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V0033章 猫鼠天敌,世世为仇

V0033章猫鼠天敌,世世为仇

马玲玲却是听得明白,她一想,只怕凤九说得有几分道理!

这古观修成是为了镇压一些东西,连地风水火都能改变,这修观之人定然是道家高人,也就是布下这花岗石柱,不知道从哪儿禁锢住这霸下异兽前来作为守护异兽,镇住了这古观,成为看护神!

而后面绝对又是经过几多波折,被人在花岗石柱外围修葺出来这么一道土围墙,这样夹带这龟片凄厉咒语,可能是为了克制霸下异兽,这样一来,双方就一直在较量!

一旦要观摩这华表,就必须是破开土墙,破开土墙,则可能霸下怨气化身出来,只有将霸下这龙种异兽拿下,才能光明正大的窥探古观的秘密!

她这么一想,兴趣更加是大增,不过牵涉到魂魄,修真,异兽,如何能对现在常态下的林天说明白,一说与他听,他来个打破沙锅问到底却是不妙了!

凤九又是笑着说道:“也是奇怪,我们现在连这古观的名字都是不知道呢!”

林天暗中郁闷,稍稍气鼓鼓说道:“我看啊,就是兰若寺吧!”

凤九笑道:“我看啊,你是《倩女幽魂》电影看多了,想着风流的女鬼吧!这古观是道家的,不是佛家,怎么可以混为一谈?”

林天不好意思笑笑,凤九就是继续说道:“林天,并非我与玲玲,不说与你听,只是这其中实在是有太多的奇异之处,暂时不方便告诉你!不过,你以后考古发掘的时候啊,跟住我们两人就是了!我们两人保你周全,你就是什么事情都会明白的了!”

林天失笑说道:“这样的话!你们两人啊,那岂不是成了古惑仔,我就是你们的小弟了?”

凤九与马玲玲相视一笑,并不说话!

一时,马玲玲又是说道:“其实,‘我死之后,必为厉鬼’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呢!也是咒语一类!”林天先前听霍小玉有趣,忙是问道:“什么版本?”

凤九一想,就是已经知道,笑道:“这是猫与老鼠的版本!”

林天忙是认真听来,马玲玲不忍心,就是说道:“你总该是知道武则天怎么辛苦才是当上皇帝的吧!”

林天笑道:“我倒是没有多大兴趣,倒是我妈经常看这些电视剧,因此我也是知道一些!”

凤九点点头,说道:“这个女皇可不是一般人!传说武则天为了离间高宗与王皇后的感情,当时还是武昭仪的她生下长女安定公主不久,公主便在王皇后探望之后离奇暴毙,武昭仪的盈盈泪水,让愤怒的高宗不假思索地认定王皇后便是杀婴的凶手,事情虽无由证明,王皇后却也无法自解,最后不了了之。”

林天问道:“竟然无法定罪,又有什么效果?”

马玲玲笑道:“但是高宗对王皇后的印象从此一落千丈啊!最终导致废后!这是对王皇后!而历史上最离弃的诅咒是出自高宗的另外一妃子萧淑妃!”

林天“哦”惊呼一声,凤九继续说道:“唐高宗在永徽六年下诏将王皇后和萧淑妃废为庶人。七天后,立武则天为皇后。王皇后和萧淑妃被废以后,囚禁在后宫的一所密室之中。密室四面高墙,没有门窗,只在一扇小门上开了一个很小的孔,以通食器。门外有武则天派去的人看守。二人困在里面,昼夜不见日月,终日只能以泪洗面,互诉悲苦。”

马玲玲叹息一声,说道:“若是这样也就罢了,至少性命还在,身体无损!可是有一天,唐高宗想起了被废的王皇后和曾经忘情恩爱的萧淑妃,便想去看看。内监引导着唐高宗来到密室。只见门禁严锢,只有一个小孔进入饮食,唐高宗不禁恻然心动,为之神伤。他走上前去,大声说:‘皇后、淑妃,无恙乎?今安在?’。

王皇后、萧淑妃听见是皇上的声音,而且就在门外,两人喜出望外,泣不成声地说:‘陛下幸念畴日,使妾死更生,复见日月,乞署此为回心院。’唐高宗伤感之下,泪眼朦胧,满口答应:‘朕即有处置!’”

林天知道不会这么简单,果然凤九说道:“谁知武则天立即得到了心腹的奏报,待唐高宗离去,马上派人杖王皇后、萧淑妃各一百,直打得两人血肉模糊。然后,吩咐将两人的手脚剁去,将她们装在酒瓮中。武则天狠狠地说:‘令二妪骨醉!’。然后几天后,装在酒瓮中的两个人仍然没死,武则天便逼着唐高宗下诏赐死。”

林天低头叹息,说道:“好狠心啊!”

马玲玲悲愤道:“这咒语出来了!行刑官奉旨来到囚室,宣读诏书。王皇后哽咽受诏说:‘陛下万年,昭仪承恩,死吾分也!’轮到萧淑妃,她受诏后便破口大骂:‘武氏狐媚,翻覆至此!我后为猫,使武氏为鼠,吾当扼其喉以报!’”

林天“啊”的又是一声惊叫,这也实在太可怕了,女人间的斗争竟然是这样血淋淋!他忙是道:“‘我后为猫,使武氏为鼠,吾当扼其喉以报!’真是可怕!”

凤九点点头,说道:“武则天得报萧淑妃的这些咒语,下令后宫再也不许养猫,有好一阵,武则天常常梦见二人,披头散发,血淋淋地前来索命。武则天大为憎恶,请巫祝镇邪。不久,又徙居蓬莱宫,但还是时常梦见二人。后来,武则天便干脆迁往洛阳,长住洛阳。为表示自己对二人的憎恶,武则天下令改王氏为蟒氏,萧氏为枭氏。唐中宗即位之后才令蟒、枭二姓恢复其本姓。这才完事!”

他们两人博古通今,这样娓娓道来,林天不由说道:“天啊,你们两人讲这些故事,比黄伯伯还吸引人三分啊!”

凤九笑着说道:“你看,这‘我后为猫,使武氏为鼠,吾当扼其喉以报!’都是如此凌厉的咒语,让千古一后害怕!加上‘我死之後,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也是最后灵验无比!我看啊,那么,现在出现的‘我死之后,必为厉鬼,尔等历世,不得安宁’绝对不是什么戏言,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何人铸在龟片之上的呢?”

林天笑道:“我们何须关心?李伯伯与月沧,嫣然学姐他们不是在后面化验吗?我想以为李伯伯的专业知识定然是可以解开这秘密的!”

马玲玲与风九相视一笑,都是点点头,相信他们化验定是有所收获,但是他们两人相信的可不是博学的大学教授李教授,而是相信月沧!

这月沧既然是黄馆主亲自推荐,蜀山一脉的杰出弟子,定然是与众不同,不知道她能下出什么结论来?

可恶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