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二十三章 文韬

此刻,天香书社门外又是一遍沸腾,不知道从哪里竟冒出百来号人,不过都是书生模样的打扮,人群中飘扬着两面大旗,一面乃是杏黄旗,上面写着‘明月书社’四个字,另一面是淡蓝旗,上面写着‘青叶书社’四个大字。

既然来的是两个书社,那就必有两个领头的。只要是明眼人,就可以一眼看出人群前面站着两个人,一人手执一支粗头毛笔,面色严峻,另一人则手拿一把折扇,风度不凡。

与这群人对峙着的是吴三和一帮蔡府的家丁,他们手持扫把棍棒,一个个横眉竖目,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而对面的毕竟都是读书人,有的已经被唬得面色发白,双腿发颤。

“原来是他们!”毕天行暗哼一声。

蔡攸道:“毕大哥认识他们?”

毕天行道:“那是当然,明月书社和青叶书社在东京城内也久负盛名,只不过比天香书社要稍微差些。明月书社的馆长叫黄成,就是拿着毛笔的那位,一手丹青冠绝天下,号称‘妙手丹青’,而青叶书社的馆长名叫周子文,年纪轻轻,便蜚声文坛,更是难得的才俊,最主要的是周子文是苏轼的学生,所以逢人便得多给三分面子。”

蔡攸苦笑道:“既然是同道中人,为何要如此呢,我看他们绝不是来贺喜的。”

毕天行答道:“黄成今日前来,倒也说得过去,他好胜心强,总要与人争个长短才肯罢休,倒是周子文的到来却是出乎我的意料。”

蔡攸奇道:“毕大哥,难道你早已料到他们会来?”

毕天行道:“你刚入此道,其中一些事情还不会知晓,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

“喂,喂!我说各位,你们可知道这家书社的主子是谁,万一惹得我家少爷不高兴,定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吴三挺着腰,斜着眼,十足的痞子相。

黄成不耐烦道:“你快快把你家主子叫出来,和你说话,简直是对牛弹琴!”

吴三顿时被气得青筋暴起,骂道:“别以为读了几本破书,就能高人一等!我劝你还是识相一些,不然定然让你尝到爷爷的厉害!”说着,还向黄成挥了挥手中的木棍。

“哼!尔等不过是一些破落户,和你动手,简直有辱斯文!”黄成更是对吴三不屑一顾。

“对!对!馆长说得对!和此等蛮人动手,简直犹如斯文!”黄成身后的书生也连连附和道。

两方局势骤然紧张起来,看到情况不妙,周子文赶紧把黄成拉到一边,悄声说道:“黄老哥,你可别忘了今日咱们是为何而来的,切不可节外生枝!”

黄成鼻子一哼:“要怪就怪这天香书社的主人!都闹成这个样子了,还缩在屋中不敢见人。”

“是谁要急着见我啊?”

只见蔡攸笑眯眯地从后面走了出来,先行向黄成和周子文施礼道:“在下蔡攸,便是这天香书社的主人!不过馆长却是毕天行。”

毕天行也走了出来,笑呵呵地说道:“两位,咱们又见面了!”

周子文把扇子一合,还礼道:“小可这厢有礼了。”

黄成看见毕天行,瞳孔急剧收缩,淡淡说道:“是啊,的确是好久不见了!”语气虽然很平淡,但是隐约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毕天行不以为意,还是笑呵呵的说道:“不知二位前来所谓何事啊?如果是前来道贺的,那毕某人真是荣幸之至!”

周子文正欲答话,却被黄成抢先:“毕兄,我等今日前来当然是为了‘跃龙门’一事!”

毕天行一叹:“果然如此!”

蔡攸却不知道‘跃龙门’做什么,于是问道:“毕大哥,这‘跃龙门’是什么意思?”

毕天行答道:“这是我这行中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每次当一个书社开业的时候,都要接受同行的挑战,也就是要通过同行的‘龙门’才能够顺利开业,不过一般情况下,‘跃龙门’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蔡攸疑惑道:“那他们………”

毕天行眉头一皱,说道:“我敢肯定的是,黄成一定会借此大作文章。”

果不其然,只见黄成命人端来了一个大火盆,直直放在蔡攸等二人的面前,黄成抿住一口酒,然后喷到火盆中,火焰顿时冒起一丈高。

黄成把毛笔一横,做了个请的手势。

周子文呵呵笑道:“两位莫怪!这‘跃龙门’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大家日后还要相互扶助才是!”

蔡攸不禁多看了周子文一眼,此人文质彬彬,洒拖不凡,到也是个谦谦君子!

没想到的是,黄成却不依不饶:“周兄此言差矣!说可没说‘跃龙门’只是走走过场而已!既然能开得书社,那必是不凡之辈,我黄某不才,倒要请教一二!”

周子文大惊道:“万万不可!黄兄,咱们先前所说的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黄成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反而更加坚决的说道:“请跨火盆。闯龙门!”

毕天行轻轻一叹:“唉!看来黄成还是以前的老样子,嗔念不除,必定会成为他技艺上的桎梏!”

蔡攸也觉得很是奇怪,黄成为什么会如此咄咄逼人呢。

毕天行似乎察觉到了蔡攸的疑惑,于是说道:“再过三个月就是三年一度的十八省书社大会,天香书社已经蝉联了四届冠军,而明月书社每次都是屈居第二,所以黄成这次是势在必得,说到底他还是未能看透名利二字。”

蔡攸还是有些不明白:“这次大会和‘跃龙门’有什么关系呢?”

毕天行苦笑道:“我先前已经说过,‘跃龙门’是同行之间的挑战。其实其中分为两场比试,名曰‘文韬武略’。文韬可以是琴棋书画,而武略主要侧重于谋略,因此没有什么局限。比试双方任选一样,然后给对方出示题目,如果对方答不出,那就算赢了。”

“毕大哥,这结果貌似只有两种!”

“不错!如果双方各赢一局,则算和局,这也是最完美的结局。如果一方输了两局,那就算彻底败了,而赢家有权利使输家永远退出这个行业!”

蔡攸暗暗心惊:“这黄成真是不地道,这不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吗?”

黄成看到蔡攸和毕天行还在说话,马上上前一步,大声喝道:“你们是看不起我么?难道我不配与你们比试?”

周子文一把拦住黄成,苦苦相劝:“黄兄,你可要三思啊!这可不是儿戏!”

黄成说道:“我意已决!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语气斩钉截铁,丝毫不留余地。周子文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什么,他也知道任凭自己说破嘴皮,也不会起任何作用。

“好!既然如此,在下就只能受教了!”毕天行深吸一口气,慢慢走了出来。

没想到黄成却笑了:“毕兄,你不是糊涂了吧!‘跃龙门’乃是两家的首领之间的较量。”

毕天行冷笑道:“难道我不是吗?我可是名正言顺的天香书社的馆长!”

黄成说道:“你是馆长不假,可真正当家的乃是那位蔡公子。”

“你!”毕天行冷冷地注视着黄成,却找不出反驳的理由。的确,他不是真正的当家人。

黄成说道:“毕兄,你不要误会,我这并不是以大欺小!蔡公子想必就是那位‘上元状元’吧,既然能称得上状元,那岂是泛泛之辈?”

“还真会捡软柿子捏,不过我可不是一般的软柿子,嘿嘿!”蔡攸示意了毕天行一下,就从容地跨过了火盆。

黄成笑道:“蔡公子果然痛快!文韬武略,你先选一样!”

“武略!”蔡攸想也没想就拖口而出。

“好!请蔡公子出题!”

蔡攸笑道:“来者便是客,还是请黄兄先出题吧!”

黄成也不矫情,点头说道:“那好!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们请周兄作为裁判如何?”

蔡攸摇摇头,一字一句道:“既然都来到这里了,那就两个一起来吧!”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色变,周子文也好奇地盯着蔡攸,就连毕天行也是目瞪口呆:“这小子不是疯了吧?黄成和周子文加到一块,估计天下间没有任何人能敌得过。”

其实蔡攸心中早有打算,他打算借这场比试来彻底恢复天香书社的名气。而且他有十分的把握能在武略一局中取胜,所以最差也是个平局,但是如果能和两位响当当的人物打成平局,那效果就大大不一样了,所以蔡攸这想法看似疯狂,却是只赚不赔。

黄成哈哈一笑:“年轻人果然有胆量!好,真的很好!”于是转向左边说道:“周兄,你看如何?”

周子文思索了片刻,把折扇打开,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奉陪了!”

“好!”蔡攸也开始有些激动了,毕竟能和他们比试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那老夫来做裁判,大家以为如何啊?”不知什么时候,柳士明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

柳士明乃是当朝大学士,不仅学识渊博,而且为人正直,两袖清风,深得人们的敬重,在民间也具有很高的威望,今日虽是微服出巡,但是还是被周子文认出了。

“原来是柳老先生!学生有礼了!”周子文赶紧给柳士明唱个诺。

柳士明哈哈笑道:“今日能看到如此多青年俊才齐聚一堂,真是快事一件啊!”

蔡攸说道:“那我们就请柳老师作为裁判,黄兄出题吧!”

黄成眉头紧锁,忽的眼前一亮,说道:“我们比试作画,就以‘踏春归来马蹄香’为题目!”

题目已出,比试开始!

不一会,在三人面前已经摆好了画板。画纸、画笔以及各种涂料,时间限定为一炷香的时间。众人很自然的围成了一个圈,都聚精会神地盯着场中的三人。

场中三人的举止神态也都不尽相同,黄成全神贯注,粗头毛笔在纸上挥洒自如,而周子文则气定神闲,手握一只精致的画笔,更是显得游刃有余。最为奇怪的是蔡攸,蔡攸并没有动手,而是把眼睛闭了起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停!”柳士明高高地喊了一声。

大家的目光紧紧锁定在场中三人的画板上,黄成和周子文的画各具特色,而且画工精美,笔力浑厚,骏马神态活灵活现,堪称佳作。而当众人的目光集中在蔡攸身前那张画板时,却久久不能离开。

那画板上竟然是一张白纸!白的让人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