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一百七十六章 李逵归来

从吉祥酒家出来,已经到了下午时分。

曹吉祥已经答应蔡攸,为其制造火器和兵器,这也算是解决了蔡攸的一大难题,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搞到大量的精铁和精铜,而且数量越多越好。 可是蔡攸知道,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刚才在吉祥酒家的时候,蔡攸已经向曹吉祥许诺下,在两日之内便将所有的原材料准备完毕,而且依照现在的情况,时间已经很吃紧,绝对不能在寻找原料的环节浪费过多时间。

可是话又说回来,在宋代,想一下子搞到这么多精铁和精铜,那就必须听过官府才行,这又恰恰是蔡攸心中症结所在,他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牵涉到官府。

不知不觉,蔡攸已经回到了县衙的大门口,一路之上,蔡攸也想过许多方法,可是大多数是根本行不通的。

经过几天的修缮,县衙大门焕然一新,和日前相比,现在看起来顺眼多了。

蔡攸满意的点点头,正要往里进,忽地听到里面人声鼎沸,好像有数百人都聚集在县衙后院。

“嗯?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把市集搬到县衙来了吧?”

蔡攸自言自语说了几句,忽然心中一动:难道是李逵回来了?这也许是最为合理的解释了。

想到此处,蔡攸加快了脚步,快到后院的时候,他已经隐约看到有一些霹雳枪队地队员正在原地休息。 果不其然,真是李逵回来了!

蔡攸前脚刚踏进后院,鲁智深就大笑着跑过来,说道:“蔡兄弟,李逵回来了!”

“将军好!”

还不等蔡攸回答鲁智深,就听见一声整齐而响亮的喊叫声,原先在休息聊天的霹雳枪队队员们立刻齐刷刷的站成五排。 一百双眼睛激动得注视着蔡攸。

蔡攸也被刚才的气势所渲染,胸中不禁一阵澎湃。 当下微微笑道:“你们一路辛苦了,坐下休息吧!”

听到蔡攸的命令,霹雳枪队队员们各自散开,马上又恢复到了原先休息聊天的状态。

“恩公!”

李逵在楚奇和武松地陪同下,快步走过来,当下就欲往下跪拜。

蔡攸急忙扶助李逵,说道:“铁牛。 回来途中一切顺利吧?”

李逵点点头,说道:“恩公放心,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差错!您看!”说着,李逵指了指对在院中的十只大箱子。

不用说,这十只大箱子中装地便是埋在东石谷中的所有财宝。

李逵又拿出一张清单,递给蔡攸,说道:“恩公,这就是这笔银钱的数目。 俺又和兄弟们重新清点了一遍,分文不差!”

蔡攸微微颔首,将清单展开一看:黄金四万三千两,白银五十万两,铜钱七万贯,珍珠一百五十颗。 翡翠玛瑙与古玩玉器等共计二百余件。

看着这上面的令人血脉喷张的数字,蔡攸的心中安定不少,原先霹雳枪队的银饷和平时地花销,都是kao着蔡攸以前开办期刊和大宋金卷所赚得的银钱,现在亦是所剩无几,有了这笔银钱,蔡攸的底气也就足了,可以放心大胆的扩充霹雳枪队,而且购买精铁和精铜的花费,恐怕也不在少数。 所以李逵的到来可谓是十分及时。

蔡攸对着楚奇吩咐道:“楚先生。 你马上命人将所有的箱子搬到县衙的卷宗室,那里空闲地地方多。 应该可以容的下。 ”

“好的,小可马上去办!”楚奇当下便答应说道。

“对了!”

蔡攸拽住楚奇,悄声说道:“楚先生,这些箱子没有让朱大邦看到吧?”

楚奇说道:“大人放心,朱大邦一大早就与我打声招呼,说是今天有事外出,三日后才能返回。 ”

“这老家伙到底去哪了,竟然要外出三天?”

蔡攸心中虽然疑惑,但是他可不想在朱大邦身上浪费脑细胞。

武松说道:“蔡大人,还有一事要向您禀报!您今日刚出去不久,就有一位义士前来拜访大人,说是专程前来投奔。 现在正在客厅等候。 ”

蔡攸轻咦一声,说道:“哦?还有这等事?那好,咱们一道前去看看。 ”

不消片刻,蔡攸、鲁智深、武松和李逵便来到客厅之中。

此时戴宗正在客厅中喝茶,一见有人进来,赶紧起身相迎:“不知哪位是蔡大人?”

此人身高八尺,虎背熊腰,身着武装行头,头上一顶青皂帽,搭配上虎须美髯,显得气度不凡。

对于此人的来历,蔡攸心中已经猜出七八分,当下言道:“我便是蔡攸!”

戴宗看了蔡攸一眼,赶忙唱个诺,说道:“小人戴宗,见过蔡大人!”

蔡攸微微笑道:“嗯,义士大名,在下也早有耳闻,请坐!”说罢,蔡攸等人也相继落座。

就在此时,武松抢先说道:“敢问这位义士,是否就是江州的戴节级,人称‘神行太保’?”

戴宗谦让说道:“正是在下,‘神行太保’不过是好事人所取的诨名,让诸位见笑了!”

蔡攸哈哈笑道:“哪里,哪里!戴义士虚怀若谷,着实令人敬佩!”

戴宗微微一笑,便直奔主题:“蔡大人,今天一大早,小人便接到苏老地书信,当下便赶了过来。 蔡大人如果能够为山远百姓除去这一祸害,那山远百姓定然会对大人感恩戴德的。 ”

蔡攸也收敛一下,肃声说到:“在其位,必谋其事!这些乃是为官者的本分而已!戴义士,原先的护卫军是否还可以再聚集起来。 ”

戴宗点头说道:“这件事情交给小人便是!三日之内,小人定当把原先的护卫军召集起来。 ”

蔡攸问道:“原先的护卫军有多少人,有兵器吗?”

戴宗回答道:“护卫军都是由山远县里的青壮男子组成,约莫有五百多人,并没有多少正规的兵器,大多数人用的是家中的锄头,扁担,还有打猎地矛弓。 ”

听到这些,蔡攸未免有些失望,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地事情。

“戴义士,你可知道那些流国海盗有多少人马?”

戴宗思索片刻,而后说道:“两年前,海盗们有五只大船,约莫有七百多号人马,不过现在就不好说了,听说上一次来的时候,已经有八只大船!”

蔡攸又问道:“这些海盗地战斗力如何?”

戴宗说道:“除了海盗的几个首领外,其余的并不是很善于近战,不过他们手下有一批契丹武士,个个都是骁勇善战,很难对付!”

既然海盗们不善于近战,那就必须利用这一点,先得把海盗们放进山远县,而后再徐徐图之,至于主要对付的对象,那便是海盗的几个首领和其手下的一批契丹武士。

蔡攸现在既拥有霹雳枪队,又有像鲁智深这般高手,与那些海盗对阵,自然不会落于下风,而且蔡攸功夫初成,也想牛刀小试一下。

现在心中已定,蔡攸对戴宗说道:“戴义士,难道你们当时就没有打造一些兵器?”

戴宗摇摇头,叹道:“当时苏县令动员山远县的百姓捐钱打造兵器,无奈各家都是囊中羞涩,最后打造的兵器不过二十余把,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

鲁智深问道:“戴老弟,当时为何不向周边的官府求助呢?这山远县好歹也是大宋的地盘,现在受到他人欺凌,官府岂能不理会?”

戴宗苦笑道:“当时苏县令分别写信向周边的江宁府和杭州府求助,可是那边的官员根本孰视无睹,连个音信都不回!到最后,苏县令不得已,又将山远县的情况上报朝廷,却落得个调职离任!”

“真是岂有此理!”

鲁智深不禁拍案而起,愤愤不平说道:“洒家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等事!都是些什么鸟官!不过戴义士请放心,现在蔡大人来了,定然会为山远县的百姓做主的!”

戴宗恭声说道:“只要能消灭这帮狗娘养的海盗,我等都听蔡大人差遣,万死不辞!”

“戴义士放心,虽然你我都知道,这山远县的混水很深,但是在下自当尽力而为!”

说罢,蔡攸对着众人说道:“不妨告诉大家,现在我已经找到打造兵器适合的作坊,但是唯一欠缺的是需要大量的精铁和精铜,不知大家有什么好的办法?”

戴宗首先说道:“蔡大人,精铁和精铜一般都是用来制造上好的兵器,一般的地方很难找到,估计还得要通过官府才行!”

蔡攸皱着眉头说道:“戴义士,你也知道,官府并不一定会在这方面帮助我们,这也是有前车之鉴的。 ”

戴宗对此深表赞同:“是啊,从上次他们拒绝帮助山远县抗击海盗后,我已经猜出这件事并不简单,说不定还与他们有着厉害关系。 ”

武松提议说道:“大人,我倒是有个主意。 咱们可以购买官府用过的废旧兵器,而后再重新熔炼。 ”

“对!对!对!”

蔡攸连连叫了三声,此时他心中已然有了计较,看来得去拜访一下自己的舅舅了,柳大元现任江宁府经略安抚使,提点军事和民政,从他手中搞些废旧的兵器,应该不是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