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女儿身

第四十章 真爱的表白

……余杭区位于长江三角洲,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余杭位于上海,和杭州的之间,属于杭州的一个区。近年来杭州工业园区的北迁,也使得大量的土地被国家政府征用,也成就了余杭城区不断的扩大。位于余杭经济开发区北面的钱江工业园区入口。车辆进进3出出特别的繁忙。整洁的马路,巨大的而整洁的厂房都特别的让人感慨。那人行道边的绿化丛里是身穿工作服的保洁员,正在手握着机器修剪着草坪和树枝………………。

陆志烨的父亲在志烨结婚前就把自己一手办起来的公司交接给了儿子。那是一个位于钱江工业园区西侧的小型公司,说小其实也不小,因为入住这里的都是大型集团,这样相对来说,陆志烨的公司属于小公司。这个家族企业从事的是最赚钱的煤炭的买卖。

其实位于工业园里的只是他们公司的办公点,仓库并不在这里。整洁公司门口有专门的保安站岗,那自动门紧紧的关闭着。那门牌的大理石上雕刻着几个大字陆氏物流有限公司陆志烨的马自达六轿车就停在那整洁的公司门口停车场上…………。

陆氏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办公室,陆志烨正在埋头整理着那办公桌上的资料,突然感觉心口一阵撕心的痛,让他都忍不住放下了手里的文件,低头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啊!”陆志烨整个人都停顿着,他还从来没有感受这样的疼痛。几秒钟后,那疼痛感觉消失。不过这一痛,让他全身发寒,总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于是他在沉思中站起了身体。朝窗外看了看,那窗外楼下,门口只看见保安正在遮阳扇下站岗的身影。

陆志烨转过了身体,拿起了手机,就往家里拨打了电话。手机访问:wàp.①⑹k.cn

电话那边是妈妈接起了电话,陆志烨带着几许疑惑的问了一句“妈妈,家里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地回答让陆志烨松了一口气,他的手机还悬在自己的手上,他笑了笑,摇着头自言自语。“我太紧张了。也许工作太累了。”

他坐回了办公椅上,双手一摊,把手机放回了桌上,又拿起了一份文件。可是起初他的脸上还挂着微笑,很开心的看着这个文件的时候,脸色却渐渐的变的忧郁,后来变的有些紧张。他想起了老婆还在外面。

于是着急的起身,拿起电话,拨打了熙儿地电话,可是电话那头的提示音却让他不安的心再次提起来,熙儿的电话根本就打不通了!

“不好!”陆志烨脸色变地惶恐。他惊慌失措中。继续拿起手机打电话给了大宝………………。

…………余杭区兴华印染厂里。大宝在接到陆志烨地电话后。听地出电话那头地陆志烨紧张而激动。大宝怕他又因为情绪不好而开飞车。电话这头告诉他没事情地。也许是熙儿地电话没电了。然后告诉他不要着急。自己马上打到家里去确认一下到了没有。

陆志烨听了大宝地话心里多多少少安慰了一点。不过他还是显地很着急。他告诉大宝。有消息马上打电话给自己。同时在挂了电话话。他坐也坐不住。站着也着急。急地热锅上地蚂蚁。来回地在自己办公室走动。

时间过了好几分钟。大宝依然没打电话给自己。陆志烨等不及了。他暗自骂自己为什么不跟熙儿一起去!要是熙儿出事情了……。

陆志烨不敢想象那无法接受地可怕事情。他继续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大宝地电话。可是电话里大宝告诉她家人根本就不知道她说要回去。也没看见熙儿回家。不过大宝并没有全盘把原话跟陆志烨说。只是换了一个自己认为还可以地方式告诉他熙儿还在路上。还没有到。因该快到家了。

话是这样说。陆志烨依然很着急。办公室他是坐不住了。虽然下午还有一个重要地会面。但他依然风一样地驾车离开了公司…………。

……同时间的贵州上水村,熙儿被那个叫沈哥的人半拉半抱的关进了一个房间里,任凭熙儿大喊大叫也没有用,似乎门外没有人理睬自己地喊叫。在自己的衣服被拉的有些褶皱,裙子上都沾上了不少的尘土后,狼狈的熙儿辫子都已经散开,那凌乱的头发盖住了半个脸,她喊叫着敲着似乎是特质的大铁门,自己的手敲在那铁板上根本没有什么声音,熙儿因为受了刚才的刺激,全身都在发抖,她第一意识到,那个虎长一定是个人贩子!自己一定被他卖给这个男人了!

她带着狼狈地面容转过了身体,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全是水泥地板和水泥墙,地上是一条毛毯和被子,熙儿傻眼了,看样子这是他们为自己准备地,她不停的摇着头,嘴里不断地喊着不!不!放我出去!熙儿使劲的推门,可是那好几百斤中的铁门丝毫不动,她搂起自己的裙子,准备用脚蹿,当她看见了自己上身穿的防辐射衣后,她停住了,愣了几秒钟后,还是放下了已经提起的教。她怕自己剧烈的动作伤害到肚子里的宝宝。熙儿来回的扫视了一下屋子,只有一个窗门,她往外面一望,真没气出血来,没想到窗门也改装过了,除了墙体一起的钢筋框架,还有防盗窗,自己一个怀孕行走不方便的人怎么出的去!

她心跳的厉害的同时,傻傻的站着,考虑这刚才虎长,还想到了张林燕,她只想哭自己太信任人了!

“放我出去!我是张林燕的朋友!你们放我出去!”房间里传出了熙儿那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快到傍晚了,熙儿的父亲在接到儿子的电话后,就马上离开了家出去找,他让老婆在家,如果熙儿到家了让他打电话。可是家里的母亲依靠在门口,她既等不到女儿的到来,也没有看见老头子回来,她已经预感到了不对!难道这个苦命的女儿真的出事情了!

母亲的哽咽的擦着自己的泪水纵横的脸,哭喊的喊着女儿的名字“熙儿!我的女儿!。”那悲泣的声音传到了大山的深处………………。

同时在余杭区公安局,陆家人,大宝等都聚集在了一起,唯独陆妈妈没有来,因为她在家里照顾母亲,老奶奶一把年纪了不可以让她知道这个事情,要是她一着急出问题了那就雪上加霜了。所以他们还在隐瞒着老奶奶。

“她出门前和陌生人接触过吗?”警察提着笔刷刷的写着笔录。一边的大宝低着头深思着。一言不发,他手里拿着手机似乎希望得到家里的好消息,熙儿到家的消息,但想想不太可能了,熙儿不会连娘家的路也不认识而迷路的!

一边的陆志烨面如土色,他实在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了,上次差点让他疯了要是熙儿真的出事情了,他估计自己一定会忧郁到死的!

协助警察录笔录的人几乎成了陆爸爸的事情。

“没事情的,你别担心,也许她有什么事情,缓点时间回家吧……。”大宝走到了发愣的陆志烨身边,轻手的拍打着他的肩膀。

陆志烨那充满悔恨的脸上再也克制不住了,眼泪在这个你那人眼眶里流出来。

“明天我就坐飞机去贵州,我要把她找回来!”陆志烨眼眶的泪水如同堤坝泄洪一样,突然间的豆大豆大的滚落!

大宝无语了,他也伤心的低下了头………………。

在那荒芜人烟的半山腰,熙儿可能是喊累了,她就睡着在了那铺在地上的睡毯上,那脸颊上还有那明显的泪痕。那披肩的长发几乎盖住了她的整个脸。窗外那黄昏的已经来临,突然门被打开了,嘎吱一声后,熙儿看见了门口沈哥的身影,那阴冷的身影给她意思恐惧。熙儿面带惊恐,起身站在了那墙角。充满了畏惧的看着他。

“呵呵,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我不是人贩子,我是你以后的老公。”这个叫沈哥的男人手里捧着一碗饭菜,熙儿身体贴着墙往外面移动着。沈哥笑了笑,见熙儿的神情,他弯腰想把食物放在地上,熙儿却在这个时候撒腿,往门口跑去!

“啊!你敢跑!站住。”沈哥眼睛很快就看见了熙儿,灵活的伸出了手,熙儿一个手抓住了门把,使劲的想外跑,可是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他抱住了。

熙儿一着急,居然转回了身体,张嘴在沈哥的胳膊上咬去…………。

“啊!”一个男人尖叫一声后。很快收回了手,他的胳膊上落下了熙儿的牙印。

沈哥眉头一皱,举起另一只手想煽熙儿耳光,不过手在半空中停住了,他嘴里骂着转身出了门…………。门再次被他关上,熙儿傻傻的看着关闭的门,痛苦的哭起来…………。(贩卖人口严重剥脱他人的生存权,强烈建议立法将所有贩卖人口者以死刑!祝愿熙儿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