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第二十章 诛戮陷绝,镇岩之宝

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都是没有看见,见师父如此吃惊,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却听通天教主点头肯定道:“回师父,我却是看见了!”

鸿钧老祖喜极,道:“好,好,好!”他一连说三个好字,却不再言!

通天教主与女娲正想再说之时,突然分宝岩一声爆炸之声,轰隆好是一大片,从后飞出一副剑谱,直接卷好,落在通天教主手中,而更有,红、橙、黄、绿四道玄光,围着通天教主团团飞奔,剑上剑气纵横,不可一世!

凤凰火眼神通,见这四剑隐约乃是成东、南、西、北之形排列,自成阵势,前面有门有户,杀气森森,阴风飒飒,后面死生颠倒,莫测悬疑!

太上老君心中不平,有心一试这四剑威力,便是假装大叫一声:“恶剑伤人,师弟小心!”手中的三宝玉如意便是朝最近的一剑打了过去!

哪知,三宝玉如意刚刚靠近剑身,四剑突然转向,两剑隔开三宝玉如意,另两剑同时穿破天上老君的护体神光,直插心脏而来!

太上老君忙是后退三步,只在一瞬间,头顶已经显出“天下玄黄,舍利玲珑塔”,发出一圈玄光,罩住自己,那四剑便是暂时不前,可是却是没有被反弹开!

凤凰当日便是败在这“天下玄黄,舍利玲珑塔”下,一见这四剑威力远比自己为大,便是道:“通天师兄,你收回剑吧,这四剑本就带有无上诛仙之气,若是你全力驾驭,只破威力绝世!”通天犹自不信这四剑乃是受他控制,便是轻声道:“回来!”哪知他刚刚说完,四剑却果然回头,瞬间便是朝通天教主飞奔而去,通天教主忙是伸手去接,谁知道,四剑一碰到通天教主右手,便是消失不见!

鸿钧老祖见通天教主呆呆,便是感叹道:“这四柄古剑乃分别是诛仙剑,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乃是分宝岩的镇岩之宝,乃是我当年在须弭山亲自铸成,一直放在‘地风水火,开天辟地炉’中继续煅炼上万载,没有想到今日竟然是与通天有缘,也是奇事一件!而你手中的诛仙剑阵剑谱,更是惊世绝学,一旦依照此阵用这四剑布下诛仙剑阵,便是混元大罗金仙,也是难于幸免!’

他停顿一下又道:“此四剑单独出击却不如联合成剑阵,布成剑阵之后,四剑倒悬门上,发雷震动,剑光一晃,任从他是万劫神仙,难逃此难。当真是:

非铜非铁亦非钢,曾在须弭山下藏;

鸿蒙孽火千年炼,三昧真灵火炉黄。

不用阴阳颠倒炼,岂无水火淬锋芒?

诛神利害戮仙亡,陷仙到处起红光;

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凤凰见鸿钧老祖不象是所言有假,便是恭喜道:“三师兄身子一碰剑身,四剑便是与三师兄人剑合一,当真是从来没有过的机缘啊!”女娲,麒麟也是恭喜!众人无不明白,今日这分宝岩上法宝,诛仙四剑,数为第一!

通天教主哈哈一笑,道:“多谢师父成全,弟子定当不负师父之厚望,善自修行!”

鸿钧老祖点点头,挥手让通天教主退下,这时笑道:“女娲,你虽然是女儿之身,但是天赋之高,也远在芸芸众灵之上,日后你是大地之母,为师也有一些教主级别宝物送你!”

女娲心中惊喜,忙是过来,跪下道:“多谢师尊!”

鸿钧老祖一伸手,将那边岩上没有没入岩石上的一只金葫芦与一道招妖幡吸来,道:“这个葫芦,其中有万妖之气,天下万妖,都归你遣调!而这招妖幡,可大可小,随心所意,大时可以其大如椽,高四五丈有余,光分五彩,瑞映千条,只要展开片刻一时,便是有悲风飒飒,惨雾迷迷,阴云四合,风过数阵,天下群妖俱要到你处,听候你法旨!”女娲乃是妖圣成道,忙是谢过,接下了。

鸿钧老祖又是一招手,从岩石深处飞出一道蓝光,众人忙是注意看来,这乃也是先天至宝,却不过只是一副三尺长短,一尺宽的图画,鸿钧老祖道:“女娲,你乃是地上正神,为师便是再传你这山河社稷图,可以匡扶社稷,让你永世享尽人间烟火!”麒麟笑道:“这个却好,若是有朝一日,我肚子饿了,便是找女娲师姐去!”女娲称谢不已,又是接下,正要退后,鸿钧老祖道:“且慢,唉,你日后有大功德一件,需要这天外五彩飞石,到时你再来我这里,我再传授给你煅炼之法!”女娲虽然是不太明白,却也称谢退下了!

鸿钧老祖又看看麒麟,麒麟忙是自行跪下,他虽然平时调皮,但是现在这重要时刻,如何敢顽皮?

鸿钧老祖手中紫光一闪,分宝岩石壁深处,飞出一物,落在麒麟手中,众人细看,不过乃是一口小钟。

鸿钧老祖笑道:“麒麟,水中得道,你为第一!走兽得道,有毛之虫三百六十,也是你为第一,我当日便是传你‘四灵奥妙诀’,日后你便是四灵之首!统御万兽!现在再传你‘麒麟如意印’,配合你手中这宝物‘太一墨玄钟’,你也可成混元道果!”麒麟忙是道谢不止:“多谢师尊成全!”

“太一墨玄钟”乃是鸿蒙之初的先天至宝,当年鸿钧老祖放入自己内心煅炼,最是玄妙,钟内全是混沌之气,又称太一混沌钟,麒麟怎么没有听说过?

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都是心下更加崇拜师父,暗道:“师父常言,天下灵物成道皆是一家,现在他将这‘太一墨玄钟’传给麒麟,可说是天大的恩赐了!”

一时,麒麟退下。

最后,只剩下绝世独立的凤凰了!

阴阳合一,雌雄共体的凤凰,与通天情愫暗暗互生的凤凰,又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