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一百零三章 覆灭(下)

史文恭定定的看着蔡攸,说道:“这位大人,你能告诉我官军是如何渡过鹰沟,攻破南门的吗?”

“当然可以!我定然让你死个明白!”

蔡攸当下便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完整整的讲了出来,其间诸多事情惊险异常,匪夷所思,但是却促成了今日之势,真可谓是时也,命也!

史文恭听完后,先是惊诧莫名,再是疑惑重重,到最后竟然大声笑了起来,而后又深深叹了口气,无限惆怅的说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呐!那日狱卒来报,说是抓到个官兵,而且还是个校尉,我根本没有在意,却不想抓来的竟然是官军的主帅,也同时为我曾头市埋下了祸根。 ”

武松一旁说道:“史文恭,这就说明连老天爷都在帮着蔡大人,你们曾头市的大限到了!”

史文恭淡淡说道:“阁下可否将姓名告知在下,好让我知道到底败在何人手下。 ”

蔡攸微微颔首,说道:“我叫蔡攸!”

史文恭又喃喃重复几次蔡攸的名字,而后仰天一叹,落寞的说道:“不可否认,运气帮了你很大的忙,但是就凭你敢孤身在我大寨中行事,还有今日这如天罗地网般的布局,我认栽了,败在你手上,我没有怨言!”

蔡攸定定说道:“史文恭,你也算的上是条好汉,可惜你走错了路。 实话告诉你,就算你不劫掠银车,我也不会放过曾头市的,因为你们欺诈良民,祸害一方,所犯罪恶着实是罄竹难书,所以你必须为你以前所犯下地罪过付出代价!”

说罢。 蔡攸上前一步,冷冷说道:“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要我等动手!”

史文恭是何许人也。 岂会束手就擒?

只见史文恭眼珠一转,又开口说道:“蔡大人,此时此刻难道还有我选择的余地吗?只不过在下还有一事不明,如果不弄清楚,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 ”只不过史文恭一边说着,一边暗地慢慢的向蔡攸这边挪着脚步。

“说吧!”蔡攸自然不会拒绝临死之人的最后请求。

话音刚落,史文恭眼中就顿现窃喜之色。 史文恭既能独霸一方,心机自然不差,他刚刚与蔡攸说话只不过为了拖延时间而已,而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趁机出手将蔡攸制住,从而威胁官军退兵。

蔡攸也是个聪明绝顶之人,看到史文恭脸色异样,当下便起了疑心。 也就在此时,蔡攸突然发现自己与史文恭的距离仅在五步之内,这对于一个不懂武功地人,着实什么也干不了,但是对于一个像史文恭这样的高手而言,那便可轻而易举将对手击毙。

“奶奶个熊!我说他刚刚怎么婆婆妈妈问一大堆。 原来敢和老子玩阴地!”

蔡攸当即向后迅速退去,而手也快速摸向腰间,史文恭也察觉出蔡攸已经发现他的意图,所以立刻发动攻势,因为他只有这一次机会,绝对不容有失!

只见史文恭如豹子一般飞身朝着蔡攸扑去,朴刀侧身刺出,这一刀着实显现处其不凡的实力,又快又狠,瞬间就袭至蔡攸的锁骨处。 而蔡攸根本来不及拔枪。 眼前白光瞬时闪过,心中暗暗叫糟:活该啊!叫你丫装逼。 这下装过了吧!

可是史文恭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人,那便是站在蔡攸身旁的武松,武松的眼睛里岂容揉得沙子,其实他早就有所准备,在史文恭飞身刺出的刹那间,武松也侧身扑出,在朴刀刺到蔡攸锁骨地前一刻,他已经挡在蔡攸身前,顺势用钢刀把刺来的朴刀挡在一边。

史文恭眼见一击不成,顺势连连砍出,而武松自然不会让史文恭得逞,当即大吼一声:“忒,休得伤害我家大人!”便举起钢刀,与史文恭战在一起。

两人皆是用刀好手,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已交手数十回合,只见刀影变幻,白光凛冽,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两人直直拼杀上百回合后才各自分开,而后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一刻也不敢放松。

突然,史文恭眼中精光暴涨,又故技重施,朝着蔡攸飞身刺去,武松暗骂一声,急忙施出援手。

蔡攸却很是奇怪,这次史文恭虽然招式与先前一样,但是眼神却与先前不同,显得十分诡异,蔡攸突然意识到史文恭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当下便喊道:“武都头,小心!他的目标是你!”

蔡攸所料丝毫不差,史文恭这次确是虚晃一枪,旨在杀武松个措手不及,只见史文恭在空中侧身翻滚一下,左手一挥,飞蝗石便如午夜的流星一般,飞速射向武松。

武松听到蔡攸的呼喊,也觉得事有蹊跷,当下便多留了个心眼。 看到史文恭的袖中飞出暗器,立刻用刀一挡,但是武松却低估了飞蝗石地威力,只听见一声脆响,武松挡在身前的钢刀竟然被洞穿,留下了一个与飞蝗石一般大小的窟窿,而武松则被震得连连倒退数步,气血一阵翻腾。

武松暗暗心惊,如果不是蔡攸及时提醒,那后果可不堪设想,而在场的众人皆是唏嘘不已,以一石之力,竟可以洞穿钢刀,果然是不世绝技。

史文恭眉毛一挑,得意洋洋的说道:“蔡大人,在下刚才那一招‘流星飞蝗’如何?”

“老子刚刚装逼装得一身冷汗,你又开始了,看你待会什么下场!”

蔡攸故意装出害怕的样子,阴阳怪气说道:“好黄,你确是用得一手好黄!”

史文恭却不明就里,依旧是趾高气昂地说道:“蔡大人,我们谈谈条件吧!”

蔡攸这一生,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他,但是这事情却往往让他碰到,蔡攸暗哼一声,似笑非笑说道:“你的飞蝗石虽然厉害,但是我的金龙枪也不差,你拿什么和我谈条件呢?”,说罢,蔡攸把金龙枪缓缓举起,黑洞洞的枪口顿时瞄准史文恭。

史文恭虽然不知道蔡攸手上的武器是何物,但是他记得刚才在东门外遭到伏击时,官军就是使用了与蔡攸手上相类似的武器,其威力与飞蝗石想比,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史文恭轻哼一声,强自辩道:“好,暂且说你手上的金龙枪与我的飞蝗石打个平手,但是我身上还有一件寒冰丝甲,乃是千年寒铁所炼,刀枪不入!如果你我同时出手,死的必是你!蔡大人,你还是好好掂量一下吧!是你地性命重要,还是杀我重要。 ”

蔡攸面不改色,反而笑眯眯说道:“哎哟,那可真是凑巧,我身上也穿着一件寒冰丝甲,史文恭,你我还真是有缘地很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