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第七章 千年真身,无罡无煞

老人叹息一声,道:“你可知为师是何人?”凤九自然不知,便是继续听老人讲下去:“为师虽然号‘无罡无煞’飞花老人,但是本姓袁,一千多年前,在长安城中与泾河龙王斗法,害得泾河龙王上刮龙台的袁守诚天师便是为师大弟子!至于他所后的袁天罡神算,只能是为师的第二代传人罢了!”

凤九喜道:“师父原来已经是千年真身!却依旧如此精神矍然!而且原来我还有一位师兄,他现在何处?按理,他道力高深,应该是在后世很有名气啊!不过,为何自从泾河龙王之案后,便是了无音信?”飞花老人许久不说话,后才道:“小凤九,这第一件事,正是这事!你大师兄当年虽然无错,但是泾河龙王因他而死,他便也是得罪了四海龙王!龙王一系,便是处处暗中害他,他终其一生,只能修炼到人仙境界,不能白日飞升!连地仙也是达不到,每每应劫,上天总是与他估计刁难!天雷地火,实在是他不能度过的极限!唉,后来,你大师兄也看透了天上众仙,众神,才是消极避世,隐居山林!”

凤九不解,问道:“总说上天最是公正的,莫非没有人为大师兄说公道话?”老人叹息一声道:“天上众仙、众神关系错综复杂,在三千年前未封神之前,玉帝手下只有一些风雨之神,毫无实权,等到后面封了三百六十五位众神之后,天上的的水也混了起来!唉,小凤九,为师有一言相赠,若是以后你有机缘面对这些,切忌不能与太上老君作对啊!”凤九吓了一大跳,道:“师父放心,他是道祖,高高在上,我却是无名小卒,哪里会有什么冲突?”

老人放心的点点头,道:“后来为师也无心修炼,便是穷尽十年演算,寻找天地之间的灵性之处,终于一夜,梦中遇上一老道人,点化我来这峨嵋后山,我依言前来,找到斜月峰,这斜月峰乃是蜀山一脉灵根所在,我在此搭建玄黄观,潜心修炼一千多年!这蜀山一脉的灵根果真是独特,竟然连太上老君也是找不到我!若是太上老君找到我,只怕也会给我无数麻烦!”

凤九笑道:“师父,那我们算是蜀山一脉中人吗?”飞花老人笑道:“怎么不算?为师是因为要避讳太上老君,因此一直隐居不出,若是到前面峨嵋诸峰,当今蜀山掌门,还得叫为师一声师叔祖呢!”凤九一吐舌头,道:“那我岂不是当代蜀山掌门的师叔?按辈分?”他说完,便是笑了起来,一时又道:“常听师父言,蜀山一脉与昆仑一脉乃是天地初分之前便是成形,在太上老君得道之前便是修成灵性,成为鸿蒙之中流砥柱,因此他是找不到师父了!”老人点头道:“应该如此!太上老君暗中惩治了你大师兄,便是一心想要找为师寻仇,千年未果,自然有无上怨气!没有想到,我竟然是前日夜里,再次在梦中遇上那老祖点化,说是为师终于会在三日之后,白日坐化,羽化成天仙了!”

凤九半天才是奇道:“师父,你梦中这老祖道行如此精深,我看不是元始天尊,便是通天教主吧!”老人道:“都不是他们,通天教主因为封神之后,失势败教,后面两千年,又是缝两个大劫,现在元神都是不知道在哪儿?元始天尊始终与太上老君同气连枝,决然不是他!”

凤九怎么也想不出来是谁,老人心中却是有一人,但是断然不敢贸然出口。一时,老人又道:“第一件事已说,便是你以后千万不能得罪太上老君!第二件事,便是要说说你的身世!”

凤九一听,好是关心,忙是聚精会神,以前自己问过许多次,师父都是岔开,不告诉自己的!

飞花老人道:“十六年前,为师正自在玄黄观中清修,突然,山下梧桐树林万树飘叶,百鸟和鸣,为师正在推算天意何为之时,天上便是降下一团火云来,为师好是诧异,忙是上前观看,火云刚好是降落在斜月峰境内,见到为师过去,便是慢慢散去,中间却是一朵含苞怒放的花骨朵儿,为师见这莲花天降蜀山一脉,便知是有缘,忙是对上空拜了三拜,刚是拜完,空中仙乐阵阵,梵音了了,道号声声,这花骨朵儿竟然慢慢绽放,里面竟然也是火光冲天,火焰之中,只有一虚幻影像在动,为师定眼观看,好似是一生有双翅的大鸟在火中洗澡沐浴,神秘非常,可是片刻之后,火焰慢慢消失,大鸟也已是不见,为师好是奇怪,忙是凑近一看,花蕊之中便是一小婴孩,粉雕玉琢,便是你了!”

凤九笑道:“原来是这样,可是我还是不知我从何处来!不过,那花果真是奇特!”老人其实心中早有所思,猜测凤九与自天地初开便是得道、失踪的凤凰有关,可是,他完全不敢肯定,只是笑道:“此花当然独特,可说是你的肉身父母,不过我已经是将此花传给你了!”

凤九恍然大悟道:“哦,原来便是‘缘生幻灭花’,不过,师父怎么会有驱动此花法诀?”老人笑道:“那是因为后面天空有寥寥声音苍劲传来,传授会为师这驱动花开花谢之法诀,当然为师去年也是全部传给你了!想十六年前,为师抱起你,你便是对为师一笑,为师心下怜悯,知道你与为师有缘,便是用甘泉之水喂养你,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般好养!时光荏苒,十六年便是转眼之间过去了!”

凤九郑重站立起来,再次拜倒道:“多谢师父抚养之恩!”

老人扶起凤九,道:“第二件事已说完毕,你的生世奇特,可千万不能轻易对别人说起!这第三件事嘛,也是重要!”

凤九流着泪,听飞花老人将这第三件事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