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困(上)

蔡攸目不转睛的盯着圣火娘娘手中的那根长鞭,心中百转千回,这长鞭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

“大人,这长鞭好像和玉湖姑娘一模一样!”武松小声对着蔡攸说道。

蔡攸心中顿时咯噔一下,不错,的确不错!玉湖那日在连阴城中就是使得这样的一根长鞭,可是圣火娘娘怎么会有玉湖的长鞭呢?是巧合,还是。 。 。 。

“大人,难不成玉湖姑娘就是那个神秘的圣火娘娘。 ”

蔡攸眉头皱起,说道:“我也不知道,单凭一根长鞭是难以下定论的,且再看看。 ”说实话,蔡攸绝对不希望玉湖就是圣火娘娘,可是现在,蔡攸却也不得不怀疑,因为无论从时间还是空间上,玉湖都十分有可能是眼前的这个圣火娘娘。

圣火娘娘轻轻摆弄着手中的长鞭,而后对着蔡攸说道:“蔡攸,我们又见面了!”

“又?难不成我们以前见过!”蔡攸暗哼一声,淡淡说道。

圣火娘娘咯咯一笑:“怎么?才分开几日,你就不认识小女子了!”

武松说道:“大人,她果然是玉湖!”

蔡攸示意武松稍安勿躁,而后上前一步说道:“我以前见过的女人多了,胖的、瘦的、美的、丑的,你到底是我见过的那一种女人呢?”刚说罢没多久,蔡攸故作恍然。 笑嘻嘻说道:“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属于长的很丑地那一种女人!”

“放肆!”白衣护法大声喝道。

“放屁!目前是两军主帅说话,岂容你这宵小cha嘴,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蔡攸岂会示弱,随即当头怒喝一声。

“你。 。 。 ”白衣护法浑身一颤,恨恨说道:“看老子先宰了你这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圣火娘娘重哼一声,说道:“白衣。 退下!”

听到主子发话,白衣只得遵从。 于是怒哼一声,默默退到一旁,而圣火娘娘又饶有兴致的说道:“蔡攸,你怎么知道我长得很丑?”

“切!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蔡攸眉毛一挑,嘿嘿笑道:“如果你不是个丑八怪,那你戴个面具做什么?你说有没有道理啊!”

“哼!真是不知死活!”圣火娘娘恼怒的看了蔡攸一眼。 说道:“好了,不与你瞎扯了!蔡攸,我问你,你对现在的情形有何看法呢?”

蔡攸耸耸肩,无奈说道:“我能有什么看法,现在你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得任你宰割喽。 ”说罢。 蔡攸偷眼望了下后面,发现大军正在按照自己地指示慢慢向陡坡方向撤退,心中这才稍稍平复,而后凑到武松耳前说道:“武都头,此时东石谷中已经不落火石了,你马上吩咐叫人把所有的银箱辎重全部埋到东石谷去。 嗯,就交给李逵吧!切记,此事不可让其他人知道!”

武松点点头,看了圣火娘娘一眼,就抽身离去,而圣火娘娘自然也看到武松离去,于是定睛看着蔡攸说道:“蔡攸,你既知此时情形,你还是不要再动什么鬼心思,不然地话。 你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蔡攸哼道:“圣火婆娘。 你可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我们可是朝廷的官军,你如此为难我等。 难不成要造反吗!”

圣火娘娘说道:“呦,我的蔡大人呐!你以为本宫在做什么,难道在与你们玩过家家吗?”

“那么如此说来,你是非得一条道走到黑了!”

“哼!蔡攸,你现在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怎么还有闲心东拉西扯,你可知道本宫到现在,为何还没有向你们动手吗?”

“哦?难道你喜欢上我了,如果那样你可要失望了,我对没有兴趣,一点也没有!”

圣火娘娘暗哼一声,说道:“死到临头还油嘴滑舌,我怜你是个人才,所以才有心招募,如果你能助我成就大事,日后必列土封疆,否则,只要死路一条!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本宫的耐心是很有限的!”

蔡攸一抱胳膊,歪着脑袋说道:“我说,圣火婆娘,这天还没黑,你就开始做梦了!”话音刚落,就引起了官军阵阵哄笑,就连对面有的圣火教众也憋不住而笑了出来。

“好,你很好!真的很好!”

此刻虽然看不到圣火娘娘地表情,但是从那冰冷彻骨的话语中可以知晓她此时一定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只见她抬起右手直指蔡攸,气急说道:“如此说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好,你可不要后悔!”

“想必此刻时迁的霹雳枪队已经占领了那处高地,只要大军撤入霹雳枪的射程之内,就可以给圣火教出其不意的打击。 ”

蔡攸看见圣火娘娘正要下令攻击,急忙阻拦道:“等等!”

白衣护法语气不善道:“怎么了,怕死了?”

“我还有一句话要请教圣火娘娘”蔡攸打个哈哈,嘿嘿笑道。

圣火娘娘瞅了蔡攸一眼,说道:“说吧,本宫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

蔡攸定定说道:“圣火婆娘,你说一只苍鹰和一只猛虎争一只兔子,谁会赢呢?”

“蔡攸,你这个时候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圣火娘娘颇为不耐烦的说道。

蔡攸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沉声说道:“好,我告诉你什么意思!弟兄们,面前的圣火邪教意图造反,着实罪无可恕,人人得而诛之!冲啊!”说罢,蔡攸先掏出金龙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手就给了圣火娘娘一枪。

目前地势虽对官军不利,但是这种不利是相对而言地,官军既然难于突围,而圣火教也难于与官军大面积交锋,蔡攸就是利用这一点,所以采用以攻为守的手段,给大军的撤退争得时间。

圣火娘娘根本对蔡攸这一枪始料不及,所以毫无防备,只是本能的一躲,但是子弹的速度岂是人所能比拟的,虽然圣火娘娘已经很努力了,但是左臂上仍然被子弹打中,鲜血顿时迸溅出来。

其实蔡攸那一枪根本无心瞄准,只是为了先声夺人,给官军挽回一点气势,而白衣护法看到圣火娘娘受伤,惊呼道:“娘娘!”

圣火娘娘直直被逼退两步,只见她抱着左臂,气急败坏道:“杀!快杀!一个活口都不能留!真是不知好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