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三百零六章 一见钟情?

“庆叔,您的意思是我爹爹知道子母参的下落?”完颜洪茹睁着大眼,轻声说道。

“不错!”

乌延庆定定的点下头,而后说道:“老朽的见识与酋长想比,着实不值一提!所以老朽以为,酋长大有可能知道这子母参的事情!”

“嗯!”

完颜洪茹当下点点头,对着蔡攸说道:“既然如此,蔡公子,那就请你随我们一起返回族里吧!”话刚说完,完颜洪茹才觉出有些唐突,当下便暗暗给完颜阿骨打使着眼色,让其出来打个圆场。

完颜阿骨打自是轻笑一声,抱拳说道:“蔡公子,你先前在虎口之下救下舍妹,我们着实是感激不尽!倒不妨来我族做客,也好顺便打听一下子母参的下落!”

眼见如此,蔡攸不禁心中暗道:“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在女真族都打听不到子母参的下落,那么在别处更是打听不到!”

想通此关节,蔡攸便说道:“多.谢完颜兄的盛情!可是茶队之中,少说也有两百多号人,若是都去你们族里面,着实是怕有所冒犯!”

完颜阿骨打爽朗一笑,而后说道:“.蔡兄不必有所顾虑,对于那些辽狗,我们自要斤斤计较,但是对于我们的朋友,我们会竭尽所能,盛情款待!”

这时,完颜洪茹眼波流转,笑着.说道:“蔡公子,你就切莫再推辞了!说起来,现在也该是启程的时候了!不然的话,那些辽兵可就要回来了!”

眼见盛意拳拳,蔡攸也不再矫情,当下抱拳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好!咱们就说定了!”完颜洪茹嫣然一笑,低声说道。

这时,乌延庆也走上前来,欣然说道:“蔡公子,既然决.定与我们一同回族里去,就赶紧准备一下吧,现在天色也不早了!”

蔡攸点点头,便又返身回到茶队之中,当即对着.众人说道:“弟兄们,准备启程了!咱们去女真族!”

众人自是答应.一声,便纷纷准备,而楚奇看了蔡攸一眼,问道:“大掌柜,子母参的事情有何眉目?”

蔡攸轻叹一声,缓缓说道:“着实不凑巧!他们当中没有一人知道子母参的事情!不过据他们所言,女真族的酋长似乎知道关于子母参的事情,所以我才要前去女真族!”

既然如此,楚奇也只是点点头,便再无言语。当下,蔡攸也准备上马启程,却不想看到赵桓直愣愣的盯着前方,脸色呆滞,目光迷离,活拖拖像一根杵在风中的电线杆。

“哎呀,这个小子在想什么呢?”

看着赵桓精神恍惚的模样,蔡攸摸着下巴,寻思片刻,便信步来到赵桓面前,先是伸手在赵桓面前晃了晃,开玩笑道:“二掌柜,你这是唱得哪一出啊?不会是被冻傻了吧!”

却不想赵桓一把将蔡攸的手拍开,颇为不耐烦的说道:“大掌柜,别闹了!”说罢,赵桓轻轻摇摇头,又做出一副痴痴的模样:“真美,真美啊!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

“美丽?女人?”

两个大大的问号顿时出现在蔡攸的脑中,当下,蔡攸顺着赵桓的目光望过去,恰巧看见已经上马的完颜洪茹。

“哎呦,我怎么如此之笨!这里就只有一个女人,除了完颜洪茹之外,还能有谁呢?”

当下,蔡攸奇怪的看了赵桓一眼,定定说道:“二掌柜,你莫不是在看完颜洪茹姑娘吧?”

“完颜洪茹?”

赵桓愣愣的看了蔡攸一眼,心中默念几遍,喃喃说道:“原来她叫完颜洪茹!哎,人美,名字更美!”

“我kao,不是吧!”

蔡攸不禁翻了白眼,在他的印象中,赵桓虽然贪玩,但是对于女色,他还是能把持的住,并没有做出过什么越轨的事情,像现在这般花痴的模样,放在以前,蔡攸根本难以想象!

当下,蔡攸干巴巴的眨眨眼睛,吃力的咽了口吐沫说道:“二掌柜,你莫不是对那个完颜姑娘动了什么念头了吧!”

就在这时,赵桓脸色一整,摆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沉声说道:“大掌柜,我现在决定了!”

此时的蔡攸却是跟不上赵桓的思路,不觉问道:“你,你决定了什么?”

赵桓深吸口气,霸气十足的说道:“此生,我非完颜洪茹不娶,我要让完颜洪茹坐我赵桓的女人!”

“什么?!”

蔡攸差点被赵桓这句话雷倒在地,当下也情不自禁的把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完颜洪茹身上,他倒要看看,这完颜洪茹到底有何魅力,竟然能把堂堂的大宋太子迷得神魂颠倒。

说起来,完颜洪茹的相貌虽然算不上沉鱼落雁,却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不过与马湘兰和李师师比起来,还是稍微差一些,但是她身上最能够吸引人的,并不是她的相貌,也不是她的身材,而是她那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这种气质着实不能用言语形容,就好像山间飘浮的薄雾一般,令人捉摸不透,有些娇柔,有些剽悍,还有些朦胧的安谧。

就在这时,完颜阿骨打朝着蔡攸这边大声喊道:“蔡兄,咱们现在启程吧!”

这声喊叫不禁粗犷,更有穿透力!立马把蔡攸从臆想中拽回到现实之中,当下,蔡攸回过身来,一边朝着前面招手示意,一边回应道:“知道了!完颜兄,你们不妨在前先行,我们往后面跟着便是!”

很快,完颜阿骨打就点点头,便也不再言语,当下喝令女真族队伍朝前行进,而此刻,完颜洪茹却朝着后面嫣然一笑,顿时间百媚横生,但是她到底为谁而笑,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眼见赵桓还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模样,蔡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真是没出息,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至于把你迷成这个样子!我看你小子现在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了哪是哪了!”

蔡攸错了,此刻的赵桓不仅分不清东南西北,恐怕连他自己叫什么名字,也要忘得一干二净了!

当下,蔡攸还是忍不住狠狠给了赵桓一个暴栗,说道:“你小子,再不醒来的话,恐怕连魂儿都要丢了!”

这个暴栗果然奏效,赵桓哎呦大叫一声,便先在当地转了个圈儿,而后摸着生疼的脑袋,委屈的说道:“大掌柜,你这是作甚?!”

“作甚?当然是要打醒你!”

蔡攸抱着胳膊,打趣说道:“如果再不打醒你的话,恐怕就只能把你抬走了!”

赵桓自然知道刚才走了神,先是凑到蔡攸跟前傻笑一声,而后颇为尴尬的说道:“大掌柜,切勿见怪!小弟刚才真的是情难自禁,情难自禁啊!”

听到这里,蔡攸摸摸鼻子,不禁暗道:“我的乖乖,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当下,蔡攸先是看了赵桓一眼,而后眉头微皱着说道:“二掌柜,我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

这下,该轮到赵桓不明所以了:“大掌柜,你开始后悔什么了?”

“当然是后悔带你出宫!”话刚说完,蔡攸白了赵桓一眼,便翻身上马,先行拍马而去。

而赵桓则撅撅嘴,寻思片刻后,自言自语道:“难道我做错什么了?我没有啊!”

这时,还没走远的蔡攸一勒马绳,朝着还在原地发呆的赵桓喊道:“二掌柜,你如果再不抓紧的话,就赶不上二路。。。。”当下,蔡攸意识到了不对头,赶紧将呼之欲出的‘二路汽车’生生咽下去,而后接着说道:“赶不上你的梦中情人了!”

说完后,蔡攸赶紧擦擦额头的冷汗,暗自恼道:“奶奶的,都是被赵桓那个小子气的,刚才差点就说顺嘴了!”

而赵桓听到蔡攸的换喊后,顿时恍然,赶紧骑上身边的马就赶了过来。

就这样,女真族的队伍在前面快速前行,而其身后则跟着浩浩荡荡的茶队,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队伍穿过两个山岭,一个平地,就来到了女真族的领地,而此时,已经到了傍晚时分。

这时,完颜阿骨打从前面快步走来,先是拦住蔡攸的马匹,而后微笑说道:“蔡兄,请下马!前面便是我族的领地!”

蔡攸轻点下头,先是吩咐众人停止前行,而后便直接跳下马来,对着身后的楚奇说道:“楚先生,马上吩咐下去,除了随行的武师以外,其余的伙计都按照原先的计划在外面驻扎!”

楚奇点点头,拱手应道:“大掌柜放心,小可马上去办!”

眼见如此,完颜阿骨打却是眉头皱起,颇为不悦的说道:“蔡兄,你这是何意,难道是怕我们女真族对你们招待不周吗?”

蔡攸先是一怔,随即笑着说道:“完颜兄,切莫多心,小弟此番做法,并没有丝毫小看女真族的意思,女真族向来好客,小弟自然知道!只是这次带来的足足有两百余人,着实是太多了!如果一下子全部都翁进去,难免会产生诸多不便!所以让他们在外面宿营,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完颜阿骨打看了蔡攸一眼,说道:“蔡兄,你们远道而来,便就是我们女真族的客人,如果这样把你们拒之门外,我这心中着实是过意不去啊!”

蔡攸摇摇头,微微笑道:“正因为我们是客人,所以才要更尊重主家!又不是去上阵打仗,要那么多人进去作甚?!完颜兄,你说呢?”

眼见如此,完颜阿骨打也不再强求,叹口气道:“既然如此,那便随我来吧!不过到饭时,可得让外面的弟兄们进去吃!”

对于这一点,蔡攸也没有再推辞的必要,当下就答应下来:“那就叨扰了!”

“那好!蔡兄,这边请!”完颜阿骨打哈哈一笑,胳膊轻展,做个邀请的手势。

蔡攸点点头,也很有礼貌的挥挥手:“完颜兄是主家,还请先进!”

完颜阿骨打自是豪爽之人,也没有再礼让,直接朝着蔡攸微微一笑,便先行进去,而蔡攸又吩咐李逵和武松带上两大袋上好的茶叶,便也与众人一道跟了上去。

一路之上,众人有说有笑,其中乐趣自是不消多说,完颜阿骨打生性豪爽,蔡攸问什么,他便答什么,丝毫没有任何隐瞒,这一点倒是让蔡攸等人钦佩不已,就算蔡自己,也自问不能做到这一点。

从完颜阿骨打口中,蔡攸不仅了解了女真的一些风俗习惯,而且还大概摸清了女真近期的状况。原来女真族有十几个分支,分别在不同的地方,而完颜阿骨打所在的乃是女真族中比较大的完颜部落,近几年来,完颜阿骨打的父亲完颜劾里钵励精图治,大胆改革,领导完颜部逐渐将几个小而弱的分支纳入完颜部中,最近又有泥庞古部、加古部、乌萨扎部、唐括部等比较大的女真部落归顺,这样一来,几乎已经将零散的女真族统一起来,而完颜劾里钵自然而然成为女真的酋长!

此外,在归拢零散部落的战争中,完颜阿骨打功不可没,可以这么说,女真族之所以能在完颜劾里钵手中形成大致统一的状态,除了他正确的领导外,其余的功劳大半都属于完颜阿骨打,所以完颜阿骨打很是受到完颜劾里钵的器重。

当然,上面这些话并不是从完颜阿骨打口中说出的,而是蔡攸依照自己所知道的历史常识所推断的,但是与事实,也应该没有多大的出入。

这时,蔡攸跟着完颜阿骨打已经进入到部落腹地,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多如牛毛的帐篷,这些帐篷酷似蒙古包,但是要比蒙古包更为实用,也更加好看。

蔡攸一边走着,一边随口问道:“完颜兄,这里住着的就是女真的全部族人吗?”

完颜阿骨打摇摇头,说道:“当然不是,这里只不过是女真族的五大领地之一,不过女真族的各大管事全部都居住在这里,也就是说,这个领地乃是女真族的首脑核心所在,是最为重要的一个领地!”

“如此说来,现在女真族的实力已经相当强盛了!”

听到这里,蔡攸心中暗自计较一番,而后问道:“完颜兄,既然现在女真族已经初步统一,那么其实力也绝对不容小视,为何还为受辽兵的欺负呢?”

完颜阿骨打轻看了蔡攸一眼,眼中尽是不甘之色,当下说道:“蔡兄,其实你有所不知,最近女真族的崛起有目共睹,这着实让大辽皇帝坐卧不安,所以大辽一方面不停的改变政策安抚我们,还封了我爹爹个节度使的大官,但是另一方面,辽人却暗暗使坏,不停地给我们找茬,想方设法的限制我们女真族的发展,他们这两面三刀的做法,着实是令人不齿!”

蔡攸摸摸鼻子,若有所思的说道:“完颜兄,既然那些辽人惹上门来,那为何不出手还击呢?也好让大辽知道女真族的厉害!”

“我也知道一味的忍让,定然会滋长辽人的嚣张气焰!”

这时,完颜阿骨打眼神一黯,无奈的叹气道:“可是最近,我父亲的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着实不能再与大辽大动干戈,所以只要辽国做的不是太过分,我们也不会太过于较真!”

听到这里,蔡攸不禁点下头,缓缓说道:“原来是这个样子!”

“咦?大掌柜!快看,那边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楚奇指着前面,大声呼喊道,而蔡攸与完颜阿骨打皆是心中一凛,便顺着楚奇所指的方法望了过去。

果不其然,在主营帐前面的一处空地之上,正围着许多人,闹闹哄哄的,好不热闹!

现在所处的位置,根本看不到那边所发生的情况,当下蔡攸便问道:“完颜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完颜阿骨打亦是一脸疑惑,轻摇着头说道:“蔡兄,我也着实不得而知啊!”说罢,完颜阿骨打四下一瞧,却看到先行已经进去的乌延庆,当下便奋力呼喊一声:“庆叔!”

乌延庆似乎有事在身,面色急匆匆的向一边走去,当听到有人叫他时,先是脚步一滞,而后开始四处张望,很快,他就看到了完颜阿骨打和蔡攸等人。

当下,乌延庆不敢耽误,赶忙走上前来,先是与蔡攸等人打声招呼,而后便对着完颜阿骨打说道:“大王子,原来你们刚回来啊?”

完颜阿骨打点点头,说道:“嗯!庆叔,咱们所带回的银两全部都安置妥当了吧?”

乌延庆说道:“老朽先是面禀了酋长,而后按照酋长的吩咐把银两都入库了!”

听到这里,完颜阿骨打满意的点点头,而后又道:“庆叔,那里为何会围着一堆人呢?”

乌延庆先是朝着人群那便看了一眼,而后略微叹口气,不可置信的说道:“大王子,你有所不知,就在刚才,突然刮起一阵狂风,其余的到没有多大影响,不过原先竖立在营帐前面的刺虎神鼎却被吹翻了!”