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八十三章 特训方法

时迁眼见推辞不过,也索性应道:“好!就凭这兄弟二字,我时迁如果再不答应,那也忒有些不识抬举了。”

蔡攸当然万分高兴,笑嘻嘻道:“多谢时兄了,哦,错了,现在应该称为时队长了,哈哈。。。。”

时迁一翻白眼,说道:“蔡大人,可是我并不懂你说的那个什么特训方法啊?这该如何是好?”

蔡攸笑道:“这些我早都准备好了,你只需监督好你的队员就行!”说罢,蔡攸从怀中取出一张字条,递给时迁,并说道:“时队长,这些便是特训的方法,你先念给他们听听。”

时迁点点头,接过字条,自己先扫了两眼,而后清了清嗓子,说道:“弟兄们,下面我来给大家说道说道这特训方法。每天早上卯时一刻起床,每人身上背上40斤的重物跑10里地;辰时训练挂勾梯上下300回,并穿越10丈长铁丝网来回300趟。中午午饭过后,休息两个时辰,紧接的便是抗暴晒射击训练,平举着霹雳枪,枪口用绳子吊着一块砖头,一动不动晒两个时辰。酉时二刻进行体能综合训练,先是游过平阳河,然后做两百个俯卧撑。戌时四刻再次背上40斤的重物跑10里地。”

蔡攸从青龙山寨回来后,便立刻着手拟定特训方法,经过他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反正是穷尽一切能想到的东西,揉合出这一套自认为比较合适的特训方法。

时迁说完特训方法后,那两百士兵却是一脸茫然,不明所以,这套训练方法与他们平常的训练出入非常大,甚至都有些变态,就连时迁也在暗暗的吐舌头,幸灾乐祸的想着:“这下这帮毛头小子可有的受了,嘿嘿!”

蔡攸自然知道他们心中所想,微微笑道:“我知道你们一下很难理解,不过日后你们会慢慢适应的。当然,挂勾梯、俯卧撑对你们来说还比较生疏,其实挂勾梯就是类似与梯子一般的器械,至于俯卧撑,我待会会派人为你们坐下示范。”

说到此处,蔡攸看了一眼时迁,接着说道:“先前我也说过,这个特训会很累,很苦,你们实际上就是在挑战自己身体的极限,但是你们要记住,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当然,我会在其他方面给你们补偿,以后顿顿饭食都有肉,而且饷银再加三倍!此外,你们的队长时迁也会随你们同吃同住,一同训练,正所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我相信,你们会出色完成这个任务的!因为你们是最棒的!”

刚刚还在偷笑的时迁,此时却傻了眼,嘴巴半天都没合拢,足足可以塞下一个鸡蛋,时迁吃力的咽了口吐沫,呐呐道:“蔡大人,我,我也要训练?”

“当然喽!”

蔡攸摆出一副‘我吃定你’的样子,嘿嘿笑道:“时兄,你可是队长哩!理应起到带头作用吗,你说呢?”而后,蔡攸又对着那两百名士兵说道:“兄弟们,愿不愿意让时队长和你们一块训练呐?”

话音刚落,就有人开始起哄:“愿意!当然愿意!哈哈。。。。”只不过这笑声任谁听起来,都有一种怪怪的味道。

蔡攸打趣道:“时队长,这可以众望所归,你就从了吧!哈哈。。。。。”

时迁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蔡攸早就设下了套,就等着自己往里钻呢!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道:“你还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蔡攸却不以为然,依旧笑道:“好了,好了!时队长,你就领着自己的队员开始训练吧,我就不打扰了。”说完,蔡攸也不管时迁吹胡子瞪眼,自己则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蔡攸在临时校场上随意找了一块地方,然后坐下伸了伸拦腰,就在此时,他想到了林冲交给他的那封信,眼前顿时一亮,赶紧从贴身的衣服中把信取出,他并不着急把信打开,而是先用力的嗅了嗅,一股久违的芬芳瞬时冲进蔡攸的鼻孔,蔡攸禁不住舒服的吐了一口气。

“嗯,这是师师的香味,还是莲儿的香味呢?嘿嘿!”

蔡攸闷骚的想着,脑中尽是李师师那婀娜的身姿和红莲那幽怨而多情的双眸。

片刻过后,蔡攸收拾一下心情,深吸一口气后慢慢撕开了信封,里面装着一张信纸和一绢丝帕,蔡攸先打开丝帕,一幅鸳鸯戏水图顿时进入到蔡攸的眼帘中,不用说也知道,这是李师师的杰作,蔡攸山东之行,约莫得三个多月,待事成之后,正是蔡攸与李师师的大婚之期,想到与李师师鸳鸯戏水的情景,蔡攸不禁兴奋莫名,心跳也加速了起来。

而后,蔡攸打开信纸,仔仔细细的读了起来。这封信是由李师师和红莲共同书写的,李师师写的无非是一些关于儿女私情的窃窃私语,而红莲写的却是一些嘘寒问暖的贴心话,一封书信能读出两种味道,这也算是一种别样的情趣。

此外,信中还提到天香书社的事情,在蔡攸赴山东之后,期刊和大宋金卷的生意虽然依旧火热,但是却缺少了一份活力。其间王朗时不时的施点阴谋诡计,还好有毕天行坐镇天香书社,再加上太子赵恒特意的照拂,天香书社也算是有惊无险,并没有吃多少亏。

“妈的,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等老子班师回朝的时候,非得一枪蹦了丫的!”

蔡攸一想到王朗这个冤家对头,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他可不愿意浪费时间去想王朗,只花了几秒时间,就把王朗扼杀在脑海中了。

“将军,喝茶吧!”

一声低沉而透着稚气的话音传来过来,蔡攸扭头一看,发现是一名小兵,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名男孩。这个男孩穿着卒衣,一手提着紫砂壶,一手拿着茶杯,正笑嘻嘻的看着蔡攸。由于男孩皮肤黝黑,与那lou出的白牙形成鲜明对比,更显得黑白分明。

蔡攸微微点头一笑,取过茶壶和茶杯,而后正要自己倒上,却不想那个男孩却有些诚惶诚恐,非得抢着给蔡攸倒茶,蔡攸拗不过他,也只好随他了。

蔡攸轻呷了一口茶,巴扎巴扎嘴,而后说道:“坐吧!”

男孩点点头,腼腆一笑,坐在了蔡攸的对面。

蔡攸不知道为什么,隐隐对这个以前不曾谋面的男孩有着一种难以言明的好感,不禁提起茶壶给男孩倒了一杯茶,这可把男孩吓坏了,原本黝黑的脸庞立刻白了许多,急急说道:“将军万万使不得,这可折杀小人了!”

蔡攸淡淡说道:“你既能为我倒茶,我为何不能给你倒茶呢?”

男孩说道:“您是将军,我是小兵,哪里有将军给小兵倒茶的道理?”

蔡攸哈哈一笑,说道:“你这小子还真有点意思,嗯,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想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回将军话,小人并没有名字,不过大家都叫我‘小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