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V0099章 人间仙剑,圣姑拈花

V0099章人间仙剑,圣姑拈花

“插天宫”远在白云之间,烟雾了了,好是一派人间仙境,凤九,惊梦远远望去,见是高殿连遍,青砖红瓦,高墙阔宅,“插天宫”依山而建,成龙跃之势,背后插天一峰,苍翠葱郁,而顶上白雪茫茫,甚是威严脱世。

惊梦笑道:“多谢七星师叔抬举,晚辈两人就是多有打扰了!”她说完,就是跟在七星道人,银河道人后面,挽着月沧的手一起进入“插天宫”内了。

凤九暗暗发笑:“这个惊梦,当真是人见人爱,她见七星道人怜爱后辈,这一声‘七星师叔’可是喊得亲热非常啊!她是如此的惹人怜爱,天下还有什么人能不欢笑连连?”

他这样想着,也是跟在有说有笑的惊梦,月沧两人身后进入“插天宫”中了,而脑海中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四龙,三凤,七剑都是谁啊?

插天宫当真是设计得巧夺天工,仙雾白云之间,八、九处庭院大殿连环,小巧珍楼壮丽,宝座峥嵘。风阁高云外,客房静月中。丹霞缥缈浮屠挺,碧树阴森轮藏清。真净土,假龙宫,居人殿上紫云笼。两廊不绝,炉中香火时时?k,台上灯花夜夜荧。

凤九不过是从小在斜月峰,玄黄观长大,见蜀山派果真巍峨至高,他本来就是心性和善,谦虚无比不说话了。

惊梦的感受又是不一样,她虽然是在昆仑派千年天绝宫中长大,但是昆仑派与蜀山风光决不相同,他见后院一亭子之中,亭子便是一汪活水池塘,但见一气无冬夏,三秋永注春。炎波如鼎沸,热浪似汤新。分溜滋禾稼,停流荡俗尘。涓涓珠泪泛,滚滚玉团津。润滑原非酿,清平还自温。瑞祥本地秀,造化乃天真。佳人洗处冰肌滑,涤荡尘烦玉体新。麒麟小说

“哈哈,果真是好地方啊!七星师叔,你看,能在如此一清幽之地中亭子内喝茶,实在是一件很惬意的人生至乐!”惊梦娇笑道:“我们为什么要去正殿呢?不若就在是这里聊天,可是好?”

七星道人一愣,他有些想不出来惊梦会提出这个要求,但是他难得笑道:“好啊!银河师弟,我们就是在这里坐下喝茶聊天吧!”

银河道长好是奇怪,从来是不见掌门师兄如此喜悦的,他忙是吩咐后面十数弟子散去,吩咐上上等好茶,而惊梦,凤九,月沧告坐之后,待七星道人上坐之后,也是坐定下来!

惊梦抢先笑道:“七星师叔,刚才你说的什么‘四龙,三凤,七剑’是什么意思啊?”

“是啊!掌门师兄,我都是不知道呢!”月沧在旁边笑道。

银河道长无奈说道:“你们三个人啊,都是跻身其中,却是不知道,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他越是这么说,凤九也是逗得心痒痒,七星道人见三人都是这般急,笑道:“你们啊,都是‘四龙,三凤,七剑’中少年高手了,还这么猴急猴急的,哈哈!”

这时七星道人座下弟子已经是上来好茶,银河道长冷面说道:“这茶掌门师弟是数年不曾招待客人了,名贵非常,你们啊,真是有缘!”

月沧当真知道是真的,虽然她调皮非常,才是不管掌门师兄的珍藏,是想喝就喝的,但是外人与一般的客人是无福消受的!

昆仑派浪迹剑仙也是爱茶之人,惊梦即便是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见这茶都是四名蜀山弟子抬着正在烹饪中的茶具过来,下面有明火暗动,周围是进口花梨茶杯一个、红檀木茶杯一个、绿檀木茶杯一个、黑檀木茶杯一个、酸枝木茶杯一个、鸡翅木茶杯一个。中间一个小开炉,上面温火不断,两个大茶盅紧闭......

,不过了了炊烟却是透露出来阵阵茶香!

她不由是啧啧赞道:“七星师叔,你这些茶杯,都是由优质原木打造,既传统手工,又是匠心独运,传承古色古香,散发出浓厚的茶香气息。当真是了不得啊!我们真的是非常荣幸!”

月沧看着蒸煮茶水的大茶盅,见上面雕刻的云意态万千,不由笑道:“七叔这茶具,不仅茶杯来历珍贵,连这茶盅也是不凡,乃是西山云家出品!就连上次武当派的高手前来,也是没有用这茶具招待的!”

七星道人点点头,笑道:“难为你们两人还知道!古人凭云察凶吉,五彩缤纷为祥云、黑云翻滚为恶云。因此,标志中的祥云色彩尽可能用红、橙、黄等五彩色。黑云是避讳的!这茶盅采用祥云为标志的主要元素雕刻,青云直上,祥云献瑞,飞黄腾达、蒸蒸日上,这四重象徽都是吉祥!雕刻造型张弛也有度,云卷云舒动静皆宜。当真给人以宁静致远,意境深远,淡泊明志的茶道意境。西山云家,果真是煅烧茶具第一家!你们是有缘的人,何惜上好茶?”

银河道长板着脸说道:“你们都是知道这茶具,不知可有闻出此茶如何?”

是啊,烹茶烹茶,自然是茶叶最为重要,总不能只是在茶杯,茶盅上面打擦边球啊!

这点,凤九是不知道了,忙是问道:“银河道长,我闻这茶在三丈之外是清香,为何一丈到两丈之间香气非常浓烈,然而到了两米之处,香气又是转为清淡,好是奇异!”

惊梦点点头,笑道:“不错,这茶,香味当真是三重变化,让人惊讶!”

月沧点点头,说道:“据唐代陆羽的《茶经》,陆延灿的《续茶经》中有载‘太湖洞庭山有茶,微似青山面而细,味甚甘香,俗称吓煞人香。’我久闻此茶大名,当然是要尝试,见到此茶之后,果真是‘清汤碧绿,外形如螺’好是奇特!此茶产自姑苏一带,名为碧螺春!”

惊梦笑道:“哦,原来就是名茶碧螺春!名不虚传!”

凤九低头细品,只觉香气浓郁纯正,色、香、味俱佳,低头看时,那茶叶条索纤细,卷曲似螺,幼嫩整齐,茸毛遍体,银绿隐翠,不由是脱口而出道:“好茶啊!”

七星道人也是叹息道:“这茶叶不是人间能买到的凡品,是百年以前有位好友送我的!所用嫩芽是茶树初展的一芽一叶,不知道这后面的采、拣、制、炒四道工序,该是何等精心!”

一时,月沧见掌门师兄高兴,就是笑道:“现在歇足了,茶喝了,心情大好,有请掌门师兄说与我们听这‘四龙,三凤,七剑’的来历!”

七星道人叹息一声,说道:“月沧,惊梦,凤九,你们三人可是听过清音脱俗阁?”

“清音脱俗阁?”月沧一愣,惊梦也是忙道:“啊!就是传说中虽在人间,却是有如仙境的清音脱俗阁?”

凤九然而没有听说过这清音脱俗阁,不由好奇问道:“这清音脱俗阁是什么来头?”

“凤九,你真是笨蛋,你知道普天之下,容颜最美,世上修为最高的女人是谁啊?”惊梦笑道。

“女人,是谁?我不知道!”凤九自然是有兴趣,忙是问道。

“就是这清音脱俗阁中的圣姑拈花了!”月沧吐气说道。

凤九还是不解:“就算她是普天之下,世上修为最高的女人,可是说到‘四龙,三凤,七剑’,怎么又是说到清音脱俗阁中的圣姑拈花了?”

银河道长冷冷冷笑道:“因为,这‘四龙,三凤,七剑’就是他评定出来的!你说有没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