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女儿身

第四十七章 死不悔改

同时间的余杭区兴华印染厂,男宿舍楼里………………。聂洋国荣他们今天轮到上夜班。而聂洋却一脸的疑虑,心思重重的样子。一边的国荣则和往常一样,仰躺在**想着什么。

一个有着心事,一个却依然保持着懒散的习惯,让一边哼着小曲,轻松快活的胖子志强那漫不经心的眼神扫到了两人的身上。

“聂洋,我们出去逛街吧。”志强伸了伸腰,同时又耸了耸肩,似乎精神饱满的样子,其实谁都知道他们刚刚晚班下班,困的不得了。

话音刚落,果然国荣那半睁开的眼皮望到了志强这边,他双手依靠在枕头边,连续的张着嘴巴打着哈欠,一直打到眼眶里的泪水都流了下来,才升起了一只手,扶在了张的老大的嘴边。掩饰着自己失态的表情。

“我说你发这哪门子的骚啊,刚刚下班人都累死了,还去逛街?”国荣带着鄙视的眼神瞧着志强。同时会意的朝聂洋看去,使着眼色,用眼神告诉他拒绝胖子的要求。

“呵呵,什么?”一脸迷茫的聂洋带着尴尬的笑,神情恍惚的望着志强,然后又把眼神瞄到了使着眼色看着自己的国荣脸上,其实他在想着大宝突然的紧急请假的事情。总觉得大宝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所以他压根就没听到志强和国荣的话。

“去去,你说什么呢?瘦子,别挑拨我和聂洋的关系好不好?”志强眼神中也丝毫不客气,他同时伸出了他那肥大的胳膊,轻轻的拍打着国荣那瘦小的肩膀。志强显的特别肥,那胸部的赘肉在拍打国荣肩膀的时候由于肥肉的挤压而蠕动着。

“呵呵。”聂洋显然无心和他们开着玩笑,他心里感觉不踏实,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快又陷入了沉默中……………………。

自从上次见到了这个所谓的老同学,熙儿那一身长裙。一头乌黑靓丽地长马尾辫,长刘海的样子却深深的刻在了聂洋的心里,那甜甜的笑脸,让聂洋时不时的在想起时荡漾起一阵酸酸,甜甜地感觉。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难道是因为现在的熙儿就是以前的熙怀才会有这样的感觉?或者说是因为对一个男同学不可思议的变成了一个女孩子的好奇而产生这样的感觉?其实自从熙儿和聂洋单独见面后。聂洋心里就有了这样的感觉,聂洋也不止一次地问起自己,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就连他自己也解释不了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难道和书上说地一样?爱上这个女孩子了?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可是……熙儿已经是人家的妻子,即使自己再爱她,聂洋也只能把她藏在内心的深处,很深很深的地方……………………。

…………就在陆志烨和大宝回到杭州的当天,陆志烨就显的有些失魂落魄,在大宝离开了志烨那里后,志烨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下午的五点多。同样带着一脸愁绪的陆妈妈,陆爸爸来到了儿子地家里,他们担心儿子过于伤心。而弄的心力交瘁。所以准备来安慰一下儿子,可是两人却心疼的看见他狼狈的样子,尤其是那玻璃台机上放满了很多的听装的啤酒罐子。儿子却瘫睡在沙发上,睡梦里还在叫着老婆的名字……………………。

区政府地广场公园里。张林燕一身白色地T恤衫。牛仔裤。正在按着手机。在一阵短信铃声响起后。只见她地脸上从无笑容。慢慢地露出了笑意。因为她得到了可靠地消息。陆志烨已经回来她觉得这个时候陆志烨受到情伤打击地时候。自己出手给他温暖。胜算地把握最大。她紧闭着嘴唇。慢慢地抬起了头。望向了区政府对面江面地丘陵。充满了希望。

”志烨。你会回到我地怀抱地!”张林燕扭动了一下脖子。把脸朝向了小区公寓地那面。然后充满笑容地走开了……………………。

几十分钟后。这个男人婆模样地女人。却让人大跌眼镜地出现在了一家卖淑女裙装地专卖店里。她脸上挂满了不乐意。眼睛扫来扫去地看着那些女人味十足地裙装。也不知道她是不满意那些裙子地款式还是自己实在找不出合适自己穿地裙子!

店里地年轻女孩子服务员。佯装着镇定。但他们地眼神却骗不了别人。分明是在用异样地目光看着这个男人气很足地女地。

“小姐。看中哪一款了?送人地吧?”跟在张林燕身边地一个扎辫子地女服务员。礼貌地问着。

“什么送人?我不能穿吗?。”张林燕一听。白了那女服务员一眼。显然她地样子比自己太适合穿这里地衣服了。虽然自己实在不喜欢。也不适合穿裙子。但为了陆志烨。张林燕豁出去了!

“不是,不是,小姐穿了会很漂亮的。”服务员小姐见她的脸色,连忙说好话。张林燕才转过了脖子,指着一条和志烨上次买给熙儿的裙子差不多的连衣裙,问道“这个多少?”

“680,给你打95折。”销售小姐,强忍着笑看着一脸男人像的张林燕,甚至微低着头回答了张林燕的话。

“那就这条好了。”张林燕如获至宝,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同时间,夜色渐另的上水村,那月亮依然皎洁而明亮。可是沈哥家的屋子里却传出了和这个夜色不和谐的声音。

“你不要逼我来硬的!因为你是女人,我才容忍着你,让你想清楚,两人过日子,有什么不好?”在关着熙儿的房间里,熙儿就站在墙角的地方,带着无奈的眼神,望着沈哥,她咬着牙关,嘴唇都破了,明显看出有血从唇边溢出。

沈哥阴沉着脸,他注视着熙儿这个有点倔强的女孩子。“你自己考虑好,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再不答应,我就硬来了!。”

再次听到“硬来”两个字,熙儿全身一震发颤,她那长头发加长刘海,几乎盖住了整张脸,看上去她也很害怕,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哼,不要给你脸,你不要脸!等我撕破脸皮就不好看了!你自己考虑一下吧。”沈哥丢下这句气势汹汹的话,铁门就被关上。熙儿眼眶的泪水溢出,全身一软,双手撑着地面伤心欲绝的哭泣起来………………。(有多少人觉得人贩子因该被执行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