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四章 灯节显威(修错字)

从皇城出来,不消半个时辰,就步入市街,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夕阳的余韵染红了半边天际,街上早已经灯火通明,各式的灯笼竞相展出,点燃后犹如朵朵绽放的大红花,争奇斗艳,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赵佶便服出游,身边跟随着一大群人,蔡攸、蔡京、王铣、王朗、赵恒、童贯和高俅等人皆在其中,在赵佶身前身后数步之内,还有一些护驾侍卫化作常人紧紧跟着。

一路上,众人说说笑笑,好不热闹。但是众人都是围绕着宋徽宗打着转转,说得尽是些赞誉太平和恭维宋徽宗之类的话,这让蔡攸变得游兴全无,还好能和赵恒寒暄几句,不然以蔡攸的性格,不憋坏了才怪呢!

王铣说道:“皇上,今日既是灯节,怎能没有灯谜!老臣愿意出一个谜面,给大家助助兴。”

赵佶大悦:“甚好!甚好!爱卿快快出题,朕也开始手痒痒了!”

王铣清清喉咙,老气横秋道:“唐虞有,尧舜无,商周有,汤武无,古话有,今文无。”

赵佶思虑片刻,微微笑道:“哈哈,这可难不住我!此谜的谜底乃是:善者有,恶者无,聖者有,贤者无,智者有,愚者无。”

蔡攸连连赞叹,不禁又重新审视了一番宋徽宗,虽然在历史上他的确是个昏君,但是确实也是个饱学之士,如果他不当皇帝的话,也许可以流芳百世。

王铣笑道:“皇上果然聪慧过人,老臣佩服!”

王朗道:“父亲大人此言差矣!皇上可是举一反三啊,放眼世间,谁人能有如此才学呢!”

赵挺赶紧附和道:“对!对!论才学,皇上乃是天下第一,堪比古之圣人!我等对皇上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赵佶的这顶高帽戴的很是舒服,龙颜大悦:“朕也只是妙手偶得,怎敢于圣人相比呢!哈哈……”

此刻,蔡京和高俅则在一旁冷眼旁观,仿佛这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似的。而蔡攸也在一旁暗暗鄙视着这些马屁精:大宋之所以亡国,全都是因为皇帝身边围着些每日不干正事,尽会cha科打诨,溜须拍马的蛀虫。

童贯唱个诺,说道:“皇上,是时候临幸宣德楼了!”

赵佶看了看天色,点头道:“嗯!大家随朕去宣德楼畅游一番,看看今年的‘上元状元’会花落谁家!”

一听到‘上元状元’,王朗就满眼放光,连连叫好。他现在是踌躇满志,势要把今年的状元收入囊中,打算好好的在赵佶和王铣面前表现一番。他年纪不过20岁,已经官居六品国子司业,可见才学不同一般。众大臣自然不会和他相争,他的对手只有蔡攸和赵恒两人而已。在他眼中,赵恒虽贵为太子,却是草包一个,不足为虑。而蔡攸虽然先前赢了他两回合,但是蔡攸以前的种种事迹已经在他脑中根深蒂固,他依然认为蔡攸还是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却不知道现在的蔡攸已经彻头彻尾的改变了。

正待蔡攸起步欲走的时候,发觉赵恒不停地拽他的袖子,于是问道:“殿下有什么事吗?”

赵恒微微有些脸红,使劲地搓着手,支支唔唔道:“蔡少,我…我…想问下刚刚那个谜语的谜底是什么?”

蔡攸立马翻了白眼,这位老兄可真是笨的可以!只得无奈的指了指赵恒的嘴,说道:“这个东西你有、我有,大家都有!”说完,拔脚便走。

赵恒呆在原地,过了一会儿才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我怎么这么笨呢!原来是个‘口’字!蔡攸真是越来越聪明了,难道是吃了什么仙丹?我得好好问问他。”

如果说上元灯节最热闹的地方在哪,无疑是宣德楼。宣德楼乃是宋徽宗亲自督建,每次的上元灯节,宋徽宗都要来此地游玩,所以久而久之,此地变得十分繁华。此刻,在宣德楼前,灯山结彩,金壁相射,锦绣交辉。楼前搭着长长的地毯走廊,无数游人集聚于两廊之下,走卒小贩,奇术异能,歌舞百戏,乐声嘈杂数十里,不绝于耳,给人以歌舞升平,国泰民安的盛世景象。

当赵佶众人到达的时候,宣德楼前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就在此时,听见楼上一声炮仗轰鸣,一位公公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大声宣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设下三谜,我大宋子民皆可参与,其中一谜乃是皇上亲自出题,另外两则是从民间甄选而来,答对一谜者,授予上元探花,答对两谜着,授予上元榜眼,连中三元者,授予上元状元,并准许把其姓名刻在宣德金匾之上,现在比试开始。钦此!”

赵佶哈哈笑道:“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下面的就要看你们的了,如果谁能夺得今次的状元,朕必有重赏!”说完,还特意向蔡攸、赵恒和王朗看过来,意欲已是十分明朗。

只见楼前挂出一盏粉红色的灯笼,上面写着两行大字:雪径无人迹,雀飞入云霄。打一八字连语。署名为马湘兰。灯笼下面挂着一丝红绸,想必红绸之下就是此谜的谜底了。

“湘兰姐,快看!是你的灯谜哎!”

在距离宣德楼不远的人群之中,两个身着青布长衫的俊俏公子正在窃窃私语。一位长得身材修长,面若三月桃花,另一位身形稍矮,面皮略显稚气,

“你这死妮子,不是让你称呼我马公子吗?”

“嘻嘻,记住了,我的马公子!”

马湘兰一叉腰,低声笑骂道:“死翠儿,皮又痒痒是吧!回去要你好看!”

翠儿可怜兮兮道:“小姐饶命啊!翠儿再也不敢了。”马湘兰伸手便打,两人顿时嬉笑起来,现在哪里还有一点翩翩公子的样子。

当赵佶看到马湘兰三字后,很是疑惑,能写出如此灯谜的人,必是当代的文采大家,可是

在赵佶的记忆中,却不曾记得由此一人。于是问道:“这马湘兰乃是何许人也?”

赵挺等人听见后,皆是面色古怪,纷纷低下头去。就算是一直很活跃的王朗,也出奇的没有回应。而蔡京和高俅仍旧是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

蔡攸也觉得奇怪,怎么一提到马湘兰,众人皆是这般模样?于是悄声向赵恒问道:“殿下可知此人?”

赵恒奇怪地看了蔡攸一眼,道:“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马湘兰是烟雨楼当红花魁,咱们以前可是经常去捧她的场子。”

蔡攸一拍脑袋,故作醒悟:“哎呀!我怎么把她给忘记了!嘿嘿!”,心中便有了计较:原来这些大臣们也是烟雨楼的常客啊,难怪他们不敢说呢!真是一群伪君子,敢做不敢当!

大约过了一刻左右,楼上的太监喊道:“有人可否猜到谜底?如果没人猜出的话,咱家就要换下一个灯谜了!”

下面虽然声音杂乱,却无一人回应,太监摇摇头,正欲把粉色灯笼撤走。就在此时,一声“且慢!”犹如平地惊雷,冠绝于耳。太监猛地打了个激灵,只见一位书生模样的翩翩公子站了出来,长身玉立,气宇轩昂,不是蔡攸还能是谁?

蔡攸朝那太监拱拱手,说道:“次谜乃是由一句唐诗演化而来,原句是一行白鹭上青天。此时的‘雪径无人迹’是指‘一行白路’,而‘雀飞入云霄’是指‘鸟上青天’。公公,敢问小可的答案是否正确?”

太监微微一笑,说道:“不错,答案丝毫不差!”说罢,把红绸一xian,lou出的答案果真与蔡攸说得一模一样,台下众人顿时欢呼起来。

接着,太监又拿出一盏火红色的灯笼,第二则灯谜随即展出:头一层是针店,第二层是皮店,第三层是纸店,末一层是肉店,打一物。署名为苏轼。

众人只刚刚读完一遍,还未及细想,就见蔡攸哈哈笑道:“苏轼不愧为当代大家,出的谜就是非同一般!不过今日小可灵感大发,已将此谜猜出!”

太监细细打量着蔡攸,道:“此为何物啊?”

蔡攸道:“谜底为板栗!板栗的外层包裹着一层硬刺,剥开后可见褐色硬皮,去皮后是一层纸状薄膜,再者就是果肉了。”

太监连连点头:“妙!实在是妙!公子果然大才!”

台下众人都是惊诧万分,历年来还没有人能答得如此之快。赵佶眼中连放异彩,点头称道。而蔡京则一改先前的冷漠,也在摸着胡子,不停的摇头晃脑,对蔡攸的表现很是满意。全场中最郁闷的要数王朗了,先前的雄心壮志早飞到九霄云外了。看着蔡攸那意气风发的样子,气的是浑身发抖。

太监对着蔡攸说道:“这位公子,你已经连破二谜,如若能再猜出皇上出的第三谜,你可就摘得今年的‘上元状元’了!”

蔡攸乃是来自于现代,见识早已超出宋代,自然不会执着于状元之称,今晚之所以如此显lou,是因为他想体验一下在宋朝猜谜的乐趣。于是淡淡说道:“请公公出示第三谜!”

太监高声喊道:“恭请皇上御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见一盏黄绸灯笼伸将出来,黄绸上清晰可见几行大字:何车无轮?何猪无嘴?何驴无毛?何屋无门?何书无字?何花无叶?猜一句连语。。

王朗自知这是最后一次机会,马上闷头苦想。他原本也有些才华,只是还没有从刚刚的刺激中恢复回来,现在脑中已是一片混乱,能猜出来才怪呢!

此刻,台下那原先的嘈杂声消失了,变得是鸦雀无声,人人都是紧锁眉头,在苦苦思索着答案。蔡攸也是一脸凝重,这六句话风牛马不相及,怎么能连成一句话呢?

“湘兰姐,你是否能猜出谜底?

看着翠儿那渴望的表情,马湘兰摇头苦笑:“此谜的确很难,我也猜不出!”

翠儿吐吐舌头道:“就连姐姐如此才情都猜不出,那还有谁能猜出来呢?”

马湘兰很是无奈:这丫头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那算是什么才情啊?!

“公公,小可貌似已经有了答案!谜底是风雨途中同心”

顷刻间,全场人员的目光都集中在蔡攸身上,有赞叹的,有嫉妒的,有仰慕的,更有甚者,已经有几位年轻的女子向蔡攸抛来了媚眼。

马湘兰惊诧一声:“怎么会是他!”

翠儿疑惑道:“姐姐认识这位公子?”

马湘兰自嘲道:“这个人,我化成灰都认识他!”

翠儿一脸羡慕:“这位公子不仅才高八斗,而且生的玉树临风,可真是羡煞旁人!”

马湘兰则对蔡攸嗤之以鼻:“老天真是不开眼,竟让如此薄情寡性之人拥有此等才学!”

翠儿更是不解:“姐姐,为什么如此贬低他啊?”

“贬低他?他本来就是一个衣冠禽兽,你红莲姐姐就是被他卖进烟雨楼的!而且三日之后还得……”

翠儿吃惊道:“啊?”

马湘兰一把拽住翠儿,说道:“咱们回去吧!我不想再看到此人,刚刚我就想一剑结果了他,好为世间除去一个祸害!”

翠儿知道马湘兰脾气,也不敢反驳,只得随着马湘兰挤出人群。

此时,蔡攸正在细细解释着谜底:“此乃一则谐音谜,(风)车无轮,(雨)珠(猪)无嘴,(秃)驴无毛,(中)午(屋)无门,(桐)树(书)无字,(心)花无叶。这六字连起来即是‘风雨秃中桐心’,谐音语为‘风雨途中同心’,也是此谜的谜底!”

太监连连喝彩:“好!好!的确让咱家长了见识,敢问公子尊姓大名,咱家立刻就把公子大名刻于金匾之上,以供后人景仰!”

蔡攸连忙谦虚道:“小可名叫蔡攸!”

太监惊道:“可是蔡太师家的公子?”

蔡攸微微颔首。

那太监急忙唱个诺,道:“咱家眼拙,不识真佛,望蔡公子见谅!”

蔡攸回礼道:“公公客气了。”

太监走到蔡攸身旁,呵呵笑道:“咱家贱名杨戬,咱们日后可得好好亲近亲近啊!”

“他就是北宋大名鼎鼎的jian臣杨戬!”

蔡攸心中大骇,只得连连称是。

从台上下来,蔡攸就被赵恒拦住,一脸崇拜道:“蔡少,你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是不是吃了什么仙丹了?如果是的话,可不能忘记兄弟我啊!”

蔡攸卖个关子:“仙丹倒是没有,不过仙书却是有一部。”

赵恒顿时两眼直冒金光,嚷嚷道:“在哪?在哪?快取来瞧瞧!”

蔡攸指指自己的脑袋,笑道:“呶!在这里!”

赵恒差点没栽倒在地,气道:“这时候你还消遣我!”

蔡攸突然有个奇想:宋徽宗已经基本定型了,可眼前的赵恒还是如一张白纸,如果我稍加雕塑,也许以后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既是心中已定,于是说道:“仙书虽取不出来,但是我可以传授给你呀,只要你以后跟着我学,保你日后会如古圣人般名震天下!”

赵恒赶紧点头:“好,好!你可不能反悔,咱们君子一言,什么马都难追!”

蔡攸哈哈大笑:“好!什么马都难追!”

当回到赵佶所站之处时,正迎上王朗那恶毒中饱含嫉妒的眼神,蔡攸只得将他过滤掉,眼不见为净。

赵佶笑道:“蔡卿果真是饱学之士,蔡府中真是藏龙卧虎啊!”

蔡攸恭声道:“皇上过奖了,这还不是您老人家教导有方。”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赵佶哈哈大笑:“好,好!朕先前允过,谁能夺得‘上元状元’,自有重赏!不知爱卿想要什么奖赏啊!”

“我想要你的江山,你会给吗?”蔡攸也知道这只是一句便宜话,至于赏赐什么还得看赵佶。于是答道:“草民猜谜只是给皇上找个乐子,怎敢乞望奖赏啊!”

赵佶赞赏的看着蔡攸,说道:“年纪轻轻,却虚怀若谷,日后堪为栋梁之才!朕看你还是一介布衣,赐你个六品右司文书如何?”

王铣等人听后,皆是吃惊万分,皇上也忒得大方,一出手就是个六品官,只是赵佶乃是金口玉言,说出的话岂有收回之理?众人也只能有望洋兴叹的份了。

蔡京连忙拱手谢恩:“多谢皇上对犬子垂爱!”

蔡攸真是苦笑不得:皇上赐官给自己,老爹却跑到自己前面先行谢恩,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其实蔡京早有心给自己的儿子寻个差事,只是吏部掌控在王铣手中,如果强行cha手,恐给他人留下话柄,眼前既有如此良机,试问他怎能不欣喜?

灯节游玩就此作罢,众人都各自打道回府。蔡攸今日以一桶生姜不仅得到了皇上的赏赐,还甚得皇上的欢心,而今又得了个六品官职,可谓赚的是盆丰钵满。只是回府途中,蔡京一直紧紧盯着他看,却无只言片语,这让蔡攸心里很是忐忑不安,不知道蔡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下了马车之后,蔡京突然一个扭身,轻轻拍住蔡攸的肩膀,蔡攸的心猛然紧缩起来,吓出了一身冷汗:这老头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一惊一乍的!人吓人可是会吓死人的!

只见蔡京良久才言道:“你的确和以前不同了,我真的很高兴,我以后可以不必再为你操心了!”说完后,深深地看了蔡攸一眼,叹道:“你总算长大了,可是为父也老了!”

蔡攸这才放松心情:“原来是说这个啊,我还以为你有X射线眼呢!”不过,在蔡攸心底深处,竟然生出一股久违的感动,不管蔡京是不是jian逆,至少他对自己儿子的关怀是真真切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