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长城

第三章 争端

“奇怪呀,我们的郭大少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杨越微微皱着眉头,丈二和尚有点摸不到头脑。这郭从如是郭村的一个土财主的儿子,自从日本人把他家的房子、土地以及他妹妹和才过门的妻子都抢走以后,这个大少爷就跟着村里的其他年轻人一同上了凤凰山。杨越首先教他们练潜伏技能,这对以奇制胜的游击队来说可是个法宝。很多人以前都是郭家的佃户,对这个曾经娇生惯养的东家能不能在草丛里、地窝子里一趴就是几个小时都持怀疑态度。第一次小队训练的时候,他因为受不了寒冷的地气突然从隐蔽点一跃而出,导致小队目标提前被暴露,结果被杨越当着所有人的面骂了个狗血淋头。

“就你这个熊样还想报仇?你怎么不在自己胸口上写着我是个孬种,然后端个破碗去要饭?”

这是杨越骂人骂地最重的一次。

从那以后,从不轻易说话的郭从如更加不爱说话了。可与此同时,小队在训练潜伏的时候,也跟着就再也找不到他藏在哪里了。就算是杨越带着几十号人亲自出马,也不一定能在太阳下山的时候把他找到。

于是,他成了第三小队的队长。他用自己的成绩让所有看不起他的人都闭上了嘴,当然,其中也包括杨越。

“作为一队之长,我想提醒你。”郭从如慢条斯理地放开了他的嗓子,难得一听的声音很柔和,却也透着一股不可轻视的坚决。

“哦?”杨越被一下子挑起了兴趣,这可是他来到1937年后第一次有人对他提出异议。

“说,但说无妨!”

“修养!一个人的修养!”郭从如很从容地指明道姓:“杨队长,诚然你是一个擅长统兵之人,且用兵之道有章有法。郭某人不才,只是想提醒你,一个真正懂得如何带兵之将,是绝对不屑于逞口舌之快的!”

“......”

杨越脑袋一晕,这是他头一次听郭从如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而且,明显还不是好话。

“古人有云,以德服人。鄙以为,德不仅包括才干,更主要之包括德行。”郭从如越说声音越大,一副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摸样:“何谓德行?言行举止!当下,凤凰山不过乌合之众,队长似乎可以忽略自身的约束。可鄙以为,队长之志不可能安居这十亩大山之中,队伍要走出去,如何走出去?以如何的面目面对国军、共军还有日军?是兵痞?是土匪?亦或是强盗?还请队长,慎言、慎行。切记,你可是我等之楷模。”

“等等等等......”

杨越被这一通说教弄得莫名其妙,眼巴巴地看着郭从如似乎还要发彪,赶紧开口打断了他的发言。

“老郭,我知道你读过两年书。可我想问你,我哪里没慎言、慎行了?我们凤凰山怎么就又是土匪又是强盗了?”

“他娘的!都给老子听好咯,把***给我往死里打!”郭从如一把摘下了眼镜,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一脚踩在凳子上,双手叉腰地把唾沫星子喷了杨越一脸。

“......”

杨越愁着郭从如这个姿势和这个语气似乎有几分面熟,想来想去就是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这就是你,杨大队长!”郭从如一通激烈的动作做下来,脸上潮红地居然喘起了粗气:“象个领兵打仗的将军?鄙以为,你就是土匪、就是强盗!”

“够了!”

杨越一巴掌把桌子上的木头茶杯拍地飞了起来,“是不是土匪,是不是强盗。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杨越说了算。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对你这个秀才,我够客气了!你要是换了别人在我面前指手画脚,我他娘的早翻脸了!大家在一个坑里刨食吃,谁和谁都是一个造型,一个模子!我改变不了你的穷酸劲,可你也休想改变我的本性!还跟我说德行?难道你跑到日本人面前还跟他们说之乎者也?对这些狗娘养的畜生,我就只有一个冲动:动拳头!而且是两个拳头!”

“你......”

郭从如的身体剧烈颤抖着,嘴唇也有些不象是自己的:“好,话多不甜!杨大队长既然听不得,那就罢了!”

“回来!”

杨越转过身吼着,喝住了刚走到门口的郭从如,“那依你看,该怎样才是一个有德行的人?”

“队长不是不愿听么?何必多此一问!”郭从如不依不饶地站在原地。

“别绕弯子了。我本来就是个粗人,说话难免会冲。环境使然,你也别往心里去。”杨越的老脸有些烧,红通通地。他轻轻地走到郭从如的身后,细细地说到。

开什么玩笑,从小就是掐着小朋友脖子长大的杨越,虽然说学习成绩不差,但是骨子里就有一股嗜血的恨性。为了他三天两头把人打成重伤的事,身为机关干部的老爸“拳头加怀柔”地无所不用其极。杨越N年前就对指着鼻子骂“阿飞、痞子”这一招免疫了。没道理来到了旧中国,只是因为下属的一次直言进柬而大动肝火呀!

杨越扪心自问,看来自己的确有些飘然了。沾沾自喜?八字还没一撇呢!数以百万计的日军还在中国的土地上横着走,他一个来自后世的年轻人,又凭什么能目空一切?

“对不起,我的话太重了!”杨越转到郭从如的跟前,诚恳地看向了秀才那一张和他一样通红的脸。

“不,是我的话太多了!”郭从如转着身体想找条门缝钻出去,可无奈杨越的身体实在是太魁梧了,愣是把扇门堵了个水泄不通。

“你没错!是我错了。”杨越深深地吸了口气,今天虽然只是一次小小的吵嘴,可是他从中却发现了很多值得他思考的问题。自古以来,骄兵必败。他杨越就算再能审时度势,如果两只耳朵听不到别人的建议或意见,那也绝对避免不了重蹈覆辙的厄运,继而成为历史中的一粒小小的尘埃。

“打完这一仗,我会解除你第三小队队长的职务。”

郭从如诧异地抬起头,看到杨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笑开了:“你做好心里准备,来当我的副队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