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汉

第四卷《修我矛戈》 第九十三章:瞬息万变(100票的加更章节)

骑战陷阵归来的骑兵,他们驭马而过之处,没有上前参战的士卒皆以欢呼声表达自己对这股勇士的尊敬。 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中,甲贺高高昂着头,他不是骄傲,也不是自豪,累得半死的人哪有闲工夫这般作态?而是他的头盔锦带断了,不高高半昂着头就要掉落。

林斌为了表达对陷阵归来的骑兵的赞赏,亲自驱马上前迎接,他没有表现得欣喜若狂,只是含笑静静地看。

后方……

刘婧身在凤銮之内,她的双手紧握,神情复杂到了极点,是她同意先战上一阵,以让汉军将领见到林斌麾下将士的战斗力,态度能够变得软化一些,迫使汉军将领心生重视,再由自己出面,那时汉军将领必然不敢随意处死任何人。 但是,刘婧从来都没有想过汉军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只是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内,那个臭混蛋的部下,区区的一千骑兵竟是战胜了两个结阵以待的汉军步阵,她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刘婧现在开始为自己弟弟的将来担心,她深知刘彻想解除匈奴边患,也知道总有一天汉军会与匈奴人以草原为战场,两国爆发旷日持久的战争。 如今看到步阵被骑兵瞬间瓦解,让她觉得达到目的了的同时,深深担心以后要是战争爆发了,面对凶悍的匈奴骑兵时,汉军应该怎么应对?

“他……,那个臭混蛋倒是一名将才。 ”刘婧心下有了主意。 合上之窗,闭目养神。

勇士归来!

等待甲贺到达跟前时,林斌举手阻止欲下马的甲贺,手势一变,指向还不到五百骑地陷阵归来者,他们之中大多脸lou欣喜表情,感受到别人看待自己时的尊敬。 几乎全部兴奋得眼睛发红。

林斌指着他们,以上位用着快慰的语气。 公布:“敢于陷阵的人,是真正的勇士!”

骑兵大多两三个月前还是任人辱骂,可以随意砍杀的奴隶,就算是被解救出来后也没少受人白眼,哪里被人这么称呼过?一听被人认可,而且首先认可自己的还是那个沉默寡言,甚少称赞人地大人。 心里一堵,那颗死寂的心,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地悸动,他们有伤的摸摸伤口,没伤的抓紧兵器,嘴巴一张一张,就是不知道回应。

甲贺深知这股骑兵缺乏语言天赋,带头吼叫:“谢大人!”。 骑兵终于知道什么回应了,人云我亦云的跟着喊了一嗓子“谢大人”,至于谢什么,十个里至少有四个不知道。

“谢我?”林斌不敢lou出苦涩的表情,这样会打击军心,如果可以。 他真的不想与汉军作战,但是有如南宫公主刘婧自己亲口所说的那样,既然是出动两万以上地军队,束手交接的话,不但是刘婧处境堪忧,林斌这支军队最好的结果是解散,只惩戒林斌和几个有限的头目,最坏的结果……还需要说吗?

林斌又是一番鼓励,这才让甲贺领着骑兵到中间稍作歇息。

甲贺也不矫情的吼嗓子“卑下还能战”之类的废话,感激自家大人体恤士卒。 又开始恢复一副死人脸。 率军前去后方特别留出来的空地。

这时,汉军又有了新地动向。

汉军摆开的偃月战阵缓缓一变。 步卒喊着号子声向左右拉开,先前那个立在杀斗场不远处的步阵,列阵的士卒很诡异的散开,两个步阵被分割开来的步卒也开始重新集合,远远看去很是一副忙碌景象。

林斌一问才知道那些士卒是要去清理战场,把尸体和伤者搬开,让出位置,好再一次进攻。 这不是一个好消息,他本身非常不理解汉军领军地将领为什么那么好战,不是说按照华夏交战礼仪,应该先交涉的吗?

而刚刚围在四周的汉军也开始移动,似乎是得到了什么军令,竟是又再一次踏步前进,压迫至十里之内。

林斌心情压抑地看着,那一具具被抬走的尸体身上穿着的同样是赤红色的战袍,看了一会不想看了,开口问:“准备好了没有?”

显然,他身边只有临时充当执旗官的公孙宏。

公孙宏答:“已然准备就绪,只等大人下令!”

“唔……”林斌一阵沉吟,示意公孙宏原地等候,自己驱马回奔,目标是后方的凤銮。 他刚勒马掉头,却听见有人惊讶喊了句“看,汉军又变阵了!似乎在集结!”,又连忙勒住缰绳,转头探顾,果真看见左右两方还有后面的汉军在快速向本阵集结。

虽说战场瞬息万变,但林斌也是有点迷糊:“汉军不断变换阵型是在干什么?”

不但是林斌不解,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该明白一个道理,所谓‘围而合击之,取胜之道’,按照常例若是有优势兵力要强攻必然是四面同时掩杀,这样能有效地分散敌方地注意力,使其四面受敌。

萧夫子又是一般摇头晃脑,很爱现地一拍大腿,想引人注意,却不料根本没人理睬,他又不甘心地再次一拍,“有了!”声音极大,总算引来几个好奇者的注意,但却没有得到想要地结果,身为一军之长的林斌眼神锐利地眺望远方。

“大人……”萧夫子奔跑起来,来到林斌坐骑马首之前,摆出一副‘我知道’的表情,就等待林斌发问。

林斌注意力被分散,没有看出萧夫子的作态,呢喃自语,“不会是外面有军队在kao近吧?”,他的声音不大,萧夫子正好可以听见。

萧夫子得意的表情跨了下来,沮丧道:“原来大人已然猜出。 ”

林斌将视线移到萧夫子身上,“你也是这么想的?”

“正是!”萧夫子沮丧的表情因为林斌发问一扫而空,就好像是一个演员寻找到了表演的舞台一般,手舞足蹈,“如此判断定然无误!”

林斌点头,随即不再理会萧夫子,又想勒马回头,不料座下战马不动,却见牠似乎对萧夫子在自己眼前晃动很不爽,发出一个响鼻,喷的萧夫子满脸马鼻涕,这才前蹄踏了踏,扭脖子转向。

萧夫子左手抹脸,右手成拈花指状,指着不断摇摆马尾的马屁股,嘴皮子直抖擞,大有想找战马决斗的架势。

汉军本阵的战鼓声没有没有停歇,相反地,战鼓声很急促,几乎听不出节奏,那些在收拾战场的士卒却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退了回去,整个战阵的阵型也是一变,看上去像极一个扭曲了的四方型。

林斌听不懂汉军战鼓的指令,突然想起了韩说,命人过去把韩说请过来。

待传令兵离开,林斌见汉军布了一个奇怪的阵型,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为了谨慎起见,发号施令,让阻击阵地的步卒退回来,同时又让陈汐和云赵驱赶近万马匹在外围,作为临时的屏障成圆形缓缓奔动,

既然除了正面战场的其它三面汉军都在撤离,林斌索性也将散开的兵力集结起来,强烈的危机感在告诉他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虽然猜了个大概,但就是无法肯定,他现在没有斥候在外面当眼睛!

“林鹰!给我把林鹰也叫过来!”

林斌一想,不对,直接让林鹰派遣斥候出去刺探也就是了,不需要再让他亲自来,喊住传令兵更换军令,这才示意传令兵前去。 他见身边的传令兵只剩下草根子一人,又是一阵沉吟,抬手扯了扯一直在跳的左眼皮,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了。

韩说很快来到,他刚刚又再一次亲眼见证可谓经典的骑兵作战,那种战术就算是在马背上的长大的戎人也不曾用过,他怎么也不明白就是那么一个身份卑微的人(林斌),为什么即会布先秦战阵,又懂得利用天时、地利、人和来战胜他人。

一个奇怪的念头这几天一直徘徊在韩说的脑袋瓜里,连他都几乎相信林斌就是那个什么劳子的皇陵古将,但仔细想想又觉得可笑。 越是神秘,人们就会越敬畏,韩说自然不会例外,但他心中嫉妒的成份绝对会比较大。

林斌见韩说来了,也不绕圈子,径直说:“听听对面的战鼓声,告诉我那是什么意思。 ”

韩说面lou不悦表情,随即被林斌一瞪,林斌似乎也有驱动战马撞过去的姿态,韩说心里埋怨了句“晦气”,作势认真听战鼓的节奏,这一认真听,听清了战鼓声中那急促含有十几个鼓点的节奏,他脸色瞬间大变……

公孙宏的眼睛一直看着韩说的手指,看清了韩说手指**的节奏,暗暗记在心中,视线移向韩说的脸庞,发现韩说张了张嘴,就是不愿意讲出来,又再一次将目光移开,转到林斌身上,发现林斌的眼睛也是盯着韩说的手指,心下愕然:“他也在记汉军指令?”

韩说铁青着脸,警告:“我劝你掉头转阵,面向西北方向。 你的仇敌追杀过来了!”

********

HOHO,期待150票加更的来临~~~~~~~~~加油加油!兄弟们努力砸票,荣誉玩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