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女儿身

第十三章 千千阙歌 (情伤1)

‘好了!熙儿,不许这样。’大宝脸一沉。熙怀终于不敢说话了,她现在最相信,最尊敬的人就是这个哥哥,就是哥哥把自己代出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所以当哥哥说话后,她保持了沉默,不过她的眼神却在盯着陆志烨。

‘熙儿,你好好休息,我有点事情,呵呵,你好好养伤吧。’明达看着手腕里价值不菲的劳力士黄金表,他抬起头,微笑的朝熙儿和她的父亲,哥哥,点了点头,便起身。

‘真让你费心了,大宝,你送送总经理吧。’谢山梁最角挂起了一丝微笑,起身对身边的梁明达的说道,边转过头,对身边的儿子说道。

‘恩。’大宝起身,朝明达点了点头。‘呵呵,不用,不用。’明达摇着手,对两人说道,面目和善,其实一个身价过亿的大老板能够来这里,能够把熙儿这样的穷人当朋友,完全是陆志烨造成的。

‘你们好好照顾熙儿吧,我自己走。不用送,不用送。’说话间,人已经走到了门口,大家站在门口客套了一下,明达和司机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陆志烨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他又把视线挪到了大宝的身上,也许是大宝刚才说的那些话,把自己和这家子的关系拉进了不少,陆志烨讲话也开始亲密了不少。‘大哥,呵呵。我看熙儿办身份证的事情还是缓缓吧,反正不急的。’

‘什么不急!我家里的事情,请你不用管,志烨先生。’熙儿一听,差点脸色都变绿了,她听到了志烨叫哥哥的亲密,居然叫自己的哥哥叫大哥!她特别的赌气。所以当就是要和志烨的话反着做。

‘哎,女……女……儿……。’谢山梁拖了很长的气,终于第一次叫了她女儿。刚叫出口,脸色都烫烫的。带着羞涩的说‘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等你好了在走吧。’

‘是的,妹妹,不急,还是等好点再走吧。’大宝也来到了熙儿的床边,低着头和蔼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妹妹,心疼的说。

‘我没事情的,爸爸,我们过些天就回去!。’她语气坚决。看上去非常认真。

‘干什么呢?你生什么气?还是听我的话好吗?’父亲终于又摆出了严肃的面容,希望能让熙儿改变自己的决定。

陆志烨很明白,这个女孩子似乎对自己刚才的话很赌气,所以才会那样说的,很明显在向自己暗示什么。他确实很难过,他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错了什么,上天居然要这样的对待他,自己的喜欢的女孩子却对自己没有任何好意。他用失望的眼神望着病**的熙儿,淡淡的说了一声‘熙儿,你先休息吧,我先走了。我明天来看你。’

熙儿头也不扭,也不说话,她在赌气,因为她发现,陆志烨正在入侵她的家庭,也不知道哥哥和他谈了些什么,两人居然这样的默契的亲密,所以她担心这个男人会进入自己的生活。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至少现在是不可能接受的了的。

‘熙儿,你怎么这样?’大宝看不过去了,他跳出来说话了。表情上特别的怪妹妹。陆志烨无言,不过,熙儿生自己的气也是情理之中的,毕竟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她,才会被人打伤的,如果是自己也会生气的,如果是这样的生气陆志烨不会介意,如果是因为自己爱慕她,追求她,她觉得反感,不喜欢自己而生气那么就可怕了。想想自己已经奔三十的人了,如果追求熙儿,结果却是她不喜欢自己,那么一跨上三十,自己就真的成了光棍老男人了…………,想着他微微的摇了摇头,不敢多去想了。只是勉强的朝两人笑笑‘让熙儿休息吧,我回去了。’说着很不情愿的退出了房间………………。

大宝一脸的生气,瞪着眼睛,指着熙儿,一手挠着自己的头发,不过他看了看身边发呆的父亲,双手推起了父亲‘爸爸,你去走走吧,我有事情跟熙儿谈谈。’

父亲被儿子推拉着敢到了门外,门被推开时,却发现一个中年女人站与门口,正微笑的问道‘你们着是干什么呢?’

大宝一眼望见了她,原来是熙儿的心理辅导医生,花虹彩!他高兴的跳起来‘哎呀,我怎么把你给忘记了!你来了就好了!’大宝摇着头对花虹彩说‘哎,熙儿,心理还是相当的混乱,她现在的心理状态在男女之间。’

‘恩,这个能预料道的,不过我留了电话号码给她的,也不见她给我电话啊,要是不这次以外事件…………。’花虹彩叹了口气,然后抬头看着两人说‘那你们都去走走吧。我来跟熙儿谈谈。’

大宝点着头,谢山梁则指着这个美丽的医生问‘这位是?’

‘熙儿的心理辅导医生,爸爸,好了,好了,我们就在外面坐一会。医生你就进去和我妹妹谈谈吧。’大宝边对身边不解的父亲解释着,边拉上了父亲就走。

‘好的,你过半个小时回来。’花虹彩看了一下表,对大宝说。

‘恩,知道了。谢谢你。’就拉起父亲走开了。花虹彩,打开了门就进去了………………。

当花虹彩进门瞬间,熙儿就看见了她,她很诧异的开口道‘是你?’听到这个女孩子的话,花虹彩淡淡的一笑,回答道‘恩,是的,来看看你。’说着已经走到了熙儿的身边,她的走路的姿势优雅,端庄。

花虹彩坐与病床边,慰问道‘怎么会这样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熙儿大大的眼睛看着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摇了摇头。

‘还是那个假发吗?’花虹彩继续展开攻势。笑咪咪的看着她问道。

‘是的。’熙儿回答的很干脆。她不知道这个医生到底想问自己什么。不过和她谈话没有压力,熙儿愿意和她交流一下,当然她是女的,也许和女的会比较好交流。

‘那你留长发了吗?’花虹彩继续的问,似乎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熙儿的心态进一步放松,她很干脆的再次回答道‘恩,在留,只是还没那么长。’她眼睛瞄了一下自己飘与胸前的长发,可是很遗憾的是这个不是自己头皮上长出来的。

‘呵呵,恩,很好,我把头发养长的好,还有你还是尽量穿裙子。’花虹彩,眉毛一挑动,故意使了个眼色。

‘为什么?’熙儿,虽然这样问,不过其实她也知道医生的意思,其实她的意思就是让自己尽快完全的蜕变成和真正的女孩子没什么两样。

‘呵呵,熙儿是个聪明的姑娘,因为你现在既然已经选择了女儿身,那就因该勇敢的走下去,因为你以后还要幸福的生活。’花虹彩的话很坦然,没有掩饰什么,把一个很现实的放在了面前让熙儿选择。

熙儿,沉默了,她听懂了这个心理医生的意思,确实自己对男人的排斥对自己并没有好处,也许这样下去,对自己的未来是很危险的。(嘿嘿!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