,只留下小胖怅然若失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至少把小塔洛留下嘛。”

…………出了酒店的大厅,雷雨他们迅速的跑到停车场里艾娜的车旁。

艾娜靠在她的跑车上,正笑眯眯的等着他们。

“什么事情?你怎么换了衣服……”看到艾娜车内坐着个穿着佣人服饰的年轻女人,雷雨突然感觉天塌地陷!女人的美貌,发型,妆容,还有手上的红手套,无一不清楚的表明了她的身份,她是今天晚上的女主角!“哦!天哪!你不能这么做!!”看着艾娜诡异的笑容,雷雨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