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第十章 少年交友,惊闻逆天

第十章少年交友,惊闻逆天

林天叹息一声,不知道该是对凤九说,还是不说呢?

终于他似乎下定决心,对凤九道:“凤九,这个问题,我只告诉你,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啊!”

凤九微微一笑,有些装作幽怨道:“你,还不相信我?”

他说话也是微笑的,笑时,微微向右侧头,微微露出洁白的牙齿,脸上有个小小的酒窝,凤九笑时更加是一个很阳光的男孩。

蓦然,凤九偏了偏头,与林天还有些惊恐,不安的目光不期而遇,他不知道面对林天的目光,是什么感觉?林天却是心中安定,有好朋友在身边,才是镇定下来,这是胸大美女罗蜜给不了的,而马玲玲呢?林天叹息一声,这个美女,心仪啊,可惜两人接触太少了!

但凤九知道,或许林天是明白的,或许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虽然话语不多,但是他们已经是不是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呢?

凤九想不明白,问谁呢?

两人都是又想起,那一天,是新生开学后的第二周,农历八月十五,可惜是星期三,大多数学生都也不能回家,连本地农村同学涂刚也是无法回去!

凤九若是架起“缘生幻灭花”,自然只须半个时辰就是可以回峨嵋山脚斜月峰玄黄观去,但是却也不便,他知道师父修为直追天人,对这人间节气不甚在怀。

中午,梁栋直接就拉了凤九去他家,吃了一顿好的,梁成劲更是一个劲儿夸凤九,笑着要梁栋多学习学习,梁栋的妈妈也是不停叫凤九吃好的,就象凤九是家里的小儿子似的。

连梁栋后来都开玩笑地对凤九说,他好嫉妒好嫉妒凤九,说原来他才知道应该叫他爸爸妈妈多生一个小弟弟或小妹妹来分他们凤九的爱护。

凤九无所谓,从初中就是这样,他没有父母,梁父梁母这样对自己,实在是心中感谢无比!

那天晚自习放学后,凤九回到寝室,王平,周爽又在谈论罗蜜胸大,皮肤白漂亮?还是玲玲清谈,自在有个性?谁为班花?一边还取笑邓小娟有没有欺负李小东。这些两周的新生,实在是空虚得很!

只有林天一个人呆呆站在阳台上,手支撑在阳台上,无声地望着正天上那轮大大圆圆亮亮的月亮,月光温柔的照在他有棱有角的脸庞,泻下一个金黄的侧影,凤九慢慢走过去,同样以手房在阳台水泥拦边上,先看了一眼月亮,然后慢慢向右转头,对林天微笑了一下,林天的眼神很忧伤,从未有过的,能让人心碎的忧伤。

幸好凤九不是女生,幸好他心中已经对坐位前面的气质美女马玲玲情有独钟,不然准是自卑,还有人比他帅?

“想家了?”凤九问道。

“……每年的今晚,我总是在家里呢,我妈做的菜好好吃,我爸这天的笑容是最开心的了。”林天慢慢地说,是确实也想妈妈做的菜了,也真想爸爸的朴实了,尽管他父亲是蜀中高官,蜀中新闻联播经常露脸。“可是,什么东西都会变的……”他说完,叹息一声。

这是凤九多年后能清楚记得林天的第一次说话,第一次清楚记得林天的声音,声音有点低沉,微微颤抖,带着磁性,可是凤九好是奇怪,为何一听就是如此耳顺,莫非这林天的声音,千劫万载前就是相识?

“没有关系啊,现在在学校了,身边也有同学啊!来,我们去小卖部,买点东西吧!”凤九知道林天也不十分喜欢寝室的吵闹,说完就拉着林天的衣袖出寝室了,没有拉手。

林天点点头,无奈笑笑:“凤九,实不相瞒,我小学,初中从未住校呢,都是在家中,一时还不习惯学校的生活!”

“那你,当日报道,怎么看起来是一个人来的?”凤九吓了一跳,自己倒是不怕,林天这个初生牛犊,怎么也有胆量一个人前来报道?

看来,心中是对林天这个家伙,一直看低了!

出了寝室,明显的,林天的话也慢慢多了。天时还不算晚,晚上九点半刚过,整个学校也还灯火通明,那时,学校后门山丘之后,还未有血光大煞冲天,在修真少年凤九眼中,也是好风景!

凤九和林天信步来到校门口流水河边,柳树下野草坪中坐下,打开刚买的花生包装口袋,一边吃,一边慢慢聊了起来。

“凤九,有没有女生说你皮肤不错啊?虽然不是很白,但有点透红,看起来很光滑!”林天突然说,

“是吗?才不是呢,这样的皮肤很正常啊,倒是你,你知道不?梁栋前面的女生冯丹都快要崇拜你了,天天在问那个皮肤健康色的男孩是谁?”凤九笑笑,回道。

凤九自己知道,每个人都说自己皮肤光滑,脸五官也长的十分精致,阳光少年,但是被人这样说,这样近距离说,还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他侧过头,林天如星星明亮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林天的脸在月光的照射下罩着一层薄薄的光芒,是那么帅气,不由想到:“我靠,城里的人莫非长得就比乡下的人神气?”

凤九收回目光,暗叹一声:“幸好自己不是女生,要是女生的话,可就不得了,喜欢自己的女生岂不是要将林天暴虐……”

林天也感到不好意思,收回眼光,轻轻叹了一声,双手交叉放在头后面,身子慢慢向后平躺下去,草地很柔软,草很长,也很干净,青草的味道干干净净的,凤九也慢慢后躺下去,就在林天的身边,无声地看着天上的月亮,茫茫然,觉得心神在那一刻宁静无比。

林天侧头看见凤九的侧影,眉目清秀,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青春的色彩肆意在凤九的身上展现。心里很放松,悠闲闭上眼睛,任由月光照在身上。

为何,是这般熟悉?若是人有前生回忆的话,只怕有凤九的影子!

从那天后,虽然表面上林天与凤九话还是不多,但是林天知道,凤九还是不错的,自己朋友本来就是很少,凤九算一个!

之后每天晚上,凤九平躺在上铺,心里很实在,睡不着的时候就细细听着下铺林天的动静,在心仪的美女马玲玲总是琢磨不透的情况下,有个朋友牵挂,还是不错的。

可惜,寝室里一关灯就成了王平与周爽的“夜话时间”,不是在讨论罗蜜今天看了王平几眼,就是今天在操场上是多么英勇,李小东与涂刚偶尔插上一句,凤九很少说话,而林天绝少说话。

每天早上仍然是凤九第一天起床,习惯性帮王平等捡掉在地上的棉被,习惯性忿忿不平无意看林天安详睡姿的身材,林天仍然常常是被子被蹬到腰以下,露出结实的胸肌与若隐若现的腹肌,还有那早上不安分的下身,隔着薄薄的被子或者是短裤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下身的轮廓!

凤九经常笑笑,但是只有一点点冲动,想用手握住它的冲动,但是又总是克制自己在林天醒来之前把想法消去。十五岁的高一少年,为什么对很多事情是可以无师自通呢?

不过,他实在是想气愤愤一脚上前踹下去,这个林天,凭什么每次都让自己去帮他捡被子?

还有,凭什么发育得这么好,比自己身材好多了!他心中暗暗骂道,谁说阳光少年心中就不能有一丝妒嫉?

后来,林天熟悉班上众人之后,也对马玲玲这一气质美女暗生不一样的情愫,说过几次话后,感觉更是好一些!

可惜,在教室里,马玲玲与林天单独相处的时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林天进教室就只能直接走到后面去,马玲玲也同样只能在前面默默地坐着,默默地写着作业,默默地看着林天从身边象风一样走过。

凤九倒是无所谓,有马玲玲在前面坐着,心中安稳无比,林天?朋友嘛,何必需要日日腻在一起?

梁栋因为打篮球的原因,反而可以经常去后面找林天,找王平,找赵川商量打篮球的事,通常都是王平,赵川与梁栋商量的卖力,林天偶尔说两句,冯丹却时时追着梁栋问林天,林天怎么了,今天说什么没有,凤九,马玲玲听着梁栋故意在冯丹面前装出好象很了解林天的样子,大篇大篇地说林天时,暗暗想笑,但是还是克制下来,两人依然无动于衷一般,认真写着作业。

显然,凤九,马玲玲,林天,罗蜜是高一.三班乃是整个顺天中学高一学生中,最为出色的四人!

林天每天最快乐的时光是下午课放学后到晚自习开始前的时光,这时,一般是夕阳晚照,不时有点微风,徐徐地吹来,很是惬意,而这时候一般也是同学们三三两两相约闲逛的时候,舒松一下一天紧张的心情,这是一个方面。

最重要的是一般可以和好友,特别是凤九一起出去走走,最常到的地方当然是学校大门外面流水河边柳树下面的野草地,林天和凤九可以很惬意地把双手放在头后面,双双平躺在草地上,抬头看天上的蓝天白云,静静听小河流水,可以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可以开心地微笑着,真想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两个少年无忧无虑。

只是有时,林天忿忿不平,这个可恶的凤九,有时候却是与马玲玲在一起欢笑,写作业,不出来散步,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不过,不管怎么样,凤九与林天,马玲玲三人却是好朋友了,只是一为同学好朋友,一为情窦初开的异性相思!

现在,林天一想到这些,就暗自骂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好隐瞒凤九的?

于是,他道:“凤九,是这样的!从我十二岁初中开始,总是不定时做一个梦!”凤九忙是问道:“梦到什么?”

林天摇摇头,说:“一点也是不清晰,不记得了!有一次,我在家发高烧,又做这样一个梦,我妈在旁边,说是清清楚楚从我口中听到‘千劫万难,始出蜀山!’这些字样!”

凤九吓了一大跳:“千劫万难,始出蜀山?”他心中暗想:“这可是只有修真一脉才能说出的话啊?这个鬼林天,怎么无缘无故说这话吓人?”

林天不好意思笑笑,说:“是啊,可是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都是不知道!这个梦夜夜做的话,仿佛被人不停追杀,白天我无精打采,影响我的学习!我爸爸最后就是带我去找他同学大学教授,就是李伯伯了;李伯伯很是奇怪,带我又是去找黄伯伯了,这个黄伯伯就是先前所说的省玄黄研究博物馆馆长!”

凤九心内大为奇怪,问道:“后来呢?”

林天不好意思挠挠头,说:“后来,我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被黄伯伯催眠过去,自从那一回之后,黄伯伯给了我一个护身玉符后,我再也是没有做这个梦了!凤九,你说奇怪不奇怪,我都是高中生了,却也不得不信这护身玉符,因为带上他,果真是有效果;后面我以为就万事大吉了!”

凤九微微笑道:“这有什么,世间有很多事情都是可学解释不了的呢!别说我们高中生,就是很多博士,教授也是越研究越是复杂呢!”后面却又是吃惊道:“这事还没有万事大吉?为什么?”

林天无奈道:“后面,初中毕业!本来我的中考分数,可以上省城最好的国家示范高中的实验班的,可是,我爸竟然好像是听了李伯伯与黄伯伯的劝告,居然让我来这小镇读高中,我妈心疼不已,是没有少与我爸吵架的!”

“这是为什么?”凤九不解,问道。

林天说:“我也不知道,听我妈妈流泪说,好像我被催眠时,不停叫道‘顺天……逆天……古观……’,就来顺天小镇了,真正原因,我也是不知!”

“顺天……逆天……古观……”两人身边冷不防冒出一个声音,是马玲玲,她吃惊问道:“林天,你潜意识中,居然说的是顺天与逆天?”

林天不解,说:“我妈妈是这么说的,我也不太清楚!”凤九却是笑道:“玲玲,你吓了我们一大跳!”

马玲玲微微一笑:“这已经是后门了,你们自己没有发觉而已,还在不停说话!”她说完,想起自己不解的常年的梦中,顺天……逆天……古观……,逆天古观?为何这样耳熟?就是想不起来!

三人已经是来到后面山丘外,这边离教学楼有一千多米,声音自然是影响不了学生上课的,只见黄色警示线将土丘围住,两台大的挖掘机正在“轰……轰……”不停干活,时时有新土被挖出,可是在凤九与马玲玲眼中,却是暗暗心惊,这新土之下,血煞,幽怨,阴冷之气,是愈加昌盛,两人都是感到阵阵寒冷,绝非十一月的蜀中天气所导致!

这乃是幽冥阴冷之气!

两个警察在边上巡逻,看见林天三人过来,要往里面钻,忙是小跑过来,喊道:“同学,禁止入内!”

可惜,两个警察,怎么能难倒连上天入地都是易如反掌的凤九,马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