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第四章 九九归一,三清之气

太上却也已经是领略了如何打造地风水火的几分意思,便是道:“请师尊开炉!”

鸿钧老祖点点头,暗中默默念动无字真言,他冠玉之面上乃是呈现圣洁之光,当真是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好个神光护体,万金缠身,足下生莲,肩上出彩虹!通天暗暗喝彩,道:“师父,果真是鸿蒙第一仙人!”

一时罡风四起,外面早已经是风云低吼,呼声萧萧,众人衣袂都是无风自动,笔直一般朝后飘去,鸿蒙感应,震动呼应!

太上,盘古,通天三人都是论证混元道果,矗立一旁,倒也不惧师父施法!

那“地风水火,开天辟地炉”却是开始有些晃动,终于是慢慢浮悬上在空中,一时,又便是开始旋转起来,等到最后,竟然是慢慢发出亮光,炉身上的铜锈也是渐渐透明,消失不见,透过外面看进去,里面空空无物,却不想乃是寰宇至宝?。

通天暗道:“刚才还是锈迹斑斑的旧炉,没有想到现在却是大变,这‘地风水火,开天辟地炉’果真是如此玄妙!”

蓦然,炉口上方无形之气突然被冲开,无来由的火光四溢,烈焰腾天!

盘古诧异道:“师父,这是哪里来的火?”鸿钧老祖无暇回答,太上却是接口道:“听师父说起过,这乃是混沌之初残留的鸿蒙孽火,师父引燃它,正是要用它化尽混沌之气!正所谓此气生,此气死,生死合一,周而复始!”

通天也已经是明白过来,又只见炉身周围的小石子等慢慢往炉身中吸去,虽然是混沌气数幻化而成,却也慢慢聚多聚大。通天吃了一惊,问道:“师父,这个炉只有如此大小,不过丈高数丈圆,石子进去,若是填满了怎么办?”鸿钧老祖还是施法不答,太上笑道:“通天师弟,不会的,看那些混沌实物一旦到了炉口,便是慢慢消失成气,化为虚有,我见这‘地风水火,开天辟地炉’只怕是永无填满之日!”

盘古见这“地风水火,开天辟地炉”旋转不已,练气开始,他兴奋异常,道:“师父,这般开炉之后,需要多长时间呢?还有,这‘道生天下,天生万物?’有何妙用?”

鸿钧老祖见火炉之中,鸿蒙孽火又已引动三昧真火正在开始熊熊燃烧,火苗忽高忽低,青红相间,想来大炉已在锻烧之中,混沌虚像皆会化为气,尽为它再造,炉中火势这才稳定下来。

他听见盘古之问,知道连太上也是不能回答,便是幽幽地道:“‘道生天下,天生万物?’是唯一能赖得住‘地风水火,开天辟地炉’中鸿蒙孽火与三昧真火的灵器,以后你们就会明白,它乃是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煅炼法宝时无价之宝!”

通天道:“以前听师父所讲,这用?之法不比用锤,并非猛力敲打,巧妙之处而在于拨弄,看来乃是用巧力了!”鸿钧老祖点头微微一笑,道:“正是这样,好比打铸法宝,讲究的不是力大,而是要把力道灌到法宝之心里,这才能去芜存菁,这‘道生天下,天生万物?’天生妙用,能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在?上顶尖,一丝也不浪费道力!你们以后对付巨大反噬的混沌之气时,只能依靠这?才能将你们的道法运用至极限,以抗凌厉之气!”

通天笑道:“我懂了!好个去芜存菁!师父,那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具体怎么煅炼玄气?”太上,盘古也是不知,这问题也是他们相问的,因此忙是侧头看向鸿钧老祖,听他道来!

鸿钧老祖笑道:“通天问得好!混沌之气,入炉之时,必须顺入,现在才刚刚开始开炉,多是小的虚浊之气!但是越是到最后,越是大的混沌之气来到!因此你们的任务便是在这九九八十一年之内,分时镇守在这炉子旁边,一旦有逆流之气,便是用这‘道生天下,天生万物?’将它调正,导向入炉!”

通天一吐舌头,道:“师父,要九九八十一年啊!可真是好长一段时间!”鸿钧老祖笑道:“早知道你最是不守安分,精灵古怪了!要是整整八十一年都是让你守在此处,只怕你会疯掉!不过,你们幸好有师兄弟三人,时间上,三年一轮换,依次便是太上单独守三年,再是盘古独自守三年,通天守三年,九年之后,再周而复始,从今日起开始算!”

太上微微有些失落,喃喃道:“师父,我们在此处独自三年之中,那岂不是很有些落寞单调?”鸿钧笑道:“这不尽是的!在这八十一年间,我会再传授你们一些神通!”盘古忙是喜道:“好啊,不知师父再会传我们那般神通?罡、煞三十六、七十二路之能我们三师兄弟都是会了!”通天笑道:“师父所精,实在是无所不能,传授我们的想来定不是凡品了!”

鸿钧老祖笑着点点头,道:“为师已经想好,传太上太清之气,传盘古玉清之气,传通天上清之气!你们可别小看这三清之气,要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三清之气炼至最后,都是殊途同归!用则分三,本则常一!你们三人以后便都是与生长寿,元神不灭!”

太上早知道师尊有这一门绝学,一听师父要传授自己师兄弟三人,忙是躬身谢道:“多谢师父传授三清之气!”盘古与通天也忙是过来谢过,通天笑道:“等我们炼成之后,才能验证师父之言!”

于是鸿钧老祖分别一一传授三大弟子太清,玉清,上清之气修行之法,然后又是传过一些应用‘道生天下,天生万物?’与看守‘地风水火,开天辟地炉’之法门,便是准备飘然而去了!

这正是鸿钧一道传三友,三清之气同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