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长城

第十三章 请君入瓮

左副总参谋长的双手在不由自主地颤抖,贺老总嘴里叼着大烟斗,默默地望着窗外久久都没有声音。吕司令员去了前线,整个军区的指挥层,只剩下杨成武参谋长余学成副参谋长还在地图上比比划划。

“顶不住了!”

副参谋长余学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这分明是赶鸭子上架嘛!这个杨越,每次都把军区拖进不得翻身的泥潭。再这样打下去,独立三纵非得被鬼子一点一点消耗干净不可!”

杨成武抬头看了看余学成,没有吭声,转而又低下头去拿着尺子和放大镜继续比划。左权感觉到头有些眩晕,何止是独立三纵啊!现在359旅站在了进攻的第一线,旅长王震亲自披挂上阵。几次硬碰硬的交锋,部队伤亡早已数千计!

此时此刻,左副总参谋长想起了彭老总对他说的话。

“我们有几个旅,有几个团?能打的,都上去了。可是如果打不下来,达不到战役目标,延安追究下来,你我是要负全责的!......”

是啊,负责任!整个平汉路的佯动战役是他左权一手布置的。战役的可行性,连续性和残酷性,他早在凤凰山就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可是为什么,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自己的决心还在动摇!?

这是在赌博,拿八路军的前途和命运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豪赌。可毕竟只有一个杨越,只有一个凤凰山,只有一个凤凰山独立步兵旅。四五千人驰骋在风云变幻的战场上,杨越有过疑虑,也有过不忍。可是最终,我们还是占领了曲阳,收复了行唐。打开了平汉路今天的局面!没有道理,再把它拱手让回给日本侵略者!

左权把目光投向了贺老总。这个时候,他要的是所有人的支持。

贺老总微微地闭上了双眼,淡淡地吐出了一蓬烟雾,说道:“起初战役划定的时候。彭老总说,要把冀中、晋东北、晋东南、晋冀豫等各地地根据地练成一片,来打破鬼子的囚笼政策。我们定下地兵力是22个团,可是。战役发展到现在,总共投入的兵力何止一百个团!我们的伤亡是惨重了一些,可至少我们有了突破点,有了战果。平汉路上,除了石家庄、保定以北之外的平原、山地,已经被我们打通。冀中根据地,已经和晋察冀根据地练成一片。鬼子妄图突围,破坏我们地战役成果。试问,谁会答应!”

“贺老总,平汉路的佯攻战役。可能发展成主攻战役!以目前投入的兵力来看,我们想吃掉当面之敌,恐怕太难!”余学成善于分析。没错,现在在平汉路上,任谁说这是佯攻战役,恐怕连彭老总、左副总参谋长他们自己都不会相信。战役一经发起,已经渐渐地脱离了可控制的范围。这场仗。倒是真有可能发展成八路军和日本侵略者地华北决战!

“就算变成了主攻。我们也要打下去!”左副总参谋长站起身来,将手里的茶缸重重地扣倒在桌面上。“兵力投入了,牺牲也做了!贺老总说的对,现在打退堂鼓已经晚了!鬼子是犀利,可左某人就偏不相信,在中国的战场上,鬼子他还能有三头六臂!?我们不仅要打,还要拉开架势打!打速度,打气势!八路军不是孬种,大家都是人,打就要打出八路军的威风!打出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太平!要让多田那个小鬼子知道,中国除了国民党军队,八路军也不是任人宰割的!”

缺乏重型武器的八路军伤亡惨重,拥有立体攻击形势的日军也绝无宁日。保定北面城墙下,358旅用血肉之躯死死地顶住了日军正面一个联队的疯狂进攻。战斗打响地两个昼夜里,双方大小交锋多达一百余次,从小队到中队,从中队到大队,企图打通联系的日军第三十五师团甚至完全不计伤亡,一次又一次突入八路军的阵地,然后一次又一次被赶下去。数十门轰天雷派上了用场,这种射程虽然只有几百米地投射武器,它的大面积杀伤性、爆炸威力强劲性给北面所有的战士们无疑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而南面的分割围歼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第二十四师团地鬼子已经退无可退,前面是气势汹汹地359旅,身后,是竖起旗帜,打算坚守到底的冀中独立三纵。仅仅隔着不到十五公里地第二十六师团面对着两万八路军的防线,除了把炮弹倾泻在八路军的阵地之外,居然一筹莫展!

上海、太原、徐州、武汉。这一次一次的会战,“大日本皇军”所向披靡,虽然付出了相当的代价,可毕竟逢攻必克。凭什么面对这样一支装备杂乱,衣衫不整的正规、杂牌混编的八路军,却是打打不进,退退不出呢!?

远在延安的中共领导人,只给八路军总部、冀中军区、晋察冀军区发来了四个字:审时度势!

多俊盯着这四个字看了整整一晚上,他似乎意识到,彭德怀、聂荣臻和贺龙,他们放弃了石太路!可是真正让多俊下定决心把防御重心东移的,却是因为井陉县城的陷落!

火车站的战斗持续了三天。到第四天早上的时候,凤凰山的一支队直属队、刘亮的三营、新兵营混同井陉南面的八路军129师奉命赶来增援的两个加强团另一个营,开始强攻井陉县城。一支队从凤凰山带来了轰天雷、几乎一半的编制的轻重火力弥补了友军的重火力不足。八门野炮和十二门步兵炮、十六门迫击炮,加上友军的几门山炮、十数门迫击炮一起构置出了一片强大的攻城火力。将近一万三千人的攻城部队各自分工,从四个方向同时对掉过头来防守的佐川联队第一大队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

几乎与此同时,火车站内坚守了三天三夜的五营、直属队开始对佐川的第二大队实施反冲击。在步兵炮、掷弹筒和迫击炮的掩护下,六百多凤凰山将士冲出了火车站废墟,用轻重机枪开路,以防空炮密集的火力为进攻支撑,迅速地将早已经失去战斗信心的佐川赶出了井陉。先一步在铁路线上被击溃的第三大队头都没回,径直跑去了石家庄。结果在半路上被陈赓的386旅拦头一堵,残部被全歼在离石家庄只有十公里之遥的丘陵地带。

姗姗来迟的第三十三团援军在半路上汇合了战败的佐川联队,仗打到这个时候,佐川联队长最终还是自尽殉国。参谋长坂本身负重伤,被士兵一路抬去了娘子关。师团长伊藤里树望着一片硝烟的井陉,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多俊东援的命令下得稍微晚了那么两天,等伊藤集结兵力准备对井陉的八路军实施报复的时候,杨越却已经撤离了战场......

娘子关星夜驰援,一路上兵荒马乱。企图重新打通石太路的伊藤第三十三师团,动用了一个联队的“皇军”,四个大队的皇协军。留守娘子关和附近的,只剩下了一个联队,加上从井陉败退下来的佐川联队一个大队。129师占领井陉之后,精心构筑了三道防御线。伊藤中将采用迂回战术,利用夜幕的掩护翻山越岭绕开了第一、第二道防线,所部在天亮之后突然出现在井陉以西。为了避免夹在娘子关和伊藤中间的六千人被敌人包围进而陷入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地,129师师部在王家峪发出了撤退命令。井陉最终因为没有来得及支援,而被日军反扑收回。此役,八路军丢失了大部分战利品。

另一方面,刚刚回到根据地的凤凰山杨越部也同时接到了八路军冀中军区的进攻命令。其主力第一、第二、第三支队放弃了继续南下拦堵伊藤师团的作战计划,兵分三路,参与到进攻日军第二十四师团的行列当中。

直到这个时候,多俊才稍稍地送了一口气。

花了两天时间,伊藤修复了井陉的行车设施。工兵部队重新铺设好被拆毁的铁轨,从娘子关以西的阳泉、平定等地开赴东援战场的日军第三十二师团、三十四师团、混成第八、第十二旅团各抽出一部,以六万人的总兵力组成了东援集团。顺着石太路,他们首先要解决石家庄之围,然后,再沿着平汉路北上,去瓦解八路军对第二十四师团形成的包围圈,重新打通北平----保定----石家庄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