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女儿身

第三十九章 难以脱身

熙儿明显身体还有不适应,虽然坐在车里的反应还是有些大,但总比走路要很多。熙儿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心思知道这个男人把车开到哪里去,她低头双手捂着自己脸,面无表情。整个车厢狭小,这样的小车明显没有陆志烨的马自达六高档轿车舒服,尤其是这样的山路,熙儿身体感觉到了明显的抖动。晃来晃去的在车厢里摇摆着。

这位叫虎长的男人也不说话,似乎很用心的在开着车,不过透过后视镜,虎长在时刻的注意这个女孩子。

“快到我家了,你身体好点了吗?真不行的话,我家方便留宿的,改天出去好了。”虎长车子开出了近半个小时,两边尽是盘山路,没有村庄,也没有房子,这个地方好偏僻。熙儿由于身体的不适应,也就没有抬起头看一下外面。她的思想依然停留在男人的思想中。

“不用了,我要回去呢,好像好多了,要不你送我回县城吧。”熙儿终于放下了托着额头的手,那刘海凌乱。她正在用手搂顺着前额的刘海。同时她把脖子转向了窗外。

“你们村子好偏啊,怎么路的边上连个草棚都没有的?”熙儿嘴角露出了诧异的表情,那脸上除了有些苍白外,比刚才好多了。同时不经意的和前面的虎长聊上了一句。

“呵呵,还行吧,反正我们贵州就那个样了,不能和经济发达的地方比的。”虎长微动着自己脖子,眼睛依然直视前方的路上,算是答复了后面坐的熙儿,确实他不敢回头一下。因为这个是盘山路,要是因为聊天不注意翻下山死定了。

“恩,我们贵州确实不怎么样。人家长三角不要太发达,太富裕了。”熙儿听着他地话也不由自主的发出了自己的感慨,毕竟自己刚从那里过来,这里和浙江那样的地方完全不能比。似乎杠杆定理都在这里失去了他的理论基础了。

熙儿的话刚说话,却引来了虎长一个紧急的刹车。车轮在惯性的转动中,突然卡死一样,使劲的在泥土路上脱,那泥土被汽车紧急的制动刹出了一条印入泥土地痕迹。

熙儿也被他的突然刹车惯性全身往前一扑。惊叫一声的同时,在身体往前扑的时候,伸出了双手顶在了座椅上。

刹车后地几秒钟,虎长面色带着一种莫名的奇怪表情。转过了脖子,看了一眼后座惊慌失措的熙儿。脸上竟然无辜的挂起了几许惊恐。

“你是贵州地?”虎长丢下一句话,他赶紧的把头扭回了前面。双手握着方向盘,在等待着熙儿的回答。心里突然暗骂起李动是很危险的。虎长脸上挂起了一丝不满,真恨不得煽李动一个耳光。他突然有些担心这个生意有没有做下去的必要…………。

熙儿看了看汽车前面。根本就没有什么障碍物或者人。她真不明白虎长一个急刹车是怎么回事情。她瞄见这个男人摸着方向盘处地钥匙半天就是没有扳动地意思。觉得有些奇怪了。

“你怎么了?我是贵州地怎么了?你干嘛突然来个急刹车啊。被你吓死了。”熙儿吐着气。眼睛里依然有些惊恐地目光。

“吱……。”一声发动机点火地声音。虎长笑了笑。脸上露出了不自然地神色。不过他并没有回头。所以熙儿也没有看见这个男人地表情。

“我看你还是把我送回县城去吧。我家离县城还有好几十公里呢。我怕今天来不及地。”熙儿见汽车继续走动。她摸出了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10点半了。她脑海里在计算着回家需要用地时间。

“呵呵。已经到了。稍微坐回。马上我就带你下山。”虎长说话地同时。汽车经过一个转弯角。这个海拔有点高地半山腰地平地上出现了一个小小地村庄。有着几十家地房子。那房子都是老式地平房砖瓦房。

熙儿见望着窗外地村庄。见自己都已经到了。也就不说什么了。等汽车停稳在一家普通地围墙打好地四间平房地家门口时。熙儿和虎长同时下了车。

虎长瞥了一眼正在打量着房子地熙儿。邪恶地一笑。赶紧推开了门就进了门。熙儿则跟在他身后,一手拉着裙子。一手抓着自己的包包。

“你家不错嘛。”熙儿紧跟着虎长进了门,围墙是砖头砌成地,比熙儿身高还高出一半呢。熙儿带着几许好奇的东张西望的,她没想到这半山腰也有那么整洁的人家。那正大门门是开着的,隐约看见了里面的桌子椅子等。

虎长微笑的转过了脖子,和慢了些脚步和熙儿并排走着。

“是的,怎么样?还不错吧。”虎长低头瞄了一眼熙儿下身的那渐蓝的变色长裙。裙子随着熙儿的走动儿一瓢一瓢的。很美感……。

说话间两人走进了客厅,一个大桌子和围绕在桌子边一圈的长凳,边上还放着几个沙发椅子,虽然没自己家里的好,不过看的出,在这边属于比较好的了。

“呵呵你坐吧。”虎长让熙儿坐下的同时,眼望着里门喊起来。“沈哥。”

熙儿笑了笑,瞧了一眼长凳和沙发,她还是选择坐沙发舒服,所以伸手一搂裙子,坐在了沙发上,也许是汽车火车坐的时间太长了,她她双手撑在沙发上,同时她也在随着虎长喊声,探出了脖子,望着里屋的地方。一副好奇的眼神。

“来了……。”只听见一个显的有些沉稳的男人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虎长听到声音,乐呵呵的走进了里屋,熙儿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只是伸长了脖子,探着脖子想看到里面的人。

不一会,只见虎长笑呵呵的和一个平头35岁样子左右的男人出来了。那男人脸上挂着几许尴尬的笑容,面向老实,在走到大厅时,他一眼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熙儿一身靓丽的裙装,前额的刘海垂与嘴唇间,那马尾辫子高跷在那女孩子的后脑。那清秀的相貌和可爱的脸相,让这个男人突然呆站着犯傻起来。

熙儿见有个生人出来了,听虎长刚才喊他沈哥以为是虎长的大哥,于是礼貌的起身,含笑的点头礼貌的招呼了一声“你好。”

不过熙儿很快发现他看自己的眼神太不自然了,简直有点让人受不了。

“咳咳。”虎长已经预感到他很满意这个女孩子,所以故意咳嗽了两声沈哥似乎回过了神,他脸上挤出了一丝笑,点了点头,同时朝熙儿笑了笑,就走出了门,去大院里。

熙儿依然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情呢,把脖子扭了一下,望着那个沈哥的背影走出了房间。

“你先坐一下,我哥哥去拿点东西,然后我就带你下山。”虎长脸上露出了诡异的一笑。然后安慰熙儿先坐下。人却已经跟着沈哥出门了。

“恩。”熙儿点了点,就继续坐回了沙发上,同时她在看来看去的打量着客厅的摆设等…………。

在院子的一角,沈哥和虎长小声的说着什么,几十秒钟后,只见沈哥摸着口袋摸出了一叠的百元人民币估计在万元左右,递给了满脸奸笑的虎长手里,虎长很快点了一下钱,点了点头,又小声在靠进沈哥的耳朵说了些什么,就打了个手势,小心的走到大门口出去了。而那个沈哥在虎长走出门后,很快锁住了围墙的门并加了锁……………………。

而熙儿却在沈哥反锁了围墙大门后回头走时,站在了大门口,熙儿发现了不对,她发现虎长的身影不见了,所以有些着急了抓着裙子冲大门口跑来嘴里焦急的喊起来。

“虎长呢?”熙儿老远就看见了沈哥脸色变了,他正在看着自己邪笑。熙儿感觉身体一阵发寒,马上本能的看了一下大门,有一块巨大的锁挂在门锁上。她腿一软,呆傻的站在那里,离这个男人几米远的地方。

“不要!”一阵女人的尖叫声后,听到了熙儿的哭声。院子里沈哥正伸开着双手猛的抢过了熙儿手里的手机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的口袋的同时,他在携熙儿的手机卡。

“还给我!”熙儿紧张到脸发白,使劲着力气,想去抢回手机。她双手拉扯着沈哥的手臂,虽然沈哥衣服都被拉的变形,但一分钟不到,熙儿的卡就被沈哥扮断了………………。熙儿急的瘫倒在了地上……………………(熙儿落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