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V0061章 顺天之变,惊讶众人

V0061章顺天之变,惊讶众人

凤九想起当日在学校内图书馆内的空手而归,不由是欢呼说道:“啊,那真的是太好了!”他看着马玲玲,都是笑容满面!

马玲玲却是暗中想道:“李教授到底是教授,注重诺言,当日听我与凤九请求后,果真是去省城博物馆,图书馆中将这有关顺天小镇历史的书找到,然后是动用关系借了出来!不过定是难找,即便是我们找到,要想带出来也是难办!”

林天也是笑道:“好啊!我就是不明白为何李伯伯这一段时间晚上总是在细细揣摸,读一本泛黄的古书,原来是凤九,玲玲请求的顺天小镇历史书?不知道其中有何古怪?”

他显然不知道这顺天之名只不过半个世纪!顺天之前呢?也正是凤九与马玲玲要想寻找的答案!

李教授点点头,善意看向凤九与马玲玲,凤九本是想问为何李教授先前就是已经拿到这书,为何才是现在愿意拿出来?但是这话唐突怀疑,到了嘴边又是缩回去了!

马玲玲也是在想,唉,只怕李教授先前也是心中在迟疑,要不要将这本书给自己两人呢?肯定是这一段时间,见凤九与自己出手帮忙杀走嗜血霸下,显示非凡法力,现在又是相助,施用昆仑派玄法,将“妄言般若珠”钉入地下,困住太极观的死门,可说是尽心尽力,毫不藏私,有恩于施工队,才是愿意献出这一本书给自己两人查看的吧!

他们两人虽然并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都是只猜对了一半,这书确实是李教授一回到省城就是走遍了全省城的大大小小博物馆,才是最终找到,再走了黄馆主的关系,借出来,带到顺天中学了!但是李教授没有即刻借给凤九,马玲玲看,实在不是他的意思,乃是黄馆主亲自嘱托的!

黄馆主当日听李教授细细说起这古迹出土情况后,好久不语,又是听说竟然有两中学生要找这顺天历史,心中已对凤九,马玲玲绝非普通人这一观点产生,就是说道:“老李啊!这书你先留着,自己查看,后面你再是查看一下,合适时候再给他们看!”

现在李教授因为是感谢凤九,马玲玲两人,心中不安,就是主动说出,是将书献出了!

马玲玲不动声色,渐渐收回先前布下的法力封印,天上的中雨就是慢慢飘过来,张有才大声说道:“啊!又是下雨了,我们回去避雨吧!”

李教授点点头,就是带着沈七,张有才,嫣然与凤九,马玲玲,林天,秦吟梵四人道别了!

回到教室,还有下午最后一堂课,上课的时候,玲玲回头问初九一些化学题,有点难,但是作为高一的化学NO.1,初九还是很快给玲玲解释了,玲玲很感激的眼光在初九心中一荡,初九很是诧异,他与马玲玲都是修行中人,终究不过是尘归尘,土归土,师尊飞花老人与昆仑派九幽神侯说得很是清楚,他们两人只怕都是应了这千年浩劫而生,一旦渡劫完毕,他们只怕是不能留在人间的!

修行成仙,至少在现在的凤九心中,还是很重要的事情!

按理说,马玲玲也是知道这点的,功课好坏,年级第一,第二对别人很重要,对他们两人又算得上什么?但是为何马玲玲却是这段时日对功课也是分外上心?

他是男生,难解女生心思,马玲玲却是在暗想:“自己虽然是不注重成绩,但是凤九与林天都是这么优秀,只怕新来的月沧也是顶尖成绩尖子生,先前罗蜜就是成绩良好,现在月沧又来,我怎么能落后她们?”

她想到做到,就是愈加在功课上心,自然是难为不了她!

要是凤九知道这个想法后,只怕只有哭笑不得,谁说只有男生间才是有竞争?女生之间,也是有看不见的竞争存在!

而梁栋看见玲玲转头过来,如雪的肌肤,柔顺的长发,就是在心中祈祷:“玲玲回头了,天啊,祈祷她看我一次吧……为何,她看的只有凤九啊,天啊,不要让我这样伤心啊……”

而凤九也却早就听过梁栋说过,自从上次完电影,梁栋就说过,虽然梁栋天天与冯丹瞎扯的厉害,但是可能是美好蒙蒙那种感觉的还是玲玲。看小说首选更新最快的请牢记

他不知怎么,心中隐隐一疼,少年梁栋,又有多少能明白情为何物,确实只是有那种朦胧的好感罢了。

但是他与玲玲却是不一样,他们两人乃是一出蜀山,一是昆仑,世上少有的道家高手!门当户对,还是当今入世不多的修行中人,才是天生一对!

何况,他们万载之前的前世,还是一对……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林天看见凤九时,脸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晚自习无话,回到宿舍**,林天躺下的时候,左手伸出来,放在初九的枕头上,初九嗔道:“我靠,缩回爪子!”

林天笑道:“不用缩回,随便你压,我不介意!”

凤九也是对林天毫无办法,无奈笑道:“你啊!压不痛你手!”他倒就是只有这样慢慢躺下去,枕着林天强壮的手臂,头一偏,刚好就挨着林天结实的胸膛,虽然隔着内衣,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在脑中震荡,凤九心中一颤,这感觉好是怪异,似乎心中有一股感情与自己何马玲玲相处之时相当,但是又是炯然不同的情愫存在,只是为何?

林天也是心中十分奇怪,手圈起来,慢慢蠕动,凤九笑道:“我靠!得寸进尺?拿开!”

林天知道凤九乃是佯怒,也是不管,又是轻轻地问初九:“没有想到昨天晚上真是你高中第一次呢,一看就明白,真没有想到!”

凤九不由是气极,梦遗?这个死林天,自己哪里难堪,他就是提哪里?他不由是死命压着林天的肩膀,手臂,两人反而是朦胧睡过去了。

第二天上午课,铃声还未响时,凤九,马玲玲早到,林天,冯丹,梁栋都是没有进来,月沧就是过来,递给马玲玲一本书,笑道:“玲玲,这是李教授昨天说的那本书,我带给你来了!”

凤九在后面一见,就是笑道:“好啊!这下好了!”

月沧早是看过这书,但是她不是顺天本地人,倒也没有什么感触,马玲玲接过,也是笑道:“多谢了!”

月沧笑笑,自是回归座位不提!

马玲玲忙是转身过来,将书放在凤九桌子上,两人头凑在一起一看,班上其他同学不多,也是不怕!这本书显然是好古老,竟然是线装难得一见的黄色古本,封面上面五个古?大字《蜀中地理志》!

凤九轻轻翻开,里面是繁体字加上竖着排版,他们两人多在斜月峰玄黄观,昆仑山绝天宫上见这样的古书,也是不为难,只是凤九笑道:“李教授肯定是不知道在哪儿才是找到的!”马玲玲也是点头,说道:“他至少是找到几本书了,但是只是给了我们这一本,意思自然是这一本就够我们找到答案。”

这《蜀中地理志》因为出版古老,早是泛黄,但是两人都是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打开拜读,这一拜读,片刻之后,两人不由是浑身冒汗,心情极为严重起来!

他们才是明白了何谓“蜀人从未负国”的道理,血淋淋的千年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