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二百六十章 兵行险招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不然的话,可就真的完蛋了!”

此刻,蔡攸握剑的手中尽是汗水,额头上的汗水有的顺着脸颊滴落下来,有的却与眼中的白色粉末混在一起,顿时间,又生出一股钻心的剧痛。

蔡攸不禁浑身轻颤,呼吸也略显急促起来,哧哧的声响不停的在蔡攸耳边盘旋着,犹如地狱来的追命魔音。

就在这时,黑崎朝着村下和小野次郎使个眼色,两人当下会意,不禁加快了转圈的速度,而黑崎则与萧魁同时腾空而起,飞起一脚,狠狠的朝着蔡攸扫去,但是蔡攸却是木然的站在场中,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动。

眼见如此,苏雪的脸一下子就全白了,急声呼喊道:“蔡攸,小心!他们过来了!”

听到苏雪的呼喊后,蔡攸猛然一惊,赶紧竭尽全力的去听周围的动静,果然听到左边传来呼呼的劲风,蔡攸当下心中一喜,右臂横挡,瞬间就抵住了萧魁的攻势,却不想就在此时,蔡攸只觉得胸口处传来一阵剧痛,就像是五脏六腑全被搅在了一块,接着蔡攸便直直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原来刚才黑崎与萧魁虽是.同时跃起,但是却有意稍微比萧魁推迟片刻,目的就是为了麻痹蔡攸,从而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蔡攸只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好似散了架一般,当下运起真气,吃力的支起上身,顿时感到喉咙一甜,喷出一大口血来。

这下可把一旁的苏雪吓得够.呛,连忙大声呼喊着,就朝着蔡攸跑过去,而后轻轻将蔡攸扶到自己怀中,一边用袖子轻轻为蔡攸擦拭着嘴便的血迹,一边急切的问道:“蔡攸,你,你感觉怎么样?”

蔡攸还未开口,黑崎首先阴冷说道:“小姑娘,他刚才.结结实实的中了我一脚,胸骨多半已经碎了,估计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苏雪当下信以为真,带着哭腔说道:“不,蔡攸,你不会.死的,我不让你死!”

一口淤血吐出,胸中顿时畅快了不少,蔡攸虽然.看不清苏雪此时的表情,但是心中依然十分感动,当下摇摇头,轻笑道:“苏雪,没事的,刚才只不过是被蚊子咬了一口,不会死的!”

其实,黑崎刚才.那一脚重若千钧,足以将巨石踢成碎片,若不是蔡攸内力深厚,还有身上的那件寒冰丝甲,那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黑崎四人不约而同的又朝着蔡攸这边走来,眼中皆是充斥着无比的兴奋,在他们看来,今日蔡攸无论如何,也是难逃一死。

“苏雪,你躲到一边去!”

说罢,蔡攸一把将苏雪推开,而后又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不过此时看起来,蔡攸脑袋低垂,两肢无力的垂在两边,握着鱼肠剑的手也在隐隐颤抖,任谁看起来,也会想到蔡攸已经离死不远了。

看着蔡攸这副强弩之末的模样,村下眉毛一挑,拔出腰间的匕首,狞笑道:“蔡攸,就让我先送你一程吧!”

说罢,村下暴喝一声,握着匕首便朝着蔡攸身上扎去,蔡攸却依然一动不动,根本不知道闪躲,就像活死人一般。

而苏雪此刻的脸色已经一片惨白,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蔡攸,小手颤抖得捂着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只是瞬间,村下的匕首就cha破了蔡攸的外衣,刀尖也没入到了蔡攸的身体之中,而周围黑崎等人的脸上却是无比惬意,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场中的这场好戏。

但是他们不曾看见,此刻蔡攸的嘴角处却带着淡淡的笑意,有些冷酷,有些残忍!

就在村下以为蔡攸要血溅当场的时候,只觉得cha入的匕首猛然停滞下来,半分也cha不进去了。

“咦,这是怎么回事?”

村下暗自嘀咕着,对现在的情况是百思不得其解,而就是此时,蔡攸右手猛然挥起,卷起一股罡风。

“村下,小心!”

黑崎已然嗅到蔡攸此刻的不寻常,急忙呼喊一声,但是还是晚了半拍,只见一道青光闪过,村下的人头瞬间跌落在地,接着便喷出股股血箭,而cha在蔡攸胸口处的匕首也顺势滑落下来。

蔡攸缓缓的抬起头,冷声说道:“还想先送我一程?哼哼,真是可笑!我还是先送你一程吧!”

眼见如此,当场的黑崎等人皆是瞠目结舌,不可置信的看着蔡攸,难不成蔡攸有金刚不坏之身?竟然连匕首都不能伤其分毫!

小野次郎目光紧锁在蔡攸的胸膛之上,当下就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被村下用匕首刺破的衣服口处,正裸lou着银白色的寒冰丝甲。

“主上!您看,蔡攸身上应该还穿着一件宝甲,应该就是这件宝甲帮蔡攸挡住了村下的匕首!”小野次郎一边指着蔡攸的胸口,一边朝着黑崎大声吼叫着。

“巴嘎!”

黑崎怒哼一声,斜眼瞧了瞧已经没了脑袋的村下,当下发出一声低吼:“萧魁,小野君,切莫再上了蔡攸的当!既然他身上穿着宝甲,那么咱们就功其下三路!”

“遵命!”

小野次郎与萧魁相视一下,皆是点头答应。

当下,黑崎、小爷次郎与萧魁呈犄角之势,又缓缓朝着蔡攸围过来。

蔡攸胸口的伤势并无大碍,但是现在被黑崎等人知道自己有寒冰丝甲护身,势必要带来新的麻烦,不过从黑崎刚才那一脚中,蔡攸脑中却蹦出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想法着实是兵行险招,如果成功的话,自己也要冒着极大的风险,但是以蔡攸现在的势态,除此一招,别无他法!

蔡攸原本就热衷于人生的赌博,在他的脑海中,绝对不会存在放弃二字,在他看来,与其去放弃,还不如放手一搏,说不定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

此刻,蔡攸并不打算先动,而是静静的等候着黑崎等人的攻击。

突然间,黑崎三人同时发动,三把刀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同时攻向蔡攸的下盘,而蔡攸则闻声而动,依旧是以闪躲为主,很显然,黑崎等人吸取了先前的教训,在出招的时候都留了个心眼,并不是每招皆实,而是时而虚,时而实,这样一来,就给蔡攸听声辩位带来了很大的难度,不消片刻,蔡攸已经陷入了完全的被动之中。

“看来,真的是别无他法了!”

蔡攸心中暗叹一声,即刻放慢了脚步,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左右两条腿上瞬间被划了两刀,蔡攸闷哼一声,连连倒退数步。

眼见如此,黑崎三人皆是大喜过望,看来蔡攸已经支持不了多长时间,当下就加紧了攻势,而萧魁和小野次郎干脆直接朝着蔡攸扑了过去,展开了近身的肉搏战,黑崎则在外围配合,就这样三面围攻,仅仅是十招过后,蔡攸的腿上又平添了一道伤口。

虽是如此,蔡攸却仍旧昂然站立,不过现在却开始反攻,这着实让黑崎等人感到意外,不过他们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们实在是想不出在这样的情况下,蔡攸还能有逃出生天的理由,此时的蔡攸,在他们看来,多半是临死前的一番毫无意义的挣扎而已。

虽然蔡攸现在看不见,但是手中的剑法却丝毫不逊色,连连使出刺诀中的精妙剑招后,蔡攸周围竟然冒出股股骇人的杀气,直叫人心胆俱裂,黑崎三人摸不清底细,不敢硬拼,只得先行后退,不过蔡攸知道,这只不过是暂时的优势而已,等黑崎三人适应后,优势将被一步一步蚕食殆尽。

“真是想不到,蔡攸这小子竟然学得如此精妙的剑法!”

就连黑崎看来,都是暗暗心惊,如果蔡攸现在能把眼睛睁开,那么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容易对付,恐怕就算是合他们四人之力,也只能与蔡攸打个平手。

就在这时,蔡攸突然出现一处破绽,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萧魁与小野次郎很有默契的相视一眼,便双双向前翻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中的长刀cha向蔡攸的双腿,而黑崎也暴喝一声,高高跃起,双手紧握长刀,直奔蔡攸的咽喉。

此刻,蔡攸的脸上很平静,平静得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全身的真气正源源不断的输入到手中的鱼肠剑中。他知道,平静过后,定然是猛烈的暴风雨!

“扑哧!”

萧魁与小野次郎同时得手,两把长刀一左一右,已经深深的穿过蔡攸的两条腿,顿时带出了一片血雾,而与此同时,蔡攸忍住剧痛,猛地睁开眼,暴喝一声‘五步一杀!’,鱼肠剑瞬间化作一道青光闪过,直直朝着黑崎飞过去,而原本弥散在蔡攸周围的杀气则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又归于静寂之中,但是却能让人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恐惧。

黑崎眼前一花,心头顿时大骇,只觉得全身已经被牢牢锁定住,根本无法躲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青光朝自己急速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