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一百八十八章 摸上贼船

蔡攸随口问道:“六子,你这万花楼里有水缸吗?”

吴六一怔,而后答道:“有啊,后院里就有好几口水缸呢!是平常下人们洗衣服用的。”

蔡攸微微颔首,对着李太北说道:“太北,带着孙德广和山田,让他们去后院好好泡个凉水澡,降降火气!”

“什么?!你,你出尔反尔!”孙德广要的可不是水缸,而是女人!当下便努力支撑起上身,怒气冲冲的说道。

“出尔反尔?”

蔡攸盯着孙德广,笑眯眯说道:“真是笑话,我只是说过可以帮你减轻身上的痛苦,又没说给你找女人,更何况就你现在这状况,能上得了床吗?”

“不,我的,要女人的干活!你们不给,通通死啦死啦的!”山田像是发疯了般,突然抓住蔡攸的脚,拼命的摇晃。

“真是条疯狗!”

蔡攸低骂一声,暗暗用力,把.脚一侧甩,山田就直直飞了出去,撞在一边的门槛上,很不凑巧的是,山田那可怜的嘴与门槛来了个完全亲密接触。

只听得咣当一声,山田翻过身来,.当下便昏了过去,而那门槛下面则落着两颗还沾着鲜血的门牙。

“你,你。。。。。”

看着这惨不忍睹的景象,孙德.广指着蔡攸,正欲言语,却被李太北一把拽起来,而后夹在胳膊下,至于已经昏迷的山田更是简单,李太北直接用手托起山田的脚,就往下拖,好像拖的并不是人,而是一条死狗一般。

“太北,好好看住他们!可别让他们给跑了!”蔡攸朝着.李太北大声嘱咐道。

“蔡公子放心,小人会一直看着他们泡在水缸里,如.果谁敢动什么鬼心思,小人定然一斧头敲爆他的鸟头!”李太北并没有停下脚步,依然继续走着。

蔡攸扭过头来,考虑片刻,说道:“六子,新龙湾你可.知道在什么地方?”

吴六点点头,说.道:“当然知道,从万花楼出发,不消一个时辰便可到达。”

“好!”蔡攸定定说道:“六子,你赶紧去准备两套夜行衣,咱们马上出发,赶到新龙湾,而后趁机摸上船去。”

“少爷,就咱们两个吗?”吴六探着头,心虚的问了一句。

“当然了,人多目标大,反而不好!如果我认识路的话,我便一个人去了!”蔡攸看着吴六,说道:“今天最主要的目的是探听一下那个山远县的内应和小野密谈的事情。”

吴六还是有些不放心,说道:“少爷,要不咱们还是多叫些兄弟吧,万一您要是出点事,这可叫小的如何是好呢!”

蔡攸白了吴六一眼,说道:“少爷我可不像以前那般弱不禁风了,六子,刚才空中接杯的手段你可看见了?”

说实话,吴六对蔡攸那一手,可以说是惊为天人,吴六自认是做不到的。当下便笑嘻嘻问道:“少爷,小的记得你以前是不懂功夫的,怎么才一别三年,您就一下变得如此厉害了?”

蔡攸又对着吴六的脑袋来了一下,没好气说道:“你这叫什么话,士别三日都应该刮目相看,何况是三年呢?!”

吴六摸了摸脑袋,嬉皮笑脸说道:“是,是!少爷说的是!小的失言了!”

就此,蔡攸与吴六二人拿上夜行衣,又往后院牵出两匹马,就直奔新龙湾码头。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蔡攸与吴六便到了新龙湾码头,而此时天色已经大黑,而且今晚的月光也很暗淡,码头上就只有几盏随风飘动的灯笼,所以整个码头都被笼罩在一片昏暗之中,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此时的码头上就只停了一只船,想必这便是孙德广口中的那只贼船。

蔡攸与吴六找了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把马匹拴住,而后将夜行衣套在身上,取下绳索,便趁着夜色偷偷从后面摸上了贼船。

这只船很大,不过却显得很空旷,上面只有几个人围着在船头,喝着酒,聊着天,根本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人从后面爬了上来。

蔡攸猫着腰,快速朝着船舱口跑去,而吴六则紧紧跟在蔡攸后面,估计吴六还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难免有些紧张,一直左顾右盼,生怕别人看到。

蔡攸轻声说道:“六子,别紧张!船上黑灯瞎火的,他们看不到我们的!”

“嗯!”

吴六轻轻应了一声,不过身体还是紧绷绷的,突然脚下一绊,直直朝着前面摔去。还好蔡攸手疾眼快,一把将吴六拽住,不过吴六还是将脚下的一个酒坛踢翻在地。

“妈的,谁把酒坛扔在这里了!”蔡攸低骂一声,心中暗叫不好,这一声响足以惊动船头上的人。

果不其然,原先还在喝酒聊天的几个海盗,当下就安静下来,警惕得朝着这里看过来,其中一个海盗站起身来,握着隐射寒光的长刀,慢慢向这里走来。

蔡攸深吸一口气,而鱼肠剑也瞬间从袖子中滑落下来,不过此时蔡攸却隐隐担心,如果暴lou的话,今天的刺探行动可就彻底泡汤了。

“喵~~,喵~~!”

就在此时,突然响起了一阵猫叫,蔡攸心中一动,回头一看,原来吴六正捏着鼻子,假装野猫叫春,不过细细听起来,还真有点像。

蔡攸微微抬起头,朝着前面看去,只见原先那个向这里走来的海盗脚步一顿,懊恼得挥舞了几下手中的长刀,而且还叽里咕噜乱骂一通,之后便又走了回去,不消片刻,船头那边有恢复了先前的热闹。

蔡攸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还好吴六够机灵,不然的话,还真是不知道如何收场。

吴六吐吐舌头,惭愧说道:“少爷,刚才都是小人不小心,差点坏了您的大事!”

“六子,你干的很好!”之后,蔡攸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吴六的肩膀。

而后,两人便顺着船舱口进入了船舱当中,还好船舱的过道中挂着灯笼,可以看清道路,不过这也增加了被发现的危险。

吴六还是一脸紧张,不禁小声问道:“少爷,这船好像分两层,怎么到底要去哪里啊?”

蔡攸思索片刻,说道:“一般来说,上舱都要比下舱好的多,我想海盗的首领一定不会住在下面,所以咱们还是往上舱寻找,找最大的一间!”

吴六点点头,便和蔡攸一起寻找起来,其间,蔡攸凭着高超的听力,躲过了几次路过的海盗,不过却把吴六紧张的要死,出了一头白毛汗。

终于,在大船的中部,蔡攸与吴六找到了上舱中的主室,蔡攸左右看看,确定没人后,轻轻用手指往窗户纸上戳了一个小洞,而后便把眼睛贴了上去,吴六则站在蔡攸身后,不停得四处观望,为蔡攸放风。

里面的空间很大,而且摆设也比较华丽,看来八九分就是这个房间了,不过此时里面空空如也,半个人影也没有。

蔡攸直起身来,朝着吴六挤挤眼,便首先推开门,走了进去,而吴六也赶紧走进去,把门关上。

刚一进来,吴六就问道:“少爷,这里就是小野次郎的房间吗?”

蔡攸说道:“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不过趁着他们还没有来,咱们还得找一处藏身的地方,不过这次你小子可不能再犯浑了,咱们现在可是在船舱之中,如果被发现的话,可就cha翅难逃了!”

吴六自然知道其中厉害,当下点点头,说道:“少爷放心,小的保准不会发出一点声响!”

可是,蔡攸环视了一周,也不见一个可以遮挡的东西,竟然连个床都没有,不过这倒也不奇怪,小野次郎乃是东瀛人,自然不习惯于睡床。

吴六也是一脸疑惑:“少爷,咱们躲到哪里啊?总不能躲到门外吧!”

“当然不能躲到门外!不然的话,还偷听个屁啊!”

蔡攸没好气的瞪了吴六一眼,不过蔡攸现在还真是没有办法,不禁暗骂道:这个小野可真够丢人现眼的,当了这么多年的海盗,屋子里竟然连个像样的摆设都没有,就算有个屏风也好啊!

“唔…唔…”

“唔…唔…”

就在此时,屋子里突然想起一阵细弱的声响,如果不注意听得话,也许根本不会察觉得到。

“少爷,这是什么声响?不会有鬼吧?”吴六紧张得开始语无伦次了。

话音刚落,蔡攸又毫不留情的赏了吴六一个暴栗,说道:“有你个大头鬼!这是人的声音。”

说罢,蔡攸缓缓闭上眼睛,细细听了起来,没过多久,蔡攸猛地一睁眼,目光锁定在了一处木板墙上,蔡攸现在十分确信,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蔡攸走到这块木板墙前,而后轻轻敲了几下,顿时发出通通的声音。

“少爷,这里面有密室!”吴六走上前来,笃定说道。

蔡攸心中自然清楚,于是又把余光洒向木板墙周围,如果这里有密室的话,那么必有开启密室的机关。

果不其然,在离木板墙三步远的地方,竖立着一只半人高的雕花瓶,着实令人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