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第十七章 情缘迷惑,少年不解

第十七章情缘迷惑,少年不解

一场大战,即将到来!

风雨之前,却是愈加平静!

顺天中学每双周的星期六晚上,会在学校的大操场上放一次电影,一次两部影片,在这个蜀中东北地区的小镇上,是镇上居民文化享受上的一次奢侈,也是每个月,顺天中学中最热闹的一个晚上。

因为附近镇上的居民,小贩都会来到学校,卖瓜子、卖花生,卖核桃,他们到处都是,到时候整个大操场人山人海,人声鼎沸,绝对是热闹非常。

这个晚上,学校治安室的保安会忙上一大截,因为他们害怕镇子上的混阿三、阿四的太保、太妹来学校生事,不过后来让凤九想起来高兴的是,似乎很多场电影看下来,没有听见有人东西被偷,小镇上的人,是很纯朴的,尽管时常也有争吵口角发生,就在窄窄的街道上。

那个时候的农村中学,毫无丝毫娱乐,虽然说香港已经于去年回归,号称内地的娱乐水平从落后港台二十年直接来个大跃进,现在与香港看齐,国际接轨,但这一切却是与农村中学无关!凤九,林天,马玲玲,罗蜜他们的娱乐,仍然是少之又少,去年一部《还珠格格》本来是吵吵闹闹,毫无意思,可就也是风靡大陆,继而全球华人共看!

梁栋,冯丹等人认识为数不多的明星,都是从这些电影中才是知道的!

在顺天镇中读初中时,凤九就知道这个传统,那个时候,与梁栋也跑过来看过!多年以后,凤九上了大学,好有时间,清闲下来,就是从简单的BT下载出香港九十年代初的武打电影,动作干净利索,场面唯美,《笑傲江湖》三部曲,《倩女幽魂》四部曲等实在是难以企及的一个高峰,可是,当年的少年,能知道什么?尽管他与马玲玲不是普通少年,但是也才十五、六岁而已!

凤九自从马玲玲告诉说晚上有一场大战就是兴奋无比!这也是第十四周周六,晚上有电影放映,林天下午的时候就细心洗了头发,换了件干净的衣裳,从内到外,都是换了!

现在他正在寝室内对着镜子看头发干完了没有,这是后面王平在晚上对大家说的;当时王平在旁边就一个劲儿问周爽,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不是林天要去会哪个暗恋他的女生,不然干嘛这么隆重?

周爽也是问道:“林天,你还要打扮啊?你这一打扮,还怎么让我们活啊?不如,我们全寝室,全班男生,除了凤九之外,直接去跳楼得了!”林天却是笑而不答。

是时,凤九不在寝室。

因为凤九是去了梁栋家里洗澡还没有回来,每个周末,凤九都会去梁栋家里洗澡,凤九在梁栋家里很舒服,很习惯,毕竟,四年的老同学兼朋友了!

今天,即便是有大战,也是不例外!

他常常在洗澡的时候在淋浴间里面轻轻唱着歌,凤九唱歌很好听,以前初中有个同学就说过初中的时候,有个女生因为在元旦晚会的时候,听凤九唱了首当时流行的黄安的《样样红》,就暗暗喜欢凤九到毕业,一直都是没有表白呢!

这事,凤九装作不知,梁栋却是经常拿来打趣凤九!

而梁栋自己却不然,在凤九洗澡的时候,经常借口唱的不好听,叫凤九不要唱,凤九却不住口,唱的声音反而大起来,梁栋就有了借口,常常在凤九洗澡的时候就冲进淋浴间,笑着跳着轻轻敲打凤九的全是白色沐浴泡泡下的头,凤九的颈项,凤九的背,拍打凤九**身体的其他部位,凤九嬉笑着在不大的淋浴间跳闪,弄的经常梁栋也一身水湿和泡泡。

两个无知的少年!我靠,那个时候,还不知道“避讳”这个词语是什么意思呢!

今天,也不例外,闹着闹着的梁栋突然说:“好啊,凤九,你现在长大了哦,好久不见,越来越象个大人了嘛!居然也是发育飞快了!慢慢地向我看齐了哦!”梁栋比凤九大一岁,身体发育却早了大约两年,可能是因为镇上男孩与山里男孩的差别吧!他也一直象对自己亲兄弟一样对凤九,不以凤九为外人。

凤九自己从小就是在斜月峰,玄黄观长大,对发育之事知之甚少!初中的《生理卫生课》一讲到生殖系统那章,老师就让他们自学,凤九一看到有女性的生殖系统图画,就是害羞了脸面,红得如同辣椒,哪里还敢细看?

凤九很习惯梁栋家里的每一个人,到梁栋家里,就想起自己虽然是没有家,除了师父外,只有在这里才能感受一种家庭的温暖感觉,所以,对梁栋也没有什么顾忌。

现在凤九顺着梁栋的眼光望下看,自己……下面……确实比起初中,有了很大的发育,经不起梁栋一看,下体竟有些**的异动感觉,看见梁栋的眼光,又突然想起每天早上,早起看见林天下体**朦胧轮廓的形状,好大一团,不由生气想道:“奶奶的,还是没有林天的大!”

瞬间,他脸一下子红了,眼前,悠然晃过罗蜜大大挺拔爆满的胸部,那夜,雪白双峰,可是玉体横陈啊,性感妖娆!但是他心中,最后还是定格在玲玲雪白的玉指纤纤,长发飘飘,宛然微笑上面!

只有马玲玲,自从昆仑一同从“缘生幻灭花”中回来后,才是完全的与凤九心有灵犀,相知相……

他于是笑着说道:“你啊,出去啊,真是一个大色狼啊!”便就将梁栋推出了淋浴间,继续洗澡,外面不时传来梁栋的调笑声。

梁栋和凤九回到学校的时候,电影还有半个小时才开播,来到操场上,梁栋看见已经在前面惯例早到占坐的冯丹,身边还有马玲玲,也已经到了!

他马上和凤九告一下别,说帮忙给凤九也占个位置,就过去和冯丹,玲玲聊天了,凤九却依稀觉得,似乎梁栋是专为和玲玲聊天而去的。

而马玲玲,远远就是看见凤九了,两人相对一笑,还何须多言?现在在马玲玲眼中,凤九出尘不染,阳光之色,能将现在已经是黑下来的天空完全照亮!

而在凤九眼中,马玲玲更加是白衣胜雪,长发飘然,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红粉知己!

凤九微微一笑,一指身后与手中的换洗衣服口袋,知道马玲玲已经会意,就是转身回到寝室,现在只有周爽与林天在,王平他们已经走了。

“凤九,哇噻,你真是帅气啊!”周爽一看见凤九,眼前就是大亮,不由赞扬道。

凤九笑笑,说:“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哪有你这么夸张?”

“还有,凤九!你看,今天晚上,林天整的象模象样的,他是不是有约会啊?”周爽又是笑着说。

凤九看了一眼林天,微微笑一笑,不说话,只是到阳台上,把手上拎着的装洗澡用品的口袋一翻,洗澡用品倒回自己的面盆里,慢慢收拾着。

林天坐在他自己的床边,一句话也没有说,象个害羞的孩子一样,腼腆地低着头,帅气的脸上似乎有淡淡红晕。

这样的神情多年后还在凤九的脑海中浮现,每当想起,心中总是感慨万千,谁能想到在操场上总是大力投球的体育帅哥林天会有这样的神态在面上?他当时只是在心想:“我靠,林天今晚上怎么是这么羞涩?是何原因?莫非他知道自己一向看电影是与玲玲在一起,他是要央求自己带他也是到前面去?”

谁知,后面事情的发展,实在是大出初九所料!

一会儿之后,周爽说:“电影只怕就要开始了,我先走了!两位才子,帅哥!一会见!”然后他就一个人下去了。

寝室里只剩下林天与凤九,只有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却是毫无拘束的,谁也不知!

凤九走过来,站在林天面前,微微一笑,慢慢说:“林天,你今天晚上真的很不一样啊,有什么特别高兴的事吗?还是……哪个女生向你表白了呢?是罗蜜……还是一班的娇娇?呵呵!”这‘一般的娇娇’只不过是林天众多崇拜者之一,凤九不过是随便说了一个!

在冯丹口中,林天的崇拜者有一个加强连呢!

可谁知道,林天的回答,却是实在让凤九有些吃惊!

“没……没有,就是想我们能坐在看电影,以前的几次都是和别人了,真没有多少意思。”林天缓缓又小心翼翼地说,明亮的眼睛抬起头,很专注的看着凤九。

“哦……”凤九有点意外,他是想与玲玲电影,才是找自己为桥梁,电灯泡?但是却又有点高兴,毕竟,林天在大家眼中,可是独立而行的!自己受邀,也是荣幸!

“当然可以啊!”然后他轻轻地说,又故作轻松。

林天就是有些高兴,笑道:“凤九,不是想与别人看电影!就是只是与你!还有,我觉得好是奇怪啊?”

凤九不解,问道:“奇怪?什么奇怪?”

林天默然,好一时才说:“我敢肯定我在高中之前是没有见过你的,但是一见你的面,却是如此面熟啊!仿佛好早以前就是相识!”

凤九大吃一惊,这也是自己一直不明白的!自己对马玲玲是这样感觉,正常!可是,居然对林天也是这种感觉?

唉,千劫万载之前,通天师兄,凰儿师妹,凤儿师弟?三人情愫!

只是可惜,今世涅磐,凤九却是地地道道的阳光少年!

若有情感,如何相处?

两人当然不知道这些前世渊源,凤九忙是掩饰笑道:“这更加是说明我们兄弟有缘分啊!”

林天心中不知为何,却是有三分惋惜,笑笑说:“是啊,或许前生就是兄弟吧!”

他也有几分尴尬,想起赵杀之事,又是谢道:“凤九,我知道赵杀这样玄虚受伤,定是与你相助有关,谢谢你了!”从发现道观当天晚上开始,林天再笨,也是知道凤九与马玲玲是与众不同的,神秘无比,身具无上能量!何况,他还是年纪学习成绩第一,聪慧异常?

凤九不否认也不承认,他怎么会说出马玲玲?只是笑着说:“这是小事,你不要放在心上!”

突然,凤九心“突……突……”跳了三下,他笑着说:“林天,好像马玲玲找我有点事情,我要先出去一下!”

林天惊讶说道:“她找你?我怎么没有听见她的喊声?”

凤九笑着说:“唉,一时也无法给你解释清楚,反正或许,以后你会明白的!”他知道马玲玲是靠近宿舍了,加上一时不知道如何面对林天,超越同学之情,就忙是开门出去!

显然,马玲玲记挂着晚上要发生的陷仙剑,戮仙剑示警,玄黄中人会有大战一事!

凤九知道,林天是有些失望,但是自己心中却是很乱,从来没有这么乱过!唯有逃离,这是为什么?

果然,刚刚是离开宿舍楼十几米,马玲玲就是笑意嫣然站在小树林边,凤九走过去,一笑:“你来了!”

马玲玲点点头,凤九头脑发热,清楚地看见马玲玲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右手微微摆动着,手不大,皮肤白白的,五指细长,自然地稍稍弯曲,他心中一热,一冲动,左手突然伸出,不很快,但是牢牢的抓住了马玲玲的右手,然后,脸是一红,这是凤九第一次冲动有情握住了马玲玲的手指!

马玲玲先是感觉手指连同心上,如同被电过一般,酥软无比,然后又感觉手上的受劲又小了一些,脑中“轰”了一下,想抽出手,却没有力气也不想抽回,任由凤九握着,就这样大概有十几秒,然后听见凤九笑着说道:“怎么不在那边等我?在牵挂晚上可能发生的大战?”

马玲玲笑着道:“恩!现在陷仙剑也还是一直在跳动呢!还有,前几天不是说了我们要将这小树林废掉吗?我就过来了!”

凤九星眉朗目中放出豪光,透过了虚像,已经是看见几乎所有的树木经络都是被马玲玲震断,显然,她只是动了一下陷仙神剑,但是却是这些树木的致命克星杀伤力!

他也是喜道:“好啊,这树林本来就是阴气很重,只怕会招惹血煞之气,被你废除,斩草除根也好!”

马玲玲点点头,说:“不错,明天早上,这树林中所有树就会枯竭而死,自行成朽木,风吹、人碰,都是立马倒下!不过,凤九,你知道这树林之下是什么吗?”

凤九吃惊,问道:“树林之下,土地之中?有东西?我怎不知?是什么呢?”

马玲玲有些沉思,终于是说道:“这树林下面居然是乱葬岗!”

乱葬岗?十大恐怖场所中排名第一,至阴至寒的乱葬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