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二百六十九章 准备撤退(下)

当下,卓娜取出金刀,而后高高举起,大声喝道:“我以族长的名誉与身份命令你们,马上爬上天牢峰,与卓菲长老会合!不得有误!”

既然卓娜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众位豹营战士自然不敢有所违抗,只得起身深深向卓娜一拜,而后便纷纷跃起,爬到了光滑而陡峭的山壁之上。

眼见族人们已经准备好爬山,卓娜当下深吸口气,便又转身朝着后面冲去,而此时,拼命与温绍武纠缠的豹营战士已经只剩下了两人,当卓娜赶到的时候,那两个豹营战士也已经一命呜呼。

此时,死在温绍武手上的豹营战士已经超过了一百人,但是李同所率领的官军却还没有赶到,可见娜依族人山地奔跑的速度大大超过了官军。

看着温绍武那柄漆黑如墨的长剑上正滴着自己族人的鲜血,卓娜胸口中愤怒的火苗已经燃成冲天大火,当下便冷冷说道:“我要杀了你!”

温绍武却是不以为意,依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是吗?哼哼!”说罢,温绍武用墨剑指了指满地的尸体,又道:“先前,她们也说要杀了我,可是很可惜,她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所以现在躺在地上的是她们,而不是我!”

“当然!”

温绍武话语轻顿,眼中尽是冷意:“你也一样!”

话音刚落,温绍武就突然发动,举.剑刺向卓娜,而卓娜从刚才就开始全身戒备,因为她深知,自己根本不是温绍武的对手,如果有一丝差错,必然难逃一死。

不过以卓娜的性格,自然是不.会怕了温绍武,当下没有丝毫犹豫,便持刀迎上,卓娜自然知道不能力敌,所以使出刚才对付李同的手段,运起精妙步法,与温绍武周旋,但是温绍武不是李同,这等步法糊弄李同还行,但是对于温绍武这一等一的高手来说,很快就会失效。

果不其然,还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温绍武就窥破卓.娜步法中的奥妙,当下低吼一声,墨剑轻旋,瞬间刺出,卓娜眼神一紧,就欲闪躲,不料温绍武轻笑一声,在挥剑的同时,左掌瞬间拍出三掌,掌影迅速将卓娜的身形罩在其中,而卓娜焦急之下,只得用金刀阻挡,却不想温绍武看似平常的三掌,却蕴含着巨大的力量,而且一掌比一掌厉害,前两掌卓娜还能承受得住,但是当温绍武的第三掌抵住金刀的时候,卓娜只觉得双手阵阵发麻,一股难以置信的真气竟然顺着自己的胳膊直冲气门而来。

卓娜心中大骇,如果这股真气冲向气门,轻则全身.瘫痪,重重当场毙命,当下卓娜银牙轻咬,娇喝一声,便将金刀取开,但是那股强大的真气却没有卸去,卓娜只觉得胸口一闷,就好象压着一块巨石一般,当下喉咙一甜,就吐出一口血来。

卓娜不禁连连倒退数步,若不是强自用体力的.真气镇住翻腾的气血,想必此刻卓娜已经摔倒在地。

温绍武定定的.看着卓娜,似笑非笑道:“卓娜,刚才我那三掌如何?如果我所料不差,你先前所用的身法是蔡攸教给你的吧,唉,身法倒是精妙之极,只不过你火候尚差,根本不堪一击。”

卓娜轻哼一声,擦干嘴角的血迹,强自说道:“你刚才的那三掌也不过尔尔罢了!”

温绍武轻笑道:“不过尔尔,很好!”说着,温绍武将墨剑举起对准卓娜,冷冷说道:“那我便让你尝尝我‘剑魔三式’的厉害!”

就在此时,李同带领着数千官军这才赶到,眼见温绍武正于卓娜打斗,当即就把卓娜围在当场。

温绍武根本没有看李同,直接说道:“李大人,现在娜依族人正在爬山,你还不赶紧去追!这里就交给我便是!”

“温兄,可是。。。。。”李同脸上似乎显得不那么愿意,毕竟站在温绍武面前的不是一般的小卒,而是娜依族的族长卓娜,所以李同当下心中就泛起了嘀咕。

“嗯?”

李同心中的小九九,温绍武自然心中清楚的很,当下便冷冷说道:“怎么了,李大人?你就不怕跑了反贼,还是在担心我斗不过卓娜呢?”说着,温绍武随意的将手中墨剑向下轻划,剑下三寸处的偌大砂石顿时裂成两半。

眼见如此,李同的瞳孔禁不住猛地一阵收缩,温绍武手中的剑离砂石还有足足三寸,单凭kao剑气就可以将砂石一斩为二,可见温绍武的武功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温绍武还是没有看李同,淡淡说道:“李大人,这下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你也是个明白人,事成之后,我是不会与你争功的!”

“奶奶的,想不到这温绍武竟然这般厉害,我还是见好就收吧!”

李同眼珠子一转,便笑呵呵说道:“那是自然,好!我马上去追赶其他娜依族人,这里就交给温兄了!”

说罢,李同振臂一呼,就带着全部官军往前追赶,片刻之后,场地上又只剩下了温绍武与卓娜两人。

温绍武轻轻将墨剑端平,直指卓娜:“卓娜,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今天着实是太无趣了,好不容易能碰到个可以与我过两手的,我是不会这般容易就让你死去的!”

卓娜轻哼一声,暗自寻思着对策,眼下态势,她是不可能战胜温绍武的,而且她知道,就算是穷尽娜依族和仑布族中的所有高手,都不能打败温绍武,而能打败温绍武的也只有一人,那便是族父蔡攸。

当下,卓娜目光一沉,便举刀朝着温绍武扑来,而温绍武等的就是这一刻,当下眼中尽是兴奋之意,不消片刻,刀剑再次相碰,火星四溅,罡风四起。

卓娜算起来,也算是个一流的高手,身负娜依族的各种绝技,刀法精纯犀利,自成一派,着实不可小视,但是却不能与温绍武相匹及,只是三十招过后,卓娜的刀法已经被温绍武牢牢压制住,而温绍武则显得依旧轻松惬意,似乎很是游刃有余。

当下,卓娜便且战且退,而温绍武似乎也不急着进攻,反而随着卓娜且退且追,虽然温绍武有时加紧攻势,使出几下狠招,但是卓娜竟然凭着那半吊子的身法,连连躲过,也算是有惊无险。两人就这样,一直打打退退,不消片刻,竟然已经退到了天牢峰前。

此刻,豹营的娜依族战士已经爬到了半山腰,而数千官军则密密麻麻的聚集在天牢山脚下,却仿佛对着上面的情形熟视无睹,眼睁睁的看着娜依族战士往上爬。

眼见如此,温绍武不禁皱起眉头,大声叱喝道:“李大人,你手下的兵都在干什么!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反贼逃拖?!”

李同看到温绍武动怒,赶紧跑过来,解释道:“温兄,你先别动怒,有些情况你着实不知道,这天牢峰的山壁光滑陡峭,根本不可能攀爬上去!起先我也派了几个士兵前去攀爬,可是爬得还不到一丈,就全部跌落下来,有几个军士还为此摔断了腿!”

温绍武却不相信,直接指着半山腰,大声说道:“李大人,你说说,娜依族人为何能爬上去,而你们却爬不上去呢!”

李同当下哑口无言,愣愣的看了一眼半山腰,摇摇头,低声叹气道:“这,这我怎么知道!”

眼见李同愁眉苦脸的模样,温绍武当下挖苦道:“真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李同哪里受过这等奚落,当下胸中生出一股无名业火,但是碍于温绍武强大的武力,李同也不敢发作,只得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卓娜却在此刻开了口:“温绍武,你也不必责怪这位大人!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你们看到娜依族的领地处在低洼之中后,就以为只要守住出口,就可以将娜依族一网打尽,哼,其实你们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说罢,卓娜也看了一眼正在往上爬的族人,接着说道:“其实这天牢峰便是一条出去的路,只不过天牢峰奇陡无比,而且山壁十分光滑,很难爬山去而已。不过‘很难’二字是对于你们说的,如果对于娜依族人来说,爬山这样的山壁,只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

温绍武定定的看着卓娜,眼中冷光闪烁,连连冷笑道:“不管怎样,至少你还在我们手中,只要抓住了你,其余的娜依族人也自是逃拖不了!”

却不想就在此时,卓娜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好笑,你们能抓得住我吗?”当下,卓娜眼中闪过一丝诡异之色,手中的金刀瞬间电射出去,直指温绍武的胸口,原来这金刀之中还暗藏一处机关,只要扣动阀门,金刀便会成为链刀。

“雕虫小技,焉敢出来现眼!”

温绍武根本没把飞来的金刀放在眼中,直接一剑就挡了回去,而就在此时,卓娜娇呼一声,腾空而起,连连踢出数脚,直接朝着温绍武的胸口招呼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