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汉

第八十六章:别无选择

新的一天,召唤票票和收藏……

正文:

一位首领,他并不是想说什么就说,想做什么就做,帝皇身份够显赫尊贵吧?但是帝皇仍然需要受到道德的约束,朝臣的监督,何况林斌此时的处境是如此的险恶,他一旦重惩杀了鹿吾左木的陈义,再顺带把公孙宏这个祸害杀了,那么接来下就会造成离心离德的时局。

杀,痛快的全杀了,痛苦就将来临,先是造成恐慌,尔后是队伍在不断的内部猜忌中全军覆没。

上位者难当,一个好的上位者更加难当,至少在目前的时局,林斌别无选择,他如果不想把矛盾激化,只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整件事情不了了之。

“传我军令!”林斌昂头,不让他们看见自己的表情,“公孙宏、鹿吾左木在军营擅自喧哗武斗,按汉军律:死者不究,活者枭首。”一阵沉吟,“念公孙宏被迫自卫,责五十军棍;消去一阶军功。公孙宏可服气?”

其他人皆愣,唯独公孙宏下拜,应:“卑下心服”

卫护林斌的士卒也反应过来,应“诺”,快步向前将公孙宏按倒在地,两名士卒按住公孙宏的左右臂,又两名士卒按住公孙宏左右腿,持戈者上前,喊了句“大人有令:队率公孙宏武斗喧哗,按大汉军律,责五十军棍!”,说完倒持矛戈,用棍身行刑。

林斌冷漠地看着士卒行刑,见公孙宏虽然痛得额头满是虚汗,双手也因为紧握而布满青筋,但就是不吭一声。他不再观看,而是缓步走向跪地不语的陈义。

“杀人者处死,伤人者抵罪,盗窃者判罪!”林斌念完大声问:“知道这是什么吗?”

话说,在公元前206年,刘邦进咸阳后,本想住在豪华的王宫里,但他的心腹樊哙和张良告诫他别这样做,免得失掉人心。刘邦接受他们的意见,下令封闭王宫,并留下少数士兵保护王宫和藏有大量财宝的库房,随即还军霸上。

为了取得民心,刘邦把关中各县父老、豪杰召集起来,郑重地向他们宣布道:“秦朝的严刑苛法,把众位害苦了,应该全部废除。现在我和众位约定,不论是谁,都要遵守三条法律。这三条是:杀人者要处死,伤人者要抵罪,盗窃者也要判罪!”

父老、豪杰们都表示拥护约法三章。接着,刘邦又派出大批人员,到各县各乡去宣传约法三章。百姓们听了,都热烈拥护,纷纷取了牛羊酒食来慰劳刘邦的军队。由于坚决执行约法三章,刘邦得到了百姓的信任、拥护和支持,最后取得天下,建立了大汉王朝。

没有约法三章刘邦依然可以取得天下,但不会这么容易,所以从另一方面来说,大汉国的臣民可能会忘记刘邦麾下哪名战将最为勇猛,但绝对不会忘记约法三章的内容是什么。

周围的人齐喊:“高祖皇帝的约法三章!”,喊后,几乎所人都将目光转到陈义身上。

陈义虽然憨厚但却不傻,他紧张地抬头看向林斌,颤着嗓子:“大人,我无罪!”

林斌面无表情,不理一脸惊恐的陈义,转过身去抬起双臂,示意全部的人都看过来,“今日起,袍泽相伤者——杀!弃营私逃者——杀!不尊号令者——杀!”

士卒亦愕然,他们不明白林斌为什么会发布这样的军令,要知道以前林斌除了遇敌领军打仗;闲暇时关心士卒之外,从没有杀气凛凛地颁布任何军令,现在一口气就规定了三杀令,虽然蛮横,但士卒却觉得这样才真正是一名首领应该做的事情。

陈义完全说不出话来,他也是在射杀鹿吾左木后才知道说,林斌与鹿吾左木是生死之交,现在,他听林斌颁布三杀令,自觉在劫难逃,有点不知所措地等待林斌出声让人把他拉下去砍头。

林斌敏感地观察到士卒似乎深以为然,看待自己的眼神变得更加尊重,这一刻,他知道以前自己真的做错了,心里难过,很想咆哮:“去他妈的仁慈,去他妈的集思广益,去他妈的河朔!”

人总是经历一点什么,才能看透一些事情,林斌现在的头脑很清醒,从未有过的清醒,浑浑噩噩地过了半年的丧家之犬经历,以前的锐气和朝气早已经被消磨干干净净,经过数次辗转竟是又回到了原点。

“为什么要顾忌那么多,为什么每次都要将事情想的那么复杂。最直接的手段,才是最合适的处理方式。睡太久了,也应该清醒了……”林斌看向举足无措,一脸担惊受怕的陈义,自言自语,“我真的睡醒了……”

林斌走过去将陈义扶起来,对着众人大声说:“陈义有功无罪,他果决地解决了一次可能会祸及全军的事端,我应该感谢他,你们也应该感谢他!”

陈义发傻,一直抖擞着嘴皮子重复:“大人不杀我,不杀我……不杀我……不杀我……,我不会死……”,说着,竟是跪地嚎哭,可见刚刚他有多么地害怕。

士卒再次愕然,大字不识几个,也不懂什么大道理的人们,他们所求真的不多,就是一个值得信赖的首领,一个活下去的希望。

“再传我军令,取消宿营,连夜开拔!”

他们真的感受到了林斌的不同,不是说什么不同,而是变得果断,若是在以前林斌必然还会召集人商议一番,最后才会下决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想做就做。

……

“他变了……”首先察觉出来的不是别人,而是一直在暗中观察林斌言行举止的南宫公主刘婧,“变得杀伐果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