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第二章 倾盆大雨,冲出古观

顺天中学高一(三)班共六十四人,二十一个女生和四十三个男生,座位分为八排八列;每排八个同学,又分为三部分,中间四个同学,两边各两个同学,三部分中间都是走路过道,凤九与梁栋坐在教室左边,凤九靠窗,是第三排,前面是马玲玲和冯丹,后面是王该生和阿毛。

“吱—呀”再响,门又打开,这回是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任波夹着一摞书走进来,关上门,走上讲台,放下腋下的书,扭转头,先看了看黑板,这是他的习惯,黑板已经被值日生擦的干干净净;又看了看黑板左边的成绩榜,转过头,面带微笑说:“这次的成绩全部出来了,大家肯定全看见了,这是我们学校,老师对你们的检查,也是你们这高中第一个半学期学习对自己的考核和肯定。”

顿了顿,他接着说:“虽然有‘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情况,但是我们班这次总分平均成绩在高一,六个班里为第一,二班与四班为普通班,我们就不要比了,我们比一班,五班,六班这三个重点班的总分平均分也高出10——20分,希望大家继续努力,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林天同学与凤九同学,是这次全年级的头两名,分别比第三名,一班的张江同学高出30多分与20多分,同学们应该...好...现在开始上课....”

任波今年才二十七岁,个子不高,皮肤白白的,又幸好不胖,长得瘦瘦的,还戴着五百度的眼镜,有点让人以为不是老师而也是同学的感觉。开学第一天,来给大家点名时,早来了十分钟,就坐在后面林天的位置上一句话不说,看着大家说笑。由于是第一天刚开学,同学们也互相不熟悉,赵川来了后以为任波是前排的男同学,就拍着任波的肩膀说:“同学,前面去吧,你个小呢,后面你看不见黑板了!”惹起后面一群高个的一片大笑。

哪知开始点名上课时,任波一自我介绍,赵川脸都白了,下课后马上道歉,当时,任波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也没有让赵川放心,直到几个月后,赵川和所有同学见任波一点也没有记在心上的模样,才完全松了口气。

因此,高一(三)班的语文课是大家最喜欢的正课,连其他老师认为最调皮的赵川都喜欢,正是最好说明任波是个好教师的最有力证据。

后来凤九听梁栋说,任波来到顺天中学才短短四年(他四年前师大毕业),但却在全校已经有了好名声,是很多老师一辈子都没有得到的,凤九也很喜欢任波,很认真听课,加上从初中起语文一直就很好,是男生中不多见的语文成绩能好的人,因此语文小考成绩经常是全班第一,这次期中考试也是第一。

上课了,凤九不经意中,向右偏偏头,往后看了一下,正遇上林天的抬头的目光,深邃湛蓝,一片祥和,内有一片深意。

他心内一颤,为何对林天有如此熟悉却又奇异的感觉?难道林天也是玄黄修真中人?

林天朝前望向凤九,马玲玲,凤九给自己的感觉十分奇怪!

马玲玲的眼神却是一片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是这一沉思的样子,更能衬显她柔美的侧面轮廓来!

青丝齐腰,肌肤雪白,柳眉杏眼,在林天眼中,马玲玲愈加朦胧起来!

下课铃声又是响起,教学大楼后面好是吵闹,冯丹忙是与梁栋跑出去,等到上课铃声响起,才是兴奋异常地跑回来,还未落坐,冯丹便是笑道:“凤九,玲玲,不得了了!”

凤九微微一惊,却是笑道:“什么事情,如此大惊小怪?”玲玲也是微微转身,一双美目,看着梁栋,听他道来。

梁栋便是擦汗,便是道:“学校后面的小山丘边上,来了好多警察,七八两警车呢!”

凤九有些奇怪,口中却是道:“这可奇怪了!我们小镇上,治安一向不错,因此警车甚少,只怕一共也是没有三,四两警车吧!这些警车从何而来?”

冯丹笑道:“我见车牌都是蜀A,看来是省城来的专家!”玲玲这才问道:“他们来这,做了什么?”梁栋道:“他们将整个山丘,用黄标绳围了起来!”

“整个山丘?这是为何?莫非他们也是发现了一些古怪的东西?”凤九与玲玲都是还有些奇特,心内纳罕道。

教室门口又是一群同学奔了进来,林天鹤立鸡群,醒目无比,凤九,马玲玲抬头,只听林天在人群之中道:“好是奇怪!后山丘的山脚下,听省城来的人说,因为这一周的连连磅礴大雨,有一个巨大的房柱石地盘露了出来,他们根据初步的考古仪器探测,只怕石柱下面,乃是一围大建筑!”

梁栋忙是跑过去,问道:“他们会接着考察吗?”林天笑道:“怎么不会?他们已经初步决定,由李教授带着他的学生两个考古专业的研究生留下来考古,还有安排一队人专门为他们挖掘呢!”梁栋笑道:“要是挖到金子就好了!”

一时教室内众人都是引论纷纷,这山丘之下,到底是什么?如果是建筑的话,又是什么建筑?

“我看啊,估计是宫殿!说不定是皇城呢!”阿毛笑道。梁栋马上反驳道:“哪里会是什么皇城,我们这个地方,历史上只怕鸟不拉屎!”阿毛笑道:“那你说是什么?”梁栋尴尬笑道:“我怎么知道?”他说完,却是回来问马玲玲道:“玲玲,你历史最好,你看这里有没有什么上古的历史?”

玲玲微微神秘笑了一下,才道:“这里,以前是万妖之城!”众人一听,先是惊讶,马上却是大笑起来,冯丹笑道:“玲玲,你怎么开这么恐怖的玩笑?凤九,你快说说,这山丘之下,估计是什么嘛!”

凤九苦笑一声,自己怎么知道,却也杜撰道:“三星堆就在我们北边几百公里之外,说不定这里有,一星堆,二星堆,四星堆呢!”梁栋,冯丹,阿毛等一听,都是笑了起来!

凤九见林天远远也是笑了一下,便是问道:“林天,你怎么好似与李教授比较熟悉啊?”

林天不好意思笑道:“李教授是我爸的大学同学,他啊,是看着我长大的!”众人一听,都是羡慕不已!

可是,凤九,马玲玲心中却是攸然一闪:“林天的父亲既然是李教授的大学同学,肯定并非农家之人,李教主自小看着林天长大,林天自然是省城中人,那,为何?林天会独自一人跑到这乡下读普通高中?”

他,大都市少年,风姿奇特,独自来顺天中学,企图是什么?

莫非就是专门为这地下的建筑而来?

马玲玲心中酸楚一笑,暗想:“莫非师父与姥姥所言,蜀山一脉灵根所在,千年前的古观已经现身?莫非,这可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师父之命,岂能不从?”

凤九却是心中暗想:“明天周日学校放假,回到山中,一定要问明白师父,这是否便是他预料到的千年一次的天数遇劫!一旦真是天道运转,劫数再临,只怕不是好事!”

千年交替又是到临,天数少年凤九,林天,少女马玲玲是否注定是天数千劫万载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