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长城

第十五章 正戏上场了

到出发前,草山给桑木师团长发出了最后一封电报。恳切,请求桑木师团长再考虑向灵寿派出增援。无论此战结果如何,灵寿守军皇军两个多中队、皇协军一个大队,必将损失惨重。灵寿目前的防务空虚,别说是八路军的主力,哪怕是任何一支有组织的游击队,都能轻松打进他的大队部。他告诉桑木崇明,之所以他会倾全部之兵力在野外和八路军交手,是因为他还是一名帝国军官,绝不敢有负圣战,有负大日本帝国!

桑木崇明也是无奈地,石家庄目前只剩下了两个大队,另外还有一个不足两百人的宪兵队。诚如草山所说,灵寿的防御确实应该进一步加强。但石家庄的重要性,远比灵寿要重要地多!

在石家庄附近的,只有0师团和不到十个单位的独立大队,他们和卫立煌、刘伯承在冀南、豫北正打得如火如荼,怕是抽不开身吧!这就是全面战争的后果,皇军日能用的兵力越来越紧张,而支那人,作战却是越来越顽强,越来越占据战场的主动优势......

草山介熊骑的是日本本土的高头大马,自然而然比刘浮名要高出一截来。可怜他们身后的步兵们,却是靠着两条腿拼命地追赶。六百多人的主力出了北门之后,直望着北定方向扬尘而去。

宋安望着徐徐关闭的城门,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地弯了弯嘴角。冷笑连连。

“一号,一号!目标已经出城!正往北定方向移动!”

电话里李双洋地声音无疑是兴奋且激动的,从部署兵力到达到初步的战术目的,他一共等了十四个小时!

“按预定计划进行!”

杨越毫不显山露水,轻轻地搁下了电话,然后再把手中还剩一半的卷烟摁灭了在桌子上。转身朝门外喊道:“小兔崽子!”

“有!”

小兔崽子挎着驳壳枪,头戴钢盔出现在了视线里。

“备马!去小张村!”

......

刘浮名骑着马和草山并肩而行,这一路他都在想去北定和救野下有什么关系!而草山却是一脸的凝重。看不出他有什么真实的想法。部队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刘浮名原本以为是为了等待后面跑得稍微慢一些的士兵。哪知道草山却不是这么打算地。知道此时,他都还不敢确定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出得城来,他几乎是一步三回头,巴望着能等到什么让他定下心来地消息。

可这一切都是徒劳地,没有了电话联络,他根本就不知道野下现在的情况。派出去的斥候到至今都没有传回来有价值的情报,这让他很无奈!

“太君!中国有句古话。叫兵贵神速!”

刘浮名明白了这一层道理,不得不苦笑地摇摇头。或许草山的战术智商很高,可是他优柔寡断的个性,却是实在不能恭维!本来去打北定就是为了出乎八路军的意料,以达到包围北定之八路地奇兵效果,从而迫使攻打野下和埋伏在小风口的八路军主力回援,暂时解野下之围。可是再这么慢吞吞地拖下去,等杨越反应过来了。那一切就晚了!

“我知道!”草山沉吟着。考虑了良久,终于象似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命令部队,全速前进!”

扛着重机枪刚刚跟上来的皇协军士兵们还没来得及喘上几口气。却看到前面的部队又开始跑步前进了,心里不由地开始问候起草山家里所有的女性亲戚来。

伪军士兵们多数都跑的慢一些,后面跟着的鬼子兵不断地朝他们吼,还给他们扔恶狠狠地眼色。于是当下就有几个老兵油子借口脚崴了或者是尿急之类地故意拖延行军速度。才六百多人的队伍,一时间就被拉到了一公里的长度。可是草山已经管不了这些了,早一点到达北定,就早一点解北定之围,然后汇合北定和松口地守军,把佯攻的八路军一举而围之!这无疑也是现阶段最好的手段,既能避开敌人的锋芒,又能在无形之中化解南面野下危急的局势!只要这个套一解开,他会毫不犹豫地把全部兵力都收缩在灵寿县城和野下据点两个坚固的堡垒里,只要短时间内同时保

寿县城和野下的安全,那他就算胜利了!

“驾!”

一想到这里,草山不由扬起马鞭,狠狠地抽在了战马的臀部。那褐色战马吃痛,卷起四蹄开始狂奔起来。

“太君!”

刘浮名没有想到野山那么想得开,于是也紧赶一鞭,追了上去。这可苦了跟在后面的步兵们,几辆摩托车自然是没话说,可是光靠两条腿步行的步兵们想要追上去,又是谈何容易!?

往前复行五六公里,便到了小张村的入口。

小张村,一个山坳里的小村庄。常驻人口只有两百来人,却是北定和灵寿间公路的必经之处。临到秋冬季节,空荡荡的麦地一望无垠,顺着山角仰望而去,是连着太行山脉的一条支脉。凹地的东西平均宽度在五六百米之间,最窄的山口却只有两百多米。要说此地是一个打伏击的好地方,那也不为过,可是难就难在,它靠南的一侧几乎一马平川、没有屏障,如果在此地想要扎下口袋阵,也不是那么容易!

望着这样的地形,草山只是稍微忧虑了一会。便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如果八路军在凹地里设伏,最多也就是把他击退而已,完全达不到全歼的效果,这不值得过分担心!只要他谨慎一些,多派斥候哨兵,摸清楚了情况之后,就不会陷入被动的局面!

派出去的几个哨兵绕着小张村和附近粗略地转了一圈,然后其中一个伍长站在山坡上,挥舞起那面醒目的膏药旗帜!

没有埋伏!

草山心里的一块石头顿时落了地,此一来二去,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隐隐约约之间,他甚至都听到了北定方向密集的枪声,再不赶紧的话,那就晚了!

“出发!”

草山淡淡地一撇嘴唇,两腿一夹,催动着**的战马盎然向前。鬼子士兵们的集合速度自然是没话说,可是伪军的弟兄们干的都是体力活,有这么个休息的机会,早就疲惫地不想起来了。为了顾全“大局”,刘浮名不惜恶言相向、拳脚相加,这才把一群懒散的兵油子重新赶上了那条不宽的公路。

他们谁也不知道,等待他们的会是一个怎样的结局!

部队路过小张村,百米外的村子里一片寂静,窗门紧闭,没有人影,没有牲口!草山的一颗心立时就悬了起来,当他刚刚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却已经是太晚了!

只听“轰”地一声,在前开路的摩托车被一阵热浪连人带车抛向了半空中,一个车轮掉了下来,砸在了草山的面前。战马被突然的爆炸所震惊,“希聿聿”地长嘶一声,差点把草山和刘浮名掀下马来。

好一个刘浮名,他的反应力几乎是全部人中最快的。眼看着部队遭到突然袭击,他想也没想,顺势就从马背上跌落到了地上,手一边掏枪,一边大声地喊叫:“八路军来了!”

跟在头车后面刹车不急的摩托车要么直接撞到了地雷爆炸过后的坑里而倾覆,要么慌不择路,互相撞在了一起。后面的伪军们当先开始混乱起来,纷纷地逃出路面准备在空旷的麦地里找掩护,可是紧接着,爆炸声又是一声接一声传来,在他们的中间,有人踩上了地雷!

这种边区造的土地雷数量不多、威力不大,可是爆炸声却是异常雄壮。一时间,空中飞舞的残肢断臂和着高温烘烤过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扑飒飒”的泥土落在众人的头顶上、脖子里,滚烫滚烫的。

“锵!”

草山一把抽出了指挥刀,往小张村一指:“迅速抢占村庄!”

最先从爆炸的震撼中反应过来的鬼子兵们素质极好,不多时,几个小队长就组织好了自己的队伍,分成三路扑向了小张村。身后的伪军暴露在公路上还没缓过劲来,空中忽然又响起了尖啸的“呜呜”声。

这分明就是迫击炮和掷弹筒发射之后,炮弹在空中飞行的异响。有经验的老兵们哪里还顾不上地雷了,连忙捡起自己的枪爬起身就跟着鬼子,没命地朝小张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