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二百七十二章 苏醒

听到这里,克蓝哀叹一声:“真是想不到,卓菲长老为娜依族劳顿一生,却得到如此下场,唉,老天无眼呐!”

莫离亦是一脸惋惜,摇头叹气道:“时也,命也矣!”

卓娜知道现在娜依族还没有拖离危险,自然不敢在这里过多耽搁,当下便擦干眼泪,说道:“现在情势危急,我们还是尽快让卓菲奶奶入土为安吧!”

对于这点,众人自是无话可说,当下便在天牢峰上寻了一块地方,将卓菲好生安葬了下去,不过由于时间紧急,坟墓当真是简陋的很,就连墓碑也只能以一块木牌代替。

一切弄好之后,卓娜深吸口气,痴痴的看着这座孤坟,缓缓说道:“卓菲奶奶,您放心,等事情过去后,我一定将您风光大葬!”

卓娜身边的克蓝,亦是一脸落寞之色,感慨的说道:“老伙计,你我相识相交已经半辈子了,却不想你还是先我一步,唉!”

此刻,莫离上前说道:“族长,现.在咱们还是赶路吧,族人们正在前面的三岔口等着呢!”

卓娜自然知道轻重,当下留恋的.看了坟墓一眼,便与众人一道,开始往三岔口方向进发。约莫过了一刻钟,卓娜等人便已经到了三岔口边上。

可是前面的情形却是令卓娜.等人大吃一惊,豹营与虎营的士兵正在与近千的官军厮杀

莫离亦是一脸惊疑:“难道是官军在这里早有埋伏?”

克蓝当下说道:“族长,且不管是不是这样,咱们绝不.可以恋战,因为领地中的官军很有一起,此刻,几乎已经到了白热化的时候。

卓娜不禁眉头皱起,沉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官军.就算长了飞毛腿,也不可能一下子就从娜依族领地跑到这三岔口!”可能会马上过来。”

卓娜思索片刻,而后定定说道:“克蓝长老说的对!.现在下面的官兵很有可能就是埋伏在这里专门等仑布族增援的。不过他们人数仅仅近千而已,根本不是豹营和虎营的对手,咱们且战且退!”

说罢,卓娜又取出腰间的金刀,大声喝道:“走!随我去!”

不消片刻,卓娜.等人也加入了战局之中,而娜依族人和仑布族人看到族长都加入了战局,更是大受鼓舞,气势顿时大增,手中的弯刀也好像变得锋利了许多,不消片刻,就把官兵杀得落花流水。

其实出现在此处的官军,就是李同从五千官军出抽出的一千步兵,专门为了堵截仑布族的救援,他们就在这三岔口蹲守,却不想先等来的是娜依族人,当下官兵的首领看到娜依族人各个神色萎靡,还以为她们好欺负,所以就下令进攻,却不想就在此刻,仑布族的虎营也赶到,不过来的只有五百多人,官军首领自然不把这五百虎营战士放在眼里,当下就率队冲了出去。

可是在厮杀的时候,官军首领才后悔莫及,因为单单凭着娜依族的豹营,也够他们喝一壶的,更别说又添了五百仑布族的虎营战士,虎营乃是仑布族的精锐,实力与娜依族的豹营不相上下。

在卓娜等人还没有加入战局之前,官军这边就处在绝对的弱势,等到卓娜众人加入之后,形势更是一边倒,官军立马被杀的哭爹喊娘,这下着实让卓娜和娜依族大大的出了一口恶气。

当下,官军首领眼见身边的官兵一个个倒下,而娜依族和仑布族这边更是气势如虹,其心中早生退意,所以赶紧呼喊着让所有官军撤退,这次官军的出击可谓是失败之极,原本是想要趁火打劫,却不想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眼见官军丢盔弃甲,落荒而逃,虎营和豹营的战士还要再乘胜追击,就在此时,卓娜挡住去路,大声喝道:“且慢!穷寇莫追!”

听到族长发话,豹营和虎营的战士们自然不敢违逆,不过从他们的脸上,仍旧可以看到不甘之色。

此刻,卓娜自然了解族人们现在心中所想,其实在她心中,她也恨不得今日杀个痛快,也好发泄失去亲人的痛苦,但是她知道,李同所率领的大部队马上就会过来,眼下当务之急,是尽快赶到女娲神坛。

当下,卓娜转过身来,对着族人们说道:“现在大家听我号令,全速朝着女娲神坛进发。”

“是!”

娜依族人与仑布族人当即高声答应一声,分别在克蓝和莫离两位长老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朝着女娲神坛行去。

而卓娜却偷偷给小兰使个眼色,小兰心思玲珑剔透,当下会意,便慢慢缓下脚步,来到卓娜身边。

“族长,您叫小婢来所谓何事?”小兰眨着大眼睛,笑嘻嘻的说道。

卓娜脸上凝重,缓缓说道:“小兰,今日之事你也看在眼里,想必官军是不会与我们善罢甘休的,现在敌强我弱,所以我们必须找人帮忙!”

小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族长,您是要找族父帮忙吧!”

卓娜点点头,说道:“不错!除了他,在这山远县之内,不会再有人帮咱们,而且这件事情,也只有他能帮的了咱们!”

小兰点点头,说道:“族长放心便是,小兰一定把消息送到族父那里去!”

卓娜轻嗯一声,轻轻拍了拍小兰的肩膀,嘱咐道:“既然如此,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一路上务必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暴lou了行踪!”

小兰满口答应道:“知道了,小婢会小心的!我会从小路前往山远县县衙,那些狗官兵是不会发现我的。”

话既然说到这个份上,卓娜也不再多说些什么,当下就在这里与小兰分道扬镳,卓娜则加紧步伐追赶大队,而小兰则抽身返回,欲往小路折回山远县。

荒山,茅屋。

“嗯……”

长长的喘气声过后,接着便是无比狂喜的声音:“蔡攸,你可算是醒过来了!可真是担心死我了!”

“嗯……!”

又是一阵长长的喘气过后,蔡攸缓缓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苏雪那充满狂喜之意的眼眸和憔悴不堪的面庞。

蔡攸似乎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吃力的咽了口吐沫后,喃喃说道:“我,我这是在哪?我已经死了吗?这是阴曹地府么!”

此刻,蔡攸的脑袋里仿佛塞满了浆糊,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只记得,他从几十丈的悬崖下跳下来,然后就狠狠的摔入了大江之中,至于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已经完全记不清了。

苏雪嗔怪的白了蔡攸一眼,吃吃笑道:“这哪里是什么阴曹地府,这里是荒山上的一间茅草屋而已。”

蔡攸摸了摸脑袋,顿时感到阵阵头疼,不觉又哼出声来,当下又想要活动下已经僵硬的双腿,可是刚一动,就传来阵阵钻心的剧痛。

“哎呦!”蔡攸触动了腿上的伤口,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苏雪却急忙将蔡攸按住,怨道:“呀!蔡攸,你不要乱动,你腿上的伤口刚刚愈合,而且你又刚刚醒过来,腿上血脉堵塞,没有周转开来,自然会很痛的!”

不过这一阵刺痛倒让蔡攸清醒了不少,脑袋里也渐渐清晰了起来,发生在城隍庙的事情也像放电影般浮现在蔡攸的脑海之中。

忽得,蔡攸眨眨眼睛,奇道:“咦,我的眼睛又能看见东西了!”

苏雪又俏生生的白了蔡攸一眼,笑嘻嘻说道:“你这才发现呀!看来,从悬崖上跳下来,还真把你给跳傻了!原本你眼里的药粉就不是什么厉害的毒药,随着一路漂流过来,江水已经将眼里的毒粉冲洗了大半,来到这里之后,我又寻了些草药给你敷上,所以你很快就可以看见东西喽。”

“原来如此!”

蔡攸苦笑一声,当下又问道:“对了,雪儿,你没有受伤吧?”

苏雪美目含情,轻轻的点点头,柔声说道:“当然没有啦!如果我受了伤,我还能在这里照顾你吗?真是个呆子!”说罢,苏雪咬着嘴唇,又道:“其实这都多亏了你,你跳下之后,就一直把我抱在怀里,所以我根本没有受一点伤,都是你替我挡了灾。”说着,苏雪的脸上顿时飘上来朵朵红云。

蔡攸微微笑道:“刚才看到你脸色憔悴,我还以为你病了呢?”

“我的脸色憔悴?哎呀,在几天一直都在照顾你,所以也顾不上自己了!你可是足足昏迷了两天两夜呢!”

苏雪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在脸上摸索,女人对自己的面容看得比性命都还要重要,更何况又在自己最喜欢的人面前。

“呃,是吗?呃,呵呵。。。。”

蔡攸略显尴尬的摸摸脑袋,不过此刻的气氛看起有些古怪,蔡攸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当下便转移话题道:“对了,雪儿,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咱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苏雪说道:“咱们从悬崖上跳下来之后,就随着江水冲到了这里,这是一座荒山,不过却有一座茅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