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第二十一章 揭开蒙面少年来历

第二十一章揭开蒙面少年来历

谁知蒙面少年似乎也是认得棍法,低声叫道:“好招!”这一招“拨云见日,拔草赶蛇”乃是天下流传最广的少林是棍法之一,凤九现在使出,却也是得心应手,有几年的功力!

可是蒙面少年心中却是在暗道:“哼,奶奶的,班门弄斧,若是我使棍,这招威力至少在三倍之上!”

竟然识得,自然也是破得,蒙面少年身子赫然直直退后,好是快疾,他面对凤九,迎面后退之势,竟然比凤九短棍攻势还快三分!

他眼中得意,凤九却是无所谓,只是在想:“若是我手中是戮仙神剑,剑芒三尺,他如何能避开?只怕一招就见输赢了!看来玲玲所言有理,戮仙剑果真是不能轻易出手,一出手就要见血!”

他又是见这蒙面少年武功扎实,手脚干净,不是坏人,也不会狠心伤害了!

只是凤九心想虽然玄黄修真中高手一动手都是抢先祭出法宝伤敌,但是今日有这蒙面少年来先行松松筋骨,比试一番拳脚棍法,猜猜这蒙面少年的门派,也是好事!

因此凤九打定主意,想看看自己武功身手进展如此,就暂时不出法宝,戮仙剑,缘生幻灭花,无忧灭心鼎三大至宝都是不招出,只是手中短棍得势不饶人,大喝一声,短棍是再次横扫过去!

虽然他是小小少年,现在进攻之猛,却有如天神降世,威风凛凛,踏洪宫,走中门,短棍横扫之势力被蒙面少年再次抵住之后,凤九手腕一番,却是短棍化长枪,拢削而来,这一招,也是妙不可言,马玲玲在旁边是暗赞一声:“蜀山博学,凤九倒是学得多,这招虽然差于剑法,却也是好棍法!”

然后且看这蒙面少年如何应对?

蒙面少年冷哼一声,又是连退三步,避开凤九手中短棍锋芒,双枪护身,奇道:“你这少年,棍法无章,前面是名家棍法,后面少林棍法哪有你这样转化的?”

凤九笑道:“少林千年迂腐,我只取少林棍法中精要使出,转化之意,你管我如何变招?你认得少林棍法,你是少林派中俗家弟子?”

蒙面少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凤九说完愈加神勇,棍棍逼近!他以为蒙面少年又要后退,哪知,蒙面少年暗自怒道:“先前以为你是少林或者佛宗弟子,有些对你手下留情,你棍中如何没有破绽?但是现在听你说话,原来不是同门中人,三分薄面再也没有,我如何能再留情?”

于是,蒙面少年猛然改变战略,一步不退,却是蹂身向前,反身进了凤九的双臂之内,双手中银枪连点,正是短攒,斜刺向凤九胸口,面门。凤九好是诧异,却是丝毫不惧,眼明手快,手中短棍猛回以挡,小打,单挑,已经拒开了这蒙面少年的短枪。

马玲玲笑道:“唉,还是两大少年高手呢!缠在一起,也没风度,幸好都是短枪,短棍,要是长剑,长枪如何能这样施用?”

接下来,两人便是近身小打,这十几招,蒙面少年的双手短枪招式实在是精致到了极点,扎、刺、挞、抨、缠、圈、拦、拿、扑、点、拨、舞花都是有所涉及,然而又不比长枪,有虚实,有奇正;其进锐,其退速;其势险,其节短;不动如山,动如雷震。

马玲玲旁观者清楚,见现在场中情势当真是‘一寸短,一寸险’,险到了极致!蒙面少年每一招一式,虚实尽其锐,进不可挡,速不能及,不由暗暗想到:“在修真中高人流行煅炼法宝的今日,还有这样扎实的武功修为,这少年定是十几年苦练,绝对是名门弟子,只怕不是武当就是少林了!”

她虽然在外面,但是暗暗叫好,看得汗水直流,而那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蒙面人,虽然看不见神色变化,但是想来,脸上神色也是应该随着两人招式的变化而变化,紧张一片吧!

一时凤九短棍迎上,蒙面少年双枪惊人,纠缠一起。人是宛若惊龙,身形巧妙变幻,兵器也是游弋幻动,银光闪闪,间有枪樱晃动,红光点点,真是好一番猛斗,让人不禁眼花缭乱!

不过,凤九的短棍只有一根,又是没有利口,显然是暗中吃亏一点,气愤道:“奶奶的,这少年真会钻空子,占了兵器之便宜,看来也是聪明!”

马玲玲见蒙面少年枪尖颤动,崩、点、穿、劈、圈、挑、拨等,都是运用得纯熟无比,不由暗是佩服,他知道这使枪要求缠绕圆转,劲力适当,用力正确!不过,昆仑派以剑为长,并不太明白枪法要旨。

凤九在得到剑之前,十八般兵器都是涉及,现在又是身临其境,却是有更深的感触,他知道,运枪对敌,身法要求灵活多变,活动范围及其之大,步法要轻灵、快速、稳健,腰腿、臂腕之力与枪要合为一体,并要劲透枪尖,故有“开步如风,偷步如钉”之说,他知道枪术在十八般武艺中比较难学,绝对不易掌握成为高手,更加是没有速成制法,俗话就有说:“年练拳,月练棒,久练枪”。

而现在,这蒙面少年显然已经是要达到枪法招式运用纯武学的巅峰!可是,马玲玲与自己却还是知道这枪绝对不是蒙面少年的顺手兵器啊?

那他真正的兵器是什么?

只怕威力更大!

凤九与马玲玲两人却是不知,蒙面少年也是心惊不已!他知道木棍中厉害的有齐眉棍、三节棍、二节棍等,按说“棒齐胸、棍齐眉”,这少年手中的棍不是最佳长度,不能趁手,但是凤九十几招一过,将棍术的技击特点是勇猛、快速、多变施用得淋漓尽致,不过,与自己比较起来呢?

他精通棍法,招招识得,见凤九前三招乃是齐眉棍法进攻,后七招却是盘花棍法攻守兼备,劈、崩、抡、扫、缠、绕、绞、云、拦、点、拨、挑、撩、挂、戳等都是用得恰到好处。

而现在近身搏斗,凤九已经转化为拐棍木棍棍法,劈、拦、挑、挂、戳、点、拨、撩、绞等无不是妙招!

既然识得招式,因此蒙面少年是不落下风,但是一旦凤九变兵器,结果又当别论!

蒙面少年在出手之时,眼角余光看他同伴似乎是身子动了一下,有不耐烦的感觉,其实他知道何尝不是已不耐烦?幸好先是将四个工地警察施法入睡,不然还有波澜!

而夜也是深沉,快到半夜,周围没有人窥看,这点还好,两人可以专心打斗!

想到这里,蒙面少年见短枪不能取胜,便是猛然喝道:“当心了!”话毕,已经是退出凤九身边一米,双枪虚点,玄光中,一边的枪头是不见了,另外一边的枪头却是变成了木头,这样,竟然是瞬间成为了一长一断的双棍!

凤九一呆,好道法修为!蒙面少年以棍进招,凤九一时如何能适应?这蒙面少年手中双枪变成双棍,似乎更加是得心应手,招招精妙,凤九手背上劲风扫过,差点是被扫中!

昆仑派中比武堂上十八般兵器样样皆有,马玲玲全是见过,笑笑,说道:“原来蒙面少年也是使棍好手,不过,能用连珠棍的当代高手只怕只有少林派与普陀慈航斋了!凤九,加油,你看看能不能试出他到底是少林还是普陀慈航斋中人?”

蒙面少年显然是大吃一惊,马玲玲的话竟然是完全正确,他正是……

不过,他也不惧,将连珠棍耍开,双棍偶尔单攻单受,偶尔却是互相连接,劈、拦、挂、甩、绞、绕、点、拨等手法一看就在凤九之上!

凤九无奈一笑,说道:“看来你棍法是科班出身,在我之上了!也罢,在下棍法认输,不过,你要小心了!”

蒙面少年点点头,知道凤九要出绝招,口中却是不肯认输,道:“哼,你有什么本领,尽管放马过来!”

在凤九心中,他是知道马玲玲在提醒自己,若是蒙面少年出身少林派,多是武林一脉,武功通神,只怕修真很少!若是他是来自传说中南海观音大士门下的普陀慈航斋,则是道法精微,自己只要一试这少年的玄黄修道境界就可以了!

那么,他能试出来吗?

他已经是心中有计,斗到酣处,猛然,凤九口中大喝“起!”众人眼前一晃,只见凤九衣?突然全是鼓动起来,无风往后飘去,笔直一般,他身边暗暗有玄风护身,运转玄黄修为,是要在自己身边铺下道法封印,将这蒙面少年的双棍凝固遁住!

马玲玲心喜,暗道:“到底他是聪明,一点就通,他没有用上剑,何必较量不能出全力的纯武学?现在用道家修为法力,不是更好?”她早在年少之时就是精通五行遁法,现在见凤九的凌空遁术,也知不在自己之下,心底叫好!

她想法还未完,眼前突然便是有些昏暗,先前天空虽然是没有月亮,但是在远处一些路灯照射之下,还是晴朗的,现在却是有阴风四起,灰蒙蒙起来!其中还开始夹杂着一些零星小雨!

自然是凤九布下封印,施为逆天修真,蜀山一脉道宗神典大法精微,一经施动,天地之间便是有所感应,要变色下雨了!

蒙面少年脸上只能看见眼睛,不过还是可以看出,他还是吃惊,眼珠乱转,他只觉得手中的双棍攻出去,能遇上层层阻力,一半力量还未到凤九身边时,已经被消去;小半劲力到了凤九身边时,却是被直接禁锢,而凤九手中棍已然化为长剑之势,这下,要主动出剑法进攻了!

他哪里会坐等待毙,手中一探,黄金钵已经出来,金光闪耀,让人眼睛都是差点睁不开,中间有隐约梵音了了,佛珠法相藏在其中,马玲玲一听,似乎梵音乃是南海普陀唱晚!

凤九也是感应得到,不由叹息一声:“果真是南海观音大士门下的普陀慈航斋中人!”不过他却也是不怕,好久没有遇上修真一脉中的高手了,刚才比棍,枪,不分胜负,手脚却是刚刚活动开,现在啊,正好是可以大显身手,自己的蜀山道法要出手了!

哼,要比法宝?

凤九身有攻势第一的戮仙剑,守势第一的缘生幻灭花,对天下法宝皆可摧毁的无忧灭心鼎,怕谁?

比道法呢?

都是十六、七岁的新一代人中之龙,鹿死谁手?

那么,今夜两人打斗,最后胜负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