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长城

第二十二章 逃脱

“来啊,再往前一步,我就扭断他的脖子!”杨越一用力,“嘎啦”一下,山杉元痛叫一声,右手脱臼了。

几个从弹坑里爬起来的鬼子兵被这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震住了脚步,山杉爱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杨越折磨,不顾许小姐的拉拽,冲上前来。

“杨桑!快放了我父亲!”

“没这个可能!”杨越提着满头冷汗的山杉元慢慢地退向了许小姐,“我是中国人,你父亲是侵略者。你说的对,就算他不为难我,我也不会放过他。我们两个本来就不可能共存!”

“年轻人!你不要以为你抓住了我你就能走得了,你信不信,只要我一个命令,皇军会毫不犹豫地向我们开枪!”山杉元紧皱着眉头,硬着头皮说到:“我始终都是帝国的军人,帝国军人有自己的荣誉。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你俘虏!!”

许小姐挣扎地爬了起来,一手捂住了伤口,一手抚在了杨越的腰间:“快杀了他!”

“杀了他我们怎么走!?”杨越没有理会山杉元,他就不相信,一个元帅级人物,凭一个寺内寿一也敢下杀手!?

“杨桑,你放过我父亲,让我跟你走吧!”山杉爱“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两手扯住了杨越的裤腿:“我知道,我们在中国犯了罪,我们该死。但是我恳求你,杨桑!十年来,我只见过我父亲不超过三次,我的母亲每日都在盼望着父亲能回家,我宁愿你杀死我,也不要伤害我的父亲!”

“你起来,我不需要你跪!要跪也是你父亲跪,是你们的大日本皇军跪,向全中国的老百姓跪!”杨越没有看山杉爱,只是盯着眼前一群虎视耽耽的鬼子兵。

“不,你不放我父亲,我就长跪不起!”山杉爱的眼泪哗哗直流,杨越的决绝让她无所适从。

“放开山杉阁下,我保证你们安全离开石家庄!”寺内寿一往前靠了两步,手一指说到:“我以一个帝国大将的荣誉保证!”

“你还有荣誉?”杨越冷笑着,日本人在中国人面前说荣誉?那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侩子手、骗子、强盗、小偷就都有荣誉了,那些整日狂吠的狗、贪婪的猪就都有荣誉了!

“寺内君!下命令吧!”山杉元咬着牙,闭上了眼睛:“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一个堂堂的帝国大将颜面尽失吧!那么,请你下命令,我已经做好玉碎的准备了!”

“父亲!”山杉爱有些歇斯底里了,在她的心目中,这两个男人谁死都是她一生中最痛苦的一件事情。

“不!”寺内深深地知道,陆军大臣死在了他的地盘上会是一个什么后果!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断然不会朝着山杉元开枪!

“快决定吧!”许小姐有些焦急,他小声地说到:“你要早做决断,是等我们离开的时候杀了他还是现在就杀了他。再拖下去对我们不利!”

“我自有打算!”杨越一股怒气直冲而上,许小姐一伙人的计划漏洞百出,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这种极端的做法虽然很见成效,可是只要有一个闪失,那直接就会导致全军覆没。

这完全不合杨越的胃口!他要留下自己的一条命,等到鬼子投降的那一天!

杨越拉着山杉元慢慢地退到了大门边,鬼子兵亦步就趋,缓缓地靠上来。

“他我先带走,等我出了石家庄,到了安全的地点。我就放了他!”杨越打出了最后一张牌,今夜能不能全身而退,就全看这一句话了。许小姐说地对,如果双方僵持到天亮,失去了夜幕的掩护,就算鬼子肯暂时放过他们,那也绝对逃不过追踪。到时候把祸水引到了凤凰山,说不定鬼子连徐州都不打了,直接调主力师团过来灭了游击队也不一定。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寺内寿一狐疑地盯在杨越的脸上,企望着能看出些许端倪。

“由不得你!”杨越手一紧,山杉的脖子立刻就被他掐死了:“要么听我的,要么把我们全部杀死,要么我先杀了他,然后你再杀了我!三条路,你选一条吧!”

“寺内君!”山杉元翻着白眼,从口里憋出几个字。寺内知道,他这是在求死。可是,种种顾虑让他不得不听从敌人的安排。

“好,我答应你!”寺内踌躇了一会,终于点头了。

“所有人全部退回大楼!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开枪!”

杨越怕山杉元再说些什么不利的话,手下连加了几道力,把山杉元的脑袋死死地摁在了自己的肩头上。

鬼子兵们令行禁止,百多人顿时就朝大楼的门口涌去。不一会,诺大的空地上,只剩下了几个主要的军官。

“你们走吧!出了城放了山杉阁下!”寺内寿一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他知道这一放他们,山杉就会被杀,但是他没有办法,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博一博这个支那人是否诚守诺言。

“那是自然!”杨越心里冷笑连连,出了城,还指望他会放过这个山杉元?太天真了!

“请山杉君保重!”

几个将军“啪”地一下立正身型,不约而同地朝扣在杨越手里的山杉元敬礼。

街面上传来发动机的声音,杨越听地明白,那不是日本人的军车。

“你们的人?”

“不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安排撤退计划!”许小姐也狐疑地侧耳倾听,凝神戒备着。

声音越来越清晰,不一会,两道刺眼的光芒从路口转了过来,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飞快地开到了司令部的大门口,“哧”地一声刹住了车。

“杨兄弟,快上车!”

“张青!?”

杨越喜出望外,驾驶位上坐着的那个黑衣汉子,不是张青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