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外派山远(上)

晨时的阳光顺着墙上的窗户,直直照射在蔡攸的脸上。

蔡攸懒洋洋的打个哈欠,低头一看,却发现怀中的人儿还在睡梦之中,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昨晚,李师师着实把蔡攸折磨得够呛,眼睁睁的一块嘴边的肥肉,却是看得而吃不得。 最要命的是李师师睡觉不老实,老是在蔡攸怀中一扭一扭的,搅得蔡攸欲火焚身,也索性顾不上其它,该摸的摸,该抓的抓,该亲的亲。

令蔡攸想不到的是,李师师那衣服之下竟然裹着一副火辣辣的身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蔡攸不禁大呼过瘾,如果不是蔡攸悬崖勒马,估计就要开始现场直播了。

蔡攸只觉得肚子空空,于是将李师师的头轻轻放在床铺上,站起身来,拿过昨日吃剩下的酒菜,而后大吃起来。

不消片刻,昨天剩下的酒菜就被蔡攸清理的清洁溜溜。

“嗯,吃饱的感觉真是不错!”蔡攸摸了摸肚皮,心满意足的说道。

就在此时,外面有传出来说话的声音,之后便是打开牢门的声音。

蔡攸拍拍屁股上的灰,站起来往牢门口看,心中暗道:“咦?不会是莲儿给我送早饭来了吧?如果那样的话,我可是亏大发了,尽吃了一些剩菜!”

可是来的人并不是红莲,而是蔡京!

蔡攸看到来者是蔡京,心中更是高兴。 因为只要见到蔡京,就说明离开牢房的日子不远了。

蔡京慢悠悠地踱步都来,定定的看着蔡攸,半晌才说道:“攸儿,在这里还好吧?为父已经关照过,他们应该不敢为难你的。 ”

原本以为蔡京先要给自己一顿教训,却不想先是说了些关心的话。 蔡攸心中一暖。 微微笑道:“孩儿在这里还好,吃得好。 睡的好!不过就是闷得慌!呵呵。 ”

蔡京说道:“呃,那个,攸儿,昨晚和师师拜堂了?”

“嗯!”

“昨晚,还好吧?”说罢,蔡京又特意瞧了下还在睡觉的李师师。

“好个屁!如果你和老婆在****,而床下还藏着一个人呢。 你会好受吗?”蔡攸撇撇嘴,无可奈何的耷拉着脑袋。

“昨晚我在蔡府设婚宴,替你作陪宾客,所以就没顾得上过来。 不过我特意派人将大牢之中所有地狱卒全部请走了。 ”说罢,蔡京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看着蔡攸,不用想也知道那代表什么意思。

“什么?您都把狱卒支走了?”

蔡攸忽然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就没晕过去。 现在他地肠子都快悔回青了,原来昨晚外面没人。 那样的话,就可以放心大胆的与李师师……失败,真是失败!

蔡京叹道:“在为父年轻的时候,师师的父亲李寅,曾今有恩与我,所以我才会应下这桩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 现在你与师师成亲。 也了却了我一桩心事。 攸儿,您放心,我与你母亲一定会好好照顾师师的,如果日后生个一男半女,为父也会写书信告知你地。 ”

“昨晚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师师哪里会生个一儿半女!”蔡攸不禁翻了翻白眼,等等,蔡攸这才觉出蔡京话中有话,什么叫做你们替我照顾师师。

“父亲,您的意思是。 。 。 。 。 。 ”

蔡京摇摇头。 苦叹道:“还不是你抗旨不尊的那件事情!”

“皇上真要砍我的脑袋?”蔡攸心中一惊。 当下便把赵佶的祖宗十八代狠狠骂了个遍,妈的。 早知道会这样,老子打死也不去管山东那些破事。

“那倒是不至于,不过我听说皇上先前还真有杀你的想法。 ”蔡京眼神一沉,说道:“我与太子都在皇上跟前替你求情,而且公主还把太后请出来为你说话,最后皇上也只好勉为其难,将你外派出去。 ”

“外派?”蔡攸皱起眉头说道。

蔡京说道:“不错!皇上已经下旨将你外派到山远县。 ”

“山远县?那是在什么地方啊?”

“在江宁府与杭州交界的一处山区内!”

关于江宁府与杭州,蔡攸自然是很熟悉,这些地方乃是江南地富庶之地,可是赵佶哪有如此好心,会外派自己到这里去做官。

蔡攸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蔡京脸色稍变,继续说道:“江宁与杭州虽是富庶之地,可是其交界之处的山远县却是十分贫穷,而且还是一个三不管的地段!山远县所辖制的地域较大,但是汉人较少,蛮族较多,而且还时不时受到流国海盗的劫掠,所以管理极其困难。 到最后,朝廷也就对那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

难怪呢!听到这里,蔡攸地心反倒是安定了下来。 这样一来,蔡攸就不用担心赵佶会暗中对他不利。

蔡攸收拾一下心情,轻松说道:“父亲,不知道皇上在山远县里面给我安排个什么官职啊?”

“山远县主簿!”

蔡攸摸着下巴,暗道:“主簿,如果在东京城里,也算是个从八品,但是放在山远县,估计也就是个从九品的官职,已经是宋朝小的不能在小的芝麻官,而且也闲到姥姥家去了!看来,老皇帝是故意阴我呢!”

看到蔡攸一言不发,还以为他心中难过,蔡京于是拍拍蔡攸的肩膀,安慰道:“官是闲了点,不过你也正好能有时间反思一下,其实朝廷之中,没有绝对的是非分明,当然这些只能kao你自己去领会,别人是帮不了你的。 ”

蔡攸知道蔡京在隐射奇玉峰一事,当下也不打算辩驳,而是说道:“父亲,孩儿记下了!不知要孩儿何时启程?”

蔡京长叹一声:“今日下午!你也不必回蔡府了,不然让你娘看见,又要徒增悲伤!”

蔡攸心中莫名一酸,默默的点了点头。

“攸儿!你到了山远县后,一定要好自为之,切不可再生惹是非。 东京城离山远县千里之遥,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为父也是鞭长莫及啊!”说罢,蔡京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蔡攸:“攸儿,如果有什么不时之需,你可以拿着这封信去找杭州知府江贤,他乃是为父的门生。 对了,你还可以找江宁府经略安抚使柳大元,他乃是你娘的胞弟,也就是你地舅舅,你们见过面地,他掌管那一带的军事和民政,定会帮你解决一些困难地。 不过一般时候,还是不要动用这些关系。 ”

蔡攸点点头,回道:“孩儿记下了!”

蔡京忽的眼神一黯,犹豫片刻,还是说道:“攸儿,你有没有记怪为父?”

蔡攸还从来没见到过蔡京这副表情,也从未想过眼前这位叱咤风云的一代枭雄,脸上也会出现落索的表情。 当下问道:“父亲,您这是从何谈起?”

蔡京哀声说道:“你当时被困于梁山之上,托林冲前来求救,无奈为父空有权势,却也无能为力!这是其一,其二便是今日之事,原本以为皇上会给为父几分薄面,将功过相抵,却不想还是把你外派出去了,哎,攸儿!为父无能啊,竟脸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了!”

“不!父亲,在孩儿心中,您永远是最值得敬仰的人。 ”

蔡攸长出一口气,豪气万丈的说道:“其实,孩儿并不认为外派出去是一件坏事,但凡古今英雄人物,无一不是经受过苦难的磨砺,所以孩儿并不把它当做是一场苦难,而是当成一次考验,一个机会!”

“好!”

蔡京仿佛也被蔡攸的话语所感染,当下说道:“攸儿,你越来越成熟了!能说出这般话,不愧为我蔡京的儿子!不过你且放心,只要一有机会,为父便会向皇上进言,将你从山远县调回!”

“那就请父亲多多费心了!”

“攸儿,一路上所需的东西,为父已经替你预备妥当,还有你的那群朋友,三番五次的来蔡府寻我,当我告知他们你被外派到山远县时,他们非得跟着你过去。 不过以为父的眼力,你的那些朋友都是一些不凡之辈,如果能够善加利用,日后定会成为你得力的臂助,所以为父就替你答应他们了。 也让他们在外面等候着。 ”

蔡攸一抱拳,躬身说道:“多谢父亲!”其实蔡攸原本就打算带着自己的一干兄弟去山远县,说不定还真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蔡京看了蔡攸一眼,语重心长的说道:“此次路途遥远,你一定要多加注意身体,而且要时常给家中写信,也好让我与你娘亲安心。 ”

今日的蔡京才真正卸下了官场中的伪装,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慈父,蔡攸心中莫名一阵感动,说道:“孩儿不在您和娘亲的身边,您二老也要多加注意身体才是!”

蔡京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蔡京又看看李师师,说道:“攸儿,要不要把师师叫醒,毕竟你们刚刚成婚就要分离。 ”

蔡攸轻轻的瞟了李师师一眼,苦笑道:“不必了!正如您所说的那样,把她叫醒只不过是徒增伤悲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