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七十四章 埋伏

青龙山位于阳谷县东南部,山石呈青褐色,整山横卧在两县交界之处,连绵几十里,山上少树而多草,远处望去就好像一条慵懒的青龙一般,故名曰青龙山,此处偏险狭隘,易守难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确是一处栖身安命的好去处。

初暑以至,天气显得略微有些闷热,由于道路崎岖难行,策马不便,所以只能徒步而行,蔡攸的身体本来就不硬实,刚走了二里路,就已经是气喘吁吁,大汗如雨了。

“哎呦,我的妈呀!这几日没有锻炼,身子又虚了!”

蔡攸稍稍松开衣领,透了口气,不停地用左手扇着风。

武松看到蔡攸的狼狈相,当下说道:“大人,我看咱们还是先休息一会吧!”

“也好!”

蔡攸走到阴凉处,一屁股坐在块青石上,武松解下腰间的水袋递给蔡攸,蔡攸接过来就狠狠灌了几口,而后一抹嘴,感叹道:“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在我看来,这里的路比蜀道还难呐!”

武松笑道:“大人只是没有习惯而已,如果多走几次,那就不会觉得难了。”

蔡攸耸耸肩,说道:“武都头,还有多久能到青龙山?”

武松说道:“我们现在已经过了二道岗,再翻过三道岗就是青龙山了,约莫还得走半个多时辰。”

“好,咱们再休息一会儿!”

蔡攸大口吁了一口气,kao在阴凉的山壁上,闭目养起神来。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条去青龙山的路上,正走着三个人,为首的一人身高气七尺有余,相貌坚毅,身穿普通的粗布坎肩,胸口开敞,背着一把斩马刀,头戴着一顶破草帽,步行矫健,一看便知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此人正是青龙山寨二当家朱定。

身后的两人均是少年模样,一身青衣行头,背着包袱,提着朴刀,紧紧跟在那朱定的身后,神色颇为恭敬。

朱定抬头看了看日头,说道:“小三,小五!再走几步,便是三道岗,估计晌午时候可以回到山寨。”

小三嘿嘿一笑:“二当家的!您回到山寨可得请俺们兄弟吃酒啊!”

小五轻拍了下小三的脑袋,没好气道:“你这厮就知道整日喝酒,说不定哪天就淹死在酒缸里了!”

“呸!呸!五哥,你就不能说些吉利话吗?咱小三连个媳妇都没呢,怎么会舍得见阎王呢!”小三白了小五一眼,不屑的哼道。

朱定停下脚步,笑道:“别耍贫嘴了!快些走吧!你们二人随我回乡也有些日子了,你们放心,我不会我忘了你们的劳苦,回到山寨后,定会拿出我珍藏已久的玉lou春来犒赏你们!”

一听到朱定舍得拿出玉lou春,小三的顿时眼冒金光,哈喇子都快流了下来,连连称谢:“多谢二当家的!这回咱们兄弟可有口服了!嘿嘿!”

小五却是对小三嗤之以鼻,阴阳怪气道:“瞧你那点出息!跟了二当家这么久,怎么还是没一点长进!”

小三嘿嘿一笑,反唇相讥道:“五哥,你不要嫉妒么!人就应该活得洒拖一些,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

“好了,好了!一路上你们两人不知道斗了多少嘴,老子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识相的话,乖乖闭上嘴,不然小心老子大嘴巴子伺候!”朱定看着这对活宝,高声笑骂道。

小三,小五相视一眼,都吐了吐舌头,而后不再说话。

可好刚刚走了些许,小三怎耐得住少年心性,又打开了话匣子:“二当家的!您为什么不把大娘接到山寨去,以尽孝道呢?”

小五一把捂住小三的嘴巴,教训道:“你这兔崽子,怎么喜欢这般胡说!”

朱定丝毫也不以为意,摇头一叹:“我也想啊,可是我可以吗?这次回到家中,我只是对娘说在外面做些生意糊口,万不敢说出我已经落草当了马贼。如果我当了官,自然会将娘接到我这里颐养天年,可是以我现在的身份,脑袋时时刻刻都别在裤腰带上,这叫我如何说得出口呢?”

小五说道:“二当家的,何必长官家志气,灭自己威风呢!当官有什么好的,咱们山寨的兄弟难道生下来就是马贼?这还不是被那些当官的给逼得!”

朱定又是一叹:“小五啊,话虽如此,可是咱们这毕竟不是正道,在咱们百年之后,愧对列祖列宗呐!”

“哈哈!既然知道愧对列祖列宗,那在下就成全各位,送你们去祖宗那里请罪去吧!”

一阵阴测测的笑声突然响起,虽然天气很热,但是还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朱定左右瞅瞅,却不见有人,当下喝道:“何妨鼠辈,胆敢来论爷爷的是非!”

小五kao近朱定,把朴刀横在胸前,大声叫骂道:“有种的就出来!躲躲藏藏的算什么好汉!”

话音刚落,只见前方的乱石中,站起五个官差模样的人,为首的手执烧火棍,其余的均是手握钢刀,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态势。

“不好,二当家的,是官差!”小五低喝一声。

朱定双眼微眯,轻轻把背后的斩马刀取下来,直直说道:“几位官爷,挡着在下的去路,不知意欲何为?”

为首的官头呵呵冷笑道:“不必问,我也不必说!你们几个都是青龙山上的马贼,自然是朝廷通缉的要犯,如果你们乖乖放下武器投降,跟我们回县衙,我自会放你们一条生路,如若不然,就如同此石,定要尔等粉身碎骨!”说罢,只见这官差手中的烧火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一颗大青石砸去,烧火棍刚刚触及青石,青石便应声碎裂,成了一堆碎石。

看到此番景象,朱定的瞳孔急剧收缩着,沉声说道:“哼!我们青龙山寨的人,只能站着死,绝不跪着生!想让我们不战而屈,简直是痴人说梦!”

“对!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小三也往朱定这边挪了几步,声音略显颤抖,毕竟他现在不过才十五岁,这种阵势还是第一次见到,难免会有些心虚。

官头摸了摸手中的烧火棍,惋惜的说道:“啧啧,这么小就要下去见阎王,真是可惜的很呐!估计连女人都没摸过吧!”

“哈哈。。。。”

随行的官差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声**荡而又聒噪,而小三则被气的脸红脖子粗,浑身轻颤起来。

朱定重重哼了一声,冷冷说道:“不要高兴的太早,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