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第一章 混沌初开,造化玉碟

话说天地未成之时,已有混沌成形,洞同天地,浑沌为朴。未造而为物,谓之太一。当时气未分,浑沌为一,昔二仪未分,溟滓鸿蒙,未有成形。天地日月未具,状如鸡子,混沌玄黄。

混沌初开时,鸿蒙之中,西昆仑强势崛起,挺拔盖世,天数开始运转,造化十万无方神通,凡有灵性之物,皆可造化,因此生灵始出。

西昆仑九幽之谷,终有一部残片造化玉牒,感应到造化玄妙,日夜见烟霞散彩,风雨半空,万节修篁,含烟一壑色苍苍。又观石崖突兀,青苔湿润,悬壁高张,翠藓生长。九皋霄汉远,五色彩云光,天细悟这灵福之地,灵性自生,元神始出,终于得道。

于是,混沌鸿蒙之外,便有了这一位得道老祖,终日游离三十三天外,论证道法,讲座云游,自号鸿钧老祖。

鸿钧座下,一时旁听道法者无数,更有众多先天灵物,各自修行,也多练得一身广大的神通。

一日,造化玉碟突然闪闪发光,无故悲鸣,鸿钧老祖微微一笑,掐指一算,感应天数运转有变,混沌再也不久,他悲天悯人,也见混沌大荒实则聊聊无意,便是传来追随自己的三个嫡传徒儿,商议改造混沌,重新打造地风水火四大天数玄机,另开天地一脉。

那时,天地未分,唯有三十三天外,方见清凉。

当日,一处孤天悬崖之上,鸿钧老祖仙风道骨,当风而坐,气定神闲,他眉目璀璨若繁星,分别望向身边三人,笑道:“你们三人皆是我嫡传弟子,常常在听道之时私下议论纷纷,为何今日却是一言不发?”

身边两丈远左右的三人先前却都是垂首肃坐、神色恭敬,均是默不作声,孤天悬崖之上,叶落针跌皆是可闻,现在一见老祖有问,对面一人便是欲言,只见他生得鹤发童颜、慈眉善目,道衣玄袍,整洁肃然,好是有一派大仙风范,他是鸿钧嫡传大弟子白头太上。

鸿钧老子点点头,示意他无妨说出自己想法,便只见太上忙是抬头道:“回师父,弟子等追随师父座下听道,已成混元道果。只是这天地未分,五行不明,地风水火四大天数玄机,弟子等却也不敢擅自出言作主!这混沌一气,若是被改,不知道新的空间又是什么样子的呢?谁也不知。”太上乃是鸿钧老祖的大弟子,先前师兄弟三人已经是听明白师父号召自己三人过来之意,竟然是要毁灭混沌鸿蒙之气,重新打造地风水火四大天数玄机,另立天地,都是大吃一惊。现在见师父发问,身为大弟子,便是先这样小心翼翼道。

鸿钧老祖听毕,点点头,道:“不错,你们三人皆是先天有灵性,精深根固,现在已成无灭无相大神通,混元道果境界,远在其他旁听弟子之上,可喜可贺!只是这鸿蒙之纪……”

右边的道人乌发黑须,相格清奇,额头发亮,宛如朝阳,也是一身玄色道袍,端庄无比,乃是鸿钧老祖的二弟子盘古,见师父夸奖自己师兄弟三人,忙是道:“师父谬赞了!若不是有幸追随师父论道得正果,如何能得长生不死?弟子只愿追随师父万载,重开天地之事也是任凭师父定夺!”他本性却是淳朴,一心只是听从老祖所言。

鸿钧老祖笑道:“你们皆是天赋异禀,根资深厚,不比其他生灵,得道混沌,又是为师嫡传。因此为师看来,这重安地风水火四大天数玄机大法,也是时候论道,传授给你们了!”

三人一听,都是喜出望外,这重安地风水火四大天数玄机大法乃是造化冥冥之中最为神妙的道法,谣传只有造化玉碟之上才有记载,他们从来不曾奢望,今日没有想到鸿钧老祖居然要传给自己师兄弟三人!

太上忙是笑道:“师父,平常我们师兄弟三人都是求您传授这重安地风水火四大天数玄机大法,你都只是不许,说是顺应天数,今日为何却要传授给我们?”鸿钧老祖笑道:“天数如此,为师现在传授,也只是顺应天数!”

说完,他侧身对左边的那人道:“通天,你有何意见?”

左边这人,肌肤俊朗晶莹,神采飞扬,满头乌发披散,白衣胜雪,长袍飘舞,翩然若飞,乃是鸿钧老祖亲传的三弟子通天。

通天久未说话,这才恭敬道:“师父之言,徒儿自当遵从,按理,混沌暗淡,鸿蒙玄黄,天地未分,万事万物都无从生成,实在是有违天数!师父此举,当真是恩泽五方!不过,通天牢记师父当年之言,说是天数自有定数,只有造化玉碟可以感应得到,请问师父,莫非造化玉碟已经是有异示警?”

鸿钧老祖元神正是造化玉碟,却是无人知晓,他见通天能牢记自己当年之言,十分欣慰,点点头,肃穆道:“通天之言不错!正是天数如此,混沌必灭,鸿蒙更替!”

通天这才喜道:“原来是天数昭然!我们师兄弟三人却借此劫难习得师父传授重安地风水火四大天数玄机大法,当真是机缘巧合,万载难逢!”盘古,太上也是脸上有欢喜之色!

鸿钧老祖叹息一声,庄严道:“不过,你们三人切记,为师今日传授你们重安地风水火四大天数玄机之大罗仙法,乃是顺应天数,要是以后你们有人擅自另起地风水火四大天数玄机,搞得寰宇大乱,为师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只会直接将你们的元神贬至西昆仑九幽之所,锁住七魄,永世不得超生!”

太上,盘古,通天听闻,都是身子一颤,西昆仑九幽谷乃是传说之境,听闻若是将元神贬至九幽之所,将会魂飞魄散!

鸿钧老祖说到后面,太上,元始,通天到底是心爱的三大嫡传弟子,心中已有一丝不忍,声音也是丝毫严肃不起来。

可是说到最后,他心猛然是跳动了一下,这可是不祥之兆,莫非自己弟子之中,后面当真有如此违背天数的?

会是谁呢?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