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六十七章 夺米(上)

县衙的命令已经颁布下来,在衙役们和各村镇管事的带领下,每只水井处都有了忙碌的身影,百姓们按照县衙的指示,将药材装在发放的麻袋中,然后将麻袋投入水井之中,如此一来,百姓们就可以不必一天到晚都呆在家中,也不必担心外出时被传染瘟疫,这也是百姓们最为欢心鼓舞的一件事情。

今日,蔡攸随行只带了武松一人,他可不敢把鲁智深和李逵带上,万一到时候谈不拢,谁能保证他们二人不作出出格的事情来,到时候可就大大不利了,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马儿跳,虫儿叫。圣火娘娘来驾到!”

“不愁吃,不愁穿,圣火娘娘保平安!”

几个五六岁的孩童手拉着手,肩并着肩,一边唱着刚才的小曲,一边蹦蹦跳跳的围着圈圈。

武松脸上lou出欢喜的笑容,说道:“蔡大人,你看这些小孩子,已经有好久没见到过此般情景了。”

蔡攸的注意力却不在小孩身上,而是在那‘圣火娘娘’四个字上,当下问道:“武都头,这圣火娘娘是何方神圣?”

武松一愣,回答道:“回禀大人,小人也不知道这圣火娘娘是何方神圣,也许是一个神仙吧。”

蔡攸微微一叹:“但愿不是瘟神吧!”

武松哈哈笑道:“蔡大人真会说笑,如果是瘟神,怎么会把她编在词曲中呢?”

“哦,对了!”

蔡攸说道:“武都头,这阳谷县中除了‘民生米店’,真的没有其他卖米的地方了么?”

武松说道:“确实如此,由于瘟疫的原因,关门的关门,逃难的逃难,偌大的阳谷县中就只剩下‘民生米店’了,只不过米店的老板周天晴为富不仁,恶意提高米价,百姓们自是满腔怒火,但是为了过活,也只能吃这哑巴亏了。”

蔡攸疑惑道:“那为何你们不去外地买米呢?”

武松无奈的摇摇头,说道:“阳谷县瘟疫横行,百姓们都躲在家中,而我们当差的每日都要维护这里的治安,所以根本没有闲暇去外地买米,而外地的米商也因为忌惮此处的瘟疫,也不敢往这里运米,这才成全了周天晴这笔不义之财。”

蔡攸又道:“难道周天晴也不去外地运米,仅仅一家民生米店维持着整个阳谷县未免太有点匪夷所思。”

“蔡大人,您有所不知,这周天晴在阳谷县开了三十几处分店,而在总店的后院建起了百座粮仓,专门存放白米。他手下有一批亡命之徒,每逢双日就到外地去运米,而后回来先存到粮仓中,再运往各处分店。”

“亡命之徒?真是好的很!连命都可以豁出去,何惧瘟疫哉!”

蔡攸怒哼一声,淡淡说道:“武都头,这周天晴如此有恃无恐,应该是个有深厚背景的人吧。”

“不错!”

武松点点头,说道:“周天晴祖上是太祖皇帝的爱将,为大宋江山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乃是大宋的开国元勋。当年太祖皇帝杯酒释兵权,周天晴祖上退居阳谷县,虽然没了兵权,却得到了世袭侯爵,而且太祖皇帝还赐给他丹书铁卷,无论犯了多大的罪,都可以免去一死!”

蔡攸说道:“难怪他敢顶风作案,原来是受祖上庇护。嗯,对了,我再向你打听一件事情。”

武松一抱拳,说道:“大人请说,武松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蔡攸笑道:“武都头,你觉得此处的马贼如何?”

武松看了蔡攸一眼,说道:“大人,您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蔡攸不禁哑然:“当然是真话!”

武松脸色一整,说道:“说句大不敬的话,这里的马贼行侠仗义,劫富济贫,个个都是英雄好汉!”

蔡攸轻轻一叹,说道“嗯,我也是随便问问而已,咱们还是去会会那位闲置侯爷吧!”

此刻的民生米店外,已经聚集了数以百计的人,而且各色人物都有,有的提着篮子,有的拿着米袋,嘟嘟囔囔向前挤着要买米。

“周家的生意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呐!”

蔡攸斜眼看着米店前排起的数条十米多长的长龙,不禁有感而发。只不过这话语中讽刺之意大过于感叹。

米店的伙计早已看见武松,连忙过来唱个诺,说道:“呦,武都头,您是来买米的吧,快随小的来,哪敢让您排队呢!”

武松拍开那个伙计的手,说道:“小哥,我今日是特意带着蔡大人来见周老板的!”

伙计一听并不是买米的,脸立刻拉了下来,说道:“真不凑巧,我家侯爷今日外出办事去了!”

武松脸色顿时有晴转阴,沉声道:“这位蔡大人可是当今皇上派来的!”

伙计眼眉一挑,不以为然道:“还是那句话,我家侯爷今日不在家中,二位请回吧!”

看着伙计这一副狐假虎威的作势,武松心中来气,正要发作时却被蔡攸拦住。

蔡攸示意武松稍安勿躁,而自己则笑眯眯的走了过去,那伙计依然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突然,蔡攸伸出右手,朝着伙计的脸狠狠抽了两个嘴巴子,冷冷道:“你算什么东西,敢跟老子这样说话,快些把你那主子叫出来,不然的话,小心老子xian了你这鸟店!”

这哪里是当官的,简直就是一个地痞流氓,伙计脸上吃痛,说道:“你真是好大胆!敢来这里闹事!”

蔡攸呵呵冷笑道:“你家主子才是好大胆!我是奉皇上之命前来山东,你家主子这样做,定他个藐视圣上的罪也不为过!你告诉周天晴,我可是拿着尚方宝剑来的,叫他好好掂量一下吧!”

伙计这才害了怕,可是嘴上却不服软:“好,你们等着瞧,我就去叫我家侯爷!”

“我呸!拽的和个二五八万似的,什么东西!”蔡攸又狠狠唾了一口。

武松看到蔡攸一脸怒容,宽慰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蔡大人不必和他一般见识!”

蔡攸哈哈笑道:“无妨,无妨。就当作大餐前的开胃小菜吧,何况也是应该给他点颜色了,不然还怎么在此处立威!”

没过多长时间,只见周天晴领着那个伙计匆匆走了出来。周天晴全身上下的穿着是没得多,尽是极尽奢华之物,但是长相却是差强人意,身高不足五尺,相貌猥琐,倒像是水浒中武松的哥哥武大郎。

周天晴一拱手,说道:“蔡大人,武都头,刚刚是下人不懂事,着实对不住了。”

蔡攸笑道:“侯爷客气了,不过想见侯爷一面,还真是难啊!”

周天晴脸色不变,说道:“蔡大人言重了,蔡大人在东京的诸多事迹,本侯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哈哈,哪里,哪里!”

蔡攸说道:“在下只是小打小闹,哪比得上侯爷呢?”

周天晴哈哈笑道:“蔡大人,在这里说话多有不便,还请大人随本侯入府中详谈。”说吧,一摆手,一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也好!”

蔡攸看了周天晴一眼,淡淡回道:“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