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第十三章 痴心所化,戮仙落泪

惊梦丝毫不以失败,自在怡然退回!

九幽神侯见戮仙剑越发光亮,便是起身道:“老夫也是几年没有试过这剑了,今日也试试?”

“无罡无煞”飞花老人笑道:“神侯道兄好雅兴,请自便!”他何等老道,知道若是九幽神侯与他有缘,自然是早已经到手了,何须今日这一多试?

众人见九幽神侯要亲自出手,都是又是惊讶,又是欣喜!刚才,他只是御剑便是将黑袍老祖,一招重伤赶走,这一出手,威力该是何等惊人?

以他千年道行,戮仙剑的剑气即便是能轻易击伤青龙白虎剑客,遁住武当诸人,但是却是丝毫不能对他有任何影响!

因为,他人就是一柄剑!

一时,山顶,竟然是一片万籁寂静!武当诸人,青龙白虎剑客等都是不敢出声,连日剑也是忘记了呻吟呼痛!

九幽神侯背对众人,闭上眼睛,在一片不甘的死寂之中,剑峰蓦然响起了“滴”的一声!凤九一惊,那是眼泪堕到地上的声音。

啊!那是……

绝代剑痴,九幽神侯的一滴眼泪?他,竟然流下一滴眼泪!

戮仙剑仿佛在看着他这滴眼泪!愈加光彩照人!

黝黑穷苍仿佛也在看着他这滴眼泪!天色已经是慢慢黯然下来,傍晚来了!

甚至三清四御,诸天神佛,也似在看着他这滴稀奇的、罕有的泪!

只因他是一个绝世强者,他绝不该流泪!但,谁又会明此时绝代剑痴,九幽神侯的心?谁会明白他这滴眼泪?

他几百年不甘离开!

几百年不曾放弃!

然而,无论他有百般不甘,千般不平,万般不服,剑峰上屹立着的这戮仙剑还是无动于衷,像在苦劝九幽神侯别要勉己所难,何苦呢?何苦?何苦?或许,只有九幽神侯自知!也或许他自己也是不知道!

但是他现在,狠狠盯着自己这滴堕到地上的眼泪,这滴眼泪,赫然被他紧紧盯得急速蒸发,顷刻化为一缕白烟,九幽神侯恨恨的吐出四个字:“最后一次!”

凤九,惊梦仙子,飞花老人听得清清楚楚,这是九幽神侯的一句诺言,最后一次!

这‘最后一次’刚说出去,九幽神侯却是心头一惊,失色不已,关闭一个过去,也新的一个开始!

元始元始,这便是元始吗?自己怎么就没有悟到过呢?这竟然是从来没有过的道家境界?

一切皆是在元始结束之间,没有什么事大不了!拔剑不过也是一个驿站,无关什么!

九幽神侯口中喃喃:“再来一次!”现在,他反而是心中神情透明一片!悟道元始竟然是一种解脱!他脚步竟然是三百年来最为轻松的一次!

三米,两米,一米,终于又是到了两尺不远,这是上次戮仙剑拒绝他的距离!

九幽神侯竟然是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他三百年来便是一直想要突破这两尺的距离,可是现在,竟然便是要突破了!

可是他的心境,现在却是心如止水了,似乎这两尺,进去不进去,他都是无所谓了!

而戮仙剑,依旧是闪着绝世神光,数百年第一次没有反噬九幽神侯的剑气,却也没有欢迎!

剑身之上,石痕完好,也不再新裂,不再以自裁裂石断剑,来威胁九幽神侯!

九幽神侯的手指离剑畔只有一尺了,半尺了!若是九幽神侯,现在举手去握剑柄,这柄先天至宝,诛仙四剑之一的戮仙剑便是要在他手中,一旦他握有戮仙剑,这整个修真界,武林界,还不是在他绝代剑痴,九幽神侯手中?

他,九幽神侯,会不会去取下?

戮仙剑安安静静,似已感化?似已臣服?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九幽神侯心头再次遽地升起一股很怪异的感觉,脑海中竟然再无剑影,反而是一片蓝天白云,绝天峰后面的夕阳也是照了下来,剑峰山顶本来是寸草不生,现在却突然是很多不知名的小草小花,都是生长了出来!那悬崖边上本来飘零枯萎的老树,也是突然只见枝叶繁茂起来,在威风中,摇曳多姿!

天地如此灿烂炫目,远比一切法力更加是光彩照人!

他恍然大悟,这是大道有情,天地造化!

他再看看、想想自己,这几百年都是做了什么?一心想得到戮仙剑,陷仙剑,对生命视而不见,对大自然造化置若罔闻,剑道本来就是天地有情,自己从无悟到!他一念至此,便是一念解脱!

飞花老人,凤九,惊梦仙子,震天子等人都是震惊了,他们知道,九幽神侯几百年的痴心终于是感动了戮仙剑,戮仙剑正安安静静等待它的新主人拔起他!

然而,九幽神侯只是微微一笑,他已得道,脱离地仙!还用拔起这戮仙剑吗?

他又不由便是有些感谢戮仙剑,再是微微一看,那戮仙剑上竟然是从剑柄上留下一行水珠来?毫无来由的一滴水珠?

众人都是愣住了,莫非,这是泪珠?戮仙剑也会流泪?

这是戮仙剑被九幽神侯感动的泪水?还是求九幽神侯不要拔起它的泪水?还是终于找到如意主人的兴奋泪水?

可是九幽神侯不管如何,心中却再无征服之欲望,他已经是无欲无求,终于是毅然决然收回了右手!

终于是他,自愿放弃了唾手可得的戮仙剑!

天啊,三百年的等待,九幽神侯自愿放弃!

这一回手,九幽神侯双肩之上便是突然出现了一道彩虹,光彩夺目!

毫无来由的一道三十三天外彩虹!

这乃是天仙才有的彩虹!

莫非九幽神侯已经悟通大道,白日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