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一百零五章 威**

与此同时,林冲、鲁智深、时迁、楚奇等首领也皆以到场,至从阳谷县一别,这是人员最为齐备的一次聚首。

楚奇看见蔡攸,早已是热泪盈眶,梗咽着说道:“大人,您可安好?”而时迁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之中,尽是兄弟之间的真情实意。

蔡攸也着实感动,抱拳说道:“我福大命大,怎么会有事呢!我蔡攸有生之年,能与诸位倾心相交,实乃三生之幸!”

“能与大人相交,才是我等几世能修来的福分!”众位首领心中一热,不约而同的说道。

蔡攸看着众位兄弟赤诚而且充满深情的目光,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自豪感,他从现世穿越而来,已有数月,所经历之事亦有许多,从原来的不谙世事,到现在从容不迫,他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社会,可以这么说,此刻的蔡攸,才真正成为了一名名副其实宋朝人。

楚奇趁着此时,与众位首领了解了一下今日的战况,结果自然是大为鼓舞人心,楚奇整理了一下具体的数据后,这才说道:“蔡大人,今日咱们可谓是大获全胜!”

“哦?楚先生,快些说说!”蔡攸收拾一下心情,兴致勃勃的问道。

楚奇点点头,说道:“我军共斩杀贼军一千三百有余,俘获八百七十一人,而我军阵亡一百一十四人,轻伤三十七人。 敌酋史文恭、史文敬授首!”

蔡攸忽的眉头一皱,疑惑说道:“楚先生,史文才呢?”

楚奇说道:“大人不担心!史文才应该从北门逃走,而我早已经在北门附近设下埋伏,任他再狡猾,也是cha翅难飞!”

蔡攸这才松了一口气,现在虽然大获全胜。 但是却没有缴获一两钱银,很显然曾头市地银库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 但是目前史文恭、史文敬已死,知晓这个秘密的也只有史文才一人,可是蔡攸心中又产生了一个疑问,现在众位首领皆以聚齐,是谁在北门外设伏呢?

蔡攸忽得想到一人,但是却又觉得不可思议,当下问道:“楚先生。 难道是玉湖在北门外设伏?”

一提起玉湖,众人皆是直皱眉头,从攻城战役打响的时候起,那个丫头便如人间蒸发了似的,没了踪影。

楚奇却是神秘一笑:“大人,在北门外设伏的不是别人,正是青龙山寨的三位当家!”

“是吗?”

蔡攸顿时惊喜莫名,虽说这事在情理之中。 但却着实在意料之外。

楚奇接着说道:“大人,在您被贼军抓走之后不久,丁鹏便率领着青龙山寨地众位弟兄前来投诚,由于您当时不在,小可便擅作主张,将他们一众收编。 如果您觉得有不妥之处,还请大人责罚。 ”

“好!楚先生,你做的很对!”

蔡攸高兴来还不及,怎么会责罚楚奇,当下一拍楚奇地肩膀,哈哈笑道:“楚先生,这可是大功一件,你岂能妄自菲薄!也不知道丁鹏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

就在此刻,不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其中还混合着吆喝声和口哨的声响。 真是说曹操。 曹操就到!来的正是丁鹏和青龙山寨的众位兄弟。

丁鹏白衣纶巾,纸扇轻摇。 依旧是潇洒自如,丁鹏身后则是二当家朱定和三当家丁浩,丁浩还是那一副死人脸,而朱定则是笑呵呵的看着蔡攸,不停地点头示意。

最吸引人眼球的是,朱定的胳膊下竟然还夹着一个人,此人衣衫不整,头发散乱,但是还是被人一眼认出,此人正是曾头市地‘智囊’史文才。

丁鹏一挥手,朱定当下示意,一松胳膊,史文才便落下马来,生生摔在地上,史文才奈何一介书儒,手无缚鸡之力,怎能受的如此,当下疼得满地打滚。

丁鹏与其余两位当家下得马来,当即单膝跪地,抱拳而道:“蔡大人,您当日一言,让丁某拨云见日,所以特地携众位弟兄投奔大人,还望大人体恤疾苦,招安我等,我等定当感恩戴德,以效犬马之劳。 ”

蔡攸赶紧将他们扶起,而后说道:“丁兄言重了,你们能想通此关节,是山东之幸,是朝廷之幸!现在我就命你为振威都尉,而朱定、丁浩为你的副尉,你仍旧统领你原来的部下,日后我会派人将军服和各式装备发放到你手上,还望诸君能体念上情,报效国家。 ”

得闻此言,丁鹏是大喜过望,急急称谢,其实蔡攸这么做是为了暂且安抚这些马贼,等日后时机成熟,再另行决断。

朱定说道:“大人,这厮该如何处置?”

蔡攸看着狼狈不堪的史文才,低低叹道:“史文才,你只要说出那二十万两官银藏在哪里,兴许我会绕你不死!”

史文才眼前顿时一亮,不过没过多久又黯淡下去,半晌才道:“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现在大哥,二哥都被你们杀了,我岂能苟且独活于世上!”

“放你娘的狗臭屁!你这厮最好老老实实回答我家大人的话,不然定要你吃俺一斧!”

李逵黑着老脸,举着鬼头斧,张牙舞爪地吓唬史文才,而史文才当下被李逵那一副阎罗相唬得小脸发白,身子禁不住连连向后挪着。

蔡攸知道史文才虽然嘴上强硬,但是心中还是惧怕死亡,当下便干咳两声,沉声说道:“实话告诉你,你们史氏三兄弟绝不会善终!史文恭、史文敬虽然已死,但还是得曝尸三日,以示惩戒!而你么?”

说到此处,蔡攸面色阴沉,冷冷说道:“我有数千种方法可以制你于死地,你识相的话,赶紧说处官银的下落,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我,我。 。 。 。 。 ”

史文才浑身直哆嗦,眼神不停闪烁,似乎还是犹豫不决。

蔡攸重重哼道:“来人呐!速速将这冥顽不灵的贼匪双手双脚砍下,往伤口涂上mi糖,放置到空缸之中,而后再往缸中放下千百只蚂蚁,我倒要看看这厮能嘴硬到何时!”

这样地死法的确是残忍之至,就连林冲等人听完后也都是汗毛直竖,史文才早已被吓得哆嗦成了一滩烂泥,连忙开口求饶:“大人,小的说,小的全说!只求能饶过小的一条狗命!”

“哼,我还当你有多硬气,只是略施小计,你就原形毕lou,十足的脓包一个!”

蔡攸看着史文才那窝窝囊囊的样子,心中万分不齿,也不知道史文恭和史文敬看到史文才这副卑躬屈膝的样子后,会不会气的又活过来呢?这也许只有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