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一百三十七章 决战前夕(四)

听见蔡攸下令,十几个霹雳枪队的队员当即操起铁锹,抡起铁镐就埋头苦干起来。

而蔡攸、楚奇、时迁则是目不转睛的瞪着,说实话,蔡攸此刻的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虽说刚才的推断合情合理,但是毕竟是推断,与现实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但是李逵却是一脸兴奋,手舞足蹈的指挥着霹雳枪队的队员们加紧往下挖,根本没有担心万一什么都没有挖出来,会是怎样的后果。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蔡攸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但是眼见已经挖了有五米多深,却什么东西都没有,甚至最后挖出的土中,连酒的香味都没有了。

李逵摇摇头,说道:“不要往下挖了,要顺着那个洞挖才行!不然的话,一辈子都别想挖出来。 ”

李逵说的的确是对的,蔡攸与楚奇相视一下,皆是点头同意。

果不其然,大家顺着那个洞仅仅挖了有半柱香时间,就已经能闻见浓郁的酒香,这股香味着实不同,酒香中夹着着果香,果香中透着酒香,两则相互渗透,相得益彰,混合成一股令人如此如醉的独特香味。

有些霹雳枪队员竟忍不住巴扎起嘴来:“嗯,真是好酒啊!如果能喝上一碗这样的酒,就算是死也值了!”

时迁赶紧敦促道:“快点挖,别磨磨唧唧的!”

蔡攸却哈哈一笑,鼓励说道:“大家用力挖。 如果里面真地有酒,少不了你们的,别说是一碗,一人一坛也未尝不可!”

“多谢大人!”

队员们一听到蔡攸许下承诺,个个都是红光满面,捋起衣袖,更加卖力的挖了起来。 可谓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约莫过了一个时辰。 只听见‘咣啷’一声,一堵青砖墙被铁镐砸倒,顿时lou出一个硕大的洞口。 塌下的青砖上布满了层层绿色的苔藓,可见这里已经隐藏在地下有一段时日了。

李逵指着洞口说道:“恩公,您看,俺铁牛说对了吧!”

蔡攸点点头,兴奋地说道:“很好!如果里面真有粮食。 你这下可是立了天大的功劳!”说罢,蔡攸便说道:“准备绳子,火把!”

看蔡攸磨拳擦掌地态势,好像要亲自下去,这点楚奇自然不会同意,当下便试探道:“大人,你要亲自下去吗?”

蔡攸此时被狂喜冲昏头脑,也没顾虑许多。 当下便说道:“嗯!”

“恩公,不可!这还是交给俺吧,铁牛皮糙肉厚,就算是被石头刮着也不妨事,万一伤了恩公您,这数千大军可就没了主心骨啊。 那还不乱成一锅粥。 ”李逵急忙劝阻道。

正所谓话粗理不粗,蔡攸也意识到刚刚确实有些欠考虑,眼见绳子,火把已经准备完毕,只得说道:“那好,铁牛,一切就拜托你了!要记住,性命要紧!”

这句话的意思不言而喻,李逵自然明白,当下把绳子往腰间一系。 拿起火把。 就慢慢走向洞口。

楚奇则分发下任务,时迁和霹雳枪队地队员主要负责往下放和向上拽绳子。 而李逵则担负起下去探查的任务。

不消片刻,一切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李逵深吸一口起,把着洞口,慢慢的向下探了去,而时迁和霹雳枪队的队员们也一刻都没有放松,死死拽住紧绷的绳子,而后一点一点往下放。

蔡攸则朝着里面大声喊道:“李逵,有什么情况尽管喊出声来!”

不一会就听到了李逵的回答:“恩公放心,俺知道该怎么做!”声音传出来的时候还夹杂着回音,可见李逵此时于地面已经有些距离了。

还好李逵拿着火把,从上面往里看,还能看见火把在一点一点地往下,而且火光映在两边的墙上,依稀可见光滑的石壁和青黄相间的苔藓。

不一会功夫,就见火把定格在了一个地方,而绷紧的绳子也已经渐渐松弛起来。

楚奇说道:“大人,估计李逵已经到了地面了。 ”

时迁目测了一下手中剩余的长绳,缓缓说道:“大人,据卑职估计,从上至下约莫有十丈之高。 ”

“十丈?”蔡攸心中琢磨一下,便说道:“嗯,还不算太高。 ”说罢,蔡攸把脑袋凑到洞口前,扯着嗓子喊道:“铁牛,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只见李逵挥舞着手中的火把,高声应道:“这里没什么情况,就是有点冷,恩公,你们也快些下来吧。 ”

这暗室与地面相距十余丈,而且常年都未曾打开,试问怎能不阴冷呢?

蔡攸听到可以下去,自然当仁不让,首先便把绳子系在腰间,而后照葫芦画瓢,也慢慢探了进去,之后便是楚奇与时迁,半个时辰过后,除了两名霹雳枪队队员在上面之外,其余人员全部到了下面。

众人当即打开火折子,点燃手中地火把,十几根火把点燃之后,整间暗室也渐渐亮了起来。

展现在众人面前的乃是一条又长又宽的通道,蔡攸让众人慢慢把火把kao近地面,虽然里面确实是十分阴凉,但是却不潮湿,地面很是干燥,而且还散落着老鼠屎,这也正说明了老鼠的确光顾过这里,而且还不止一次两次的来过。

李逵看着前后两条通道,不禁说道:“恩公,咱们应该往前走呢,还是往后走?”

蔡攸微微笑道:“难道你闻不见浓郁的酒香是从正面飘来地吗?”

这句话的意思不言而喻,众人便向正面走去,而且众人皆是小心翼翼的,倒不是害怕这里有人埋伏,而是担心这里会被设下机关,约莫行了一里路,什么危险都没有发声,众人的心也慢慢放松下来。

李逵看着黑黝黝的前路,抱怨道:“这是什么鬼路啊,什么时候能到头!”

蔡攸看了李逵一眼,玩笑道:“铁牛,打退堂鼓了?这个地方可是你带我们来的,你可不能先有退心啊。 ”

李逵摇摇头,说道:“俺可没这么想,俺只是担心恩公您而已。 ”

蔡攸翻了翻白眼,说道:“好了,咱们还是继续前行吧。 ”

众人自然没有意见,当即直向前行,又走过约莫一里路程之后,这才到了一个石门前。

蔡攸看了看眼前的石门,不禁笑道:“总于到了!”

李逵不由分说,低吼一声,便双掌一推,石门应声而开,只见黑压压的尘土迎面扑来,众人皆是躲闪不及,被尘土盖了个正着。

蔡攸急忙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直直骂道:“奶奶的,这里到底多久没人来过了!”

不过石门里面地情景倒是让蔡攸大为兴奋,里面地空间不大,三面墙上挂着九盏油灯,所以里面搁置的东西清晰可见。

东边地墙前堆着一些崭新的兵器,刀枪剑戟等十八般武器样样俱全,而西边的墙边则堆着一摞摞酒坛,正散发着令人垂涎三尺的醉人酒香。 而最吸引蔡攸眼球的便是正面的一堆堆麻袋和一只只一人高的米缸。

蔡攸不用想也知道那些麻袋和米缸里装的是什么,因为有些麻袋早已经被咬得面目全非,洒出一些陈年的谷子,而那些米缸上面的木盖有的也被老鼠啃去半边,里面lou出白白的大米。

蔡攸跑过去,亲手捧起白米,激动地说道:“竟然真是有粮食,哈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下我的计划终于可以顺利进行了!”

楚奇也是万分高兴,说道:“是啊,大人,这可真是否极泰来!这些粮食足足够我军食用两天,这样一来,我军在支撑六天不成问题!”

李逵咧开大嘴,呵呵笑道:“大人,楚先生,你们看,俺铁牛没有骗你们吧!”

蔡攸点点头,说道:“嗯,铁牛,这次要给你记一大功!日后击败圣火教,你这可算是居功至首。 ”

李逵摸着脑袋,说道:“俺可不敢当,不就是找到一些粮食吗?算不得什么功劳的。 ”

楚奇摇摇头,说道:“铁牛,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些粮食的确是与众不同,它所占据的分量可以说是最重的,这好比是一盘死棋,就是因为多了这样一颗棋子,便把整个局势给盘活了。 换句话说,就是因为这些粮食,才让数千将士得以活命!”

蔡攸对于这点深表赞同:“不错,楚先生说的很对!其实原本在我的计划中,粮食是唯一的,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个桎梏,现在有了这些粮食,便让我的计划再无阻绊,一切都变得流畅起来。 ”

说罢,蔡攸环视一下,郑重其事说道:“诸位,今天在这里所见所闻决不能透漏出去,一句都不行!实话告诉你们,咱们军中有两个圣火教的jian细,而且就在我们的身边!万一让他们得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大家一定要把好口风!当然,对于今日在场的各位,我还是比较信任的!”

听到此处,霹雳枪队的队员个个都是慷慨激昂,纷纷表向蔡攸表决心,这些自然是蔡攸期望的事情。

就在此时,时迁指了指西墙便上的一个凸起,奇道:“大人,您看!那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