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奇迹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追击者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追击者碧辉煌的大厅里,新郎司徒汉生挽着新娘李飞燕的手的走在大厅的红地毯上。

大厅的上首,在那巨大的红双喜下,李氏父母和司徒家的两位家长满足的笑着,嘴角都仿佛无法合拢。

不过假如细心观察就会发现,他们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在颤抖着,嘴角的笑容更接近因脑残而导致的急促性抽筋……“如果她不逃婚的话,估计你一生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体验。”

走在上等的波斯地毯上,新郎司徒汉生突然小声的对装扮李飞燕的女孩说,那女孩猛的一颤,险些因为不太习惯的高跟鞋而崴倒。

“哦呦,既然是角色扮演,那就稍微入戏一点如何?”新郎司徒汉生笑着托了她一把,那女孩转头一看,发现这个英俊男人的笑容此时看起来却是那样的狰狞!“今晚有空吗?小姐?”新郎司徒汉生恶毒的笑着。

“这叫什么事情?”看着地毯上的新人,一个脸型坚毅削瘦的中年男人惊讶的眯起了眼睛。

如果此时雷雨在场,一定能轻易的认出他正是艾娜特别指出的把个人。

看到这对新人转过脸来,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折叠放大镜一样的东西放在眼前,顷刻之后突然低笑起来。

“偷梁换柱?怎么唱的是这一出?”一个穿黑西装的青年穿过人群走了过来,低声向他耳语几句。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然后跟着青年离开了大厅。

…………李飞燕豪华的奥迪TT座驾内,雷雨他们正一边加速奔逃一边通过车内的液晶电视看婚礼的现场直播。

“看来已经被发现了,大概追击地人应该很快就会跑出来了吧?”“啊。

是新娘喵!”电视里突然放了一个新娘的正面特写,那张脸愕然就是雷雨刚才见过的那个李飞燕。

小踏洛吃惊的指着电视,回头疑惑的看着莉珂。

“不是真人。”

雷雨仔细一看后做出了判断:“她比刚才那个真人的腰身稍微胖一点点。

这八成是幻术,那新郎估计快气死了。”

“为什么生气?他们不是利益联姻吗?又不是真的喜欢对方。”

小塔洛疑惑的看着雷雨问。

小叶子地教育卓有成效,现在的她已经能够明白很多复杂的问题了。

“这个叫尊严……不,应该叫面子问题,如果我是新郎官,现在一定气的很想摔东西。”

雷雨觉得有些好笑。

但又发觉自己似乎没有笑的立场。

他迅速的拿出一堆法术卡,为自己和莉珂她们加持了所有能加持的防护法术。

“为你弹奏肖邦的乐曲,纪念我死去地爱情……”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雷雨接起电话,迟疑了半晌后才小心翼翼的问。

“……艾娜?”“那个,雷先生,是我。”

电话里面传来了李飞燕的声音,让雷雨大大的松了口气。

“原来是你。

怎么了?艾娜呢?”“艾娜小姐正在开车……啊——!!!”正在通话地李飞燕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雷雨对着话筒急切的叫道。

“怎么了?是攻击吗!?”“……不……太快了……”从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雷雨一愣,突然感觉一阵背心发凉。

艾娜大魔女看来真的很生气,只怕任务完成后……“雷先生,艾娜小姐说让你尽可能的拖住去找你们的人,但不可以杀掉……她说……她会去拣你骨头的,叫你尽管放心……”李飞燕犹犹豫豫的复述着艾娜地话,听的雷雨心头火起。

他正要说些风凉话,却听李飞燕再度说了起来。

“这条命令是以契约者的名义下达……胆敢反抗的话……就杀了你……她这么说,雷先生,艾娜小姐真的很生气啊——————!!!!!”车道又是过弯。

李飞燕的声音惨绝人寰。

“……啊,是吗?算了,那你告诉她,我会做给她看地!保持联络,就这样”雷雨挂了电话,转头看着莉珂。

“向空旷的。

无人的地方开,恩……这样吧……我们去海边!”“恩。”

莉珂点点头,黑色的奥迪TT在路灯下象暗流一般转向另一个路口。

…………载着雷雨他们的车子正风驰电掣的向海边驶去,而另一方面,四大世家中的李家和司徒家的关系和人力已经全部动用了起来。

“李先生,刚才酒店门口的摄像头总共拍到两辆车离开,其中一辆正是小姐的车。

还有交警队地阿洪来电话,设在蒲东路上的监视摄象头拍到了小姐的车,他们现在向着海边去了!”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挂了电话后走过来对李父几人说道,李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怒气冲冲的瞪大了眼睛。

“追住她!把那不肖女给我带到这里来!”“是,先生!”管家急忙点点头,然后赶忙去通电话,这时房间内的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另一辆车呢?是谁的?车型是什么?”曾经被艾娜特别指出的中年人突然问管家,管家愣了一下,出声回答:“听说是一个年轻的女人,车型是红色林宝坚尼,很老的车了,而且还非常有名。”

“嘿诶~~红色林宝坚尼?果然啊!”中年人突然面露微笑,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道。

见房间里的人们都看着他,他松开抱着的膀子说。

“这次飞燕逃婚,绝对是求这个女人帮忙的。

除了她之外,我想不出谁还有这样的胆量敢在两大世家的虎口拔牙。”

“她是谁啊?”一屋子的人全都面面相觑,那个身穿长衫的宗家修士司徒曲却突然笑了起来。

“是啊国升,应该无错了,就是那妖女!”“两辆车,以那女人的狡猾,别人是猜不到他的做法的,要知道飞燕在哪个车上还真得亲自去看看。”

叫国升的中年人捻着下巴上的胡子说道,司徒曲也点点头。

“那你去就好了,那妖女我应付不来,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

司徒曲摇摇头,苦笑着说道。

那个叫国升的中年人笑了笑,然后把头转向一直在房间中默不作声的楚炎。

“楚炎,汉生好歹叫你一声三叔公,一起帮个忙如何?”“好啊,没问题。”

小胖痛快着说着,眼神中却隐隐透露着一丝揣揣。

联想到雷雨他们在大厅时突然离开,他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那就好,我们走吧,去会会那个专门让人扰攘不安的魔女。”

中年人国升穿起衣服向外面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