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二百六十四章 颠倒乾坤

温绍武淡淡点下头,拱手说道:“承蒙大人抬爱,绍武万死不辞!”

江贤眼中尽是欣赏之色,不禁长叹道:“如果我那个不争气的孩儿能有你一半的能力,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唉,家门不幸!”说罢,江贤摇摇头,冷不丁的问道:“温老弟,你是不是感觉我这个人很冷酷无情,为了得到银矿矿脉,竟然要生生将娜依族与仑布族灭族!”

“这个,呃……”温绍武原本就并不善于表达,当下就被江贤这个刁钻的问题堵得说不出话来。

江贤却是毫不在意,依旧说道:“其实我冷不冷酷,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也是求人事,听天命罢了!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可是人在官场之中,亦是身不由己!很多事情我都不便讲给你听,如果我一不小心讲了一些不该讲的话,你一定要把它烂在肚子里,不然的话,你也将大祸临头!”

温绍武自然心中清楚,当下就说道:“绍武记下了!”

当下,江贤把手搭在温绍武肩膀上,感概的说道:“说起来,我这个人做过的坏事不计其数,好事寥寥无几,但是在我看来,当年在关外救了你一条性命,也许是我这一生中做过的最为正确的一件事情。”

听到这里,温绍武眼中复杂.的看着江贤,定定说道:“当时我身受重伤,而且已经整整三日水米未进,如果不是大人搭救我,想必我早已经成了豺狼的腹中之物。”

江贤轻嗯了一声,接着说道:“可是.这么多年来,都是你在我身边为我卖命!正因为有了你的帮助,我才能平步青云,在官场中站稳脚跟!”

温绍武摇摇头,说道:“正所谓滴.水之恩,定将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在下为大人所做的只不过都是分内之事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功劳!大人之所以能取得今时今日的成就,只因为政绩显著,而在下只不过是略尽些绵力而已,着实是不足挂齿!”

江贤哈哈大笑道:“好,很好!做人就应该虚怀若谷,这.样方可成大器也!”说罢,江贤脸色收敛起来,肃声说道:“温老弟,这件事情就全拜托你了!成败与否,就在此一役!”

温绍武轻轻点下头,坚定说道:“大人放心,在下一定.全力以赴!不过吗……”,此刻,温绍武语气一变,沉声说道:“我们还需要防备蔡攸在山远县的力量,他好像有一支自己组织起来的火器队,而且十分的厉害,上次海盗大军就是吃了火器队的大亏,伤亡惨重!所以我们也得早做防备,以免他们cha手!”

却不想江贤根本无一丝紧张之色,反而还是一.副轻松的表情,当下便笑着说道:“老弟,这你就不必操心了,我自有妙计!等你们出发后,我即刻写一封信送往山远县衙,告知蔡攸的手下,就说蔡攸此刻已经落在了咱们手中,如果他们胆敢cha手娜依族的事情,蔡攸就会人头落地,我想当他们得知后,一定不敢轻举妄动的!”

“妙,妙!”

温绍武不禁拍.手叫好:“真是想不到,一个死人还能有如此利用价值,江大人果然高明!”

这顶高帽子,让江贤十分受用,当下就哈哈笑道:“老弟过奖了,如果不是你把蔡攸这个祸害除掉了,任我有百般妙计,也是枉然呐!”

此时,一个侍卫走进来,恭敬说道:“启禀大人,杭州总兵李大人求见!”

“他终于来了!”

江贤心中一喜,当下便说道:“快快有请!”

温绍武笑着说道:“大人,原来你是早有准备呀!”

被温绍武看破心思,江贤微微笑道:“现在时间吃紧,所以还是速战速决的好,以免夜长梦多!”

不消片刻,李同便跟随着侍卫来到会客厅中,当下二话没说,首先跪拜:“属下李同,参见知府大人!”

江贤满脸笑意,上前将李同扶起,笑呵呵说道:“你我都是老相识,不必这般见外。”

李同称谢一声,便即刻起身,此人身高七尺,虎背熊腰,一脸络腮胡,一对叶子浓眉,看起来刚猛十足。

李同轻微整一下兵甲,便抱拳说道:“江大人,不知您现在急召属下前来,所谓何事?”

当下,江贤就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唉声叹气道:“李大人呐,实不相瞒,出大事了!”

眼见此状,李同脸色一变,赶紧问道:“江大人,请务必明言!”

江贤长叹口气,说道:“实不相瞒,最近我听说山远县牛头山一带,娜依族与仑布族要举行盛大的女娲祭祀大典,所以我就派人前去打探一番,毕竟这近万人齐聚一堂,万一弄出个什么事情来,那可就不好收场了!”

李同点点头,说道:“嗯,大人所做在理,请接着说。”

看到李同凝重的脸色,江贤心中暗笑一声,继续说道:“却不想,还真让我打探出一点事情来!原来,娜依族与仑布族早对朝廷有所不满,所以就利用女娲祭祀大典作为幌子,密谋造反!”

“什么?密谋造反!”

李同当下惊愕莫名,不可置信的说道:“大人,朝廷早有诏书,为了安抚这些本土外族,并不让他们交纳税收,甚至就连他们的活动范围也没有多加限制,他们为何还对朝廷有所不满呢?”

江贤暗哼一声,眼中当即闪现出一丝不悦,不过刹那间便又恢复到了常态,当下淡淡说道:“李大人,你这话本官可不敢苟同!外族之心岂能以常理而踱之?更何况他们个个茹毛饮血,好勇斗狠,其实早生叛乱之心,只不过是因为实力不济,所以才一直隐忍不发,眼下他们两族人员已经发展到过万,而且粮草充足,兵强马壮,所以才有了造反的打算。”

说罢,江贤定定的看着李同,沉声说道:“当然,我说这些并不是凭空捏造,我自然已经得到了一个强有力的证据!”

李同皱着眉头,寻思片刻,而后定定说道:“江大人,此事着实非同小可,能否把您掌握的证据,让属下瞧瞧?”

“当然可以!”

江贤微微一笑,便从袖中取出一块腰牌,而后递给李同,并说道:“李大人,这块腰牌便是从娜依族的现任族长卓娜那里偷来的!”

李同接过腰牌,而后仔细一看,顿时大惊失色道:“这,这竟然是契丹皇室的腰牌!”

这的确是一块出自于契丹皇室的腰牌,上面两个烫金大字‘耶律’就是最好的证明,一般来说,契丹皇室的腰牌都在辽国流通,而且耶律二字也是由契丹文书写,而流通在宋朝的契丹皇室的腰牌就少之又少了,一般是作为信物而使用,耶律二字是用汉文书写。

当下,李同紧紧握住这块腰牌,沉声说道:“难道他们真的要造反!”

“不错!”

江贤冷哼一声,阴沉说道:“多半是娜依族与辽国勾结在一起,想要来一个里应外合,杀咱们个措手不及!”

“哼!真是岂有此理!”

李同怒喝一声,懊恼的甩下手,说道:“这些外族真是狼子野心,朝廷皇恩浩荡,对他们广施恩泽,他们不思图报便罢了,竟然还要造反作乱,真是罪无可恕!”

此时,眼见时机已到,江贤又故意长叹口气,自责的说道:“说起来,这件事情发生在本官的治下,着实是本官的失职,唉,本官将要以何面目再面对朝廷,面对圣上啊!”

李同却是不明就里,劝说道:“江大人不必介怀,如果他们真要造反,就算是天王老子,也难以让他们回心转意的,不过大人能够在他们行动之前,提前洞悉这一事件,着实是朝廷之幸事!”

“唉!”

江贤又叹口气,缓缓说道:“李大人,今天我急忙找你前来,就是为了要商量这件事情!”

李同冷哼一声,大声说道:“无须商量,像这等狼心狗肺的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江大人,您就下命令吧,收拾这些个乱党,交给属下便是!”

江贤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心中一喜,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多说了!李大人,你即刻提调杭州全部守军,再加上城东的步营,共计五千人,即刻开往山远县,对娜依族和仑布族实行清剿!”

说罢,江贤指着温绍武说道:“李大人,这位乃是我的一个得力助手!名叫温绍武,这次他将替我压阵,与你一道前去清剿叛党!你们二人一定要精诚合作,势必要把叛党清剿干净!此外,我还打算将州府新近的火作营再分配给你们,好助你们一臂之力!”

李同自然不会反对,当下就说道:“一切都全凭江大人定夺!”

直到现在,温绍武才真正见识到江贤不为人知的一面,竟然能够生生得给娜依族和仑布族套上造反的帽子,而且还说得如此顺理成章,可见其颠倒黑白的本事,着实是不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