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长城

第二十二章 捷报

平的风波还没有淡去,街上整天都有特高课的人在清军统特工。几天下来,有证据的没证据的都枪毙了快上百人了,可是幽灵般的支那人就像是鬼一样,时不时地打冷枪、放炸弹,北平的治安一度陷入了皇军统治的历史最低点。多畑俊显然有些准备不足,华北方面军司令长官这个座位都还没坐稳,坏消息一个接一个地就传了过来。先是第二旅团在黄土岭一带遭到伏击,虽然损失不大,可确实也很憋气。旅团长阿部规秀带着一个中队至今下落不明,发来的电报只有寥寥数字:望君勿念!

这叫什么事!?

紧接着,参谋部也在不停地示警。八路军沉寂了半年之久,忽然之间又有了大动作。北出的358脱离了和蒙疆驻屯军的接触,旋即南下,目标至今不明。而源的第二旅团也莫名其妙地全部出动,杀气腾腾地扑向大洋湖。

“叫阿部规秀给我回电!”

多畑俊把电报撕成了碎片,一张脸气得都快青了!

“没有用,至今我们都没有联系到阿部旅团长。”作战参谋一脸唏嘘,第一次看到不经过司令官擅自调动部队的旅团长,如果是普通人,怕是大本营早就暴跳如雷了,可这个人偏偏是阿部规秀,山地战中,他可是有优先行动的权利!

多畑俊显然不知道“优先行动”是个什么概念,可他明白。这压根就不是什么山地作战,这样乱来,华北的局面恐怕是要乱成一锅粥......

杨越地脑袋上缝了十三针,为了不影响他的思维能力,在秀才的强烈要求下,大夫甚至没有给他打麻醉剂。撕心裂肺的疼痛把杨越从噩梦中惊醒,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地捆在了**。

头皮上的血管“扑通、扑通”地跳动着,不知道是牵扯到伤口。还是引发了偏头痛。脑袋受伤的一边几乎已经痛得不像是自己的了。

杨越咬着牙挺过了初醒的这一阵痛楚。感觉稍微好了一点。

“有血气嘛!”

身边早已坐了个人,杨越循着声音转头看去,不是左副参谋长又会是谁。老贺立在左副总长地身边,也是一副鄙视地眼光看着杨越。

“打仗哪有不死人地?就这样撂挑子不干了,你对得起谁?”左副参谋长面无表情地看着杨越:“当年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的时候,三十万人就剩下了三万。都是在江西一起打天下的兄弟伙。如果各个都像你这样,八路军还不得直接散伙!?鬼子也不用打了,国民党也高兴了。剩下的华北两万万同胞该怎么办?你倒好,洒脱啊!”

“副参谋长......”

杨越蠕动着嘴唇,欲言又止。

“别跟我说,我现在来,是要告诉你。”左副参谋长摆了摆手,说道:“我和贺炳炎同志马上就走。源和大洋湖有大仗要打。你的大洋湖支队现在都还在浴血奋战。你自己掂量掂量,如果你觉得你可以撒手不管,我尽可以再调个司令员来。你也知道,象粟裕同志、陈同志,还有很多很多旅、团长都干了几年的干部,他们完全都有能力胜任你这个分区司令员的职务......”

“......”

杨越轻轻地叹了口气,开枪自杀完全是一时地冲动,现在想想,也觉得很后悔。左副参谋长是想让自己振作起来,杨越毕竟是个一点就通的明白人,没有必要做作扭捏。

“副参谋长放心吧,杨越死过一次,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这是你说的......”副参谋长弯了弯嘴角,终于笑了出来。他从背后拿出了一个日式铝质饭盒,递到了他的床头:“刘香玉那个小丫头最喜欢我做的红烧肉了,本来我也忙地很,不过今天看在你是个病号的份上,先给你弄了一份。以后有机会,带着那丫头到太行山来找我。我摆上一桌宴席,给你们两人好好地贺一贺......”

左副参谋长在正式场合一向都是称呼“同志”的,可今天他叫刘香玉为“丫头”,还要摆一桌给他们贺一贺,杨越用指头想,都知道左副参谋长已经默认了他和刘香玉的关系。这到底是好还是坏,实在是让杨越伤透了脑筋。

脑袋转得快了,又不免痛了起来。疼痛牵动着他半边脸地神经,几乎到了让他窒息地地步。

“你好好休息,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左副参谋长还

越想别的事,赶紧摆了摆手,说道:“我和贺炳炎同了,你好好地养伤。大洋湖,我会让陈锡联同志替你关照关照地!”

“副参谋长,这次杨越照应不周,等下次,你再来的时候我一定尽尽地主之谊。”杨越勉强地说完,使了个眼色给杵在一边久久都没有说话的老贺,老贺兀自点点头,领着左副参谋长出门而去。

老贺还兼任了358的副旅长,虽然他的主职是晋察冀一分区的司令员,可毕竟部队在作战,他也想尽快地赶回去看看能不能帮上手。这次到凤凰山来学习,可谓是感受颇多,先不说以营为基本作战单位的新思维,单单就是那么个防御阵地就够他消化上一段时间了。一分区的地理位置尤为重要,是晋察冀边区的南大门。历史上来看,这里也经常是敌我双方鏖战的战场,立体化村落防御工事以及标准化的野战阵地工事,都将有许多大的作为。

一分区,一分区......

杨越脑海里不断地念着这个熟悉的称呼,想了半天,忽然想到历史上一分区的司令员不是杨成武吗?难不成,现在抗战历史已经不知不觉地改变了原来的样子?

那如果是这样,日本侵略者的策略会不会改编,那个让华北抗日力量损失惨重的冈村宁次又会不会提前出现?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以现在凤凰山的战略部署和战斗力,有没有能力去消化他那所谓的“铁壁合围”和“三光政策”?

炮兵,凤凰山需要强大的炮兵!即使是按照历史的轨迹来算,现在距离冈村宁次上任华北司令官也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虽说不算很短,可是要建立一支成体系的炮兵部队来对抗日军以后的壁垒、炮楼,恐怕也显得很吃力吧!

脑袋又是一阵“嗡嗡”地乱响,炸了一般的头皮痛地一阵发麻。杨越呲牙咧嘴地想翻个身,不了捆在身上的绳子却是异常结实。

“***,松绑!”

杨越痛得喷出一口恶气,把刚进门的秀才吓了一大跳。

“老杨,大喜!”郭从如“唰”地一声抽出了刺刀,“嚓嚓”两下把捆在杨越身上的绳子割断了。两个大夫面面相觑,他们不敢确定司令员是不是已经死了自杀的念头。

“你们辛苦了,去忙吧!”郭从如和气地朝两个大夫说道,自从杉山爱被小兔崽子秘密地挟持了之后,凤凰山基本上没有专职的军医,都是一些老中医和略微懂一些用西药的弟兄兼职。本来刘香玉是想从冀中军区野战医院里请调几个大夫和护士的,可是无奈这一拖两拖,就没了音讯。

“老赵追上阿部规秀那个王八蛋了?”杨越一门心思要看到阿部规秀授首,哪里还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秀才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老赵还没有消息,咱们的电台功率太小,在太行山里根本传不回消息。倒是大洋湖那边,有了喜讯!”

“藤原大队?”杨越舒了一口气,在太行山上阿部规秀就算再能打,毕竟面对的是凤凰山最精锐的南庄支队。这支部队多数都是经历过血火洗礼的老兵,平常又经过杨越精心的调教,就算不能一口吃掉阿部规秀,打个平手也不会很意外。倒是现在的确是应该关心关心顺子了,听左副参谋长说,大洋湖支队还在和藤原大队死磕,他们的人数比藤原的兵力要少,尽管358已经出动,可曲阳战场上攻防战到底鹿死谁手,一时半会还不能确定。

“保证你想都想不到!”秀才看着杨越瞬间变换了三四个表情的杨越,不由哈哈大笑,“这个柳大生,威风啊!”

“怎么了!?”杨越摸不准郭从如是在夸赞还是在嘲讽,一时间有些抑郁。

郭从如摇了摇头,眉飞色舞地说到:“在曲阳那面的朝庄,藤原老鬼子摆开架势,连续三次中队以上的进攻都被柳大生给打得七零八落。这小子还不嫌够,带了一个连,迂回到鬼子的侧翼,从南到北把藤原的侧卫部队刷了一遍,配合上主阵地的冲击,愣是把藤原逼退了五公里!正好赶上715的包抄,两厢一夹击,鬼子立刻就溃不成军!”

“......”

杨越有些不大相信,一个独立大队一千五百多人,这么容易就被击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