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一百五十五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下)

虽然蔡攸依然是面无表情,但是气势却收敛了不少。 童贯还以为已经抓住蔡攸的死穴,毕竟与一个犯下逆天大罪的人有交情,不会是一件好事情。

“蔡大人,您是聪明人,你刚刚在山东立下大功,皇上必定会重重封赏,至于这个女刺客,早晚也难逃一死,你何必为了一个女子而葬送了自己大好前程呢!你放心,先前的一切杂家权当没有看见,没有听见!蔡大人,你看如何啊?”说罢,童贯还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胸脯。

蔡攸看了看童贯那不知多滑稽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

童贯还以为蔡攸想通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道:“正所谓识时务为俊杰,蔡大人日后定然会有一番作为!”

话音刚落,就见蔡攸突然一扬手,直直朝着童贯的腮帮子扇去,‘啪’得一声脆响过后,童贯飞出去一丈远。 今时的蔡攸可不比往日,至从与马湘兰欢好一晚过后,蔡攸就好像一下子从一个凡人变成了武林高手,虽然不会招式,但是内力却很惊人,刚才那一巴掌至少有五分力,着实够童贯喝一壶的。

童贯对这一巴掌着实是猝不及防,连连在地上转了三个圈才稳下身来,耳朵里面嗡嗡作响,眼前仿佛有无数的星星在晃悠,而童贯的左腮帮子也立马红肿起来,过了好一阵子,童贯才从麻木中苏醒过来,顿时感觉到一股剧痛从脸上传过来。 不禁呀呀叫了好几声。

“蔡攸,你竟敢打杂家!”童贯捂着左脸,气急败坏的说道。

蔡攸哼道:“我不打你,枉生为人!”

“你!好!很好!”

童贯恨恨说道:“蔡攸,我堂堂媪相,就算是蔡太师,也对杂家礼让三分。 你竟然公然打我!真是岂有此理!”

看着童贯那一副如便秘一般地表情,蔡攸不屑说道:“别人对你礼敬有加。 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敬你!别人不敢打你,我却敢!”

蔡攸所言字正腔圆,落地有声,童贯不禁又倒退几步。

“蔡攸,难不成你要造反不成!杂家乃是奉皇命追捕刺客,你胆敢公然搭救刺客,这里的人全都可以作证!”童贯只得把皇帝给抬了出来。

蔡攸这一生。 最忌讳的便是有人威胁他!谁要是威胁他,那就意味着那个人要倒大霉了!

“童公公!这造反的帽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乱扣的!”蔡攸双眼微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是一巴掌,不过这次打得是右脸。

“哎呦!”

童贯顿时被打了个狗吃屎,直接摔倒在地,头上的顶冠也飞了出去,头发散乱得一塌糊涂。 童贯双手紧紧捂着脸,不停地吸着冷气。

这次童贯可真是暴走了。 尖叫着呼喊道:“禁卫军!将统统他们拿下!”

“谁敢无礼!”

眼见侍卫们要动,李逵大吼一声,一脚踢在身边的石头上,石头瞬间被踢得四分五裂,周围地侍卫们都被吓得够呛,很识抬举得停了下来。 其实他们并不笨。 敢公然殴打童贯的,也不是什么小角色。

“蔡攸,你敢当众羞辱杂家,杂家与你拼了!”

看到侍卫们不敢动手,童贯把心一横,捋起衣袖便向蔡攸扑过来,接着就是一顿狂拽瞎挠。

蔡攸冷哼一身,精准得抓住童贯地领口处,一把就拎了过来,而童贯只觉得喉咙被猛得勒住。 根本喘不过气来。 不一会童贯的双颊又红慢慢变白了。

“童贯!你给老子记好了!谁要让我难受,我一定会让他更难受!”说罢。 蔡攸又扬起巴掌,准备再让童贯饱餐一顿。

“大人,手下留情!”林冲急忙走过去,拉住蔡攸,而后悄声说道:“这家伙虽是可恶,但是最终不是祸首,如果再打几下,恐怕这厮不死也要去半条命了!”

蔡攸想想,觉得林冲说得有理,如果童贯挨不住,被自己失手打死,那后果还真是不好说。 当下就把领口一松,而童贯则像面条一般,软溜溜得瘫倒在地。

“今日暂且放你一马!哼!”

蔡攸瞥了童贯一眼,打个招呼,便与李逵和林冲三人大摇大摆得离去了。

“蔡攸,咱们走着瞧!皇上不会放过你的!”

蔡攸刚离去不久,就传出童贯鬼哭狼嚎般的叫喊声。

而恰恰就在此时,杨钧领着大队禁卫军也赶了过来,看着狼狈不堪的童贯,杨钧心中唏嘘不已,刚才他在路上也碰到蔡攸,但是蔡攸却没有理他,如此一想,杨钧心中突突一下,不会是蔡攸把童贯给打了吧?我的娘咧,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第二日,皇宫。

满朝文武皆已到场,但是当时的气氛却是非常压抑,在场地众人或多或少都听到了一些风声,皇上被刺杀,事情自然非同小可,众位大臣心中都是惴惴不安,苦思着一会的说辞。

蔡攸位列其中,但是脸色却很平静,如湖水一般不起一丝波澜,他昨日并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天香书社,而是与李逵和林冲喝了整整一天的酒,到底喝了多少,蔡攸也不记得了,只记得浑身都已经没了感觉,到最后喝酒如同喝水一般,但是脑中还是能清晰记得马湘兰的容颜,原本是想借酒浇愁,却不想愁更愁!

金殿之上,有四道目光不停地在蔡攸身上游弋,第一道是惊异的目光,自然是蔡京的,蔡京昨天就听吴三回来禀报,说是蔡攸已经回京,蔡京当然高兴万分,而且蔡京也得知蔡攸平定了山东之事,心中已然对蔡攸刮目相看,所以整日便呆在府中等待蔡攸回来,可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一天都没见到蔡攸的人影。 现在看着蔡攸立在金殿之上,心中不禁古怪万分。

第二道是兴奋地目光,自然是赵桓的,看到蔡攸回来也许是他这几个月来最为欢喜的事情了,第三道是嫉妒的目光,不消说也能猜到是谁的。 王朗最见不得的就是自己地死对头蔡攸升官发财,这次听闻蔡攸死里逃生,而且立下了赫赫战功,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第四道是恶毒的目光,乃是立在赵佶身旁的童贯的,大家不妨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人被打得如猪头一般,那么这个人对殴打他的那个人会投以怎样的目光?

赵佶依然是正襟危坐,但是左胳膊处的显得略微臃肿一些,应该是包扎伤口所致,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他今日根本没有心情坐朝。 这也难怪,被一个心爱的人背后捅了一刀,是个人都会难受,因为这不仅仅是肌肤之痛,而是深入心灵骨髓之痛。

虽然已经上朝,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越来越诡异。 而众位大臣们心中也是越来不安,生怕皇上会迁怒于自己。

最终还是宋徽宗看了口:“呦,那不是蔡攸吗,回来了?”这句话倒是像一句老朋友之间调侃的话,但是在场的人听起来,却听不出任何调侃地味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蔡攸大大咧咧地走出来,说道:“微臣昨日已经返京!”

“哦?是吗?”

赵佶呵呵笑了一声,冷不丁的说道:“那昨日朕被兰妃刺杀这件事情,你也是知道地喽?”

其实赵佶被刺杀之事,被封锁的很紧,只有几个关键人物才知道。 赵佶刚一说完这句话,在场的众人皆是冷汗直冒,原本还心存侥幸,希望这些风声只不过是凭空捏造出来,但是经赵佶一说,自然已成事实,当下全部大臣便统统跪倒之地,大呼‘臣该死’之类的云云。

赵佶轻哼一声,说道:“起来吧!”说罢,赵佶双目紧紧盯着蔡攸,似笑非笑道:“蔡攸,你先回答朕刚才的问题!”

蔡京缓缓起身,抬头扫了一眼赵佶,却从赵佶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不禁眉头一皱,心中大惑不解,按理说,蔡攸刚刚得胜回朝,皇上应该先问蔡攸山东之事,却不想皇上反其道而行之,竟然问询刺杀一事,难不成其中还有隐情?

蔡攸现在已经猜到童贯已经将昨天奇玉峰上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赵佶,当然其中少不了添油加醋,不过蔡攸并不害怕,如果他怕的话,今天就不来上朝了。

蔡攸稍稍安定一下,说道:“不错!微臣知道皇上昨日被刺杀!”

“是吗?”

赵佶双眼微眯,说道:“既然你知道她是刺客,为何还要救她呢?”

蔡攸微微笑道:“皇上,您是如何知道微臣去救刺客了呢?难道当时您也在场?”

看到蔡攸不承认,童贯着急说道:“杂家可以作证,你当时就是想救下那个女刺客!”

蔡攸哈哈大笑道:“真是荒谬,你既然可以作证,那我也有证人可以证明当时我并不在现场。 ”

“蔡攸,你别以为你这样可以瞒天过海!”

童贯稍微一动气,就疼的齿牙咧嘴,当下跪倒在赵佶面前,痛哭流涕道:“皇上可要给老奴做主啊!当时那蔡攸的确在场,而且还打了老奴两巴掌,呶,皇上,您瞧瞧!”说着,童贯把那猪头脸故意亮出来让赵佶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