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V0054章 晓之以理,下雨笑戏

请牢记看小说首选更新最快的V0054章晓之以理,下雨笑戏

马玲玲犹自气鼓鼓说道:“月沧,你怎么就是直接将木匾给了他们?”

月沧小声说道:“玲玲……”今天早上,她本来也是要好生与李教授吵一架的,但是才一起床过来,就是发现李教授双眼通红,她到底是女生,心中不忍,就是将木匾给李教授了!

先前沈七一见这木匾上“太极观”三字,他当然认得,顿时欢呼说道:“老师,终于是有收获了,原来这古观名为‘太极观’?”

不知为何,嫣然却是毫无高兴神色,只是冷冷说道:“要收获?还少吗?两千年的华表?诅咒的龟片!就连那一屋顶的瓦当,随便一样,可说都是价值不菲!”她说到这里,已经是双眼一酸,几乎落下泪来:“可是我们十七号施工队员,二十号施工队员,两人可是一伤一死啊!”

月沧又是浅浅说了一下华表中有怪物灵异俯身,经过昨天晚上凤九,马玲玲等人的帮忙,是清理干净了,后面,至少华表中,是不会有什么危险了!李教授叹息说道:“早就知道凤九,马玲玲这两个孩子不是一般人,原来真的是贵人相助!一会,可要好好道谢!”

沈七也是叹息道:“昨夜大战,一定十分精彩,可惜我没有看见!”他与嫣然的学位虽然不如张有才,但是见识修为却不一样,月沧所说‘怪物’,两人却是能够理解,李教授心中烦苦,也不多问!

早上天亮的时候,张有才就从医院打电话回来,报告果然如果凤九所讲,昨夜抬到医院的时候,二十三号施工队员就早已经是当场死了!而十七号队员也是失血过多,整整一个晚上都是昏迷,还没有醒过来呢!

李教授听毕,不由是叹息一声,他一夜之间,只怕是苍老了三岁,头发似乎是疯长,白发根部冒了出来,然而他一生走南闯北,见识之高,远远在嫣然,张有才之上,就是吩咐道:“唉,事已如此,确实惋惜!可是我们考古一学,危险时刻都有,说不定后面还有更大的凶险呢……”他刚是说到这里,嫣然就是忙道:“老师,要不我们放弃这里的挖掘?”

“放弃?怎么可能?”沈七忙是说道,他显然是不同意!

李教授也是摇摇头,说道:“傻孩子,这华表与土墙已经是蜀中考古界内的奇观了,要是整个太极观出土,只怕人人将要牢记这成就,我们身为考古中人,名流青史倒是其次,但是对古迹,遗迹孜孜不倦的追求真相,永远是我们的目标啊!”

沈七补充道:“况且本次考古,连付省长一会都会过来,何其重要?我们即便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蜀中考古的威名延续,支持下去!”

月沧却是不以为然,她对什么威名,什么成就毫不在意,但是这龙种霸下已经是引起了她足够的兴趣,说不定里面更加有异象,何况,林天……在这里,让她离开,她心中反而有了一丝不舍之意,因此她说道:“李叔叔,嫣然姐姐放心,后面我们会更加小心防范的!”

李教授叹息一声,沈七明显说得也是十分有道理,因此他就是说道:“嫣然,你一会去给有才打电话,让他继续呆在医院里面,控制局面,不让风声走露,我们后面会秘密处理,该抚恤的一定会抚恤!沈七,你准备我们的一些挖掘成果,带上这块‘太极观’的木匾,去应付一会蜂拥而来的记者!”

他毕竟威震蜀中考古界二十年,这些安排一出,又是恢复了几分干练,这才是月沧熟悉的李叔叔!

嫣然不知为何,嘴角一动,有三分失意,但是还是不说什么,走开了!

果然,才是早上八点半一过,付省长的车队就是带着大量记者,摄影师在张县长的陪同下浩浩荡荡过来了!

顺天中学的曹校长早是迎接了上去!

李教授脸色十分发青,倒也没有给付省长,张县长,曹校长难堪,在将大量记者抛给沈七之后,没有摄像头跟随的状态下,才是悄悄对付省长汇报真实的伤亡情况!

毕竟,这有人员伤亡,是大事,纸终究包不住火的!

付省长听毕,先是一惊,但是他主管考古十数年,见惯死伤,后面听说怪物被消灭,就是松了一口气,说道:“老李啊,我们合作只怕有八、九年了吧!你们的困难我怎么不知道?但是你们一定要坚持啊!”

李教授眼神微微一缩,闷声说道:“可是,我只怕后面再是人员伤亡啊!”

付省长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老李,你要知道,这个考古项目省上已经立项,上头很是重视,这已经出土的华表,瓦当已经可说是一级文物,要是在太极观中再出土惊世之宝,一定会名扬考古界,下半辈子,我们啊,都不用再忙碌了!况且,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蜀中数年不振的考古界抖一抖啊!”

他说完,又是说道:“我这次来,将第一批考古经费一起带来了,现在情况特殊,加上伤亡队员的抚恤,我决定追加百分之五十的考古经费,一周之内送到!”

面对这样的老搭档,李教授还能说什么呢?

曹校长,张县长是外行,可是付省长可是合作二十年的老内行,他说的话,很有分量啊!

这时,月沧带着马玲玲过来,凤九与林天还未到,李教授忙是谢道:“玲玲,多谢你昨晚出手相助呢!”

马玲玲正想谦虚两句,张县长却是微微不屑问道:“一个女学生,能有多大本事?不如我派两队武警过来保护?”他先前就听李教授说起要感谢学生,心中不大认同,现在就随便脱口而出!

马玲玲本来就是满怀生气,听毕不由是冷笑,不屑看他,可是恼怒非常,手指背在身后,暗念神诀,召来风雪,轻喝道:“下!”

月沧不由微笑,知道马玲玲要给张县长难堪,她又想玲玲生气之意,却也不阻拦,一瞬之间,张县长头顶之上,两米周围就是猛然一阵大雨倾盆而下,头发,身上衣服只在一瞬之间就是湿透!

付省长一呆,他就是张县长两米之外,可是,他与李教授,曹校长身边,头顶都是无雨!

最为狼狈的当然是张县长了,他清醒过来,身上已经被淋湿,东边太阳依旧,刚刚升起,可是只有他头顶却是大雨?

他忙是边上挪动几步,可是也怪,那雨水似乎是吃定了他,只是跟着他,毫不留情下在他头上,浇得他成了落汤鸡一般,却又似乎长了眼睛,不危急周围的人!

那边众多记者都是在围着数丈之外的沈七,这时才有人侧眼看着这边下雨,忙是转身过来,要拍照,月沧忙是走到玲玲身边,轻轻碰她,玲玲会意,两女相视一笑,玲玲才是收回法力,顿时就是雨过天晴!

可笑,这数十人,只有张县长一人身上被淋湿,被远处跑来的记者一阵狂拍,煞是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