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二百八十四章 救援(下)

只见鲁智深和李逵所率领得两百刀兵与李同所率领的官军厮杀片刻后,当下便返身撤退,而李同眼见鲁智深等撤退,还以为他们抵挡不住,当下不明所以,径直率领一千多人马追赶上去。

那些刀兵实际上就是霹雳枪队的队员,他们各个都经过严格的训练,奔跑速度自然要高人一筹,所以任凭身后的官军如何追赶,刀兵依旧要稳稳领先官军七八个身位,看得着却吃不到,这着实让李同大为光火,又开始唧唧歪歪的大骂一通,不过李同却没有下令停止追赶。

眼见如此,温绍武不禁狐疑的看着蔡攸,而谷口那边的景象也一丝不拉的落在蔡攸的眼中,不消片刻,蔡攸的嘴角处竟然显lou出淡淡的笑意。

当下,温绍武更加感觉有些不对劲,不觉说道:“难道是陷阱?!”

蔡攸微微笑道:“正如你刚才所说的那样,兵不厌诈!”

这下,温绍武更加确信那是一个陷阱,但现在他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而且此处离山谷口依然有一段路程,就是拼尽全力,在一时半刻之内,也无法把消息传到李同那里,当下温绍武不禁暗骂一声:“这个李同,还口口声声说身经百战,哼,简直是个猪脑子!”

李同率领着一千多人马一.路追赶,不消片刻,就来到一个大山坡前面,而鲁智深、李逵和那两百刀兵却已经爬上了山坡。

眼见如此,李同不禁大声喊道:“小.的们,统统给老子上!一定要把那些个乱党给老子抓回来!”

官军们自然不敢有所违背,当.下便奋力冲上去,而就在此时,鲁智深等人却不再往前逃跑,竟然站在山坡之上,哈哈大笑起来。

李同却是不明所以,难道那些叛党都疯了不成?

当下,只听得五声轰鸣,犹如平地惊雷一般,官军周.围顿时xian起了十几丈的烟幕,令人奇怪的是,炮弹爆炸之后,在空中飘散的竟然是浓浓的白烟,官军哪里见过这般东西,当下就乱了阵脚,而李同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玩意,约莫过了两分钟,官军周围又响起五声巨响,情况与先前一模一样,顿时间,官军就被浓浓的白烟吞没在其中。

其实蔡攸早有安排,这个山坡的两侧皆是悬壁,如.果用火炮击打石壁,势必会引起山体崩塌,而官军定然会死伤惨重,但是蔡攸也知道,整件事情的元凶巨恶乃是江贤,而这些官兵只是被江贤利用的工具而已,所以这些官军是无辜的,蔡攸一项的作风便是对于无辜的人,从不会施加毒手,当然这次也不会例外,所以蔡攸便把楚奇所准备好的软骨散尽数都密封在炮弹里面,用来出奇制敌。

眼见自己身陷在浓浓的白烟之中,李同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刚呼进几口气,就觉得头脑一阵迷糊,而且竟然还伴有眩晕的感觉。

“不好!这是毒烟!”

李同此时翻然.醒悟,却已经为时已晚,他周围的官军接连不断的晃晃悠悠的就倒了下去,而李同凭借着内力支撑着身体,打算逃出去,却不想刚走几步,双腿就开始打摆子,就好象双脚踩着棉花似的,最终,李同还是脚下一软,也跌到在地。

“奶奶的!这到底是什么毒烟!”

李同似乎还不甘心,低吼一声,穷尽全身气力把上身直起来,就在他刚刚抬起头的瞬间,一把明晃晃的板斧就已经架在李同的脖子根上。

而蔡攸这边,自然也听到了那十声炮响,蔡攸的表情轻松异常,因为事情完全顺着他的意图在发展,但是温绍武却不一样了,眼中尽是浓浓的疑惑,不禁拖口而出道:“蔡攸,这到底是什么声音?”

蔡攸眉尖以挑,一字一句道:“这是催你性命的阎罗之音!”

而几乎在同时,谷口那边又响起了阵阵枪声,密密麻麻的犹如放鞭炮似的,当下,正在与娜依族拼杀的官军瞬间就倒下一大片,而且倒下的官军大部分都被打中双脚,只要倒下之后,很难再站得起来。

眼见如此,豹营和虎营的战士们的精神不禁为之一振,纷纷又举起手中的武器反扑过去,而官军则被这突然的袭击打乱阵脚,而且现在李同又不在这里,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应该防御,还是应该进攻。

就这样,在霹雳枪队和娜依族的里外夹击之下,数千的官军当下就开始溃散,尤其是看到身边的同伴莫名的就倒下去,更是令所有的官军心胆俱裂,还以为是鬼神作祟,当下就犹如惊弓之鸟般,朝着左右逃去。而豹营和虎营则率领着剩余的娜依族人追赶上去,就这样,势态在瞬间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而此时,时迁率领着霹雳枪队也从暗壕中冲出来,直接挡在了官军逃跑的方向,三百只黑洞洞的枪口直直得对着逃过来官军,起先的官兵根本不知道霹雳枪是何物,所以还举着刀枪砍将过来,却不想还没有跑到跟前,就被‘砰砰’得几下xian翻在地,这下,官军们才真正见识到霹雳枪的厉害,再也不敢往前冲过来。

眼见时机成熟,时迁便大声说道:“你们现在已经被包围,如果想活命的话,就赶紧放下武器,如果谁敢冥顽不灵,还要试图抵抗到底,那么就只有死路一条!”

而此时,豹营、虎营和娜依族人也已经赶到,死死得堵住了官军的去路,事已至此,官军已经没了退路!

“好汉爷!我投降,饶命啊!”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出来的,不到一分钟,约莫四分之三的官军就劈里啪啦得将手中的兵器扔到地上决心投降,而剩余四分之一的官军也被这劈里啪啦的声响彻底击垮,当下也只好随大流。

很快,枪声就停息了,蔡攸虽然看不到所发生的情况,但是心中却是一清二楚,看来官军已经束手就擒了!

当下,蔡攸便微微笑道:“温绍武,看来江贤交代给你的任务是无法完成了!”

其实,当先前的枪声响起的时候,温绍武就觉得大事不妙,而现在枪声已然偃旗息鼓,所代表的意义温绍武自然是心知肚明。

当下,温绍武苦笑一声,而后定定的看着蔡攸,无限惆怅的说道:“真是想不到!这样的败局你都可以挽回!你可真是好手段!”

蔡攸倒不推辞,摆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嘿嘿笑道:“多谢温兄赞誉!”说罢,蔡攸话锋一转:“不过,这只能说明一点,那便是老天是不会帮助你们为非作歹的!”

温绍武渐渐的将墨剑端平,而后阴冷说道:“既然如此,我也无话可说!反正这次任务失败,我也没有颜面回去再见江大人,倒不如索性与你们放手大战一场!”

蔡攸眼帘低垂,慢慢从怀中掏出鱼肠剑,而后说道:“看来你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如此甚好!咱们就在此做个了断吧!”

话音刚落,蔡攸先发制人,鱼肠剑直直朝着温绍武刺去,虽然这一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而且根本感觉不到一丝剑气,但是温绍武却丝毫不敢大意,因为他知道,蔡攸的剑气已经完全内敛,而且还可以收发自如,这样一来,这看似普通的一剑所具有的威力着实大的惊人。

“魔剑斩!”

温绍武当即就使出魔剑三式第二式,顿时间,漆黑如墨的长剑上又泛点红光,直接与蔡攸的鱼肠剑撞在一起,当下只听得哧哧一声,墨剑和鱼肠剑的剑身周围顿时窜出团团火星,而后两剑便同时猛地一震,此刻,鱼肠剑所内敛的剑气全部发散开来,一时间,以蔡攸和温绍武为中心,竟然刮起了一场小型的旋风,仿佛正有两股巨大而又相互排斥的力量被强行融合在一起。

不消片刻,两剑分离,而那个小型的旋风也顿时变得支离破碎,化作了道道罡风,朝着四处发散开去,虽然这只是剑气而已,但是周围的武松、戴宗和卓娜等人皆得全力阻挡,不然的话,很可能就要伤在这罡风所组成的气道之下。

等到罡风消散,武松与戴宗也不再观望,直接挺着朴刀加入战局,而卓娜早就按捺不住,一心只想将温绍武斩于刀下,好为卓菲报仇雪恨,所以便也随着武松和戴宗,一并围将上去,而蔡攸却恰恰相反,直接跳出战局。

刚才蔡攸和温绍武虽然只交手一招,但是真气却消耗巨大,所以打算暂且休息片刻,但是温绍武却没有那般好运了,刚刚应付完蔡攸,还要再应对武松、戴宗和卓娜三人,当下,温绍武便觉得压力倍增,而他的眼中也第一次出现了慌乱。

十几招过后,温绍武的处境也越来越不妙,而且好几次都差点被武松的补刀砍中,如果不是温绍武身法诡异难测,想必早已经落败。

“不行!这样下去,绝不是办法!卓娜和戴宗还好对付,那个武松却是着实难缠的很!虽然武功不及蔡攸,但是却也相差不了多少!”

温绍武一边凭借着绝妙的步法躲闪着三人的攻击,一边在暗暗寻思着对策,而蔡攸依然是一动不动,目光灼灼的盯着场中的战局,竟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但是这样更让温绍武无所适从,因为他知道,蔡攸虽然现在不动手,但是当他要动手的时候,那么你就要大难临头了!

当下,温绍武脑中灵光一现,顿时低喝一声:“魔剑摄心!”

只见温绍武剑走偏锋,魔剑摄心再次出现,股股杀气又开始蔓延开来,直接朝着武松笼罩过去。而此时,卓娜与戴宗皆是变色,武松的脸上也尽是凝重之色,卓娜知道其中的厉害,当下便大声呼喊道:“大家小心,这是魔功,可以迷惑人的心智!”

听到这里,武松和戴宗皆是集中精神,收敛心神,准备应付温绍武这强势的一招,可是就在此时,异变突起,原先弥漫在空气中的恐怖杀气顷刻间烟消云散,而温绍武手中的剑却反道而行,朝着卓娜刺过去,原来温绍武刚才只不过是虚晃一剑,他真正的目标乃是卓娜。

眼见如此,蔡攸不禁暗笑一声:“真是想不到,温绍武还会来这一招!”

武松、戴宗和卓娜三人当中,以武松的武功最高,卓娜次之,戴宗最为不济,按常理来说,温绍武首先选择的目标应该是戴宗才对,但是为何温绍武却还会选择卓娜作为首要的攻击目标呢?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一来卓娜刚刚经过打斗,真气已然有所消耗,所以现在的卓娜才是三人中最为羸弱的,二来卓娜见到过温绍武的魔剑摄心一式,当温绍武再次施展的时候,卓娜肯定会出言提醒武松和戴宗,如此一来,卓娜这边就会门户大开,恰恰容易得手。

眼见温绍武剑锋一转,朝着自己刺过来,卓娜心中不禁咯噔一下,此刻,她根本无法再提刀抵抗,因为温绍武这一招太快了,快得难以置信!

其实温绍武并不打算就此杀掉卓娜,而是想到挟持卓娜,以求拖身,刚才蔡攸并没有与武松等人联手,所以温绍武才能有一刻喘息之机,如果蔡攸也加入战局的话,那么温绍武就必死无疑!

所以如果温绍武杀死卓娜的话,无异于把自己的退路也堵得死死的,倒不如挟持卓娜,用来威胁蔡攸,说不定可以全身而退。

就在温绍武的剑尖触及卓娜的肩膀时,蔡攸嘴角又显现出淡淡的笑意,只是刹那间,蔡攸的左手猛地抬起,不知什么时候,金龙枪已然出现在手上。

“砰!”

一声枪响响起,一道火舌喷出!

温绍武的速度再快,自然快不过子弹的速度,当下,魔剑的剑尖就突然冒出一团火星,而几乎在同时,蔡攸犹如鬼魅一般,已经将卓娜带回身旁。

虽是如此,原本卓娜所占的地方却出现了一个空当,眼见如此,温绍武惊喜异常,也顾不得其他,当下便穷尽气力,电掣而去。

看到温绍武就此逃拖,卓娜气不打一处来,不禁埋怨道:“蔡攸,你刚才为何不出手?如果你刚才出手的话,温绍武根本逃不掉的!”

蔡攸眼珠子一转,而后说道:“卓娜,我刚才只顾着救你,所以才没有出手拦温绍武!”

这话卓娜自然不会相信,当下便狐疑的看着蔡攸,说道:“你别骗我了!你是故意放走他的,对吧?!”

眼见卓娜气势汹汹的模样,蔡攸不禁苦笑一声,而后说道:“卓娜,其实刚才我也想出手制住温绍武,你要知道,我这次九死一生,就是被温绍武所赐!但是很可惜,我现在身受内伤,而且刚才那一招,真气消耗过大,所以就算我加入,也不一定能把温绍武留下来!”

“什么?你,你受伤了?”卓娜一脸奇怪的看着蔡攸,不明所以的说道。

还不等蔡攸开口,武松就走过来说道:“卓姑娘,蔡大人所言的确不假,别看蔡大人的模样还是好好的,但是他的确受了内伤,而且现在腿上的伤口刚刚愈合,着实不宜大动干戈的!”

听到这里,卓娜这才相信,当下收起心中的疑惑,颇为尴尬的说道:“蔡攸,刚才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怀疑你的!”

蔡攸自然知道卓娜是情急之下,才说出那番话,当然不会真的在意,当下便笑着说道:“好了!别说那些了,你放心,温绍武与江贤一个都别想跑掉!这笔帐我一定会向他们算清楚的!”说罢,蔡攸又提醒道:“卓娜,还不赶紧去瞧瞧莫离和克蓝两位长老的伤势!”

当下,卓娜猛然惊醒,赶紧点点头,便朝着后面寻去。而就在此时,不远处又传来阵阵脚步色,只见一行人快步朝着这里走来。

“恩公!”

看到蔡攸后,李逵一边大声笑着,一边朝着蔡攸走过来,而跟在李逵身后的,则是鲁智深和时迁,此外还有一人,那便是此次官军的主帅李同,此时李同一脸的无精打采,像只霜打得茄子一般,被鲁智深一把抓在手中。

蔡攸微微笑道:“铁牛,看来我交代给你们的任务,你们已经很好的完成了!”

“那当然!”

鲁智深手上松开,李同就软溜溜的跌倒在地,而此时,时迁走上前来,禀告道:“蔡大人,在山坡周围共俘获官军一千五百人,在谷口附近,俘获官军一千六百人,共计俘获三千一百人!”

蔡攸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此次官军共出兵五千人,却只剩下了三千一百人,果然是损失惨重呐!”

当下,蔡攸轻看了李同一眼,便沉声问道:“你就是官军此次的主帅?”

虽然李同现在中了软骨散,但是头脑却是清醒的很,当下轻哼一声,别过头去说道:“要杀便杀,何需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