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第0007章 玉体横陈,满室春光

通天仗着自己乃是鸿钧嫡传,论道行,远比七尾**狼高深万载,因此,他艺高人胆大,便是溜了进去,只见后面屋子中,一张紫檀木精雕的大床横在其中,而四面都挂起了轻纱罗帐。麒麟小说

**有两个人,玉体横陈,满室春光!

通天一见这这情形,便是止身不前,玉面红了起来,小腹之中,无来由无名火光大起,呆在原地,只能是眼睁睁看着前面。

这时,一股清风徐来,轻纱罗帐微微掀起一角,隐约露出一截娇嫩莹白的雪色玉颈,诱人曲线延伸至香肩。通天不仅一愣,这女妖,在干什么?

他又见若有若无的粉红薄纱后,隐约可见大床中央跪坐着一具白皙**的女妖身体,还有一男子在她身后,她那杨柳般的纤细腰肢缓缓扭动,汗珠沁出香肌,沿着腰臀曲线滑落大腿,大汗淋漓!

最让通天受不了的是这女妖口中还似痛苦,呻吟不停:“七尾……七尾……”

而那男子,也是赤身**,通天看得清楚,男子身体结实,只怕几块肌肉成型如铁般坚硬,不过脸面毛茸茸一团,眉毛竖长,果真是野狼修身得道!

通天哪里还能见这野合之事,顾不得玉面火红,便是厉声高叫道:“七尾**狼,受死!”

伴着真言响动,通天手中万载道决凌空虚点,云气腾腾,数百道星光从他手内飞散出来,整个屋子闪闪生辉,片刻只见,已经是制住这两人,这才现出本来面如冠玉的面目,走进来!

七尾**狼眼中绿幽幽一片,一声狼嚎,嘶声道:“你是谁?竟然能进入我万狼之林,我却是不知?”

那雌狼妖也是胆战心惊,可是一见通天出来,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张眸神深邃、神采飞扬的面庞,她虽然已经是通天点住,却也**心大起,道:“玉面哥哥,你何不上来,我们三人作乐?”

通天大怒,猛然食指连扣,道力通玄而出,只听那雌狼惨叫一声“啊……”便是香消玉陨,元神俱灭,烟消云散!

七尾面上一阵悲哀,见雌狼妖死去,也是悲愤!他这一见通天运使鸿蒙道法,心中已经是大惧,惨叫道:“原来是老祖座下嫡传弟子亲自前来我这万狼之林!看师兄仙风道骨,精奇俊朗,想来乃是三师兄通天了!”他却也是修为不浅,居然一下子就能猜测到是通天而不是太上与盘古!

通天冷笑一声,道:“谁是你师兄?”七尾**狼叹息道:“不瞒三师兄,在下却也在鸿钧老祖座下听道三日!”通天道:“你既然在我师门下旁听过道,为何却是这般荒**无道?若是向道,定当修身养性才是!”七尾**狼幽幽道:“大道无情,可是哪有我快活?**之道,才是人生极乐!师尊却是一心卫道,不理情愫,我便是叛之!”通天冷哼道:“大道修行,与世同生同死,还不……

好?”

七尾**狼道:“活得了无生趣万年,不若快乐半个时辰而死!通天三师兄你看我这屋子四周壁画,以为如何?”通天依言观之,这一看,不禁又是又羞又愧,那墙上全是**裸的人群狼化人形,雌雄,阴阳**之图!他忙是闭上双眼,道:“这有违师道,不可看那!”七尾**狼凄凉笑道:“至乐便是至乐,一生千年,不若至乐一刻死,师道有误也!若是没有**,生无可恋!”

在通天心中,鸿钧老祖乃是第一等敬仰的人,一听这七尾**狼对师父出言不尊,他知道师父之意便是直接铲除这七尾**狼,便是冷哼道:“不尊师道,还活为何?”他说完,便是幻动道力,永封住了七尾**狼的泥丸宫!

他再也是不敢却看那些壁画,便是跑步出来,可是,这些壁画已经在他脑海中翻来覆去飘荡,他忙是坐下调息,直到一个时辰,七窍五内才是安静下来!他这才明白,为何师父不愿来此脏了他手,而大师兄定然早知道一些苗头,也是隐藏不出!

通天出了万狼之林,果然外面群狼或死活慢慢消失,漫天的**之气,也是渐渐消失,他心中轻呼一口气,总算是不负师命,便是腾云回去复命了……

现在,通天不知为何,却是想起这事,为何修道万载,都是心如止水,一见到凰儿师妹,却是幽然情深一片,想着那些阴阳之事来?

他面上表情好是古怪,麒麟忙是问道:“三师兄,你在想什么?”

通天惊醒,忙是掩饰道:“没有什么!对了,麒麟师弟,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麒麟笑道:“是这样的!去年,我在阿罗大边遇见师尊讲道,师尊便是让我来陪伴你几月,凤凰师兄一听,也是请求师尊,师尊也答应了!”通天笑道:“我就说,你们能轻易突破师父布下的封印,你又不下来,定是我故人,果然不差!凤凰师……弟道行却果真是非凡!”他心中明明是想叫“凰儿师妹”,却是说不出口!

麒麟却是无心,道:“这却是不假,凤凰师兄双翅一扇,便是十万八千里,神速无边,只怕连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也是追不上!”通天点头,笑道:“确实是这样!地风水火之中,火中离精,飞禽成道大圣,凤凰成道,岂是一般?”

凤凰以凰儿女身之时,便是早见通天翩然不羁,比传说中还飘逸三分,实在是心内敬佩!他前面以凰儿女相现身,本想是戏弄玩耍通天一番,谁知现在,两人却都是有些沉迷其中!一念至此,便是有一滴眼泪暗暗涌上来!

这玉面少年,心却只有一颗!

通天又道:“凤凰师弟,麒麟师弟,再过几年,便是地风水火大功告成之日,你们一定要前来!”麒麟笑道:“当然是不会错过这热闹!不过却是要师尊亲自……

传命,我们才敢来,要是私自过来,却也不敢!”

一时话后,通天有问凤凰现在修何道?凤凰幽幽道:“鸿蒙初分之时,师尊点化我修道,乃是无情之道!”通天笑道:“无情之道甚好!”凤凰却是有一丝忧郁,道:“有何好?师兄有大师兄,二师兄等为相伴,麒麟师弟也有族人,为何我凤凰一族却是只有我一个,即便我是能阴为凰儿女身,阳为少年,阴阳合体;即便是百鸟都来朝,但是无人可倾心相述,我也不喜!”

通天心内苦痛,不言,好久才道:“听闻天数注定凤凰绝一,这问题只怕只有师尊才能回答了,等到见到了师尊后,我们再论此大道。”其实,在他心中,乃是想说“若是凰儿师妹乃能万载长存,那该多好?我之心意,不知道凰儿师妹知道多少?”

于是,通天,凤凰,麒麟三人和睦相处论道,便是在这洞天最后一层同论法修为三月之后,凤凰,麒麟才依依不舍离开!

凤凰告别之时,略一回身,便是又化着绝色少女之相,梨花带雨,麒麟惊讶道:“凤……师兄,听闻你只有在与女娲师姐修道之时,才是化作女身,今日……为何?”先前,凤凰在洞外与他分手,说先行下来一试通天之时,也是化为男身少年的!就连麒麟,与凤凰数百年交好,也是绝少看见凰儿之身!

凰儿不语,好久才是良久对通天道:“三师兄,只要你记得凰儿火中一舞,便是够了!”

通天双眼泪咽,凤凰浴火翩然起舞,只有他看见,因此唯有用力点头!

情之一字,所为何物?

即便通天万载得道,若是情由心生,也是水火无阻!

这夜,通天难以入眠,想起凰儿在火中翩翩起舞之绝**景,辗转反侧几达一个时辰,这才迷迷糊糊入定而去。

他恍恍惚惚中,向前飘去,突然,前方出现一个仙子,也在前飘荡,通天眼神通玄,早已见这仙子怎生打扮?

远看增之一分便是娇美,近乎妖魅,一双丽目,勾魂慑魄;减之一分便是苗条,清丽冷艳,顾盼神飞,与生俱来,脱俗气质;背后看去,婀娜多姿,温柔绰约,侧面看去,桃腮雪肌,肤色奇美,腰肢窈窕,明艳秀丽,灵气逼人!

他突然心中便是一股无名火气从小腹中冲天而起,刚巧这仙子也是转身过来,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娴静可爱,最是宜人!现在还是微微一笑,竟然与凤师弟,不是,是凰儿,有七分相似!

通天无意识中,似乎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动作,瞬间竟然是鱼跃而起,便是飘到这仙子身边,若是以通天平时彬彬有礼的行为,自然是向她问好,可是现在,通天却是直接一把朝这仙子抓来!

而且,不偏不倚,这仙子罗衫竟给通天撕下一大幅来,不但雪肩坦露,一半无遮,……

还露出一痕葱绿束胸,通天不禁吃了一惊,心中却倏尔荡漾,暗想:“不知女仙子,里边穿的原来是这种东西哦……”

他刚是有这个想法,便是鄙视自己道:“怎么自己竟然有如此禽兽想法!这还是自己吗?”

仙子好似杏目圆睁,十分生气道:“你乃何人,我乃是离恨鸿蒙之纪的云雨仙子,你怎么敢对我这般无礼?”

通天暗想:“可是没有听过什么云雨仙子啊!你看她,倒与凰儿相象!”他本来心中道歉,“实在抱歉”四字便是将出口,可是一出口,却是变成为:“仙子慢走,何为云雨?”

这话一出口,通天大吃一惊,自己的思绪,还是受自己控制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眼神一晃,云雨仙子便是成了凰儿!笑道:“云雨乃是**之意,我见你俊朗不凡,怎地不知?”

她这一笑,通天更加是小腹之中真火横行,猛然伸出一指,便是将这云雨仙子点制住!

这一出手,通天吓了好大一跳,这绝对不是自己!

莫非自己体内,还有一个人在控制心神?

一时,周围环境,突然变了,怎么一下子成了在树林之中!

他眼中的凰儿真气被通天尽闭,骤难适应,立时软软萎坐于地,她想要爬起,已给通天扑身压上,惊慌道:“你……你做什么?”

凰儿便是说,边是怒不可遏,擎拳欲打,可是却哪里还有劲力?

而通天气喘不停,眼中慢慢变得火红,想将凰儿抱在怀中,却又下不了手,只是恶狠狠地盯着她粗喘。

现在通天已经完全恍惚,好似凰儿闭目前迎,酥胸高高挺起,大声道:“你来呀!有胆你来啊!”

通天便是笑道:“你道我真的不敢么?”他瞧瞧凰儿那张如花似玉的俏脸,依然却是下不了手,却又想不出什么惩罚她的法子。

凰儿给他压得俏脸生晕,通天男子气息让她心内异样,不由叫道:“不敢打是么,那就放我起来!”

通天瞧见她那罕有的羞涩模样,心头又是一荡,目光不知不觉落到了**的酥肩之上。

凰儿心如惊鹿,避着他的灼热目光,慌张道:“你瞧……瞧什么!快放我起来!不然,我不客气了!”

“我偏不!你又怎样?”通天一脸无赖,更加放肆地继续瞧她肩膀,心中生出想要用手摸一摸的强烈渴望。

“你……你……下流……”凰儿想挣扎起来,衣襟慢慢散开。

通天用力压制,纠缠之中,手臂无意间碰到了她的酥胸,登时如遭电殛,所触部位一阵发麻,心头剧跳。

凰儿低嘤半声,赶紧咬唇刹住,哪敢再动,骂道:“你下流,快滚开!”

“还敢骂我?”通天陡将怒气化做勇气,探手扣住了凰儿的酥肩,只感温软滑嫩宛若凝脂,心头一邪,倏地扯住裂开的罗衫,用力撕下一幅来,里边的束……

胸露出更多,隐约可见细幼绸缎,丝丝滑滑,入手手感极好!

凰儿大惊,脸色煞白:“你……你想干什么!”

通天闭上眼睛,自问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今日控制自己行为的一定不是自己!”可是口中却是道:“你真是好看,凰儿师妹,我想撕你的衣服!”

“什么!我……你敢再乱来,我……我……”凰儿大慌。

“你……怎样?”通天飞手又将她的罗衫撕下一大幅来,见那条葱绿束胸不单将肌肤衬得如冰似雪,还勒得周围粉肉微微隆起,不觉口乾舌燥。

“你还撕!”凰儿好似急得差点哭出来,身子愈加挣扎!

通天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气力,扑身上去,奋力压制,在纠缠中,两人肌肤厮磨,给之撩惹得浑身发烫,通天猛一眼瞥着衫里,凰儿怒拱的如雪蛮腰,更是百脉俱沸,万载情欲如焰爆发,颤抖的手倏地钻入凰儿衫内,悍然捏握住了热力四射的如雪蛮腰。

凰儿一阵酸软,越发拚命挣扭。

通天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万狼之林,大房中墙壁之上的无数心跳画面来,一股从未有过的邪念倏从心头生出,无可遏制,便是冷不防探手完全抓去,将凰儿那紧裹酥峰的葱绿束胸一把扯下,刹那间,两只小巧饱挺的俏鸽弹跃而出,无比迷人地轻轻晃荡。

凰儿似乎在惊呼一声,拚命收肩缩腹,无奈双腕分别通天按住两边,双腿也给紧紧压住,半点遮掩不住,娇嫩的雪肤如羞涩般嫣红了起来。

通天心智尽失,倾身扑上,迫不及待地用唇同手四处寻探摸索,未知的情欲如魔鬼般急速膨胀,无法抵挡无可遏制。

扑面袭至的男人气息包围住了凰儿,令她一阵晕眩,这是此前与别的修道同行在一起时从未有过的反应。

通天的手攀上女孩滴粉搓酥的小白鸽,一阵贪婪捏揉,突又俯面就唇,噙住了其上的娇艳小樱桃,激动而狂乱地吸吮舔咂,滚烫的呼吸不断喷吐在雪峰之上。

果然,万妖之林之**之气将通天纯洁心灵玷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